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一月 11, 2010

如何训练你的奴隶(一)

我是一只猫,一只高贵的,独一无二的黑猫,我有着柔密并且闪闪发亮的黑毛,蓬松的尾巴,尖尖的三角耳朵和一双金色的眼睛,黑色和金色都是高贵的标志哦。
到现在我还记得我是怎么和我的第一个奴隶见面的,那天我正在路边的一个大桶里享受我的自助餐,那些高大的两足动物每天都会把各种美味放在那大桶里供我享用,鱼肉和鸡肉都是不错的,我不喜欢各种蔬菜,有时候还能找到一种酸酸的白色液体,那东西让我倒胃口,定期还有那些两足动物开车来收走快要腐坏的食物。我每天还能在他们负责修整的花园草地里散步,追追小麻雀什么的,困了就在树下打个盹,偶尔还会有些两足动物给我特别送更丰盛的饭菜,总之他们照顾我照顾得不错,除了有些讨厌的两足动物喜欢吆喝着追逐我,多半是些小孩子,我把这归咎于我的奴隶们没有能够教养好他们,有些小猫也是这样的,喜欢咬大人的耳朵,或者追逐大人的尾巴,不过等他们长大之后就会成为我忠心的奴仆了,我对于这一点非常确定。
跑题了,说到我的专属奴仆,那天我正在路边的一个大桶里享受我的自助餐,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我这只特殊的猫和其他那么不特殊的猫一样讨厌水,准确地来说——很怕水,因此我不得不找一个能够躲雨的地方,我选择了一桩由那些两足动物造的高楼的门洞里,那里他们放了很多两个轮子的东西,我看见过他们骑在那东西上,在我看来那些东西是非常危险的,它们的速度很快,常常需要很大的劲才能够躲开。不说那两个轮子的东西了,我正躲在那里整理我高贵的皮毛的时候,我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猫咪?”
喂喂喂拜托你们对你们的主人能不能有点更原创的更特别的称呼方式啊?猫咪?我当然知道我是只猫,问题是你知道这里有多少只猫共同分享领土喵?如果不是只有我在这里我怎么知道你这句“猫咪”称呼的是哪只啊?
那女孩子留着短短的头发,背着背包,穿着那种露出前肢的衣服和完全遮盖住腿的东西,她蹲了下来向我伸出手,看来是想叫我过去,喂我可是一只高贵的猫哎,你叫我过去我就过去岂不是太没面子了啊。
“小黑?”她放下背包,我警惕地退了一步,先不说小黑算是什么称呼啊!小孩子比起大人要危险很多,她从包里掏出一条红色的东西掰开了,我闻到了肉香,原来这个孩子想要侍奉我食物啊,我走近了几步,开始吃起那种后来她告诉我叫做火腿肠的东西,吃完东西之后我还舔了舔她的手掌作为对这个奴隶的感谢,在我舔她的时候她咯咯笑了起来,随后她向我伸出了双臂。
喵,你想干什么啊!我退了几步,身上的毛都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一个奴隶怎么能这样随便碰她的主人呢?
“还在下雨呢,你想待在这里么?”女孩这么问。唔……这似乎挺有道理的,这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我也不想冒着雨去吃自助餐,或许偶尔大驾光临奴隶的房子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这个奴隶必然替我准备了大餐,那么好吧,特许你抱我。我蹭了蹭女孩表示同意,她高兴地伸手把我抱了起来,恩……不要这么抱好不好,我很不舒服,我挣扎着,她换了几个姿势直到我觉得舒服了,恩……这样才好嘛。
“爸爸妈妈看我带什么回来了?”女孩跑上几层楼梯之后边喊边打开门。带什么回来了?当然是你们高贵尊敬的主人啦。随后两个成人围了过来,“我不是一直说给你买只猫的么?你怎么捡了只回来?”
“捡”?我的耳朵竖了起来,拜托我是给你们面子才让这个女孩抱着我回来好不好,居然说捡!我立马挣扎着想要脱离女孩的怀抱,哼,我走了!
“我要这只嘛。”女孩没松手,反而抱紧了我用脸蹭着。嗯……这样好像挺舒服的,好似按摩一样。
“好吧好吧,我正好煎了雨,猫咪来吃吧。”
……我都无力了,怎么又叫我猫咪啊,不过我闻到了鱼的香味~
“来。”女孩把我放在地上,随后把一盘煎好的鱼放在我嘴边,恩,这样才算是奴隶的本分嘛。我低头闻了闻鱼,热腾腾的,煎得外焦里嫩,我舔了舔,随后咬了口,这……这比自助餐好吃太多了啊!
虽然住在奴隶的家中不是我的本意,不过那女孩都很有诚意地替我弄好了床铺,那么我再拒绝就太伤她的心了,我闻了闻床铺,没有别的讨厌的味道,然后又在上面踩了几下,之后躺了下来蜷成一团,虽然对他们对我的称呼很有意见,不过今天姑且就这样吧,明天再继续对他们的调教。
晚上女孩睡在她高高的床上,把头探出来眨巴着圆圆的眼睛看着我,“晚安,猫咪。”她甜甜地笑着说。
不要叫我猫咪啦!这是我睡着前最后无声的抗议,随后我就蜷在她替我准备的床铺里陷入了梦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