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四月 16, 2012

宗教,信仰,科学,还有一些其他东西


这是一篇思维跳跃而且有多个主题的日记。

记得曾经看过一段有点历史的外国访谈,那节目估计起码是三十年前的,大体说那时候中国没有教堂,然后进而说没有信仰。

从那时候就对宗教人士有那么点腹诽,似乎总有些人觉得没有宗教信仰就等于没有信仰了,当然这也不怪别人,惯性定律使然,每个人在分析世界的时候都会带上些自己的东西。而且别人的宗教基础的确深厚,信仰这个词,的确对于他们来说就代表了对于单独的神或者多神的信任,然而,这不表示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就没有信仰了,淳朴到“好好活者”,或者“多赚钱”,深化到“我要知道宇宙是怎么来的,而最后又怎么结束。”我相信每一个智力达到一定水准的人必然会有他们的信仰,也许他们不知道怎么表达,但是那个信仰是存在的。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大概觉得被说没有信仰不好玩,好多国内的人和科学较上劲了。

然后,就是宗教大战科学,这一块就比较乱了,而且战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分晓,估计随便拉一个这方面的大牛都能说上几天几夜。我的看法属于比较朴素的,我觉的在大多数情况下宗教和科学应该是完全平行的两条线,永不相交(当然,我知道历史上不是这样,而且将来大概也不会)首先,我觉得科学不是一种信仰,科学在我看来是思考方式加上研究方法加上我们已知规律的三位一体(当然思考方式和研究方法展开之后又是几天几夜,就不说了),是人类对于宇宙的已知的和对于未知的研究的集合,科学从根本来说是一种存在,质能转换方程不会因为人的信仰不同就不起作用了,无论你信上帝还是信佛陀,水就是一氧化二氢,而且可以通过电解化作氧气和氢气,这就是科学,所以我觉得没什么好信仰的,干嘛好好的要去信仰一块石头,你信或不信,它总在那里。其实我觉得信仰科学的并不是在信科学本身,而是在信“科学可以解释万物”或者类似的概念(当然也有像方舟子这种“科学可以消灭我的敌人”类型的科学信仰者)。

而宗教,在我看来和科学其实处于不同纬度,科学vs宗教在我看来完全是关公战秦琼,不但永远不会有结果,而且是浪费时间,我个人也总是坚持尽量避免和别人进行类似的争论,你觉得上帝造出了万物,耶稣死而复生,嗯,好。你觉得进化论错啦啊,好,你可以这么觉得啊,没有问题的。一般来说只要对方不直斥,“你这个没有信仰的,虚无的人。”我都可以欣然接受各种讨论。

要是每个人都像我这样多好啊XD

就是有无神论者喜欢对基督徒说“其实从线粒体基因可以了解到人类都来自非洲。”也总有基督徒喜欢对无神论者说,“一切都是上帝创造的,你要信仰他。”

当然,两方可能都要痛骂我这个骑墙派XD

然则,无论是信教的,还是不信教的,都给予对方信仰一些尊重不是很好么?很讨厌那些仗着自己信仰觉得高人一等的人。

其实,比起宗教,我更感兴趣的是人的信教经历。我有个颇好的认识了十几年的朋友,和我一样是工科生,他去德国几年之后某一次突然告诉我他信教有些时候了,我们两人都比较温和,在一起很说上好久,很是热络,不在一起的时候就真的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所以我也是后知后觉,然后觉得我们两人非常相似,怎么会他信了而我没有,因为我也常和教会接触,便问起他为何信教,他说他因为个人经历的关系,希望相信是有个更高存在始终爱着所有人,关怀着所有人的,而且他身边也有很多人是这么入教的。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是这么入教的,但是很多入教的的确是想要找到一个心里寄托,我还看到有为知名学者,经历过长时间群体运动的人说“进入教会才感觉到,无缘无故的爱是存在的。”

我“……”的确啊,思考是一把双刃剑,有人思考痛苦为何存在,欢乐为何存在,怎么会有无缘无故的爱,宇宙存在的目的是什么,生命存在的目的是什么。相比较他们来说,似乎我真的活得太轻松了,我相信善恶,相信人会经历痛苦和快乐,还有爱,那些都来自与我们自己的思考和经历。我相信人类可以依靠自己的思想来了解生老病死善恶愁苦。宇宙存在的目的。为什么要有目的呢?水存在的目的是什么?存在就是存在了,生命也是一样,人类也是一样,当然如果有人非要思考一个存在存在的意义,请便,但是我完全是不会让自己的思维把我带往那个方向。如果说为什么我还是个怀疑论者,其实和我是个工科生毫无关系,而在于,我对于很多事情,我的未来,我的感情会有迷惘,但是在精神信仰上,没有。

以后会不会有,我不知道,虚长这么多岁,至少知道话不能说满,弄不好哪天我就信仰危机然后皈依耶稣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