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三月 29, 2011

Waitomo, Rotorua, Taopu三地两天游

这又是一篇流水帐……
其实在上几次周末出去玩的时候就计划好了,我的两个死党盆友一男一女和我差不多是同时到羊岛的,三个人这么多年下来基本上就和家人一样,他们两人五月回国结婚,那个时候我也会回去做他们的伴郎,考虑到他们之后多半不会回羊岛,所以他们回国前的日子就成了最后的狂欢……就有了每周末的出行计划……
羊岛的萤火虫洞也算是著名景点了,不过因为翻译错误常常会让人误解,虽然洞里的也是一种闪光的虫子,不过并不是萤火虫,为此我和同去的女生解释了很久她才转过来XD所以说“闪光虫洞”似乎更恰到好处一点。计划中是周五去的,然后盆友们周三晚上就来计划(说起来,现在和那两人仿佛连体婴,除了我上班的时候之外几乎都在一起)照例(他们)做了一顿好吃的然后酒足饭饱之后开始讨论,这个时候我剧透的习惯又上来了,在youtube上找了一段闪光虫的视频恶心盆友们(Google Glow worm即可)顺便讨论究竟玩几个洞,活泼好动的女生对洞穴漂流特别感兴趣(男生们都不太积极……)不过后来发现体重必须超过45公斤才能漂流,于是女生作罢XD最后订了三个洞穴的票,顺便一说周三晚弄到12点多盆友才走,走的时候说周四便不来了,好好睡觉周五早上直接触发……
结果周四他们还是来了XD主要因为三个人中只有我是能够早起的,他们不过来住着让我叫醒必然会睡过头XD于是大体内容复制粘贴周三的,加了整理行李项目,不过整理再整理我依旧很囧地漏掉了浴巾和拖鞋,一直到到了motel才注意到,不过这个是小事……
周五……果然只有我能够爬起来……洗漱一番之后众人上车上路……从Auckland到萤火虫洞所在的Waitomo车程两个多小时……在盆友开车的时候我就稍微做点背景介绍吧……Waitomo,Rotorua和Taopu都是羊岛北岛的旅游胜地,Waitomo以溶洞,攀岩和漂流出名,Rotorua则有火山温泉和各种户外活动,Taopu咩……对了我们这次去Taopu究竟是干什么的?= =
好了打趣结束,一路到了Waitomo之后就开始游岩洞,这次游的是三个最有名的岩洞,Ruakuri,Glowwrom和Aranui,第一个去的是Ruakuri岩洞,这个岩洞是由一个毛利部族最早发现的,传说中这个部族在迁移的时候走到了这里,酋长派出他们最好的猎人去打猎,结果猎人在归来的途中遇到三只非常凶猛的大狗的袭击,猎人们为了逃走就把猎物给狗们了,当然回到部落之后酋长就不高兴了,于是命令这些猎人再去找那些狗,几个猎人就循着狗的踪迹找到了岩洞,杀了狗并且带回部落吃了(这几个猎人的战斗力起伏真大……)后来这个部落渐渐变强,征服了很大一块土地,于是酋长就觉得当时杀掉的狗可能是精灵,而他们吃了之后就有了保佑(这是什么逻辑啊!)最后酋长和他的猎人死了之后也葬在发现狗的洞穴里,洞的名字Ruakuri就是毛利语三条狗的意思……我们就不管这个故事是不是经得起推敲了= =总之这个三条狗洞是Waitomo旅游历史最长的洞了(当然埋死人的地方是不准去的)在近现代(具体几几年忘了,就当是近现代吧)这个洞穴归一个家族所有,他们也是最早开始装门卖票组织洞穴参观的,后来当局发现了这个洞的商业利益就强征了土地,然后被那个家族告上了法庭,最后因为“只要你拥有一块地你就拥有了之上直到天堂之下直到地狱”反正这个家族赢了,现在这个洞穴的旅游为公司运营,那个家族依旧是大股东,毛利原住民和投资的政府以及公司各有部分股份。
因为以前看过溶洞的关系,其实我并没有太感兴趣,不过两个盆友都是第一次看岩洞,不过岩洞这种东西,永远都不会有一样的,再想到那千奇百怪的钟乳岩,而一根细细的只有五毫米粗的东西就要有一千年的寿命,不禁还是赞叹人生啊,我短短二十几年,活得比钟乳石滋润多了XD如果要说这里的岩洞和帝国的有什么不同的话恐怕就是发光虫了。
发光虫仅仅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有,多生活在岩洞中,在森林深处也有,它们在幼虫阶段会挂在岩洞顶部分泌出一根根带着粘液的丝作为网(那网在光照下很漂亮,就仿佛是精致的水晶灯),而利用尾部生物发光吸引飞虫,肚子比较饿的就更亮点,这些虫子的幼虫阶段很长,食物充足的话六个月,不充足的话有时要十二个月,之后就会化蛹,化蛹期间它们还会间歇发光,雄虫会先破茧而出,雌虫之后,而且在破茧前会强烈发光引来雄虫,成虫的口部和消化系统都极度退化,不能吃,只能活很短一段时间,基本上交配生子之后就死了,然后孵化出的幼虫会把没来得及出来的都吃掉……继续循环……
第二个岩洞是Aranui洞,是在大概一百年前(?)一个追赶一头猪的毛利少年跟着猪跑发现的(我囧,一会儿杀三条狗,一会儿追一头猪)这个洞里没有闪光虫,不过有新西兰当地的蟋蟀Weta(大名鼎鼎的维塔工作室就是以此命名的)之后就是第三个洞,也是最大名鼎鼎的萤火虫洞了。
萤火虫洞内不能照相(泪啊……)不过在那种光线情况下也很难照出什么东西来,进去之后坐船,导游拉着洞中的缆绳引导着船,洞里万籁俱寂,只有水滴从钟乳石上滴落的声音,洞里一片漆黑,只有洞顶无数点点蓝色的荧光,密密麻麻的,看上去就仿佛是银河,不过星星比银河中的还要更闪亮,更密集,那种感觉不亲眼看到很难描述。在毛利传说中洞穴深处的星空通外另一个世界,死者的世界= =死者什么的我是不知道,不过那闪烁着荧光的洞里的确是很像另一个世界。
洞穴回来之后就直接开车往另一个地方,Rotorua去,又是一个多小时两小时的车程,到了之后马上找了家Motel租了个套房,上下两层下面一个双人房带SPA,上面客厅厨房再加上一个双人房,之后一群饿鬼马上出去觅食,顺便一说,因为火山温泉的关系Rotorua的空气里始终弥漫着一股硫磺的臭味,所以不用担心放屁,没人会注意到的XD
事实证明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结果吃了出生以来最难吃的一顿泰国菜= =这个不多提了,之后三人马上去泡温泉,因为某两人没有带泳衣的关系弄了个私密浴池泡着,温泉果然很舒服啊,除了某个不耐热的家伙进去就说热死了然后猛滴汗之外某盆和女生都觉得很舒服,泡完上来之后皮肤似乎的确滑了很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不过温泉的确能够消除疲劳,然后除了某个开车开到死的人早早去睡之外我和女生就开始看午夜场恐怖片,不过看恐怖片有恐怖片的坏处,我睡下不久就被女生敲门敲醒,她说听到声音怕我遭遇不测= =第二天还说做噩梦看到我那着个高尔夫球棒满身血面带微笑眼镜反射着刀锋搬的寒光= =我囧……
顺便一说……第二天大家都睡懒觉于是行程被大大缩短,只去做了个缆车,本来想去山上开那种小型四驱,不过都预约满了,又想去玩那个人在球里滚的东西,不过不幸的是这里那种球带水的……某两个没有带泳衣的再次被我鄙视,于是不能玩了……直接开车去Taopu……
现在想起来我们专门去Taopu干嘛的了……去吃虾的……
Taopu那里有个Huka虾园,特产就是地热虾,因为那里地热资源丰富,水都是温的,在寒冷的天气能够看见一阵阵白雾从虾池上腾起,我去钓虾的时候还伸手摸了下水,的确是温温的,估计有30度上下……不过地热虾到不是新西兰本地的虾,而是引进的虾,除了个头大点之外似乎也没有太多的不同,不过叫了一大盘之后坐在火盆旁吃得还是很舒服的,可惜的就是钓虾一个都没钓到,那些大虾最喜欢的就是拽着线躲到石缝里,然后就怎么拉杆都拉不上来了= =
吃完虾之后回家……到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八点多了……盆友们待到十二点多才走的……然后周日他们还是来吃晚饭再到十二点多,周一也是如此……到周二我终于有时间写这个了XD

Waitomo, Rotorua, Taopu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