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二月 12, 2010

罪法师第二部(序)

“我们的损失有多大?”黑暗中一道低沉的嗓音响起,几个穿着各式服饰都带着形式特别的面具的人坐在一张圆桌边,说话的是一个高大的带着黑铁铸成的笼状头盔披着黑袍的家伙。几只蜡烛在桌中央的枝形的烛台上燃烧着,散发着点点昏黄的烛光,勉强能让人看清他们所在的地方,那是一个巨大宽敞的大厅,各式主题为天使和魔鬼之战的雕塑和油画在烛光中若影若现。

“你是指无面者还是其他人?”一位个子矮小披着灰袍带着兜帽的女子问,她从袖中抽出一卷纸展开了,“无面者损失了四个小队,另外有十一人严重烧伤。至于黑巫师么因为数据不全所以无法确定,可以肯定的是加上在集会开始前已经被暗杀的以及在集会中损失的大约有四十人,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这是我们所遇到过的最大的损失了。好的一面是林千霞,夜熊两人也都死了——特别是林千霞,在坐的各位都知道她有多强,然后……”那个女子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纸, “巴特伊麦阿斯杀死了这次他们行动的重要人物之一——罪法师。我们也掌握了他们的行动人员,主要有……”

“把单子给我好了。”一个穿着红袍带着白色面具的瘦高男子这么说,“我会派无面者小队去解决的……”他戴着白色手套,一直用细长的手指敲击着桌面。

“无面者对付不了布莱克,霍金斯这种人的。”一位披着灰袍带着灰色面具的人说,“有几个人需要派出戴着面具的才行,还有,关于巴特伊麦阿斯和人偶师,把他们请进来吧?”

“试过了。”一位面具上雕刻着三颗眼睛的人抬起头,“他们都不愿意成为无面者,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们都有着很特别的法术。”

“我并不是说让他们成为无面者,而是让他们成为执行者。”灰袍人说,“必要的话你亲自去吧,沙利文。”

“知道。”那个带着三眼面具的人点头答应,“那个罪法师——真是可惜啊,应该会成为很强大的法师吧?如果在我们这一方就好了。”

“不管怎么样,反正他都已经死了。”带着笼状头盔的人如此说,“今后所有的行动都要更小心,这样的情况不能发生第二次。”

红玉的遗体当天就被她的父母带回去了,第二天柳青颜,谷幽兰和穆晓彤三个也护卫着林千霞和火蛇的尸骨回中国了,夜熊则被他们氏族的人带了回去。成毓珺的情况有些特别——毕竟他的故乡是中国上海,不过最后米娅她们还是决定把他带回他成为法师的地方,她们都觉得成毓珺更希望这样——在一些准备之后一架专机载着成毓珺的遗体,还有他最后被击败时一起死亡的忠诚的人彘们的残骸运送了回去。

凯特和安妮在成毓珺的地下室中整理着他的东西,米娅和Renesmee都不想再踏足这里了。“多谢你过来帮忙。”安妮把桌上摊着的纸张堆成一叠,“否则我一个人又要照顾米娅和Renesmee又要打理这里还真的忙不过来。”其实安妮也并不比米娅她们好多少,从看到成毓珺的尸体一直到他们把他运回来她始终能保持着适度的悲伤,不过依旧从容不迫的样子,直到已经能说话认人的Spernaza问她,“妈妈,毓珺叔叔为什么一直在睡?毓珺叔叔为什么不能陪我玩了?”随后安妮抱着Spernaza足足哭了半个多小时,因此凯特她志愿留了下来帮助她们,本来他们协会的人都想留下的,结果凯特觉得他们反而碍手碍脚就把他们都赶了出去。

凯特毫不费力地搬起一个大箱子放在一旁,“没事的,没有成毓珺的话我就不会在这里了,所以这是他的最后一件事我希望能够帮上忙。”

“米娅,”杰克法师敲着米娅卧室的房门,他手里端着一个餐盘,“你要吃点东西么?”随后他推开门。米娅正躺在床上,成毓珺和她的各种合影散落在床单上——成毓珺并不喜欢拍照,所以他几乎没有独照,全都是合影。“我把午餐放在这里了,如果你有胃口的话就吃点吧。”他把餐盘放在床头柜上,随后走出房间轻轻地合上门,正好这时古德曼神父从Renesmee的房间里走了出来,“Rene怎么样?”他小声问。

古德曼神父摇摇头,“还是老样子,在床上蜷成一团什么都不做,感觉她的灵魂已经不在她身体里了。”他摆弄着胸前的十字架,“失去成毓珺对她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

“对米娅也一样。”杰克法师叹了口气,“太可惜了,他可以成为一个很杰出的法师,我从来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就……”

“我们应该想到的。”古德曼神父懊恼地说,“这是我的错,我对于他注意得太少了,我只关心他是否能够帮助我们除掉黑巫师但是我忘了告诉他要小心谨慎,我看着他做事一次比一次更冒险,一次比一次出格,但是却没有提醒他,他只需要传送走就可以了……他只需要传送走!但是……”他低下头长叹了口气。

杰克法师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阻止不了的,成毓珺就是那样的人,巴特伊麦阿斯告诉他红玉死了,那么再怎么样他都会去找那人的,他是那种一定会去替同伴报仇的人。”

“那你准备拿米娅和Renesmee怎么办?”古德曼神父紧皱着眉头。

“走一步算一步吧,你要庆幸在成毓珺那边没有悲伤的亲戚需要安慰。”杰克法师摇着头。

Renesmee裹着毯子蜷缩在床上,把头埋在双臂中,那天看到成毓珺的尸体的时候她感到自己的世界似乎坍塌了一角,而他就是原来在那里支撑着这个世界的人,这几天Renesmee始终回忆着在研究所的那天,随着一声巨响锁着她的铁门轰然倒地,而那个带着骷髅面具的人就站在门外,自己开始很怕他,但是他却又是那么的温柔,当他抱住她随后捏断锁着她的铁链的时候Renesmee就把他当作了自己的哥哥和守护神。

“Renesmee,”安妮敲了敲门走了进来在Renesmee身边坐下伸手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背,“明天就是毓珺的葬礼了。”

Renesmee吸了吸鼻子,“我知道,已经选好衣服了。”她面前放着一条黑色的连衣裙和成毓珺送给她的项链,“毓珺哥哥会喜欢这套的。” 这时蓝影挤开了虚掩的门走进房间喵地叫了声跳上了床蹭着Renesmee不停地叫着,直到Renesmee把它抱起来才停下。

“蓝影和你最亲了。”

“因为它是毓珺哥哥的猫啊。”Renesmee把脸埋进浓密的猫毛蹭了蹭,随后抬起头,“我想去看看毓珺哥哥。”

“我以为你永远不会说了呢。”安妮站起身,“来吧。”

凯特推开门走进米娅的房间,“要把毓珺准备好了,为了明天的葬礼,你是想亲手准备还是让我和安妮来?或者Renesmee?”

“当然我来了!”米娅白了凯特一眼从床上跳了下来蹬蹬蹬跑下楼。凯特得意地转向身后的安妮,“你看,我的方法快多了吧?”

成毓珺躺在他平常用的解剖台上,因为使用魔法保存的关系他看上去还宛若生前一样,似乎已经睡着了,但是他的灵魂确实已经离开了身体。

Renesmee和安妮扶起他的身体,米娅替他穿上Renesmee在圣诞节送他的风衣,他那装着灵卵的袋子还挂在胸前,米娅打开袋子看了看其中的灵卵,它已经失去了光泽化为了完全的黑色,看来那里面的生灵应该也随着成毓珺一起死了,忽然间米娅觉得那灵卵微微一闪,随后发现自己的视线已经被泪花模糊了。凯特走到她身边替她擦去脸上的泪,拍了拍她的背。随后她们让成毓珺躺下,Renesmee替他扣上扣子,拿起梳子梳理着他的头发,米娅在他脸上抹了肥皂之后拿起刮刀小心地替成毓珺刮去脸上的胡茬,因为黑巫师集会的关系他有几天没有刮胡子了,刮着刮着几滴泪珠就滑了下来落在成毓珺脸上,随后米娅的手一抖割破了成毓珺的下巴,一滴血渗了出来,Renesmee忙拿起一块丝巾擦去淌下的血。

这时成毓珺抬起手摸着下巴睁开了双眼,“还是我自己来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