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四月 08, 2012

以悲观者的角度来看,No More iSlave之后呢?


最近苹果富士康这事情又升温了,先是This American Life先批判后道歉,然后是Cook到中国,然后又是No More iSlave,FLA的调查报告也马上就要出炉了。

我其实是个很奇怪的人,我其实是很相信热血英雄,人性本善之类的,不过同时也很冷很悲观,记得以前每每在和朋友讨论国内的法制问题,我最常说的就是“问题并不是法律,而是没有人遵守法律啊……”于是和我讨论的就被说成是热血的文学青年,而我则是对一切绝望的理科生(等等,对一切绝望和理科生有什么关系啊!)而最后就常常说到要先提高素质,不过因为说修改法律或者别的什么问题似乎都给人一种可以立竿见影的感觉,而素质则是要等着一代代长大,所以这种讨论最后多半扫兴的不了了之= =其实我的问题并不是绝望或者悲观,而是我常常会问,然后呢?

就拿这次富士康的事情来说好了,其实我觉得那里应该是有未成年工作者的(但应该不会非常小,12岁孩子的高度不可能能在生产线上做的,不要和我说现在孩子早熟或者长得高,没有钱到需要去富士康工作的可能有营养到年纪小小就长得很高么?15,6岁差不多)我也觉得的确是有人被事故或者某些化学物质弄到残废的,我也觉得超时加班是有的,因此造成的各种心理问题也是有的。

当然,对于造成无法劳动的,富士康和苹果的确应该负责,这点上我也认为富士康的确有隐瞒,应该有调查,之后也应该有妥善处理,生产安全也是需要提高的,这个不能商量。对于未成年工作的,我也不赞成,并且有很激进的观点,等有空开别的文章说。

然后呢?对于剩下来那些占了绝大多数,没有残废,成年的,加班加很多的那些人呢?被认为也是在相对底层的人呢?

记得家里以前有个亲戚,文革的时候上山下乡没有读书(读书和没读书有时候真的差很多,比如我家父王母后最后就咬着牙都读了大学,之后境遇完全不同),之后回到魔都,毕竟要养家就去厂里,也是生产线上做工,双手在药水的作用下先是发软,然后开始烂,出血,指甲脱落,过得不比富士康里的工人好,但是怎样呢?“如果一个人去做一份每小时五美元的工作,那表示他多半需要每小时五美元。”那个亲戚幸好最后没有落下什么残疾,手也渐渐好了,现在退休了孩子也能自己赚钱了,现在还活得很开心,其实中国很多人都是这样。

你看,富士康说要减少加班时间之后很多工人开始抗议,说要多做,说他们能够加班。(我要说这点上外媒反而比中媒更理性,我听他们的报导里就常常说到“我们不要自己觉得站在道德高点上,以我们的标准来衡量,要了解到那些人是需要养家糊口的,他们从很偏远的地方到富士康工作,说明他们很需要那些额外的工作时间和收入。”)好吧富士康说会提高薪水(其实一直在提高),就算我们说现在工人只要每月加班40小时就能赚到本来60小时就能赚的好了,我相信依旧会有很多人会要每月加班60小时,或者更多,能加多少是多少,因为对于他们来说,那能够多赚的部分真的很重要,从10000到10500对很多人来说没什么,但是对他们来说从3000到3500就是非常大的区别了,也许就是春节能够回趟家,或者攒够钱能够做点小生意,或者多攒点钱让老家的孩子能够读上大学的区别。或许有人说,那就再把工资往上涨啊,不要以为工资是能够一直涨的,富士康运营的成本再怎样有个上限,苹果再财大气粗能够接受的开价也是有上限的,世界上的工厂也不止富士康一家(而且,根据美国一个中立调查的结果发现,就算工厂开在美国,每台iPhone的成本是涨了大约80美元,当然这个数字不算小,但是工资真的按照某些理想主义者的算法,超过人家美国制造的价也很容易),很残酷的现实就是再怎样人家也是要利润的,而中国那些工人也是需要工作的,而即使有了各种报告,抗议,改进,让他们的工资有提高,工作环境有改善(这一切都是很好的)但是他们永远达不到人们所理想的状态,他们依旧会是小时工资很低,加班超长,工作环境恶劣,我很悲观地说,他们境遇改善的一天,会是这个阶层在中国基本上消失的那一天,而那个阶层则会在别的地方出现,比如说非洲,或者哪一天机器人和流水线可以完全在各方面都替代工人。(好吧,我的确是绝望悲观的……)

其实不仅仅是富士康事件,我写这个的时候顺便想到了轰轰烈烈的占领华尔街,其实在羊岛也有相应的占领惠灵顿和占领奥克兰,这活动开始的时候闹得很大,特别是在美国,网络也闹得很热闹,最后造成的效果……比富士康的调查还小,可以说几乎是没有,我们这里占领奥克兰的还因为占用和破坏草坪收到了一份很大的罚单XD然后我某个很喜欢吐槽的朋友说那些抗议的人应该去学习一下什么是资本主义和自由市场XD

其实占领华尔街的问题是,这个活动的确是提出了问题,但是没有给出具体的目的和方法,他们做的仿佛只是在叫口号“打土豪分田地”(我用了仿佛)但是你终究不可能真的去打,所以当问到“然后呢?”……然后就没了,而且资本分配的不均本来就是任何社会发展所必然的现象,在抗议的人来说这不公平,但是被抗议的人似乎觉得这本来就是这样的(而且,这本来就是这样的啊= =)除非到一个物质极大化的时代,每人都可以轻轻松松得到现在富豪的所有物质,或者所有人都变成了圣人,否则就永远都会有占领XXX这样的活动,而这样的活动也永远都无意义(除非他们真的拿枪杆子打天下……)

其实很多时候都是这样,我们可以提出不对的地方,或者不公平的现象,但是很多事情的发展并不是随人的意愿可以改变的,历史有其发展的进程,有时候即使强如志志雄那样战翻斋藤,战翻四乃森,战翻相乐,战翻绯村,最后还是化为灰烬……(我果真是绝望的啊……)

理想主义者能看到现实的样子,也能看到理想的样子,他们看不到的是现实和理想之间那巨大的鸿沟。我也能看到那两样东西,但是我也能看到鸿沟。

但是,历史依旧慢慢在进步,而且似乎是变得越来越好了。我相信,一个人,几个人也许无法越过那鸿沟,但是人类作为整个集合,也终究能越过的。(我觉得这个结尾转得好牵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