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四月 07, 2012

只是想混口饭吃的话,就不要做这一行啊


这标题不是泛指,只是特指某些行业。

起因还是前一阵子的医生被杀事件,当时和一群人聊记者如何如何没有职业道德,然后有人很中正平和地说了句“人家也是混口饭吃的啊。”然后我立马回了一句“只是想混口饭吃的话,就不要做记者这行啊。”然后对方大意就是不要这么砸人家饭碗吧,过分了,然后我就说了一通我下面要说的东西的简略版……本来聊完就聊完了……后来觉得还是写下来,因为现在记忆力都不行了……

其实我觉得,虽然我们一直说人人平等,职业也不分贵贱,但实际上职业之间是不同的(废话!)有些职业的容错率比较大,而有些就非常小,而如果一个人在做容错率很小的职业还只是想着混口饭吃,那就真的不要做了。

容错率很小的职业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我随便举几个:军警,医生,航班调度员,记者,公务员(应朋友要求加的公务员,我是觉得公务员也要看在哪个职位,并不是每个都容错率很低)等等等等……军警这不用说,犯了点错误就可能是生死攸关的,不是自己挂了就是别人挂了;医生的话也一样,犯个错误就有可能是一条人命,而且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弄不好还有自己的命= =航班调度员的话一飞机就是几十条人命,那的确是调查出来心理压力数一数二的职业,记得我曾经申请此职位,心理测试就详尽到我几乎要放弃,后来放弃,因为羊岛这个小地方只有一个地方训练,要搬家过去住一年而且之后要换好几个地方实习,这不仅仅是压力大的问题了= =因为我偏向安逸的而且算有自知之明,所以你看,不会去做这些容错率太低的职业XD

好了,然后就是我和朋友那次争论的焦点了,记者,有人有时候把记者称为妓者,然后还有防火防灾防记者之说XD我觉得和很大一部分记者(我说了一部分哦,不是所有)在职业道德上面欠缺有关系,而记者(连带编辑等等好了XD)作为掌握了很大话语权的职业,虽然不可能直接造成人的死亡,但是间接死亡造成的已经不少了,而且可以预见会更多,特别是国内比较容易被挑动的民众群体作为基础的情况下,所以我一直觉得记者的容错率应该比军警或者医生更低(当然不同人会有不同意见……)

当然我说记者在职业道德上欠缺,如果被记者看到了,那些混饭的记者估计不以为意,然后那些写软文的估计心中就是“本来就不是冲着职业道德来做记者的。”然后估计还有很多记者会觉得很受伤,觉得自己辛辛苦苦为了自己的梦想,或者为了劳苦大众,或者为了崇高梦想,而且很坚守职业道德,首先,这里说的不是所有的记者,不要对号入座,然后,对于什么是记者的职业道德,我有点自己的看法,听了觉得对不对都没关系,我觉得对于记者(和编辑)来说,最重要的是真实(当然是在不对人造成伤害的情况下,那些直接闯进人家里对受害者造成二次伤害的记者都不能叫记者),其次才是崇高梦想,为劳苦大众某福利或者其他其他,这点是很多有英雄情结的记者做不到的,道听途说,断章取义,一点都不考证就靠着自己一腔热血写一通非常能够调动情绪的文章,这样满足了自己的英雄情结,但是登出来之后就是后患无穷。而且被人抓包犯错之后还完全不肯认错,搬出种种大道理诸如为了大家的利益,诸如专业堡垒,等等,完全就背弃了记者应有的操守,这点上This American Life关于富士康的两个报导就很值得国内的媒体学习,Mike Daisy是一位著名的作家和表演者,在到中国采访之后受约上著名的This American Life讲述自己的采访经过,在他上节目之前节目方还特别问他这一切是否“真实”,在得到肯定回答之后于是一期让富士康和苹果膝盖中箭无数的节目出炉了……不过好景不长,很快就有人发现了诸多漏洞,最后发现Mike Daisy的故事中并没有多少真实,比如说他们去的工厂数量,他遇到的人,那里的安保情况,所谓的黑名单和童工,中毒的残废者等等,居然都是假的,于是This American Life又把他请了回来做了一期节目,在那期节目里主持人把Daisy完全是问到哑口无言,最后只好说“我不该上这节目我不知道这节目的标准。”(拜托啊!人家要的是真实啊!)当然Daisy还死扛着不肯说自己说谎。不过那主持人则是明确的道歉,不仅仅是为了报导虚假的内容,还为了自己在播出前没有做足够的考证,这种诚恳和仔细完全是国内的媒体望尘不及的,整个一期节目完全为了道歉和澄清(国内报纸的话,头版头条的假新闻,最后就算真的道歉澄清,也是小到完全找不到的豆腐干一块)而且This American Life的道歉就真的是道歉,不会像国内媒体,道歉之后再话锋一转“虽然新闻是错的,但是我们心意是好的,我们是为了让大家关注富士康啊,关注可怜的员工啊。”……错就是错,假就是假。

然后,说回到上次的争论,有人说“那混饭吃的(或者没有操守的,只想赚钱的,等等的)不做记者去饿死啊?”我当时回了一句“做网推也可以啊。”后来想想网推的确不算太适合XD不过的确是有很多工作出再大的篓子也不会死人的,比如说Bioware的Mass Effect 3,结局造成了如此的反感,甚至人家捐钱要他们改结局,但是也不会死人啊XD(对于那些玩游戏玩死的,我要说是玩的人有问题,不是游戏开发者有问题)当然不是说要记者去做游戏开发,我只是举个例子XD但是记者要找别的工作应该是相对容易的,用不着来那套我好可怜啊饿死怎么办的苦肉计,那一套如果是一个未成年每月加班60小时只挣2000多(可能有误)的富士康工人那我恐怕还吃一套,对于一个掌握了记者的技能的人,完全可以另寻别的工作。

当然,这个争论由记者出发,但是不仅仅限于记者,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是干一行爱一行,而那些容错率很低很艰苦的职业得到的回报也应该成正比(我觉得有些职业的收入真的应该提高,而且这样也有助于恢复风气,这点上我母后就完全持悲观的态度,她甚至认为高薪求贤是不可能的,因为所有的人即时拿了再多也会想再拿,虽然我母后自己其实并不是这样的人XD),但是可惜我们并非生在一个理想的世界,但是我相信选择了那些艰苦职业的并做下去的人,应该都有了自己的觉悟,我其实还是希望相信的确有大多数人是为了维护正义而做了警察,是为了救死扶伤而做了医生,是为了揭露真想而做了记者,并不会因为想混口饭的都换了工作让我们突然没有警察,医生和记者了,所以,想混口饭的,就真的不要做这一行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