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四月 24, 2012

又走极端,真的对人性就那么没有希望了么,关于民主和宗教


今天早上按习惯看各种新闻社论杂文,然后看到了一篇《中国人思想认识上的一个误区》,文章的前半部分分析到很多国人的思想,到国内法律执行的盲点,到推行各种新制度和思潮的误区,困难和现实,感觉作者很理性,而且我的一些想法和他一样,觉得真是篇好文啊,然后到下半段的时候,我看到了四个字“庄严神圣”心中咯噔一下,感觉就好好像看到了各种大片中看到一百次的桥段,接下来故事就要急转直下,大Boss要出来了,要死人了,一边心中默念着“不会吧”一边继续看下去……果然,悲剧了……

看完整篇文,觉得作者大部分还是对的,当然这篇文在某些地方必然是不能贴的,不过google应该很容易找到。某些制度和思潮并不是有了法理,有了规定就能够实行的,首先民众的素质真的要慢慢到位,随后才能真正成功(另,这里的素质并不是指受教育水准,收入水准等等硬指标,有硬指标自然是好的,但是硬指标并不就能代表素质了,记得某国初稿民主秩序就非常好,然后那国家受教育水准和收入水准比起我们要低不少,当时就有人大呼“看看人家这素质也能搞,我们为什么不能!”我就很不以为然,这其实也是一种歧视,以为受教育不多收入不高素质就必然不好了,岂不知“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咩,还有我引用的这句话要领会精神,不要觉得我是在提倡杀狗并且觉得读书不好,其实我是很喜欢狗也很喜欢读书的,其实我的意思是素质是一种超脱于读书多少,收入多少的东西,而是一个人的思维方式和道德水准,把这个和受教育以及收入挂钩的是脑子进水了,说到这里,再说偏题了。迷之音:已经偏题了!)至于我们是先推行制度然后让素质慢慢变好呢,还是等着素质变好了再推行制度呢,这就是不是我想讨论的了,因为觉得就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两者都是互相促进的,但是只有两个前提都有了,才会有一种相对理想的社会。

让我不敢苟同的就是作者后半部分急转直下的“庄严神圣”,作者稍好的就是他在这里希望大家信仰的是天,算是一种比较原始的宗教,而不是后来制度化的其他宗教,但是这种“必须要让民众信仰一种更高的存在才能提高素质”的概念却是我很不喜欢的,就算是在我国没有贯彻实行,但是还是象征性地提倡宗教自由的,当然世界上有很多国家有着国教,而且也很不错,但是我总觉得自由选择信仰是人生就的权利,你可以选择基督,天主,伊斯兰,佛,道,但那须是人自由自发的选择,而不是依着某种崇高的理由而给所有的人一样的信仰教育,这样和某个执政党又有什么区别呢?

其实很多这类人都有一样的问题,对于素质,精神,制度的分析都很到位,见识也很广博,很多话说得很对,但最后给出的解决方法往往就是——宗教信仰,先说清楚,我不反对宗教信仰,我的很多好朋友都是有信仰的,我反对的上一自然段说过了。我觉得这些人,无论学识见识如何,似乎依旧带着那么一丝的国人的习惯,非此即彼,矫枉过正,“这个极端不行,我们去试试看那个极端吧。”当然也可能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对于极端的感觉和我们不一样,也许宗教对他们的确是有极大的作用,所以推己及人,却不知道他人之甘露可能是吾之毒药。看他们写文,我基本上一开始频频点头,最后却会感叹“现在真的就没有中正平和的人了么?”

再说点题外话,其实我觉得管理者不能太苦逼,也不能太安逸,生于安逸之人多容易不切实际,“何不食肉糜”(很好的例子就是李开复XD),太苦逼的则容易走极端,而且戾气太重(我就不举例子了XD)。

再回来,其实我以前就说过我是个绝望的理科生,而且我也认为在接下去的几代中情况说不定会越来越糟,因为现在的教育体制专注于教育高能低徳的人,培养出的是精致的自利者,加上对于物质的需求和生活成本的不断提高和物质资源的有限,某国社会文明的最低点还没到呢。

但是我绝望的同时也是很有信心的(奇怪的悲观加乐观的体质啊),什么信心呢,就是我相信人是可以不用信仰某个更高的存在就能够有合适的三观的,他们可以不需要相信任何一种因果轮回或者天堂地狱也可以有高尚的道德,文明的行为准则,虽然有可能比起信仰某个更高存在如此培养道德也许会慢一些,也许在某些人眼里这并不“庄严神圣”,但是我一直觉得人是可以脱离对于更高存在的信仰而依旧为文明人的,所以才有了标题“真的对人性就没有希望了么?真的需要一个更高存在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