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四月 17, 2012

从存在既合理到人的思维的传承


其实写这个的想法最早来自于某次和一个朋友在网上的争论,到后来他说了一句“存在既合理”然后我就说这句话本来在翻译上就有歧义,完全不对,然后对方来了句“谁管原句了,这是我自己的想法。”

先不说朋友了,说说存在既合理这句话,从第一次听到我就觉得非常不对,在我朴素的世界观和信仰里,依旧是有对错善恶,也有很多东西虽然存在,是不合理的,在中文里“合理”并不是经常被理解成“合乎逻辑”而是“合乎理法”因而存在既合理这句话往往被进一步理解成存在的就是可以接受的,接下来就被很多人当作为各种不对的事情开脱的借口,“你看啊,存在就是合理的。”

每次我遇到这种情况,总是先试图重新解释一遍这句话,特别是最后学识长了之后,知道了这句话的原来面目(关于这句话,这里有一个不错的帖子可以看看:http://www.douban.com/note/183912339/,虽然依旧很长,但是已经算是相对短的解释了XD)其实是我傻了,虽然这句似是而非的话的确常常流传,但是我搞错了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大多数人是先已经有了存在既合理的世界观,才会在需要的时候引用存在既合理这句话啊,对于他们来说解释原意是没有意义的,而那流传的错意才是他们需要的。

不过,鸡生蛋蛋生鸡,引用存在既合理是因为心中有了存在既合理的想法,那心中的想法是哪里来的呢?人很难完全不受外界的想法发展出自己的一套概念,总是会吸收到一些,是不是因为周围太多的存在既合理的事情,弱肉强食的法则,才会让那么多人在心中存了这样的想法呢?很多人从小生活在各种长者的影子之下,挣扎着想要反抗,结果长大了才发现,自己不是已经被深深烙上了他们的思维方式,变成了他们,就是叛逆的太远,变成了另一个极端,鲜少见到能够在各种影响之下依旧相对“独立”(呵呵,这里说独立自己也笑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有独立的存在呢)发展出自己的思想的人。

说点题外话,其实对国人的精神状态的发展一直很担忧,每一代人物质上的确是更富足了,但是精神上的食粮似乎却愈发差了,每一代似乎都把自己身上的牢骚,戾气,特别的世界观传到了下一代身上。虽然现在的孩子的确能接触到更多的东西,也不排除的确有一部分能够摆脱上一代的影响,有自己健康的三观,或者醒悟到需要如何更好地教育下一代。但是我接触到的大体却不容乐观,以前我们常常说高分低能,也许以后我们需要讨论高能低徳了。

说回来,曾经在一部漫画里看到说人类的科技进步飞速,但是精神上的进步却几乎没有,深以为然,在科学上,我们有着无数前人留下的遗产可以使用,每一个人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们在使用勾股定律,圆周率以及其他无数定律的时候不用先去证明,除非做到理论性的研究,否则根本不用关心那些坐享其成的东西是怎么来的。

而精神则不然了,每个人的思想都需要从无到有慢慢成型,虽然有着各种外界的影响,有一些前人的遗产可以继承,但是思想这种东西和勾股定律并不一样,就好比我排斥存在既合理这句话一样,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这类东西不是看一遍知道了背下来就会真正融入一个人的思想的,人还是需要通过自己的思考,加上和外界的互动来构筑,更不用说那些思想家,哲学家们的思想了,即时有那么多关于他们的资料,但是最重要的东西却无法留下来,那就是他们是如何思考得出他们的结论的(科学的话,很多可以不管怎么证明的,但是思想的话,我觉得证明过程比结论重要的多啊)导致到现在,如何理解存在即合理的原文依旧是需要推敲的。思维的不可继承性导致了每一个想在思想上有进一步发展的人都需要从无到有慢慢摸索,而前人能够给它们的帮助少之又少,试想一下,如果有人能够继承到尼采和黑格尔的思想,同时保留自己思想的独立性,在旁观者的角度看着他们的思维过程,能省去多少思考的时间啊,又能在这两个巨人的肩膀上发展出多棒的哲学理论啊。

当然,前提是这个人不先精神分裂疯掉XD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