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二月 03, 2010

罪法师(第九十九章)

在情况不明的时候一些小心的黑巫师可能会选择先离开,不过既然现在情况已经明朗,战争也开始了,他们的自尊心和复仇的意念会驱使他们回来战斗。前一刻法师们觉得他们能够赢了,而下一刻他们发现更多的黑巫师已经包围了他们。

而现在即使想撤退也很难,念诵传送咒语或者进行仪式需要时间,而现在他们都疲于应对面前的敌人,在稍一疏忽就会付出生命的情况下停下来念诵传送咒语是一件很奢侈的事。

此时榊圭吾正用左手舞动闪烁着符文的宝剑和一头魔像缠斗,他的身边还有几头由符文组成的纸虎为他掩护,他的长袍已经的鲜血染红,脸上和手臂上有几道冒血的伤口,右手软软地垂着。忽然一头地狱犬斜刺里冲了出来把他面前的魔像撞倒在地,随后地狱犬张开三张嘴分别咬住了它的头颅,手臂和身体向着三个方向撕扯了起来。“你快走吧!”骑在地狱犬身上的杰克法师朝榊圭吾喊着,“这边交给我!”榊圭吾并没有依言唤出他的纸鸢,而是召出了另一只纸虎,随后一挥剑又加入了战斗。

“你快准备传送仪式,我来争取时间。”额头上有一道伤口的莉萨抬手抹去淌下来影响她视线的鲜血同时指挥着几具尸体挡住黑巫师的攻击。布朗抽出一根白骨念着咒语把骨头在手中掰成两段,断处马上腾起一阵青灰色的烟雾笼罩了两人,不过烟雾散去后两人还在原地,“看来我们遇到大麻烦了……”布朗环视着周围。

四个穿着形式奇特的灰色长袍带着没有任何五官的灰色铁面罩的法师站在他们周围念诵着咒语,闪亮的符文在他们脚下组成一道圆形的魔法阵,随升起,在半空中交汇形成一个半球形的魔罩,这应该是类似当初布朗他们使用的亚空间魔方那样的空间控制魔法,现在他们无法传送了,而且在魔阵中还有四个穿着灰袍的黑巫师。

“他们是什么人?”莉萨背靠着布朗问,她的嗓音颤抖着,“告诉我他们不是无面者。”

“他们是无面者。”布朗咽了口口水——无面者是黑巫师中的一个秘密组织,他们的权利和职能类似于现实中一个国家的警察,军队等暴力组织,每一个无面者都是战斗的高手,而且知道在战场中应该怎么做,他们以八人一小队的组织行动,而在那面具下黑巫师的身份对于任何一个不在无面者组织中的黑巫师也是表米的,对于布朗他们来说无面者应该算是最可怕的对手之一。“其实我是一直在纳闷他们什么时候会出现呢,只是没想到会是现在。”他抽出一把骨剑。

一头幽灵状的巨大野牛猛地撞在魔阵上,随后他绕着魔阵打着圈子,一条条由火焰组成的眼镜蛇从它的足迹中升起昂起头朝着魔阵喷吐着火焰,它们的攻击慢慢削弱了魔阵,肉眼就能看出那些符文慢慢地暗了下去,细小的裂纹从火焰攻击的地方慢慢弥散开来,随后那灰狼退后了几步,随后猛地向魔阵冲刺,这次随着刺耳的碎裂声魔阵被撞碎了,野牛冲到布朗和莉萨身边,随后化作一头巨大的黑熊一巴掌把一个无面者拍到一旁,“现在你们可以走了!”那黑熊正是夜熊萨满化成的。

“还早呢。”莉萨拎起几个施法用的人偶,布朗挥了挥骨剑,“要走的话就一起走。”

奥古斯汀猛地挥动十字剑将一名血族从头至胯砍成了两半,他身边的阿贝哈高声念诵着咒语挡下一道道魔咒,亚历山大和巴菲背靠背如同跳着双人舞般旋转着挥剑御敌,凯特怎控制着流淌的血液吞噬着她面前的对手,“你们还不离开么?”凯特对奥古斯汀他们说,“我有我自己走的办法。”

奥古斯汀抬起手,一道白光从他的掌心射出炸飞了一名无面者的右臂,“我们血族不像人类那么容易死,所以还是留下来吧。”他举剑挡住一名血族的长剑,“希望其他人能够来得及撤退吧。”

“父亲,你快走!”欧文舞动背后的光翼挡下一团火球,随后猛地展开双翼,那光翼化作无数道闪亮的圣光如飞镖一般钉在他们周围凭空旋转的符文上,击碎了笼罩着他们的魔阵,不过此时一个牧师惨叫着倒在地上,在无面人的魔咒下他的皮肉慢慢化为灰烬,最后只剩下一堆白骨,随后一名圣武士也倒在地上,他的胸铠裂开了,鲜血正往外不断地涌着。欧文拉起那名圣武士,“你们现在就撤退,我留下来对付他们,这是命令!”

“那我们要违抗命令了,队长!”剩下的圣武士和牧师站成了一圈护着受伤的圣武士和古德曼神父,“与邪恶战斗是我们的义务,与你并肩战斗也是我们的荣幸。”

“与你们并肩战斗也是我的荣幸。”欧文淡淡地一笑,随后举起剑面若冰霜地面对着面前的无面者,“来接受上帝的惩罚吧,邪恶的人们。”

当八名无面者显现在布莱克身边时他刚用手中的黑剑把一个黑巫师砍倒,随后面对着施法结阵的无面者他只是慢条斯理地解下腰间挂着的铃系在剑柄末端,这时无面者的魔罩已经形成。

“不要以为这样就能挡住我。”布莱克冷冷地说,他慢慢挥动手中的黑剑,挂在剑上的铃发出清脆通透的叮当声,而同时他也应和着铃声念诵起咒语来,随着他的咒语和铃声他周围的空气开始环绕着他流动起来,同时空气的质地慢慢变得稠密起来,无面者们向他射出一道道魔咒,不过那些咒语都被卷进了流淌的空气中,随后仿佛是一滴墨汁滴进了水中,那波动的空气渐渐变暗,变黑,最后化作一团黑色的旋风,而在那一片黑色中点点星光慢慢显现,仿佛那并不是风,而是通向宇宙的通道。“击碎包围我的一切吧,次元风!”随着这句话那黑色的漩涡猛地向四周扩散开化作无数道黑刃。被黑刃切到的无面人马上无声无息地化作了几块,他们的身体仿佛是被两个空间的不同所撕裂了,内脏仿佛是处于真空里一样爆开,仅仅是一瞬间黑刃就把八名无面者和魔阵一起切成了碎片,“布莱尔,其他人撤退得怎么样了?”布莱克搜索着下一个目标同时在心中问布莱尔,“叫他们

“不妙,刚才一共有一批六个无面人小队传送过来,加上其他一些黑巫师,除了你干掉一批之外其他的小队都还完好无损……”布莱尔紧张地观察着战场,“已经有好几名法师牺牲了,而且他们不肯离开,即使肯的话他们也没有足够的时间给他们传送,这里的黑巫师太多了!”

“要我过来么?”霍金斯此时已经站起身紧张地转着圈子。

“你继续保护布莱尔,现在她整个人都和镇子联系在一起,擅长探测的法师很容易找到你们的位置,我去解决掉尽可能多的无面人,希望这样的话能够减少损失。”布莱克说着化作一团黑烟消散在空气中。

“你们三个女娃子还不走么!”骑在火蛇上的林千霞对着正在战斗的柳青颜,谷幽兰和穆晓彤大吼着。柳青颜看起来依旧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脸上还带着微笑,不过她的大部分魂蝶已经都作防御和治疗伤者用了。谷幽兰的白衣上溅满了鲜血,宛若点点雪中红梅,不过没有一滴血是她的,毫发无伤的她一边如风般舞动着三节枪一边指挥白鸦帮助战斗。穆晓彤却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和柳青颜能攻能守还能治疗的魂蝶,还有穆晓彤的纯粹辅助和防御的白鸦都不同的是她的死蝶只有一个作用,带来纯粹的死亡,而尚不能熟练控制它们的穆晓彤不仅仅要指挥它们对敌,还需要防止他们去袭击自己人,幸好她身边有她们的师傅协助,否则她应该早就不行了。

“师傅,我们要走是容易,不过别的法师不是想走就走的。”柳青颜答道,“我和幽兰留下来殿后,你和小师妹先走吧。”

“你们不走我也不走!”晓彤这么说。

“居然要我先走么?”林千霞摇摇头,“作为掌门人的我应该是殿后的那个。”她拍拍火蛇的头,“让我们替其他人争取时间吧,千莲绽放!”火蛇猛地昂起头向着天空猛地喷出一团火焰,那火焰如蘑菇云一般升起到空中几百米的高处,随后化作无数倒火雨落在小镇里,每一道火焰都化作一条小小的火蛇向镇里各处的黑巫师发起了进攻,“趁现在,”林千霞猛地咳嗽了起来,她捂住嘴,却感到一股温热袭向喉头,随后嘴中一阵腥味,她摊开手看到掌心一摊鲜血,“大限将至了么?”林千霞微微扬了扬嘴角。

“各位!请趁现在马上撤离!一定请趁现在马上撤离!”布莱尔焦急地重复着,这次大多数法师都没有犹豫立即传送到了安全的位置,只有一些被困在了由无面人制造出的空间魔阵中。

“布莱尔。”布莱克猛一挥剑砍碎了一处魔阵,“把所有无面人的位置给我!”

“了解。”布莱尔低头在镇子的幻像中寻找着。

打倒了一位无面者的夜熊倒在地上化作了人形,他的身上已经伤痕累累了。“夜熊大师。”莉萨扶着他,“布朗,快传送!”后者忙不迭地抽出一根骨头。“等等……”夜熊喘息着说,“我们三个人不可能一起传送的……你们走吧……”布朗摇了摇头,“要走就一起走,刚才就这么决定了。”说着他念诵咒语随后掰断了手中的骨头,青灰色的烟雾腾起笼罩了他们三人,就在烟雾将散未散的时候夜熊从烟雾中挣扎着滚了出来,“夜熊大师!”莉萨的尖叫和烟雾一起消散在空气中。“哈哈……”夜熊艰难地笑着,鲜血从他的嘴里和满身的伤口中溢出,在地上扩散,“反正传送回去也死了,还是不破坏你们两个的传送比较好吧。”随后他的笑容慢慢从脸上消失了。

“父亲,准备走吧。”欧文架起古德曼神父,另外几个圣骑士也把其他伤者服了起来,随后他们消失在闪烁的银光中。

“走吧,血腥女士。”奥古斯汀对身边的凯特说,“走了!亚历山大,巴菲。”

“不要再叫我血腥女士了。”凯特优雅地一转声化作一只蝙蝠,吉帝安家族的人也都这么做了,随后他们就消失在了空中。

“准备走了,榊圭吾!”一个传送阵在杰克法师脚下闪烁起来。榊圭吾跃上纸鸢,“我去找师傅。”随后杰克法师在空气中消失了,而榊圭吾则向着柳青颜的方向飞去。

“大部分法师都已经离开了。”布莱尔长舒了口气。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