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十月 16, 2010

美食

我会早死的……
这一点大概是命中注定的,我生活没有规律,晚睡早起(不过晚睡是智商高的标志貌似XD),喜欢喝酒,有时候几天不吃饭,而一旦吃起来就把几天的都吃了,这种不规律的生活下我是注定会早死的= =
不过让我们不要管我的寿命问题吧,我不是那种喜欢躺在床上死去的非生物(对非生物来说似乎也没有死的概念,只有碎XD)……
以前写过一系列标题为回忆吃的散文,随后在我准备写这篇文的时候正好盆友来我家聚餐,自从有了自己的公寓之后我就负责提供场地和工具,盆友负责做,随后我负责吃,昨晚的菜谱是水煮鱼,炒鸡杂,青口海带汤,炸鸡腿和炒青椒,于是就有了这个标题——美食。
说起来,在小时候美食的概念似乎是父王做的红烧粉丝,校门外卖的话梅糖,麦芽糖,烤串还有油炸年糕等等,还记得当时那些东西便宜得可怕,一两块钱就能买到一把,然后和盆友一路走回家一路大嚼,吃得嘴角尽是油污,并且把杆子丢得到处都是(后来他们换成了铁杆的,于是只能站在小摊旁边吃= =)……有时候会买个一两块钱的臭豆腐,巴巴地看着老摊主把豆腐炸好,放进塑料袋,然后倒上辣酱,随后我就拎着袋子拿着牙签一路走一路吃,走到楼下的时候往往也吃完了(现在我连抽臭豆腐都不敢吃了T T)……现在想来那时候真容易满足啊XD
初中的时候父王母后分居,我跟着母后住在浦东某军营的军属宿舍里,母后应酬很多又不能把我放在家里,于是就带着我一起去应酬,于是尝到了一些其他的美食,不过那些东西吃起来感觉似乎总比起在校门外的小摊旁和盆友一起大嚼的感觉,毕竟一群中年大叔和同龄人是有区别的,在那种情况下就算是龙虾也比麻小的味道好不了多少(好吧,我始终觉得龙虾比麻小好吃,而鱼翅汤不就是粉丝咩!)那段时间真正的美食是在母后的一个盆友,也住在军属大院的阿姨家吃到的馄饨,不知道为什么她包的馄饨始终比母后做的美味,估计和月亮都是外国的圆一样的道理吧XD记忆中我和母后常常一起去,吃完馄饨之后就坐在她家聊天,听她女儿弹琴,现在想来那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那个萝莉有多大了。
高中之后开始住校,想必大家都知道学校食堂的东西是怎么样的,比如我曾今被锅贴割伤过嘴,在蟹粉生煎里吃到过蟹壳,炒面的油比面还多= =于是学校的超市就变成了我主要的食物来源,其实那里也没什么好吃的,各种方便面,速食饭,火腿肠和各种零食,想想这些东西能被当成美味就知道当时我是在何种水深火热之中了XD然后遇上了非典,学校封校,于是我们这群本来还能趁周末回家打打牙祭的生物非生物就更没得吃了,我母后专门给我送来的吃的在五分钟里就被宿舍分光= =仿佛是什么山珍海味(实际上母后的烹饪水准一般……)不过最后让大家真正大饱口福的还是我借着干部的身份开了个出门证然后买了一堆熟食回家,于是大家都在地上铺了几张报纸席地而坐,以手作刀叉风卷残云一顿,一直到现在想来,和高中的同学一起吃过的饭,那一顿最香甜了。
到了羊岛之后美味的概念又变了,以前住宿舍的时候食堂的饭再不好吃也总有这个叫做食堂的存在,现在则完全要自己弄了,虽然我喜欢看烹饪节目以及菜谱,不过真的要自己买洗烧就是另一回事了,心情好的时候就随便煮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对付过去,而美食的概念也就不断在“精致美味的食物”和“只要能饱就行了”的食物间不断动荡,最凄惨的时候用热水壶烧白煮蛋然后蘸酱油吃XD所以现在最希望有盆友过来了,因为不用自己烧,而且往往他们做一次我一两天都不用做菜了XD
其实美味,对于每个人,在每个时候,都是不同的,对我来说,美味是饥肠辘辘时候可以果腹的东西,也可以是我自己精心准备的涂上佐料阉了一晚上然后放滚烫的铁锅上煎到三五分熟的牛排,或者就是和盆友一起在我家,看着他们在炉前煮菜,然后几个人一起坐下吃饭谈笑,同时放上张碟,吃完之后再打上一会儿游戏,这恐怕是美味的极致了。
对于你们来说,美味是什么呢?
写到这里我也饿了,该去吃东西去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