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二月 02, 2010

罪法师(第九十八章)

亚历山大闭上了双眼,死亡是他一直以来就预计到的结果,虽然是永生的吸血鬼,但作为被称为“堕落者”的吉帝安家族是所有血族的敌人。

不过预期的死亡并没有到来,他只觉得一阵微风拂过面颊,随后随着几阵剧痛他手脚上的长剑都被拔了出来。亚历山大睁开双眼并没有像预期那样看到家人的脸庞。站在他面前的是穿着红色长裙的血腥女士——凯特,她把长剑丢在地上,随后舔了舔手指上的鲜血。亚历山大注意到那三个攻击他的吸血鬼的头都已经被摘了下来,他站起身,“你怎么来了?”

“其实早就躲在附近镇子准备看热闹了,不过既然天气变化了……”凯特笑着指指天空,“那我也就过来活动活动筋骨。”她一抬手挡下一颗火球, “很久没有打架手痒了。”她侧头看着周围,又有几个血族慢慢靠近了他们,不过这次那些人的法力显然比刚才的三个更高,“你还能动么?”亚历山大活动了下手臂,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银色长剑,“还能。”

凯特看着亚历山大摇了摇头,“你做了什么啊?”同时她的血色长裙化作一液体状在空中流淌着,挡下几个血族的魔法,又化作一道道利刃向他们袭去,“为了抑制自己对人血的渴望,顺便练血族的力量也一起抑制住了么?”她猛地从原地消失随后出现在亚历山大身边,抬起沾血的手,“尝一下吧,感觉一下血液中的力量,感觉一下你的力量。”

亚历山大低下头伸出舌头舔了舔凯特掌上的鲜血,这是他第一次尝到血族的鲜血,那血没有人血的那么稠密,却比人血有着浓烈几倍的生命之力,就仿佛是葡萄汁和红酒之间的区别。仅仅是舌尖尝到一点点血族的血亚历山大马上就理解了为什么有专门吸食血族的血的血族氏族,因为同类的血蕴含了太大的力量了,虽然明明知道只是心里作用,不过亚历山大分明感觉到一丝热流从舌尖涌向体内,随后他浑身的血液都仿佛燃烧起来了一般在他的血管中膨胀着,而那颗原本缓慢跳动着的心脏开始迅速地撞击着他的肋骨,他的双眼似乎能看得更清晰了,他的獠牙和指甲都变得更锋利了,不过有一件事让他感到恐惧,那就是那涌上心头的饥渴,那种他一直试图抑制住的对于血液的渴望,无关正义还是邪恶,他现在只想用自己的牙咬进面前对手的脖子,撕开他们的咽喉,饱饮他们的鲜血。“啊!”亚历山大捂住自己的头努力地抑制着这种渴望,“天哪,凯特,你做了什么!”

“小笨蛋,你还在试图抑制这种力量么?”凯特舞动着血红的长裙与其他血族周旋,同时伸手猛地掐住亚历山大的脖子把他举了起来,“就算死也不肯用自己继承的力量么,看看罪法师,看看我你就应该明白,力量的来源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善恶,拥有天赋却压制住,在我看来是傻瓜的行为。你应该学会使用你的力量,然后……以正义之名用你吸血鬼的力量斩除你的敌人吧。”她一松手亚历山大摔倒在地上,“不要婆婆妈妈了,快用!”

亚历山大深吸了口气,虽然他并不需要呼吸,随后他闭上眼睛,任由对血液的饥渴和增加的力量一起在他体内流淌,等他再次睁开双眼时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慢了,每一个吸血鬼的动作,他们念诵咒语时开河的嘴唇,他们挥动武器时肌肉的伸缩,都在他眼前缓慢地展现,他站起身,避开两把慢慢挥向他仿佛踊跃都不会砍倒他身上的长剑,随后抬起手,只是轻轻挥了挥手中的银剑就切断了他们的手腕,随后张开嘴咬住了其中一人的脖子,用力转动头部,随着一阵喀嚓声那血族的面孔一下子被扭到了背后,同时他双剑交叉,干净利索地剪下了另一名血族的头部。

不过对于在场其他的血族来说他所做的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几个年轻的血族甚至没看清楚他的身影,接下来他们看到的就是叼着一名同伴的亚历山大双手握着沾满鲜血的长剑站在他们面前。

“我是应该为你让我的孩子变强了而感谢你呢,还是为你让我多年教他抑制渴血的努力付之一炬而责怪你?”奥古斯汀随着一群蝙蝠出现在凯特身旁,他的手中握着一把圣骑士使用的十字剑,随后吉帝安家族的其他人也纷纷出现。

“对于武器的很有意思的选择。”凯特微微一笑,“先让我们解决掉眼前的事情再讨论你刚才的问题吧。”

此时在镇中另一处古德曼神父陷入了苦战,为了拯救红玉他已经消耗掉太多的力量了,虽然来镇子里只是为了救治伤员的,但是黑巫师们可不管他的目的,现在不擅长战斗的他正被几头狼人围攻。“啊!”古德曼神父痛苦地闷哼了一声,刚才一头狼人跃过他的头顶,虽然古德曼神父的圣光阻止了对方咬掉他的头,不过狼爪依旧在他肩上留下了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如同圣水或者银器能对邪恶生物造成伤害一样,狼人这种邪恶生物在古德曼神父身上留下的伤口也同理,邪恶的力量会如同剧毒一样在他们体内扩散。古德曼神父抬起手把一捧圣光按在自己的伤口上慢慢治疗,同时念诵祷词在面前展开一道抗邪法阵,这时一头半透明阴影状的狼人借着昏暗的天色闪到了他身后,随后化作了一头巨大的黑狼张开了血盆大口向着无法反应的古德曼神父咬去,抗邪法阵闪亮着烧焦了它身上的皮毛,不过并没有挡住狼人。

古德曼神父已经能够闻到狼人最终血肉的腥臭了,忽然一道银光闪过,一位穿着银色全身铠的圣武士猛地一拳打断了那头狼的下门齿,随后抓住它的下巴把它按在地上同时挥动十字剑。巨狼的上半个头颅旋转着飞了出去。

圣骑士转过身掀起头盔上的面罩,赫然就是欧文,“父亲,你没事吧?”他伸手扶着摇摇欲倒的古德曼神父。

古德曼神父苦笑着摇头,“没什么大碍。”他看着欧文,“梵蒂冈知道你过来么?”

欧文指了指身后,几个圣武士和牧师出现在地面上浮现的巨大银色十字架散发的圣光中,圣光消散后他们立即分散开来和狼人们战斗了起来,显然都是训练有素的,他们胸前佩戴的长剑和十字架的纹章说明了他们隶属于梵蒂冈教廷的除魔团。“为了协助你们这次对于黑巫师的行动,教廷决定派出除魔小队支援,我是这次的队长。”他向古德曼神父低下头,“父亲,请允许我来保护你吧。”

“我也没有说不的余地吧。”

随着越来越多的援助赶到,胜负的天平慢慢开始倾斜了,本来那些法师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破坏集会,他们从来没有奢望过面对如此数量众多的黑巫师会有赢的机会,很多法师传送来这里并留下来战斗的唯一原因是为了争取时间让别的人可以撤退。而现在这一切变化了,小镇中发生的战斗开始演变成一场势均力敌的战争,而看起来黑巫师一方真的可能会输掉,每一个法师都想多留一会儿,再多战斗一会儿。在催促众人撤离几次未果之后布莱尔意识到现在她已经不能掌控战斗的方向了,“我不喜欢这样。”她双眉微蹙。

“拜托,我知道喜欢控制一切的感觉,不过现在大家都打得兴起呢,而且有赢的机会,他们不会退回来的,而且你也可以试试看不要控制一切。”霍金斯坐在一旁转着刀,金色的长刀在他翻转的手掌和手腕间跳跃转动,化作一阵闪亮的金墓。

“战场的情况瞬息万变,稍微有点错误就是任命的代价,这不是控制的问题,而是这么多法师的性命攸关。”布莱尔嗔怪道,“亚历山大觉得联系人肯定不会被发现然后派了红玉,看看结果呢?!黑巫师也不是好欺负的,现在恋战的话肯定还会有伤亡。”她张开双手,“没办法,我再加强对他们的魔法防护,现在我能做的也只是这样了。”

不过增加的援军并没有让成毓珺他们的行动变得有多容易,在亚历山大离开他们不久之后布朗和莉萨也被黑巫师拖住了脚步,现在在小镇中小心翼翼隐藏了踪迹躲开黑巫师的只剩下成毓珺和米娅了。

“在这种情况下能笑出来的也只有你了。”米娅看着面带笑意的成毓珺皱起眉头,“有什么好笑的啊!?”

“没什么,只是现在又只有我们两个了,像以前一样。”成毓珺揉了揉额头,“我只是想起了我们两个人一起行动的时光,闯白枭的公司,闯政府的研究所,我们是很好的拍档吧?”

“是啊。”一丝微笑浮上米娅的面颊,“又像以前一样了,我已经记不得我们有多久没有单独一起行动了,还是那个时候有意思啊。”

成毓珺警觉地抬起手,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他的青焰之眼和对于魔法波动的感觉就一直很混乱,毕竟使用魔法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过到现在他适应并能分辨一些了,比如布莱尔的防护魔法,杰克法师的召唤术,还有林千霞强大得可怕的火焰之力,现在他又感觉到了一些新的,特别的魔法波动,仿佛石子在水面跳跃留下的一连串涟漪,他知道这种特殊波动意味着什么。

一位穿着黑袍的黑巫师闪现在他们千方不远处,成毓珺认识那人,在第一期凶案发生之后他就离开了镇子,而现在在战斗的时候他居然出现了。成毓珺猛地向他冲去同时念诵着一道恶咒,而米娅则在那人的注意力被成毓珺吸引的时候化作一团雾气闪到了他身后扬出一阵黑色的香水,“睡!”随着她的娇喝那法师的咒语被打断了,随后软绵绵地瘫软在地上。

“不错!”成毓珺和米娅击掌相庆,随后两人同时抬起头惊恐地睁大了双眼。

传送回来的黑巫师不仅仅是一个。

“挡不住了!”光球中的布莱尔满头大汗面色苍白,“没办法阻止他们传送,所有法师注意!所有法师注意!有几十个黑巫师传送到了镇里,我请求所有人立即撤离!重复一遍,我请求所有人立即撤离!”

那显示着整个镇子的巨大光球中,一个个黑巫师的身影正不断在镇子的各个地方显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