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十二月 17, 2011

独自等待

作为一个有约必然早到的盆子,其实独自等待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比如说今早在羊岛兽人城国际机场等矢车菊公主的时候我就是一个人,百般无聊之际还拿着手机看微博,直到一个青丝飘飘披着白衣的女子出现……
其实我想说的是,叫一个有了软妹子的盆写名为独自等待的光棍节特刊不是很讽刺的一件事咩!盆家好不容易有妹子了不要咒我啊!

记得很久以前的时候,有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孩回头嫣然一笑,在那一瞬间有个人决定了成为护花的盆子,后来花枯萎了,而那盆子就开始了等待,但是盆子不知道的是那花的根须早就穿透了盆子看似坚硬的外壳,缠绕在丝丝细细的裂纹中,而之后就再也没有花愿意住在那个花盆里了,而那花盆就一直在那里等待,等待着有一天有那么一朵花会出现,解开缠绕在他身上的诅咒……
其实这都是瞎说的,作为一个怀疑论者的盆子怎么会和诅咒搭上关系呢,不过说起来独自等待这四个字对我来说并不陌生,而且似乎越来越多的人处在这个独自等待的状态(不对,很多人独自等待的话不就是一起等待了咩?)看着到处都有的大龄女青年男青年征婚的帖子,加上那么多人咋呼着11/11/11的光棍节,突然就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又冷又忧伤啊。
在有一次母后逼我去相亲的时候,我写了一篇自认为能比得上前后出师表的文章阐述了相亲是多么不靠谱而且成功希望渺茫的活动,其中就包括了人与人是多么的不同随便两个人在一起能够互相看对眼的机会是多么低……然后,然后我还是被迫去相亲了,然后我母后看不上那姑娘直接替我否了(看,这就是讽刺……)这直接证明了虽然有那么多人单身,但也并不是随便拉两个过来就能配成一对的,有时候即使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看起来是天作之合,两人坐下来之后聊上两句就发现想要杀了对方。
其实并不是我没有喜欢的人,我有,但是同很多电影电视里说的相反,现实里感情比起其他很多因素实在是无比渺小,不需要有什么超级反派,不需要有高帅富从中阻挠,更不需要身患绝症或者两地相隔,只需要很简单的,性格不和,两人就很简单地只能停留在盆友这点上,无法前行。
所以我选择独自等待,对我来说,有一个人陪伴,或者没有,只是一种选择而不是必须,有固然好,没有也没有什么,无数国人债台高磊买房,外国人很多租房一生,很多国人无比恨嫁,而我的很多盆友完全是“结婚是什么”,那么,我也并不是非要有那么一个人的,一切事情,想通了就好。
那个盆子等待了很久很久,一直到他已经忘了他在等待,而习惯了独自一人,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他所等待的那花一直远在天边却近在眼前,“你,愿意做我的花么?”“好啊。”这一刻身上缠绕的根须忽然化作了尘埃随风而去,这一刻花盆才知道,那并不是诅咒而是保护,只有遇到那真正的公主的时候,他才会接纳……
这依旧是瞎说,不过,花盆的确找到了他的花,过程并不曲折,不过也不简单,姑娘到的确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的确已经习惯了独自等待,不过两个人在一起也很不错,所以现在盆子很幸福哦。
希望所有过光棍节的人也终能找到属于自己的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