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一月 05, 2010

罪法师(第七十三章)

第二天一早在杰克法师的古宅内,古德曼神父正帮欧文穿上银白色的铠甲,甲胄上布满了金色的流云和双翼的花纹,笼罩着一层银白色的光晕和圣洁的光辉。欧文检查着铠甲,束紧束带,随后拔出长剑,剑身如镜面般反射出他坚定的眼神,“父亲,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就算我真的无法与黑玫瑰骑士匹敌也不表示他一定会杀了我。”

“你不知道你的做法越来越像毓珺了么?”古德曼神父没好气地说。

“这不是好事么?这次如果没有他的话我们的行动未必会这么有效率,他的法术先不说,他搜索情报的能力现在是关键了。”欧文把剑插回剑鞘, “说起来,他人呢?”

“手机关机了。”杰克法师把手机丢在桌上,“不知道他去哪里做什么事情了,这个家伙做事总是比较夸张,希望不是太危险的事。”

“好了,”古德曼神父拍拍欧文的肩,“我们走吧。”

几人来到决斗的地点,黑玫瑰骑士罗斯早就骑着四蹄踏火的梦魇等在那里了,看见几人后他从马上跨下,“久仰大名了,圣武士欧文。”他缓缓向前走了几步,随着他的脚步他周围的大地慢慢笼罩上了一层白霜。他抽出带着锯齿和荆棘装饰的长剑,剑尖下垂指向前方,“我们是现在就开始还是先要闲聊几句,比如你是不是应该先谴责我的行为?”

“我想不用了。”欧文带上头盔拉下面罩,随后抽出长剑,正午的日光在剑尖反射出刺眼的光芒,“我的父亲做公证人没意见吧?”

“没有。”

古德曼神父走到两人中间,“这是一场公正神圣的决斗,除了决斗双方之外没有第三人应该干扰他们,开始!”他后退了几步,同时欧文和罗斯的双剑已经抵在一起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啊!”成毓珺费力地伸手扒住一块突出的岩石,现在他整个人悬挂在一面悬崖上,悬崖底部下是一片尖利的石笋,其中几根上还挂着散碎的人骨,“混蛋,早知道在这里会有完全屏蔽了飞行魔法的悬崖我就会好好练习攀岩了,凯特提醒过我会有点麻烦,不过这不是‘一点’了。”

“如果你不是只带了我的本体的话就可以用电尾把你拉上去了。”电尾的本体——一只电子蜘蛛缩在成毓珺的上衣口袋里。

“黑龙看到过你完整的样子,而现在我的身份是古德曼神父的学徒。”成毓珺猛地向上一窜爬上了两米多,“如果被看到的话会有麻烦的,你看我都没带面具。”

“你知道很多你的招牌魔法比如控制人皮,内爆术,还有血骷髅什么都不能用吧,加上没有完全体的我防御,没有烟牙侦查,齿舌无法战斗,连火轮都没有带了,你的战斗力打折很多呢。不用说你的法力还没有完全恢复。”电尾平静地说。

“放心吧,我还有很多招式的,不过不太熟罢了。”他又向上攀爬了一段距离爬上了悬崖,“好了,总算上来了。”他活动了下身体,拍去衣服上沾着的灰,这时他面前的土地裂了开来,一具具全副武装的骷髅从中爬了出来向他慢慢围拢过来。

“实验一,”成毓珺从兜里掏出一把豆子洒在地上,“虽然我很想说洒豆成兵的,不过现在只有藤蔓而已。”随着他的话那些种子马上抽芽生长,一条条粗壮的藤蔓缠住了那些骷髅兵,“你看这不是很好么?”他摘下一个不能动弹的骷髅的头骨朝后一丢直接丢进了峡谷。

“你应该知道他们很快就会挣脱的,而且骷髅的战斗力虽然不高但是很难完全破坏。”

成毓珺只是抬起手,一团火焰从他掌中升起,盘旋着化为一个火球,随着火焰的旋转那火球越来越亮,渐渐变得如同一个发光的小太阳,成毓珺丢出火球,随着巨响和能够扫平整个山顶的热浪差不多所有的骷髅都化作了焦骨,仅剩的几只也严重受伤只能在地上匍匐着。

“你看,不是很好解决么?”成毓珺耸耸肩双手插在袋中向着前方一道通向下的隧道走去。

“考虑到你刚才那个法术用掉的法力,我觉得不是很好。”电尾趴在他肩上说。

因为罗斯在战斗中散发出的寒气他们战斗的地面上已经被厚厚一层镜面般的冰盖笼罩了,两人的身影在冰面上迅速跃动着,金属的铠甲撞击着冰面溅起一块块碎冰。两人现在正以常人目力无法捕捉的速度挥舞着长剑,只能通过空中留下的残影循出他们挥剑的轨迹。罗斯的铠甲和剑上都结起了一层薄冰,欧文的铠甲笼罩在明亮的光晕中,而他的剑散发着红热金属的光芒,两人的长剑相交时火花和冰屑齐飞,仿佛冰与火之间的战斗。罗斯后退一步一挥手射出一道黑烟,欧文抬手一面由白光组成的盾牌挡住了黑烟,这时罗斯长剑往地上一插,一条条黑色带刺的藤蔓刺破冰面钻了出来向着欧文缠绕过去,欧文铠甲上的光芒猛地变亮,那些藤蔓便马上枯萎蜷缩了起来,欧文猛一挥剑一道半月形的剑光向着罗斯袭去,罗斯抬起剑挡下了剑光。

“欧文很不错,”杰克法师赞许地点头,“我本来以为战斗会马上分出胜负的。”

“对于骑士间的决斗,要么结束得非常突然,或者就会持续很长时间,罗斯和欧文都是长于防御的剑客,不过罗斯还是占上风,欧文稍不小心就会有生命危险。”古德曼神父担心地看着欧文。

这时欧文猛一低头险险躲过罗斯的剑,同时送出长剑逼退罗斯,随后抬起剑堪堪挡住罗斯丢出的黑焰。这几招过后古德曼神父和杰克法师都捏着一把冷汗。

“毓珺人呢?”杰克法师看了看手表,“他不是说会来干涉他们的决斗的么?”

“我现在到希望他来破坏神圣的决斗了。”古德曼神父点头说。

“啊欠!”成毓珺猛地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有人在说我坏话么?”他皱皱眉头继续向隧道深处走去,在快到尽头的地方停了下来探头朝洞里看了看。

那是一个非常巨大的空间,足够容下一艘航空母舰,在洞中央矗立着一尊闪着红光的冰塔,一头头披着黑袍,头上不知道是戴着还是长着蜥蜴头骨的人形生物行走在厚厚的深黑色的冰面上,每一只手上都握着刺链或者巨镰。

“死亡守卫,凯特提起过这些东西,据说他们不太好对付。”成毓珺抬起手向其中一只射出一道电光,那头死亡守卫飞了出去撞在洞壁上随后重重地摔在第上,不过马上爬了起来挥舞着刺链和其他死亡守卫一起向着成毓珺冲来。

“我就说没有这么容易。”电尾幸灾乐祸地说。

成毓珺抬起双手,两团巨大的火球在他掌上凝聚,膨胀,同时他的双眼中也燃起了青色的火焰,他扬起嘴角微笑着,“放马过来吧。”

欧文一声高喝,一对由光芒组成的天使之翼从他的背后展开拍打了几下,他腾空而起,双翼上的羽毛化作一道道燃烧的金色火焰袭向罗斯,后者灵巧地挥剑劈开所有的火焰,随后他猛地跃起,同时一株黑色的玫瑰从冰中冒出迅速升高,罗斯就势踩在玫瑰枝上进一步跃起猛地挥剑,猝不及防的欧文一下子被砍去了一半光之翼坠落在地,罗斯剑尖向下居高临下地向着欧文刺去,古德曼神父和杰克法师正想出手帮忙时罗斯忽然一个后空翻同时吹了声口哨,他的梦魇向前跑了几步让罗斯稳稳地落在他背上。

“你……”罗斯正想说什么却发现欧文身上的圣光依旧明亮耀眼,“好吧,今天是公平的一战,而且你输了,不过现在我有一个地方要去。”随后他一拉缰绳梦魇猛地跃向空中留下一道道燃烧着的马蹄印,随后他们就化作了一团火焰消失在空中。

“你没事吧。”古德曼神父忙走上前扶起欧文。

欧文摇摇头,收起长剑,叹了口气,“没事,我还是不够强,”他朝空中罗斯消失的方向望去,“而且为什么我觉得他的突然离去和毓珺有关。”

“我也是这么想的。”杰克皱起眉毛,“不过这不就表示现在毓珺一个人面对罗斯么?我不喜欢这样。”

最后一头死亡守卫倒在地上,他的头骨正中有一个圆孔,往外冒着带着血丝的脑浆。成毓珺手中握着一把似乎是自然生长而成还带着枝叶的被柔和绿光环绕着的木剑,“恩……”他左手撑在洞壁上喘着气,“总算都解决了。“他直起身缓缓走向洞中的冰塔。”这时整个洞穴忽然震动了起来,随着如雷的闷响一道道裂缝出现在黑色的冰面上,“为什么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成毓珺皱着眉低头看着冰面上的裂口,突然他脚下的冰面猛地高耸起来,成毓珺向旁一跃跳上了另一块冰随后转过头看着冰面下升起的东西,“天哪,凯特没说过有这种东西!”

冰塔周围的冰面在一瞬间全都裂开了,一条巨大的骨龙从水中升起抬起头向着成毓珺张开了嘴。

“妈的!”成毓珺马上半蹲下,双手挡在胸前,一股冰霜从骨龙嘴中猛地喷涌而出,一道火焰组成的屏障在成毓珺面前升起,寒气在火墙上激起一阵阵白雾,同时成毓珺也被冰粒化作的水滴淋成了落汤鸡。

“毓珺小心!”成毓珺随着电尾的提醒猛地跳起避开了当头劈下的龙尾,随后又一跳躲过了挥下的爪子,接着在冰面上一滚闪开龙嘴,不过他正想站起身时被骨龙一翅膀打了出去,随着一声轰响在洞壁上留下一个巨大的坑洞。

一只黑色的仿佛是金属组成的手臂从坑里探出撑着洞壁,随着一阵岩石滚落的声音成毓珺从坑里爬了出来,不过此时他的全身已经都化作了一种黑色的金属,同时他的双眼中闪着耀眼的电光。他用舌头在嘴里转了一圈,随后把手伸进嘴里拔出一颗牙丢在一旁,“还好及时召唤了元素之力。”他低头看着守护着冰塔的骨龙,“你很有意思。”他抬起双手,耀眼的电光猛地撕裂了洞壁和水面向着骨龙袭去,而骨龙则用它的喷吐和锋利的齿,爪和尾还击,一整片一整片的岩石随着他们的大战从洞壁上落下溅起阵阵浪花,大约十几分钟后成毓珺闪到隧道旁手中握着一道闪电,而骨龙也停了下来,不过嘴中含着一团冰霜蓄势待发。

“我猜你没学过化学,所以应该不知道水分子的结构,也不知道电解水会产生什么,”成毓珺抬起手,“当然,刚才我用了点魔法加快了电解过程并保证电解产生的氢和氧不会被我的电流点燃,不过到此为止了。”他猛地丢出电球。

随着巨大的爆炸声整座山都摇晃了起来,骨龙一下子就被火焰吞没了,成毓珺在千钧一发之际通过隧道飞出了山洞,随后一道火焰就从隧道的出口碰射出来,过了一会儿震动停止了。成毓珺艰难地爬起声,他现在已经恢复了普通的样子,“啊……好疼……”他揉着背痛苦地呻吟着。

“造成这么大的爆炸你应该考虑到后果的。”电尾带着一丝理所当然的意思,“如果不是有隧道这条后路的话你已经死了。”

“我知道我知道。”成毓珺伸手扶着墙慢慢走进洞里。

“现在应该没有阻挠了吧。”成毓珺走出隧道,随后苦笑了下,“我本来期待欧文能拖得更久呢。”他看着守在冰塔边骑着梦魇的罗斯说,“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鉴于他还是一个圣武士,我猜他并不知道你在这里?你就是古德曼的学徒吧?”罗斯跨下马,“你真的觉得我知道我的心脏受到威胁还会继续进行决斗么?”

“鉴于他也不知道只要你在这里的心脏不被破坏你就不会死,我来稍微让他有点赢面也不算作弊吧。”成毓珺掏出一粒种子吹了口气,那颗种子悬浮在他掌心慢慢长成了一把长剑,“我们现在再打一场?”

“你很聪明,也很强,能够打败我的守卫和骨龙,没有必要白白死在这里。”罗斯并没有拔剑,“你现在不可能战斗了,回去吧。对了,过几天我们必然会有一场战斗,那个时候我保证我的心脏会躺在我的胸中,我很期待那个时候和你还有欧文继续现在的战斗。”

“虽然堕落了,但毕竟还是个骑士呢。”成毓珺收起木剑,“那么后会有期了。”随后他就化作一团青焰消失了。

幽暗的地下室中,烛光摇曳着在墙上印下摇晃的鬼魅似的阴影,痛苦的面前站着几个穿着黑袍的人,这时罗斯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啊,罗斯,我猜你已经干掉欧文了?”

“没有,最后一刻被古德曼的学徒打断了,他跑去我放心脏的地方了。”罗斯冷冷地说。

“古德曼的学徒?”痛苦扬起双眉,“他的能力怎样?”

“如果我不回去的话现在已经死了,好到这种程度。”

“恩……有意思……”痛苦点了点头,“很有意思……”

杰克法师的古宅内,成毓珺正躺在沙发上让古德曼神父替他治疗伤口,“行了欧文你不要扳着脸了,今天他和你的战斗是不公平的,而且我救了你一命呢。”

“如果你告诉我所有的事的话我可以和他当面对质,说不定就会有场公平的战斗了。”欧文把头盔重重地放在桌上。

“那你还是会死。”成毓珺拿起酒杯喝了口,“过几天我们还有机会的,到时候就能正常解决他了,你应该谢我的知道么。”

欧文白了眼成毓珺,坐下开始脱身上的铠甲。

“恩,”杰克法师端着烤盘从厨房里走出来,“马上就可以吃饭了,”他把烤盘放在桌上拍拍闷闷不乐的欧文的肩,“欧文,我们这次行动,并不是为了争得荣誉,而是为了伸张正义,我们的目的是把他们全部干掉,如果成毓珺告诉你一切的话你今天还是会死,他的方法既没有影响你的圣武士身份也保证了我们在今后的战斗中能确实杀死罗斯,我知道你不赞成,但是这是为了保证我们的成功,好好替将来的战斗做准备吧。”

“我明白了。”欧文继续解着身上的铠甲。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