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七月 25, 2011

X-Men: the First Class

前一阵子看了X-Men: the First Class,X-Men拍到现在有五部了,每一部都有每一部的风格,从第一部初窥门径,到第二部的慢慢展开,第三部的宏大场景,再到金刚狼的个人秀,最后回到原点,在我看来排位应该是First Class第一,之后是3,2,1的排名,而裸男乱蹦的金刚狼只能排在最后。
其实每个人都应该料想得到第一课的成功,X-Men系列电影中最有魅力的两个角色X教授和万磁王,两人都由演技炉火纯青的老戏骨出演,经由三部电影铺垫,吊人胃口,以他们的个人魅力折服了众多观众,随后推出由两个年轻但是也非常杰出的演员主演的前传,就好比充分前戏之后的高潮(请允许我邪恶一下吧XD),这部电影不红才怪XD当然电影本身的剧情,场面和其他演员也都很赞,除了达尔文死得不明不白之外都很不错,特别是最后的宏大场面用得很得体(得体的意思是该用的就用,而不是整个电影从头到尾都是爆爆爆,那就真的审美疲劳了),特别是潜水艇破水而出悬浮在空中的场面,我真的很想说“这一刻Sheldon泪流满面。”
记得在预告片中,有这样两行字幕:在他是X教授之前,他是Charles,在他是万磁王之前,他是Erik,在看完之后再看这两行字,真是感慨万千啊……两人的能力和一眼就能看出来的Beast或者Mystique不一样,这使得他们不会直接受到人们的歧视,但是两人所处的外在环境却让他们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所处的和平环境和家中的财富生成了Charles那理想主义并且有些虚伪的性格,他理想主义因为他未受过挫折,他的虚伪恐怕则来自与自己的优秀和家境,也许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无论他多么赞赏Raven的能力,他并没有把天生和自己不同的Raven看作同类,而这也让Raven最终离开了他。而有着人类外表,但却因为是犹太人而受尽迫害的Erik则更感同身受,如果没有二战,没有集中营,或许Erik和Charles就不会有那么多不同,会真的情投意合吧(不对……志同道合……)但是没有如果,对于Erik来说“Peace is never the option.”他的心中的仇恨是无法消除的,对于他来说,只有他和其他变种人,与整个世界交战(话说回来,大多术长得不像人的变种人选择了万磁王也是有道理的,的确他才更能够保障他们的利益)。
虽然每一部的情节都略有不同,不过始终有一条主线贯穿整个系列,那就是变种人与人类之间的矛盾。
话说回来,我自己并不是个感情激烈的人,而且喜欢把事情分割分割然后用逻辑解决问题,把感情放在一旁,(根据某些很了解我的人说,其实就是很冷),所以看那些Unthinkable之类号称神作的片子常常一点感觉都没有,看电影电视剧最常说的则是“这些人怎么都这么不理智啊,应该怎样怎样怎样。”(简单来说,就是不擅长移情),所以其实有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理解为何变种人那么苦大仇深,也理解不了为何人类这么敌视变种人(当然了这是电影,现实里理解不了的则有白人对黑人的歧视,犹太人受到的迫害,当然还有现今伊斯兰极端份子的行为),我无法理解那些死去活来的爱,自然也无法想象怎么会有那样莫名其妙的恨。
不过我知道这种奇怪的感情的确是存在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类似论调是每天在各种媒体上都能看到的,而且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族类之间,只要是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思考方式,不同的观点就能够恨到死去活来,那么也许变种人和人类之间的仇恨就真的有那么深吧。
另外一种东西则是我能够理解的,那就是不同,当然我的不同和变种人的不同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但是每想到我因为自己小小的不同而碌碌被期望能够变得正常一点,再把这种受到的压力放大一百倍,一千倍,或许那就是变种人能够体会到的吧,而他们面对的是真正要至他们于死地的敌人,荷枪实弹的军队,还有专门设计出来要灭绝变种人的机械,他们挣扎的困难就可以想象了。
“自诩为成功人士的人有画圈子的权利,在那圈子里的才是正常的,圈子外的就不正常。”求同似乎是深深刻印在动物的DNA中的,而存异这点还有待进化。一直到现在宗教战争依旧没有停止,而教会和世俗的争斗也没有停止过,种族歧视和地域歧视也没有消逝,还有各种各样的区别对待,在这个世界上,似乎不同就是一种错误。
如果真的有变种人的话,希望无论是他们还是人类都能够做得比电影中的好,不过看现在世界的样子,似乎这个愿望太不现实了一点。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