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十月 22, 2010

回家

回家这个词对我是颇有着些特殊意义的,因为那不仅仅是简单地走一段路,坐一辆公交车,对我来说回家,就是从一个羊岛上叫做兽人陆的地方坐上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跨越几个时区,到达天朝一个叫做魔都的地方,这么听起来似乎还颇有奇幻色彩,如果运输工具是使用蒸汽机螺旋桨的巨大热气球就更好了,我爱蒸汽朋克,不过那样估计航行的时间会从十几个小时增加到十天半个月XD而每次回家之间起码间隔一年,在回家之前还有如同地狱之旅一般的整理过程,地狱一般地找朋友家把东西搬过去的过程,然后还要在飞机上熬个十几个小时,实在是和平时的回家不太一样XD
的确,在羊岛我也是有住的地方的,但是那仅仅是一个住的地方,对我来说并不是家,刚来的时候租房子,和房东一起住,无论怎样总有一种隔阂感,在别人家里,不管他们有多么热情,心中总会觉得“我不属于这里”,后来搬去了学校宿舍,和同学一个宿舍,说句老实话我并不是适合和别人合住的人。大学的宿舍没有熄灯时间,我往往上网上到很晚,而等到睡下的时候室友的呼噜已经有如打雷那么响了,使得我有时候不得不找些借口(比如盖被子拉,不小心把东西掉到地上拉之类的)弄醒他然后我才能睡,在他眼里我应该是个非常糟糕的室友吧XD
后来又搬家两次,现在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公寓,但是感觉上这里依然不是一个家,只是“我在羊岛长住的地方”。是的我现在不用总是搬家了,是的我所有的东西都有地方放了,我拥有自己的厨房能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虽然墙上贴着我喜欢的游戏海报也没有人来打扰我做任何事情,但是这里依旧不是家。
不过反过来说,从来没有太多地方给我家的感觉,当然,我的“故乡”是魔都(说故乡这个词的感觉好奇怪),但是我的家从来不是稳定的,我们家很少在一个地方住上超过两年,小学读了两年,搬家,转学读了一年,又搬家,又转学,初中父王母后闹离婚,分居,又搬家,然后不闹了,再搬家,高中又搬了一次家,而出国留学之后更是出国的时候住的是一个地方,回国后已经是另一个地方了(结合我父王母后的一系列习惯,我觉得他们是被间谍带大的XD)所以记忆中从来没有一个地方能留下深刻的印象,而生活也就是一段段从不熟悉到熟悉,随后马上搬走的阶段的集合。
唯一不变的是我的家人,父王和母后,说实话他们很让我头痛,和他们当中任何一人在一起都是仅仅可以忍受,而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就纯粹是地狱了,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往往想着什么时候可以一个人生活,但一个人生活的时候又会觉得没有他们的时候没有家的感觉,这就是所谓的围城吧,离开的时间久了就开始怀念他们的唠叨,他们的问长问短了(当然一起怀念的还有他们做的菜,现在每天六七点到家八九点吃完饭实在是不能忍啊!),虽然很多在我来看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说穿什么衣服,有没有了女朋友,工作怎么样,也许就是这一切生活琐事给了人家的感觉吧。也许在我终究有自己的家庭之前,只要父王母后在的地方,才能称之为真正的家吧?
所以,尽管回家再怎么麻烦,再需要时间,我再怎么看上去不情愿,我总会回家,回到父王和母后的身边。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