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三月 26, 2011

《公平与正义》讲座小感

话说上次说到海豚湾,然后说到了商业捕鲸还是传统捕鲸究竟那个更能接受一点,其实以我个人来看至少商业利益还有个由头,为了保留传统而杀海豚,那么太监和缠足是不是也应该保留了?然后就想到了前一阵子非常热门的讲座《公平与正义》。
话说公平与正义的确是个不错的讲座,各种理论加上轶事串在一起,很让人能够听得进去,所以一时间我的RSS阅读器上也总是出现对于课程内容的转贴,比如在第一课里那个选择的难题,究竟是让火车轧死一个人还是五个人,后来引申到究竟是割了一个病人的器官救五个人还是不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随着课程一点点下去,问题也越来越复杂,不过最开始的那几个问题依旧有各种各样的回答,不过我想我的回答应该是很特别的。
比如火车那个,也就是刹车坏了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轧死一个人要么轧死五个人的问题,其实我的回答非常简单:开车撞死一个人,然后自己自杀。在医生的情况下也是一样的,不过稍微做些改变,先把自己身上那些不会影响动手术的器官割了给病人,然后再割别人的,等人都救活了之后自己应该也差不多要死了,你看,这样的选择既能救活最多的人,也能不用让其他为了各种正义公平什么人为了考虑这究竟算不算公平,算不算正义来讨论或者苦恼了。
正义的确有很多种分类方法,比如说有认为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有一些最基本的事情是无法侵犯的,比如说生命权,也有人认为可以牺牲小部分人的利益来满足大多数人的利益,我的正义感稍微有点奇怪,不过基本上是两者的融合,但是更加魔鬼一点XD
我承认有时候为了多数人的利益的确需要牺牲小部分人的利益,这是必须做的,但是就如同一句被翻译错误并且理解错误的话一样(那句理解错误的话就是无数人说的:存在即合理。其实人家本来想说的是:只要有理由的必将会存在,而存在的也有其理由。加上还要根据上下文理解,结果人家只引用了最后一句,并且把“有其理由”转化成了合理,其实要只有,中文的“合理”和“有理由“还差了很多,好了不扯这句话了)同样必须的也并非是正义的,或者公平的,就如为了挽救五个人的性命撞死一个人可以说是必须的,但并不表示同时做出决定的那人就可以免于良心的指责或者正义的制裁,而一个有着正义感的时候必然会选择自我了断(这种时候觉得武士道精神还是稍微有些优点的XD)
其实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做出可以左右别人生命的决定时可以不用将自己的性命放在天平上了,我们在课堂里讨论究竟是轧死一个人还是轧死五个人更正义一点,我们不断地发起各种运动和战争用生命的代价换来或者石油,或者声誉,或者土地,而然我们还需要讨论要不要保留死刑,实在是太好玩的一件事了。
太习惯于置身事外了,才会失去对于生命可贵的认识,一个决定,无论是多么必须,也必要让做出决定的人切身感受到那个决定带来的伤害,这不仅仅是一种惩罚,而更是一种警醒,无论是对于决策者本身,还是对于其他观望着的,可能会在将来需要做同样决策的人。如果每一个发起战争的领导人,无论战争最后的结果如何,都必须站上绞架,那样也许战争就会减少很多吧?如果每一件“必须”但是损伤到别人利益的事情,在得到结果的同时也有一定的惩罚,那么在下次做决定的时候恐怕就会考虑得更仔细吧。
当然,就如同很多话都不能仅仅从字面上理解一样(比如“存在即合理”)我当然也不是在说最好所有的人都重拾武士道精神,然后动不动就”我有罪“然后拔刀自尽,只是在现在,正义和公平实在是有了太多的灰色地带了,其实真正的正义并没有那么复杂,单纯一点,不要被各种假设和“如果”所左右,回到原点,如果在天平的那一段是一个人的生命,也请你把自己的生命放上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