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三月 24, 2012

从被刺的医生到大多数国人的心智

昨天闹出来的医生的事情真是夸张,特别是那些幸灾乐祸的人,有时候真的会觉得这个社会怎么了,但是同时却又自知,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我应该早就知道了啊,从小到大就是一天天看着这样的事情长大的啊……


今天在店里吃午饭的时候副经理登登凳跑上来,椅子上一坐然后长出一口气,“我讨厌中国顾客啊。”“我也讨厌啊。”“总是没礼貌,明明就看到我和别的顾客在说话也要插进来,我明明在做事还要拉我。”“我知道啊。”“他们是不是不知道这样很失礼啊?”“他们不知道啊。”“但是你不是这样的啊。”“我其实是不能代表大部分中国人的。”“因为你在这里待了很久了么?”“不是啊,这不是在这里待多久的关系,很多人待比我久还是老样子,这完全是从小教育的问题啊。”


其实的确我从小受的教育和很多人不同,很感谢物以类聚,周围的人和我都差不多,所以没觉得自己很奇怪,后来发现别人其实是大多数,自己才是一小撮= =


很多的中国人都是非黑即白的(这不是优点哦)在某些事情上非黑即白都是可以的,但是很多事是不行的,而国人往往就是在最不能非黑即白的事情上这样,然后最应该非黑即白的事情上却偏偏不会。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即使是朋友之间,也没有平等的,平等对于很多国人来说是个混沌的,不清楚的并且无法理解的概念,他们之间只有非上即下的关系,或者你应该侍奉我,或者我应该侍奉你,而礼貌是不需要的,交流也是不需要的,如果对方是上位那就或者乖乖服从,或者服从然后暗地里想着造反,至于对方是下位的,那自然是怎么对待都可以咯。因为从来没有平等,只有非上即下,所以很多人何人之间的关系就会更加激化,因为从来不觉得平等,自觉上位的就会想要欺压以及怕被反抗,自觉下位的就会觉得被压迫以及想要犯上,其实很多时候,本没有压迫和被压迫,而都是眼里只有上下的人自己看出来的。


当然了,并不是说中国没有压迫和被压迫,中国的压迫和被压迫是很多很多的,但是有很多并不是什么社会结构矛盾体制矛盾什么的,而是更干脆的“与人斗其乐无穷”,都是国人热衷的娱乐活动,人和人非要争出高下来,喜欢对别人说“我赢了,你输了。”罢了。


然后,还有一句老话就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国人爱画圈子,也爱站队,大凡什么事情都要站个队,然后对另外一队的人口诛笔伐或者有可能的话就诉诸暴力,这样还算了,还特别喜欢逼人站队,什么事情说“我不站队是万万不行的。”因为无论哪一对的都会说“不是我们这队就是另外那队的。”中间地带是不可能的,瑞士这种国家如果放在中国历史里就是活该被灭掉XD无论是甜咸豆浆,甜咸汤圆,方韩之战,吃不吃狗肉,抽不抽熊胆,吃素吃荤,左派右派,都要站队,还都要逼人站队,连评论稍微沾了点边的,有时候真想吼一句“关我P事!”


接下来就是对有些事情苛求到一尘不染的态度,多少次,好的人,好的事,好的东西只要有一点点瑕疵就被骂死,当然也有反过来用的,反派人物,不好的事情只要有一点点好的,就瞬间被洗白,获得各种同情,这就是所谓的捧杀棒杀,完全就是没有逻辑,不分好坏善恶,价值观伦理观都混乱了。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并不是真的有super hero的,而这一点的好处也是这个世界上也没有super villian,哪里有什么完全的黑白啊,苛求那个本来就是错误的,因为有点点灰色掺杂就瞬间变了正恶是小孩子的想法,给我长大点啦!


最后,就是从上面一段连下来讲了,记得以前学政治,那个老师说“什么东西都有两面性,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一切都是相对的。”那个时候就很想吐槽,那里没有绝对啊,不过尊师重道所以没有当场发难,中国的政治和哲学都喜欢走极端,一会儿是非黑即白,一会儿又没有绝对只有相对在那里和稀泥了。很多国人也是这样,可能是发现非黑即白的世界观太容易幻灭了,心理上承受不了,或者就是受辩证唯物又没有绝对的理论影响太深(其实这理论听起来就矛盾吧= =b)在兼具了上面的各种特性之后还发展出和上面的特性截然相反的能力,这句能力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对错都是相对的,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说对/错,blablabla(blablabla就包括了各种高端技术比如偷换概念,管中窥豹,一叶障目等等了)。”当然这种能力多半都是在替自己或者和自己感同身受的事情辩护,这种时候无论他看别的事情多么非黑即白,都能完美地活出一团稀泥来,但是,也许是没有绝对的黑白,但是对错和善恶是的确存在的啊。


所以,大多数国人的心智就是如此,我很希望在某一天我不再只是像小部分的国人,而能成为像大部分的国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