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二月 14, 2010

罪法师第二部(第一章)

几个女生愣了一会儿,四双妙目眨巴着,仿佛还在消化眼前的事实,随后米娅和Renesmee都尖叫了一声抱住了成毓珺,米娅亲吻着他的脸,Renesmee则把头埋在他胸前抽泣了起来,安妮侧过身低下头静静抹去了脸上淌下的泪珠,随后面带微笑地转过身,她身边的凯特双手盘在胸前疑惑地看着成毓珺,“你是怎么回来的?柳青颜和古德曼都很确定你已经死了,你的灵魂已经离开了身体并且无法找到了。”

成毓珺低头和米娅深深一吻,随后亲亲Renesmee的额头,抬起手拂去她脸上的泪珠,又拥抱了下安妮,最后看着凯特,“我都起死回生了,而你所关心的是为什么我没死?”

“如果你真的死了我会关心你的葬礼的。”凯特微微一笑。

“毓珺哥哥要吃点什么么?饿了么?”Renesmee边问边捏着他的手臂,仿佛在确定面前的的确是个活人。

成毓珺低下头拿起挂在胸前装灵卵的口袋,“你们找不到我的灵魂是因为你们没有去找最明显的地方。”他淡淡地说,打开口袋,袋中本来变为漆黑的灵卵不知何时已经化为了闪亮的尘灰,“我自己也以为这次必死无疑了。”

成毓珺所看到的最后的景象就是流泪的米娅,随后他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拽住了他,那是一双冰凉的手,触感坚硬却又柔软,随后他感到自己挤过了一条长长的管道,“这就是濒死体验么?”成毓珺自言自语着,“真是对不起家里的几个女孩子了。”然后他被拽出了管道,又能看见了,“你真的都是每次我快死的时候才出现啊?”成毓珺笑了笑,那灵卵中的紫发女子悬浮在他面前,脸上带着忧伤的微笑,“这也许是最后一次了。”

成毓珺伸手抚摸着那个女孩的脸,“也就是说这次我是会死了么?真可惜,最后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女孩摇了摇头,她伸手抓住成毓珺的手,“不,死的会是我。”

“什么?”成毓珺皱起眉头,“什么意思?”

“巴特伊麦阿斯的咒语并不完美,当然接近完美了,但是你还有我,他并不知道我的存在。”女子环抱着成毓珺的脖子,她是凑得那么近,近到成毓珺能感受到她散发着冷香的呼吸,“我尽力把你的灵魂拉过来了,现在我们在灵卵里,但是我必须死去,那句真言必须杀死一个灵魂,一个拥有你的一部分的灵魂,现在只剩下我了。”一滴泪珠从她脸上滑落,凝成一颗玉珠,成毓珺伸手接住了那颗玉珠握在掌心,咬了咬嘴唇,“不……”他摇摇头,“不!我不能让你代替我去死!”

“笨蛋,你的灵魂比我的宝贵多了。”女子敲敲他的头,“你是罪法师,米娅,Renesmee她们还在家里等你呢!我只是一个还没有破壳的精灵。”

“但是你依旧是一条生命,我的确很想活下来,但是让你为我的死亡负责是不公平的。”他搂住女子,“我不能接受。”

“这不是你能够决定的。”一个慵懒冰冷的声音在他们身边响起,两人侧过头去见一位留着长发,肤色如死尸般苍白,涂着黑色眼影和唇膏的瘦高女子站在他们身边双手盘在胸前,她穿着有些破烂的白色短袖汗衫和黑色牛仔裤,她的左眼是蓝宝石色的,右眼是祖母绿色的,“还有,我已经听得无聊了,弄了半天你连这种精灵最基本的东西都不知道啊。”

“你是谁?”成毓珺转过身冷冷地看着面前的人。

“我是死亡,永恒之人,最早的生灵并且也将是最后的。”女子侧着头微微一笑,“如果灵卵中的精灵已经能在这种情况把你的灵魂拽到她的空间的话说明你们之间的联系已经密不可分了,这种情况下你死了她也会死,她死了你不会死,所以不用让来让去,死一个还是两个,很简单的数学。”

成毓珺看了看身边的女孩,又看看那个自称死亡的人,“你是死神么?”

“我不是神,”女子摇了摇头,“死亡就是死亡,神的出现还在我之后呢。”

“那上古邪物呢?我记得天堂和地狱也是存在的,另外还有很多吞噬灵魂的生灵和掌管死亡的神,”成毓珺满脸怀疑地看着死亡,“你们的职责到底是怎么算的?不会很混乱么?”

死亡摇了摇头,“上古邪物和我差不多,至于神么……他们的职责和我不同,他们负责的是人死后的灵魂,而我负责的是真正的死亡——灵魂的磨灭和重生。”

“也就是说……”成毓珺看了看身边的女孩,“我们会真正地死去。”

“不是你们,是她。”死亡指着精灵,“我不会多收灵魂的,不论你愿不愿意,这次那个用真言的小子犯了个错误,我只会带走她。”

成毓珺伸出手把精灵拉到身后,死亡看到这个动作大笑了起来,“你这个笨蛋,现在还想着保护她么?在死亡的领域我是绝对的,即使神也无法和我匹敌,我只是心情好才陪你们说话,否则带着她的灵魂就走了。”她抬起手,一群大小如麻雀般的死亡天使从虚空中落下停满了她的肩膀呱噪着。

“我们有多大?”成毓珺看着那袖珍版的死亡天使,“还有你对每个将死的灵魂都说这么多话么?”

“你真笨啊,我们现在处于精神的领域,大小是没有意义的标准,一厘米,一光年,都是没有差别的,在这里根本就没有距离好不好。至于第二个问题么,不是,我本来只想让一个分身来的,但是巴特伊麦阿斯使用了真言,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用那种语言么?过去我们每天应答那些真言的要求都来不及,现在一天能听到十几句算是好的了。所以那个孩子用真言的时候我就要过来看看被杀的人是哪个,结果发现你的精灵居然想要救你,很有意思呢,没白来,虽然这种桥段我也看过很多次了。”

“你知道巴特伊麦阿斯?你对真言很感兴趣么?”

“我们知道每一个使用真言的人,因为真言就是我们创造的——最早的语言,当然后来因为过于强大所以我们又发明了别的语言。”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听听你们的故事。”

“我都已经能看到你是怎么想的了,在拖延时间想怎么救你的精灵的同时努力收集你的对手的情报,”死亡在虚空中坐下,“反正我有很多时间。”

“我们永恒之人是在虚空的宇宙中最早诞生的生灵,我不想告诉你有多少个,不过每一个都有自己掌管的力量,比如我负责一切灵魂的死亡。我们一开始并不会说话,只能用手势交流,但是那还不够,于是真言被发明了,开始那只是普通的语言,仅仅用来交流,不过后来我们赋予了真言更强大的力量,我们所说的就会成真,一开始那很方便,我们只需要说几句话就能完成该做的事了,但是后来一句玩笑就会造成灾难,所以我们才发明了其他的语言。”

“那如果一个人学会了所有的真言岂不是会天下大乱了?”

“不要想得这么简单,首先,真言随着世界的变化也在不断增加,除了我们之外没有人能学会所有的真言,其次,一个人做不了超过他能力的事,你重复这句话试试看?”说着死亡说出一段简短的音节。

成毓珺张嘴想说,发现自己的舌头仿佛粘在了下颌,他试了几次都没能发出音来,仿佛有什么力量阻止他说真言,“好吧,看来要说真言需要很强的魔力?”

“还有训练,那个巴特伊麦阿斯现在为止在说任何对人起效的真言的时候还必须面对那个人呢。另外就是还要看你对什么人用,你可以用真言咒我死,不过不会有任何效果——事实上真言只有我们永恒之人说的时候才真正能办到一切,当然前提是我们不对对方使用。”她站起身,“好了,我们该走了。”这句话刚说完成毓珺的精灵就闪到了她身边。

“等等!”成毓珺叫住了死亡,“有任何方法?任何方法能让我不要失去她么?”

“不要紧的。”精灵微笑着看着成毓珺,“主人你可以再找一个啊,没关系的。”

“不,”成毓珺摇头说,“我不会再找的。”

“你也不能再找。”死亡冷笑着说,“你的灵魂没有右臂,那是在某次战斗中失去的吧?现在你的精灵的情况就和右臂一样,她死去的时候会带走你灵魂的一部分,而你今后将永远不能拥有另一个精灵了。”

“那样也好,我本来就不准备用了。”成毓珺低下头。

死亡叹了口气,“不过……”

成毓珺抬起头,“不过?”

“你相信轮回转生么?”

成毓珺摇了摇头,“难道真的有六道轮回?”

“并不完全是这样,”死亡把披散的长发撸到耳后,“实际上完全看我和我哥哥的兴趣,不过我可以让你的精灵进入轮回,成为精灵重生,但是她的记忆,她的面目,她的能力都会和原来不同了,你们相见的时候会感到熟悉,但是她不会知道你原来是她的主人。”

“那怎么知道她就是原来的精灵呢?”

“我又要说你笨了!你不可能拥有其他的精灵了啊!只要你能拥有她那就是她了,多简单!”死亡不耐烦地拉过精灵,“好了,还有什么问题么?我要走了。”

“有掌管罪与罚的永恒之人么?”

“我就等着你问这个问题呢,罪法师。没有,罪与罚并不是永恒的,实际上这个概念出现得非常晚。”死亡转向精灵,“好了,说再见吧。”精灵最后朝成毓珺笑了笑,“再见了,我会等你来找我的。”

“我会找到你的。”成毓珺郑重地点头。

“不要以为你需要找的只有她哦。”死亡最后这么说,随后拉着精灵消失了,留下成毓珺琢磨她这句话的意思,“好吧,我想我应该先活过来?”成毓珺最后这么想,随后他就感觉到脸上一阵冰凉,似乎有水滴滴落,然后下巴微微一痛,他抬起手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已经活过来了。

“所以……”成毓珺把袋中的尘沙倒在掌心,“她救了我,这个我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精灵。”随后他抬起头笑了笑,“没关系,至少我知道能够找到她就行了。”

“恩,”Renesmee点点头,对她来说只要她的毓珺哥哥安然无恙一切就都好了,“我们应该庆祝一下,我去开香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