星期五, 五月 11, 2012

Case No. 0086 Violet Eyes

“最近都没有特别刺激的案子阿。”何其昂一边操纵着一个德莱尼猎人在魔兽世界中拼杀一边抬头问正拿着一部封面可疑的魔法书在看的夏煊,同时随手接过一边的葵端来的咖啡。

“这说明最近治安不错,你应该感到高兴。”夏煊从书后瞟了何其昂一眼,“况且这样你不也多了很多时间练级么?”

“游戏里的拼杀和现实不同。”何其昂一边如此说一边熟练地操作电脑解决了几个怪。

“我的两个亲爱的调查员在干什么呢?”杨雪的声音从门边传来,她的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

“研究。”夏煊放下书。

“啊,我也在研究。”何其昂一边最小化窗口一边说。

杨雪走到何其昂身边点开窗口,“猎人70级了啊,装备也不错么,看来每个月的工资都花到地方了。”

“买的号啦,我自己没耐心练的啦。”何其昂挠着头说。

“还是像以前那样没长性么。”杨雪笑着把文件夹放在桌上,“你们要保护这个人,看一下吧,我走了。”

“保护谁啊?这种工作通常不是我们做的吧?”夏煊一边走到桌边打开文件夹一边问。

“看吧,何其昂的熟人。”杨雪边说边走出了办公室。

“你的熟人?”夏煊看着文件夹里的东西,“是个紫瞳呢,还有照片。”他把一张彩照放在桌上。

照片中是一个肤白如雪,长发如银,脸上还带着稚气的美丽的女孩子,只有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即使只在相纸上也散发着让人不敢直视的力量和与年龄不符的神情。何其昂凑过头看了看,马上从魔兽世界中退出了,随后伸手拽过夏煊手中的资料,“她什么时候来?”

“怎么了?”夏煊脸上带着探究的神色,“看起来是很重要的熟人?”

“格温妮芙,”何其昂拿起照片,脸上露出怀念的微笑,“这不是第一次保护她了,而且我向某人保证过了。”

“那么我们走吧。”


上 海浦东机场的一侧,夏煊和何其昂正坐在一辆停在跑道边的黑色罗尔斯罗伊斯里,何其昂嘴里叼着一只黑色细长的烟,那烟静静地燃烧着,闪着淡蓝色的光,他面前 放着一只苦艾酒杯,他把一只苦艾酒勺子架在杯上,放上一块方糖,然后拿出一个小瓶子滴了两滴瓶中的紫色液体在方糖上,随后拿出打火机点着了方糖,青蓝色的 火焰腾起,方糖渐渐融化,滴落到翠绿色的苦艾酒中,待火焰熄灭之后他把勺上的残糖倒进杯子搅拌了一下,随后拿起杯子把已经变成蓝色的酒一口饮下。

“黑草烟和蓝精酒,都是你很久没碰过的,”夏煊一边在手上画着咒符和魔法阵一边皱起眉头看着何其昂,“这个女孩有那么重要么?”

“这是必要的。”何其昂伸手把夏煊的眼镜从鼻梁上拿了下来,对着那眼镜念了几句咒语,随后又给夏煊带上了,“一会儿你自己看吧。”

“这是什么咒语。”夏煊抬头看了看周围,“没什么特别啊?”

“能看到鬼魂的咒语。”何其昂笑了笑,把烟掐灭在杯中,伸手打开车门,“他们来了。”

“这么远就能感觉到?”夏煊抬头看了看万里无云的天空,随后愣住了,“你确定你的咒语没有错误?”

“几乎所有不散的鬼魂都希望能够进入紫瞳的身体里,重尝肉体的滋味,而格温妮芙对于他们来说就像火烛对于飞蛾一样。”何其昂抬起头,双眼散发着紫色的光芒,对着虚空狠狠地吼着,“如果你们想被魂火烧尽,就留下,否则就马上离开这里!”

夏煊透过眼镜看到空中聚集的大批鬼魂马上散去了,而剩下的几只在看到何其昂手上燃起的青色火焰之后马上飞走了。

“你不觉得你的行动夸张了点么?”夏煊苦笑了下,“我越来越好奇那个女孩和你的关系了。”

“你如果空闲的话,施放一个驱魂咒会很有用的。”

过 了一会儿一架小型商务机降落了,何其昂马上迎了上去,机门打开,舷梯放下,先走下了两名穿着白袍的牧师,随后夏煊和何其昂需要保护的人,留着一头银色长发 的紫瞳也走了下来,她穿着白色的长裙,不过她的肤色似乎却要比长裙更白,毫无血色,她的脸上带着一丝惊慌和恐惧,神经质地一边走下舷梯一边四下张望着。

“妮芙,在我的守护下你不用害怕的。”何其昂微笑着走上了舷梯。

“啊!”女孩一下子抬起手指着何其昂欣喜地尖叫起来,然后一下子跳下几级台阶抱住了何其昂,“是你啊是你啊!原来来保护我的人是你啊!”

何其昂一手环抱住格温妮芙,一边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你看,完全没有讨厌的鬼魂吧?”

格温妮芙看了看周围,随后眯着眼笑了起来,“还是你比较可靠。”

何其昂放下格温妮芙,伸手指了指身后的夏煊,“我现在的搭档,夏煊,很高超的魔法师。”

“比你强么?”格温妮芙一边和夏煊握手一边转过头问何其昂。

“一样强。”何其昂笑了笑,“上车吧。”

“哦,”格温妮芙点了点头,低头钻入了车中。随后夏煊和何其昂也都上了车。

“喏,给你买的零食。”何其昂拿出一个大塑料袋的零食。

“还 是你最好了,那些牧师一点都不会照顾人的。”格温妮芙马上拿过塑料袋翻出零食吃了起来,“飞机上的东西都不好吃,那么大块的牛排都没人帮我切一下。”她一 边拿出一颗话梅含在嘴里一边拿手比划着,“还有哦,那几个牧师的祈祷都好菜的,在飞机上就漏进来好几个鬼呢,一点都不如你。”

何其昂一边微笑着听着格温妮芙叽叽咕咕一边伸出手抚摸着她的长发。

“我从来没见过何其昂他对谁这样呢。”夏煊忽然这么说。

“哈?”格温妮芙和何其昂同时回过头看着他。

“你们看起来,就像是真的很亲近的兄妹。”夏煊马上补充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后格温妮芙拱到了何其昂的怀里,“他是像我的哥哥一样呢。”她抬头看着微笑的何其昂,“我遇到的第一个能够完全挡住所有的鬼魂,而且能够和我性子的就是他了。”

何其昂扶了扶眼镜,“我的第一个保护任务就是她,而且那个任务一接就是两年,吃穿住行都在一起。”

“这样啊。”夏煊点了点头。


“这次的……”夏煊打开一个文件夹,刚想说什么。何其昂使了个眼色让他停下了,随后伸手呵着格温妮芙的痒,“妮芙你现在想去哪里?先喝个茶?然后去泡澡做SPA?然后我们租几张碟买一堆零食去你宾馆房间看碟?”

“你安排吧。”格温妮芙在何其昂身边缩成了一团,“我睡一会儿。”随后就闭上了眼睛,才一会儿她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好吧,为什么不让我谈案子?”夏煊小心地压低了声音说。

何 其昂笑了笑,伸手轻轻地在格温妮芙的眼圈周围擦着,随着粉底渐渐被他抹去,夏煊能看到格温妮芙眼睛周围淡青色的黑眼圈。“紫瞳平时都严重缺乏睡眠,而格温 妮芙尤其缺乏,所以我希望能够让她好好休息一下。”他低头轻轻吻了吻格温妮芙的面颊,“而且,如果没有我们两个的能力的话,她即使在睡梦中也会被鬼魂骚 扰,无法安眠。”

夏煊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好吧,算了。”

其实最后何其昂的计划并没有完成,他们既没有去喝茶也没有去SPA,而是直接开车到了宾馆,之后何其昂叫醒了格温妮芙,他们在客房里吃了顿饭后格温妮芙就又躺下睡了,何其昂则在她身边坐下,拿起案卷看了起来,随后皱起了眉头。

“你知道么?我一直觉得应该有这么一条规定,就是未成年的紫瞳不应该负责涉及到性侵犯,虐待,以及活体献祭的案子。”何其昂这么说,随后把案卷丢在一边的茶几上。

“因为用别的方法都找不到凶手吧。”夏煊扶了扶眼镜,“我一直都不赞成局里对待紫瞳的政策,不过有时候我们不得不需要他们的帮助,而这个女孩子是最好的。”

“第二好,”何其昂替格温妮芙掖了掖被子。

“我先回局里了,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来。”夏煊站了起来,“你留下?”

何其昂笑着点了点头。


格温妮芙第二天一早醒来就闻到煎鸡蛋和培根的香味,听到两者在油锅中发出的滋滋声,她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地爬起床,走出房间,看到何其昂正在厨房里围着围裙正在做早饭。

“醒了么?”他回过头挥着锅铲笑了笑,这时厨台上的面包机发出叮的一声,跳出四块烤面包。何其昂拿起面包往上抹着黄油,“你去刷牙冲澡吧,弄好就可以吃早饭了,除了没有牛油果只能用黄油之外都不错。”

“知道了。”格温妮芙踮脚亲了亲他的面颊,随后走进了浴室。

“很少看到你做早饭啊。”这时夏煊走了进来,“我昨天看了看案卷,你觉得今天格温妮芙可以开始工作了么?”

“吃完早饭再说吧。”何其昂把一盘夹着鸡蛋和培根的三明治端给夏煊。后者接过盘子拿起三明治大咬了一口,随后一边点着头一边含糊地说,“你知道么?这种三明治你拿出去卖十块钱一个都有人买的。”

“如果有牛油果的话就是二十块一个了。”何其昂边说边咀嚼着三明治,“对了,你说昨晚看了案卷,有什么特别的么?”

“凶 手很残忍,同时也很细致聪明,没有什么可以用正常的方法追踪的线索,没有指纹,毛发,体液等;同时通常的通灵方法也无法招唤到死者的灵魂,估计因为那些灵 魂太惊惧了;最后,探知法术已经证实了没有任何作用。”夏煊从公文包里拿出案卷,“有一叠现场照片,很符合你的美感的那种,想看看么?”

何其昂拽过照片,一张张看了起来,“恩,让妮芙召唤受害者的灵魂会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我已经想到她会哭成什么样子了。”何其昂抬起头看见格温妮芙从浴室里走出,就马上把照片收了起来,“昨晚睡得好么?”

格温妮芙点了点头,随后拿过何其昂端给她的三明治和果汁,在起居室坐了下来,打开了电视。

“哦,不……”何其昂一看新闻的内容就要走过去换频道。

“等等,”格温妮芙伸出手拉住何其昂,“我想看。”

“又有一具无头女尸被发现,死者身上有多处伤痕,警方依旧在调查中,如果任何市民有关于此案的线索,请联系……”

格温妮芙一边看电视一边喝了一口果汁,随后咬了一小口三明治,对着何其昂笑了笑,“你的三明治还是那么好吃,如果有牛油果就更好了。”

“花了我一年时间做出你满意的三明治。”何其昂伸出手轻抚着格温妮芙的背。

“其昂,这就是我要调查的案子么?”格温妮芙轻声问。

“虽然早饭的时候并不是最好的时机,不过你都看到新闻了,这就是你要调查的案子。”

“死了多少女孩?”

“目前我们知道的就有五十二个。”何其昂扶了扶眼睛,“每一个在死之前都受到可怕的虐待,对你来说经历那些女孩所经历的不会简单。”

“你的关于保护未成年紫瞳的提案被否决了真可惜。”格温妮芙幽幽地说。

何其昂长叹了口气,“是啊。”

格温妮芙擦了擦嘴边的面包屑,随后咽下最后一点三明治,“不过我是唯一能够为那52个女孩报仇的人吧,既然这样我就必须去做,而且我想做。”

何其昂笑了笑,拍了拍格温妮芙的头,“那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局里吧。”

夏煊无奈地挤在车后座读着案卷,“为什么我要坐在后座啊?”

“因为妮芙想要坐在前坐啊。”开车的何其昂说,“受害者的物证都已经放在局里了,到局里之后我们就可以开始准备了。”他说着伸手在格温妮芙的发丝中拂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那些人都被折磨得很惨。”

“恩,”格温妮芙点了点头,看起来安静了很多。夏煊轻轻叹了口气,这个女孩完全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而她纤瘦的肩膀看起来完全负不起这样的重担。

他们到局里的时候杨雪已经在办公室等着他们了,“你好,格温妮芙,久仰大名了。”她和格温妮芙握了握手,“我已经替你准备了一间房间了。”

“我 还在和夏煊用一个办公室……”何其昂小声嘀咕着,不过还是拉着格温妮芙跟着杨雪走进了特别为她准备的房间,房间不大,放着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一张沙发,房 间的墙上画满了魔法咒符,房间中心地上还画着一圈圈魔法阵,这些法阵都是为了防止鬼魂的,是特别为紫瞳准备的。格温妮芙看了一圈,随后满意地在沙发上坐 下:“受害者的遗物呢?”

“这 里,”夏煊搬了一个巨大的纸盒子走进房间放在桌子上,“还有好几箱子,不过这些应该是最重要的,受害者的贴身物品。”他打开盒子开始把证物袋一个个地拿出 来,在证物袋中有漂亮的粉红色发夹,有水晶项链,还有沾着血的泰迪熊公仔。格温妮芙站起身在那堆东西中翻找着,“最后一个受害者的名字是?”

“朱莉娅。”何其昂拿起那个泰迪熊,“就是这个了。”泰迪熊上沾着被害人的血,一只手已经被扯坏了,软软地垂在一边。

格 温妮芙悲伤地笑了笑,在椅子上坐下,这张椅子是特制的,有着束缚身体用的皮带。成毓珺把椅子拖到房间中的魔法阵正中央,随后小心地用束带绑住了格温妮芙的 手脚和身体,这时夏煊已经把一台机器推进了房间,“给你。”他把一条连接着电极皮带递给何其昂,后者把皮带束在格温妮芙头上,“药量还是和原来一样?”

“恩。”格温妮芙点了点头。

何 其昂把桌上的一个小盒子打开了拿出几瓶药和一只针筒开始调配了起来,这都是紫瞳在和灵魂解除前所必需的:为了防止灵魂占据紫瞳后逃走或者做出伤害紫瞳的行 为必须把紫瞳绑在椅子上,头上的装置是为了检测紫瞳的脑部情况和在必要的时候对紫瞳进行电击使他们昏迷的,那些药物是用来止痛和减轻鬼魂对紫瞳的脑部的影 响的,这些东西大多都用在没有魔法辅助的情况下,并且被证明很有用,当然现在有何其昂和夏煊在的话应该没有太大的必要,只是防御措施,在做完这些之后何其 昂把泰迪熊从证物袋中拿了出来,“准备好了么?”格温妮芙点了点头。

“局长你不用待在这里。”夏煊对杨雪说。杨雪摇了摇头,“我想看看紫瞳是怎么工作的。”

何 其昂在格温妮芙的额头吻了吻,随后把泰迪熊放在她手上。格温妮芙长叹了口气,随后哼起了歌来,每个紫瞳在和鬼魂交流的时候都有自己的一套,有些会哼歌,有 些会背诵诗句,都是为了能让自己平静下来以和鬼魂接触,格温妮芙的声音渐渐轻了下来,她的眼睛也慢慢合上了,只有睫毛在微微颤抖。

“脑波很平稳。”夏煊看着仪器显示屏上的数据说。而何其昂则在一旁念起咒来,房间里画的魔法阵是为了防御鬼魂的,而为了让格温妮芙能够顺利被受害者的鬼魂俯身他需要削弱这种防御,当然同时又不能让不相关的鬼魂进来,这需要对魔法很细致的控制。

“脑 波有反应了。”不用夏煊说别人就能看出来了,格温妮芙的睫毛快速地抖动了起来,一起抖动的还有她的身体,何其昂一脸担心地看着格温妮芙,似乎过了很久,不 过其实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格温妮芙睁开了双眼,“啊?”她困惑地说,眼神和表情都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天亮了么?”她试着动了动手才注意到自己被绑起来 了,“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是坏人么?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她脸上的表情由不解变成了惊恐,“妈妈,我要妈妈!”她带着哭腔叫了起来。

何 其昂揉了揉额头,附身成功是第一件事,之后还有其他需要做的,很多死者的鬼魂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特别是孩子,他们没有办法理解这种事情,对这个孩子来说 或许一直以为自己活着,只不过是在无边的黑暗中徘徊,“不要怕,我们不是坏人。”他摸摸格温妮芙的头,同时小心地解开绑着她的手的皮带,“肚子饿么?要吃 巧克力么?”他边说边试图用自己的心灵异能来安抚这个孩子。

“妈妈说不要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格温妮芙奶声奶气地说,随后转了转眼珠,“不过你们看上去不像是坏人。”

“恩……来吃……”杨雪不知从什么地方变出一块巧克力,撕开包装纸之后递给格温妮芙。她接过巧克力大口吃了起来,“我爸爸妈妈呢?”

何 其昂没有接话,受害者的父母也都死了,不过都是从背后被袭击的所以没有让格温妮芙先和他们交流,因为他们应该没有看到什么,虽然现在寄居在格温妮芙身体中 的孩子也死了,但是自己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她她父母的死讯,“呃……你的爸爸妈妈叫我们暂时照顾你。”他只能这么说同时加大心灵异能的强度,让这个孩子 相信自己,“朱莉娅,你还要吃别的么?”他边说边用纸巾擦去她嘴角的巧克力。

“恩……”她转了转眼珠,“我要喝橘子汁,吃果冻。”

“快去弄来。”杨雪对身边的夏煊说,“朱莉娅,你记得什么么?”

“记得什么啊?”朱莉娅抬起头无邪地问。

何 其昂皱了皱眉头,杨雪问得太急了,以他以前和格温妮芙一起工作的经验来看要从鬼魂那里问出点什么来是需要很长时间的,有时候必须满足那些死人很多愿望才 行,自己的心灵异能强一点之后这件事变得容易了些,不过这么问还是太快了,“呃……记得天黑之前的事?”他边问边加大了心灵异能的强度,不过对俯身在紫瞳 身上的鬼魂使用心灵异能和对常人使用不同,强一点的话就很容易把鬼魂赶出寄居的身体。

女 孩放下了巧克力,何其昂知道这次并没有成功,“我要妈妈!”女孩叫了起来,“妈妈!妈妈!我要妈妈!”她挣扎起来,试图解开身上的皮带。“格温妮斯,快点 控制住。”何其昂大叫着,同时从兜里掏出一块灰色的水晶,“杨雪,帮我按住她。”他说着把水晶放在格温妮芙额头,杨雪急忙按住了她的双臂。

“格温妮芙,快接管!”

“知道了!”女孩尖叫着,随后停止了挣扎,“她走了。”她大口喘着气说。

“我知道。”何其昂看着手中的水晶,“我把她的灵魂封在安眠之水晶里了,省去你下次的麻烦。”他把水晶放进一个布袋,随后解开了格温妮斯身上的束缚带。

“这么快就完了?”拿着橘子汁和果冻的夏煊这时才走进房间。

何其昂温柔地抱着似乎很疲劳的格温妮芙,“亲爱的杨雪局长,下次附身的时候……”

“我知道……”杨雪点了点头,“而且我也不想再看了。”

何 其昂没有搭话,只是温柔地抚摸着格温妮芙身上被束缚带勒出的红印,左手则轻轻地放在她额头上。后者则合上双眼静静地坐着,过了一会儿她睁开双眼,虽然双眼 还有些湿润,不过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惊魂失措了,“谢谢……”她的嗓音还因为刚才的尖叫而有些沙哑,咽了口口水,“你的灵能比以前更细致了。”何其昂嘴角扬 了扬,从夏煊那里拿过果汁,“喝点吧。”他看着格温妮芙双手接过杯子喝了几小口,然后把杯子放下,“再来一次吧。”她这么说。

“要 休息一下的吧?”夏煊有些不安地看着格温妮芙,又询问似地看了看何其昂,“而且既然灵魂已经捕捉到了,让何其昂分析一下就行了吧,何必还要再试一次呢?” 何其昂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开始系紧束缚带,检查贴在她身上的电极,然后从布袋里掏出刚才用来捕捉灵魂的水晶,“准备好了么?”他看着格温妮芙,她点了点 头,随后闭上了双眼开始哼起歌来,而何其昂则将水晶放在掌心,随后抬起手与她的额头齐平,这次比刚才快了很多,没过多久格温妮芙的歌声就轻了下去,随后她 睁开了双眼,眼中充满了小女孩的惊恐,“我,我在哪里啊?你们是谁啊?”何其昂把手指放在唇上对夏煊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后微笑着转向已经被女孩的灵魂占 据的格温妮芙,黑色的瞳仁中隐隐闪着几乎看不见的紫光,对于这样的对象他需要把自己的灵能控制得更精细,精细到能够钻入对方的思维中,却又不会把她从躯壳 中赶走,他轻轻舔了舔自己的下嘴唇,然后是上嘴唇,小心地咽了口口水,如果灵能能够被肉眼看到的话,那就能看见一丝丝若有若无细如游丝的紫色烟雾从何其昂 的眼中荡出,随后飘入格温妮芙的眼中,而随着这一丝一缕的灵能,对方的眼神渐渐地安静下来,惊恐也渐渐化作信任,“你好,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朱莉娅。”她说话有点咬字不清,一边说话还一边转着眼珠子看着周围。

何 其昂抬起手摆了摆,又摆了摆,然后回头见夏煊一脸疑惑毫无反应便直接伸手拿过了他手里捧着的果冻,拿起一个撕开包装送到她嘴边,“吃么?”“朱莉娅”抬起 手想要拿,不过却被束缚带拉住了,她无奈地扯了扯,何其昂伸手解开了那束缚带让“朱莉娅”自己用手拿过果冻吃,她抬起手,仰起头,两只手指一挤把果冻送进 嘴里嚼了起来。

何其昂笑了笑,他的灵能完全封闭了恐惧并让朱莉娅完全信任自己,这样小女孩的性子就完全展现出来了,“朱莉娅,你还记得,在五月十号那天你做了什么么?”

“啊,那天啊,去上芭蕾课啊,晚上回家之后就和爸妈一起看了会儿电视,”她边说边伸手又拿了一个果冻吃了起来。何其昂点了点头,这也基本符合他们调查的结果,这的确是受害人死前一天做的事情,一切都像一个普通的家庭,直到飞来横祸夺去他们的一切。”

“那么,接下去那天么?”何其昂能够感觉到“朱莉娅”在听到这个问题时那一瞬间的迟疑,无论多么精湛的灵能都无法完全压下灵魂内心的惊恐的。

“呃……” “朱莉娅”脸上依旧带着微笑,不过忸怩的身体语言表露了她的紧张,“那天,我早上起来之后,早饭喝了点粥,半个咸蛋,然后我爸开车送我去学校……”比起刚 才简略的说明,这次她说得详细了很多,不过何其昂只是静静地听着,夏煊站在一旁也一言不发,“晚饭之后我和爸妈一起去看电影,电影院好多人哦,我们都没买 到合适的电影票,然后……然后……”她这个时候停了下来,然后我就睡着了……”何其昂扬起了眉毛,“那你是什么时候醒来的?”

这 次“朱莉娅”没有马上回答,她低着头,身体开始颤抖起来,一抽一抽的,随后抽泣了起来,“不要,我要妈妈……我要爸爸……”她边说边摇着头,“妈妈……” 泪水一滴滴地落到她腿上,“我要妈妈!你放我出去!”她猛地抬起头大叫起来,同时又一次用力地挣扎起来,“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何其昂忙把手放在她额头 上,一瞬间她就像一个断线木偶一样瘫在椅子上,闭着眼睛,轻轻地喘着气。而何其昂则把手中的水晶放回布袋中,“夏煊,去查电影院,我们一直以来都没有找对 地方。”他边说边抬手擦去格温妮芙脸上的泪珠。

“明白了。”夏煊说着就走出房间。

“辛苦你了,你记住了么?”何其昂把一缕乱发拨到格温妮斯而后的时候她睁开了双眼,坐直了身体,“记住了……”她缓缓地说,嗓音沙哑,“记住太多不该记住的了……”她抬起刚松开的手接过果汁喝了几口,“我记住了两个人,一个是个人类,还有一个,是夺心魔……”

“是么?”何其昂伸手接过杯子,“你看到了,那是个灵吸怪?”他下意识地自己喝了口果汁,随后把杯子放在一旁。

“不会看错的,那个章鱼头。”格温妮芙叹了口气,“现在我们知道为什么那些受害者都没有头了,而且对你来说也很麻烦吧?”

何 其昂没有答话,灵吸怪是一种无法解释清楚来源不过却十分强大的生物,他们可以说是地球上第一批灵能使用者,也在人类没有神,没有魔法的时代里奴役过众多人 类,不过无论从各种化石还是神话传说中都无法寻得他们的踪迹,他们似乎只是突然凭空出现在历史的长河中,完成他们的计划,随后又消失了,至于他们从哪里 来,躲藏在哪里,则无人知晓,不过更重要的是,每一个灵吸怪都是强大的灵能使用者,他们的心灵能力是很多人类终其一生都无法达到的,“会很有意思啊。”他 的嘴角扬了扬,“灵吸怪是很少我没有面对过的灵能使用者。”他伸手把格温妮芙扶了起来,“接下来你可以休息一下了,接下去我和夏煊接手就可以了。”

“真的么?不用我试一下其他人么?”格温妮芙抬头看着何其昂。

“已经足够辛苦你了。”何其昂拍拍她的的肩,“走,到我办公室去。我要和夏煊商量一下。”

“恩。”格温妮芙点了点头。

两 人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夏煊正在打电话,格温妮芙便蜷在一个单人沙发上眯起眼睛休息了起来,何其昂拿了一块毯子披在她身上,随后便走到一旁拉过他们平时用来随 便写线索的玻璃白板,随后从柜子里掏出一卷巨大的画纸贴在白板上,又翻出一堆画具摊在桌上,拿出颜料盘开始调起颜料来。

“你在干什么啊?”放下电话回过头来的夏煊看到这么大阵仗略微惊了一惊。

何 其昂并不答话,只是走到格温妮斯身边,她这时已经打起盹来了,他轻轻摇了摇她的肩膀。格温妮斯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要开始了么?”“恩。”何其昂把额头 贴在了她的额头上,同时他的双眼也充溢着紫光,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随后走到堆满画具的桌子前抬起手,几只大小不一的画笔便腾空而起,沾着颜料开始在画纸 上涂抹起来,这涂抹的速度远比一般人要快,只是十几分钟的时间便画好了,随后那几只笔便又落回桌上,成毓珺眼中的紫光也消失了。

“你这一招我看多少遍都不会厌啊。”格温妮芙侧头微笑着说,“明明画画只是过得去,为什么用灵能能够画得和记忆中一分不差啊?”

“因为是用灵能啊,先不说这个了,这就是朱莉娅记忆中的最后她被关着的房间吧?”何其昂一边收拾着桌上的画具一边问。

“没错啊。”格温妮芙点了点头。

“话说,刚才不是已经结束了么?你们是怎么知道朱莉娅的记忆的?”夏煊一脸好奇地看着两人。

“你 完全就不了解紫瞳啊,当她们的身体被别的灵魂占据的时候实际上思维和紫瞳是重叠的,有经验的紫瞳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就能够了解到他们的记忆,就好像自己经历 的一样,所以刚才我提问,一方面是收集讯息,另外就是给格温妮芙制造机会,她获得了记忆之后再让我用灵能拿过来画出来就可以了,所以格温妮芙和我才能合作 的这么好呢。”

“但是,在灵魂被她召唤过来之后,为什么你不直接捕捉灵魂然后抽取记忆呢?”

“因 为我不是紫瞳啊,虽然有时候我也是能够直接从灵魂上抽取记忆,不过那需要非常长的时间整理灵魂所携带的思维,你以为思维是像电影一样么?不,思维是一张有 着无数结点的网,在一个人的大脑里才是这张网最佳的状态,要我凭空从灵魂里提取记忆是太难的事情了,而且很多情况下只能得到片段,而紫瞳的体制让她们能够 和灵魂共享身体进而共享思维,所以她们要获得灵魂的记忆就容易多了。”何其昂边说边端详着那副画,画上显示的似乎是一个实验室,看不出什么特别的东西,不 过却的确有两个人,一个穿着黑色的茄克和裤子,光头,不过在头上缠绕着闪亮的网状物,在额头上还贴着一颗宝石。另一个则穿着黑色的仿佛是橡胶制成的长袍比 起旁边的人还要高大很多,顶着一个巨大的紫色的头颅,有着一双硕大的闪光灰色眼珠,在应该是人的口鼻部分有两长四短六条触手,“这个比灵吸怪更麻烦啊。”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是噬魂怪吧。”夏煊看着画皱起眉头,“在灵吸怪里也是百分之一的变异体,比起已经足够厉害的灵吸怪更难对付,你能行么?”他侧头看着何其昂。

“没问题的,我去准备一下,然后就出现场吧。”何其昂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走出办公室,“你只要搞定地点就可以了。”

格温妮芙目送他走出办公室,喃喃道,“哥哥他紧张了呢。”

“是啊,否则会笑得很开心吧。”夏煊附和到。

何其昂最后好说歹说才说服格温妮芙不要跟着,当然他和夏煊都设下了很强的结界保证她不受鬼魂的侵扰。他们开车到达朱莉娅他们一家看电影的电影院时已经是晚上了。

“要进去看看么?”夏煊带着一副绣着银色符文的黑手套,扶着眼镜四下打量着。

“不 用。”何其昂抬起手,他的手上包裹着一层水银似的东西,仿佛是不断流淌着的银手套,他抬起手,一点点闪亮的烟雾从虚空中显现在他指尖聚集,那些烟雾越来越 多,颜色也渐渐变深,最后那烟雾已经不再是烟雾,而是仿佛漂浮在空中的流体,随后那流体化作了一只只半透明的青绿色凤蝶四散飞去,“既然已经知道大体范围 了,那么再要找就很容易了,像噬魂怪这样强大的灵能使用者,我的星质蝶是一定能够找到的。”

“你有把握同时不被他发现么?”夏煊饶有兴趣地看着星质蝶四下飞走。

“对于噬魂怪,永远都不会知道的。”何其昂无可奈何地说,“好了,我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在何其昂吃掉第三个双层汉堡的时候终于有一只星质蝶飞了回来,落在他肩上,随后慢慢化作一道青雾消散而去,“我们走吧。”何其昂把一把薯条塞在嘴里然后站起身。

两 人在上海狭窄的小巷中转来转去,最后停在一条空无一人的弄堂里,应该是等着拆迁,人已经都搬走了,两旁的屋子都不见灯火,何其昂四下看了看,随后一挥手一 个窨井盖就飞了起来,不过奇怪的是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飘出来,而望下去也和一般的下水管不同,这一个似乎特别空旷,“做的还挺逼真的。”何其昂伸手拉出 挂在脖子上的一颗大约一掌长两指宽的紫水晶,把绳子解下,把水晶放在掌心,过了一会儿那水晶表面就长出八只晶足,随后他把水晶放在地上,“去吧,艾伦。” 那水晶便爬进了下水道。何其昂双手盘在胸前等了一会儿,“好了,没什么问题。”随后便纵身跃入下水道中,夏煊也跟着跳了进去,而窨井盖则在他们身后合上 了。

下水道中漆黑一片,不过何其昂和夏煊都不是需要光线才能看清东西的人,所以只是静静地走着,虽然下水道中没有臭味,不过空气依旧很湿润,两人走着走着,忽然能看到隐隐约约的亮光了。何其昂的双眼闪了闪,随后就渐渐隐没在空气中,夏煊也是如此。

在 那亮光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实验室,就如朱莉娅的记忆中所见的一样,一个人类和一个噬魂怪正在忙碌,人类在调配什么东西,而噬魂怪正把一个大脑放入房间中 央的一个巨大水池中,在水池里悬浮着一个巨大的,大约有一个人那么大的大脑,大脑上有几条触手晃动着,被噬魂怪放入水池的大脑马上被触手卷了过去和自己融 为了一体。

“再抓几个人这个主脑就能完成了啊。”那个人类边洗着烧瓶边说。

“和 我的故乡的主脑比起来,这个根本就不值一提,不过在这里应该就够用了。”噬魂怪边说边摆弄着挂在脖子上的一个玻璃管,在里面的液体中悬浮的是一个袖珍的大 脑,“那样就能毫无阻隔的和故乡的主脑联络了,也能更容易地找到更多奴仆了。”他看了眼那个人类,“你的无聊的行为也影响了我的进度。”他的语气中似乎有 一丝不悦。

“反正你要人我帮你找来就行了啊。”人类看了看噬魂怪,“你要是觉得进度不够快的话,我今晚再出去一次就行了。”

噬 魂怪并没有搭话,只是猛地转过身,双眼中银光一闪,何其昂和夏煊的身影就显现了出来,这时何其昂已经抬起手,一道电光向着噬魂怪射去,噬魂怪接住了电流, 同时左手一挥,一道火焰向着何其昂射去。这时夏煊和另外一人已经斗在了一起,同时在水池里的巨脑似乎也有所动作,从它身上分裂出几团较小的脑子,都长出了 手脚爬出水池向着何其昂和夏煊冲去。

“你 专心对付噬魂怪,其余的都我来。”夏煊说话间打了个响指将一道袭向他的火焰化为无形,同时从兜里掏出一本黑皮笔记本猛地撕下几页,往空中一丢,又是一个响 指那些纸页便燃了起来,微小的火焰迅速变大,最后化作了几个火元素和冲向他们的脑子们斗了起来,那些脑子没一个似乎都有灵能,和火元素斗得不分上下,不过 夏煊却一时失神被一道灵能冲击打了出去撞在墙上,同时何其昂也被一个火球吞没了。

“哈!”噬魂怪刚笑了一声一道闪电便从火球中射出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随后一道银影猛地闪过,“啊!”噬魂怪惨叫了一声,紫色的粘液飞溅,一条触手落在地上狂乱地扭动着。

何 其昂毫发无伤地站在噬魂怪面前,抬手将身上还在燃烧的衣服撕掉,他从头到脚已经被一层仿佛水银般的东西包裹住了,原来刚才并不是戴着银色的手套,而是手套 是身上衣服的延伸,现在他的面孔都被一层水银状的东西覆盖着,看不出表情,在那水银上还有一丝丝流淌的,仿佛是神经一样布满全身的紫色光芒,他抬起手,那 上面沾着一缕紫色粘液,随后又纵身而上和噬魂怪打斗起来,这次他故意拉近了距离,用更快的速度来拉平绝对威力上的劣势,不过也有吃亏的地方,噬魂怪除了双 手之外还有四短一长五条触手可以用到,何其昂不得不时时躲避,同时两人心灵的较量还在继续,不过这次没有什么花哨的变化,完全就是心灵上的侵蚀和冲击波的 对撞,仅仅是几分钟的功夫地面和四周的墙壁就多了很多裂缝。

另一边,随着火元素一个个爆炸,从主脑分出的脑子也都被炸成了碎片,成了很适合火锅料的东西。那个人还在和夏煊对战,不过一条手臂已经软软的垂着使不出力气了。夏煊挥舞着手臂念出一场串咒语,一条铁链从虚空中浮现紧紧地缠住了那人。

“抓住了。”噬魂怪的触手终究缠住了何其昂的脖子,不过他却将计就计一把抓住了那触手,同时身上爆发出一阵强烈的电光,“啊啊啊啊啊啊!”噬魂怪一阵惨叫,随后猛力自己扯断了触手摆脱了何其昂,转身向着放主脑的水池冲去。

“艾伦!”何其昂大吼一声,此时在洞顶等候多时的紫水晶猛地一闪,整个洞顶塌下一块挡住了噬魂怪的去路,同时何其昂已经闪到他身后,闪着紫光的手猛地从后背刺入,前胸捅出,“不要想着和主脑融合了,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我 们才是不会给你机会呢,人类。”一个声音在何其昂和夏煊的脑中同时响起,“你们杀掉的,仅仅是无数个我们中的一个,一个先行者,你们也许暂时阻止了我们的 步伐,不过一切都已经决定了,已经存在的未来是不会改变的。”水池中的大脑闪着一阵阵光芒,“未来,必然是我们灵吸怪的。”

“未来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的是,现在你没有未来了。”何其昂抬起手,看了看夏煊,“一起么?”

“这是当然的啊。”夏煊也抬起手。

“对了,等会儿你要先回车里帮我把备用衣服拿来。”何其昂嘀咕道。

“那么,查出来他们是为什么了么?”杨雪站在两人的办公室里问刚结束审讯那个幸存的人类的两人。何其昂没有回答,他和格温妮芙正在电脑前打魔兽世界打得不亦乐乎,完全忽视了杨雪的存在。

“用人类快速培育出灵吸怪的脑,然后再把那个融合形成主脑。”夏煊则是认真地拿起报告,“因为是那个男人选择的目标,所以不由得加上自己的变态爱好了。”

“恩,”杨雪点了点头,“那么,灵吸怪的目的呢?”

“因为太过危险,所以没有留下活口,所以也不知道,不过不管如何,至少阻止了他们的实行了。”

“那么,紫瞳可以回去了?”

何其昂和格温妮芙都从屏幕后探出头来,“真的么?”格温妮芙眨巴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看杨雪又看看何其昂。“就让她放个假放松放松好不好啊。”何其昂伸手怜爱地摸着格温妮芙的头。”

“好吧,不过如果有什么案件需要的话,你可不能耽误了。”杨雪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走出了办公室。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