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七月 12, 2011


在写这篇稿子的时候我正在旅游的途中,刚刚泡过SPA然后蒸过桑拿,正躺在床上腿上放着我的笔记本,旁边的茶几上放着一瓶新西兰本地产的纯天然啤酒,名字很简单的就是一个“纯”,冰箱里还放着一瓶从直接从路上酒庄里买来的红酒,那酒庄并不太大,房子旁边就是两块葡萄地,在羊岛的这个季节藤上挂着一串串圆滚滚的未熟葡萄,应该过不了多久就能摘下来酿酒了,一对夫妻加上自己的儿子和媳妇运营的,有两个很可爱的萝莉孙女,这次去都看到了,往往就是这种小规模的酒庄能够酿出不错的酒来,酒庄和蔼的女主人给我倒了几杯酒试喝,结果听到我的选择之后很高兴,说我很会品酒,结果就是买了一瓶比较贵的XD不过这种小规模的家庭酒庄,每一瓶就都是手工酿造而出,比起工厂大规模制造出来的酒觉得却是值得的,想来,自己应该算是喜欢喝酒的吧。
虽然父王母后从来都以为我并不会喝酒,其实我从很早就一直喝酒了,在初中的时候就很是不良过一阵子,每天早上去学校之前就会和几个盆友在外面碰头,然后每人去买上一罐啤酒边走边喝,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正好喝完然后一抹嘴去上课,现在想来很是荒唐,当时毕竟少不更事,现在想来当时那么喝酒真的是幼稚。
真正喝酒喝得多起来是到了羊岛之后,高兴的时候喝一杯庆祝,因为那可以让我更高兴,不高兴的时候喝一杯解气,因为那可以让我忘却(不过有最新的研究显示说喝酒反而能短时间提高人的记忆力,看来以后临时抱佛脚也可以喝酒XD),不知道什么时候酒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喝的各种种类也多了起来,记得在国内的时候总是啤酒红酒,想来,似乎从国内的白酒,到苦艾酒什么的都是羊岛后的事情了(在羊岛喝国内的白酒,奇怪吧= =)说起来我喝酒有时候很附庸风雅,一段时间迷苦艾酒的时候特别去弄了那些小杯子小勺子然后严格按照那酒,糖,水的弄法弄了喝,其实我根本就不喜欢苦艾酒。后来一段时间研究海盗的时候又喜欢喝朗姆酒,再后来是日本清酒,等等等⋯⋯不过喝了一圈之后最常喝的还是啤酒和红酒,最近再加上波本可乐,啤酒是因为这种东西完全可以当做碳酸饮料喝,红酒则是因为这东西无论是配我的主要饮食各种红肉还是平时喝喝都还可以,波本可乐咩⋯⋯这甜甜的东西很容易入口而且对我的失眠很有作用XD
其实我也并不是那么喜欢酒的,可以说是又爱又恨吧,适当的酒很不错,但是因为喝了酒而误事的也有过那么几次,而每一次的结果都是我绝对不想有的,之后的每一次都告诫自己今后不能多喝,似乎到目前为止距离上一次搞砸已经有那么两年了,到现在再也没有喝多过,不过经常那么小小地喝一点却是经常的,我的借口就是现在提高对于酒精的耐受度之后以后喝多的可能性就更低了XD
说起来,除了自己青葱的叛逆年代之外,对于自己一直是个很控制的人,无论是情感还是生活,我对于不可控制,对于混乱有一种特别的恐惧,虽然没有到晚上做梦梦到整理永远也无法理干净的房间的程度,不过也是颇为强迫,而在酒这种东西对你的大脑产生作用之后,一瞬间一切都变得似乎有些不可控制,有些偶然,而那种为止的感觉,能够吸引到我,却还不至于让我害怕,我想那也许是我喜欢酒的真正原因吧。
或许也是每个人喜欢酒的真正原因,人本身就和大多数动物不同,我们生活在一个高度控制的环境里,小到何时穿马路和从哪个方向拧瓶盖,大到上什么大学娶哪个做老婆,或多或少受到某种控制,而这个时候那么一点点的不可控制看起来是那么的迷人,仿佛我们借着那么一点点的不可控制,那么点清明中的混沌,能够从背后长出翅膀飞上天空一样。
不过不要忘记,飞得太靠近太阳的羽毛会被阳光的热量烧化而最后坠落,而控制似乎也是分别人和其他动物的因素之一,如果一切变得太不可控了,那么酒就不是放松娱乐之物,而是误事死亡之物了。
好了,这次就写到这里,毕竟明天还要出海看海豹和企鹅,而且冰箱里还有一瓶红酒等待。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