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二月 01, 2010

罪法师(第九十七章)

谷幽兰旋转身体舞动着手中的三节枪,枪尖的长刃如风般划过空气带起尖厉的啸声,像切奶油一样把她面前的敌人切成一块块碎肉。她的白鸦盘旋在她上空,身上燃烧着明亮的白色火焰,仿佛一团发光的白云一般,在那耀眼的白光照耀下黑巫师们的法术似乎都减弱了许多,而其他法师身上的伤以一种非自然地速度愈合着。谷幽兰自己是她们三姐妹中武艺最高强的战士,而她的白鸦则是擅长支援的灵禽,负责治疗和防御。

柳青颜的战斗方式则与谷幽兰完全不同,她连手指都不需要动,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无数的魂蝶在她周围飞舞着,或是聚在一起组成一道光墙挡下黑巫师的魔法,或是袭向黑巫师,覆盖在他身上,随后把他的灵魂从身体中扯出来。魂蛾是一种很难驯服并且危险的灵虫,它们最喜欢的食物是人的灵魂和血肉,需要具有很高魔力的人才能驾驭,不过一旦驾驭之后它们就是最强大的兵刃之一,不仅仅能够夺取别人的灵魂,而且还能够治疗灵魂或者肉体的伤口。

“布莱尔,你能找到人偶师和巴特伊麦阿斯的位置么。”冒着各种飞溅的魔法在镇中穿行的成毓珺在心中问。

光球中的布莱尔用魔法搜索着人偶师和巴特伊麦阿斯的身影,“没有,他们并不在镇子里。”

“你能扩大探知的范围么?”

“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啊?”布莱尔撒娇似地说,“现在已经到极限了,还有,你们小心前方……”

“看到了。”成毓珺他们停下了脚步,一群几十个活动僵硬,一眼就能看出来并非活人的人偶正向着他们走来,“这应该是人偶师的吧?”他的青焰之眼看到一丝丝魔法凝成的触手向着他们袭来,“大家小心,它们攻过来了!”他指挥着火轮挡在他们身前,火轮抬起机枪一阵扫射打伤了很多人偶,不过普通的子弹看来并不能完全停止它们,只能让它们缓慢下来。

随着一阵粉色的火焰包裹住米娅,随后和粉红合而为一的她展开蝶翼飞上空中,一阵阵闪亮的粉色鱗粉飘散而下,所有那些被鱗粉沾到的人偶都燃烧起了粉红色的火焰,随后化为灰烬。“不要做过头了,记得留下传送用的法力。”成毓珺对米娅喊着。

“不要让那些魔绳抓到。”亚历山大灵巧地躲避着魔力凝成的丝线,“会被人偶师控制的。”

“不用你说这么明显的事。”莉萨洒出一蓬药粉,那些药粉闪着光在他面前形成一道屏障,“布朗,你到我后面来。”布朗依言行事,“以我们现在的能力光这些东西就要花好久才能解决。”

这时地面忽然震动了起来,一道道裂缝在地上扩散着,喷出一股股热气,“怎么了?”成毓珺疑惑地看着地面,“我感觉到一股很强大的力量从下面升起,布莱尔,那是什么?”

布莱尔还没来得及回答一到巨大的火焰就冲破了地面喷涌而出,一下子就把几个人偶烧成了焦炭,随后一条巨大的火蛇从洞中钻了出来,一身红衣的林千霞站在火蛇的头顶,那火蛇张开嘴喷出一团团火球,一瞬间就把周围的人偶都化作了灰烬,“看起来你们这些小孩子遇到麻烦了啊?”林千霞爽朗地笑着,“这里交给我吧!”这时无数闪耀着光芒的死蝶在她身边聚在一起,化作漂浮在空中的穆晓彤,“这是我师傅林千霞。”她甜甜地说。

“久仰。”成毓珺挥了挥手,“你们真是帮了大忙了。”

这时随着一阵闪光古德曼神父也传送到了镇子里,不过他出现在小镇的另一端,“布莱尔,我也到了,有什么需要做的么?”

“治疗伤者吧,我会把他们的位置告诉你。对了,红玉她……”

“她牺牲了。”古德曼神父沉声说。

布莱尔张了张嘴,不过什么都没说,只是低头仔细看着光球中显现的镇子,“第一个伤者在……”

“刚才被人偶打岔了,不过如果布莱尔在镇子里找不到巴特伊麦阿斯的话要么是他用了特别高超的隐藏魔法,或者就是他还在镇外没有加入战斗。” 成毓珺一边在前面领路一边说,这时米娅已经能和粉红分开了,一人一灵看起来都很疲劳不过还是很倔犟地不肯离开,“如果他们是从红玉所在的地方回来的话……”他带着的显示屏上显现镇子的地图,随后又标出了红玉所在的那个镇子,“我知道他们可能在什么地方了,跟我来。”他抬起手张开一道护壁挡住一颗射来的火球同时把米娅拉到身后,“不过这路应该不好走。”

“这没什么的。”布朗抽出一条脊椎组成的骨鞭,同时召唤出了几头由碎骨拼凑而成的怪物,“莉萨,你也离我近一点。”莉萨走得离他近了些,同时拿出几个草编小人晃了晃,念了几句咒语之后几句尸体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他们身边。

这时亚历山大抬起头看着天空,他感觉到一阵非自然的风拂过脸庞,同时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万里无云的天空已经变得乌云密布,过了一会儿乌云变得更浓密了,整片天空布满了厚厚的乌云,天色也变得仿佛是晚上了。“怎么了?”布朗停下脚步看着亚历山大,“有什么不对的么?”

“各位注意,现在的天气情况是我无法阻止的魔法造成的,有些黑巫师在没有阳光的情况下的确更能发挥力量,请大家小心了。”布莱尔的话语在众人脑中响起。

“是他们来了。”亚历山大的身体微微颤抖着,那是一种兴奋夹杂着恐惧的颤抖,“这是夜之子的魔法,遮住阳光这样他们就能正常战斗了。”

“简单来说,血族来了么?”成毓珺冷冷地说,“听起来很麻烦啊,喂!亚历山大!你干什么!”这时亚历山大已经一人向另一方向走去,成毓珺忙走过去想要拉住他却被他甩开了手臂。

“没事的。”他转过头微微扬了扬嘴角,像是想要笑的样子,不过看起来仿佛只是嘴角一阵抽搐,“让我去……”

“你想和红玉一样牺牲么?”布朗冷冷地打断他,“如果你一定要去的话我们一起去。你觉得你一个人能对付几个吸血鬼?”

“我只需要拖延时间而已。”亚历山大灵活地转动着手中华丽的匕首,“既然别的血族家族出现在这里,那么我们家族过来也不算违反了规矩,我只要等到他们来就行了,你们去找巴特伊麦阿斯他们,要替红玉报仇。”他伸手拍拍布朗的左臂。

“好吧,”成毓珺从兜里掏出一副单片夹鼻眼镜丢给亚历山大,“带上,这样你能知道我们的位置,我们也能找到你,不要死了啊。”

“放心,我还想和Rene约会呢。”亚历山大带上眼镜。

“那我可以保证你会死。”成毓珺这么说,随目送着亚历山大化作一只蝙蝠飞上天空,“好了,继续吧。”

其实事情并没有亚力山大说的这么容易,他刚在镇中降落就被三名血族包围了,每一个都穿着黑色的长袍,手中握着长剑,他们宛若红宝石般的双眼闪着血光,鲜红的嘴唇咧开着,仿佛是在微笑,露出嘴中那危险的尖牙,“这不是吉帝安家族的孩子么?堕落着!”一个血族这么说了句,下一刻他已经到了亚历山大面前,手中长剑的锋刃距离他的喉结只有一寸,亚历山大挥动匕首挡开长剑,不过下颌已经多了一道伤口,此时另外两个血族也向着他冲了过来,四人挥动着武器以常人肉眼根本无法捕捉的速度搏斗着,仅仅几秒中之后地上就溅满了细密,毫无体温的血滴。

亚历山大一边叫苦不迭地抵挡着三名吸血鬼的攻击一边却又暗暗庆幸自己面对的只是血族的刃舞者而不是法师,刃舞者和他一样是一些并不是很擅长魔法或者花太多时间在魔法上的血族,而是把血族自身的速度,力量和对于战斗的预感磨练到最高的战士,他们通常是最年轻的血族。虽然亚历山大知道现在一对三的情况下只要稍有疏忽就会丧命,不过如果面对的是那些年长擅长法术的血族的话就完全无力反击了——不过现在输掉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只希望他的家族能赶得上。

“啊!”一道剑刃在他左肩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同时也让他左手的防御慢了一步,亚历山大猛地向后退了步,使得本来应该刺穿他心脏的长剑只是刺断了他的一根肋骨。他一挥手向着一个敌人丢出匕首,匕首的短刃在空中伸长,化作一把长剑,那个血族挥剑挡下匕首,不过前额已经多了一道伤。亚历山大手腕一转,又一把匕首出现在掌心,他手一抬堪堪挡下了已经接触到他面颊的一剑,然后一边后退着一边挥动两把匕首挡开三把长剑的轮番进攻,不过等他终于能舒口气的时候右前臂,鼻梁和左腿上已经多了三道伤口,虽然血族有着惊人的再生能力,不过显然现在这能力赶不上他受伤的速度。

又过了几招之后亚历山大已经被逼到了背靠着一堵墙的位置,他面对的三个血族都举起了长剑缓缓地向他走来,他知道他们准备结果掉他了,现在自己处于不利的位置,而且他们有三个人。亚历山大转了转手腕,手中匕首的短刃慢慢伸长化作两把长剑,这时他眨了眨眼。

再睁开时三人已经消失了,本能促使亚历山大举起双剑,同时后背猛一发力,他的剑挡住了两把剑,而第三把应该砍下他的头的长剑只是割破了皮肤。亚历山大撞穿了背后的墙躲过了袭击,他向后一翻闪过两剑,不过身上的伤拖慢了他的速度。在翻第二个筋斗的时候一把剑刺穿了他的腿把他钉在地上,之后两把剑刺穿了他的手腕同样深深地钉入地面。

“啊!”亚历山大惨叫了一声,随后咬紧牙关看着面前的三个血族。

“那么,让我来试试堕落者的血味道怎么样把。”一个血族张开嘴舔了舔尖牙,随后伏下身咬向亚历山大的脖子,他只感到脖子上微微一疼,随后就觉得体内的力量飞速地被抽干。

“时间……终究太长了么……”亚历山大喃喃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