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一月 28, 2010

罪法师(第九十五章)

镇外一个空关的小屋中,巴特伊麦阿斯的身影从空气中慢慢显现,他站定后环视了一下四周,“人偶师,如果你每次去集会都用这个人偶的话会交到更多朋友的。”房间的一角站着一位穿着宽松的上衣和牛仔裤的少女,女孩有着一头乌木色的头发,一双大大的圆眼睛和宛若瓷器般光滑雪白的皮肤,不过这个人偶看起来比起在集会上的更像一个活人,动作表情也栩栩如生,走在街上几乎能以假乱真了。

“我的目的并不是交朋友。”那人偶笑着走到巴特伊麦阿斯身边,“你不会打算这幅样子走在街上吧,要知道现在并不是万圣节。”

“当然不会。”巴特伊麦阿斯脱下长袍,袍子下他穿着一套西装,随后脱下面具,面具下是一张冷漠的脸庞,他有着东欧人典型的端正脸庞,一双蓝得几乎发白的眼睛,“我们走吧。”他从西装口袋中掏出一副墨镜戴上,“你带路,我跟着。”

“好吧,”人偶打开了屋门。

“又是苦艾么?”Renesmee在成毓珺身边坐下环视着酒吧,在目睹了魔鬼契约人被自己召唤出来的恶魔撕成了两半之后很多黑巫师终于决定离开镇子,酒吧里的人一下子少了许多。成毓珺伸手摸摸Renesmee的头拿起杯子晃了晃,“这次是琴酒。”Renesmee从成毓珺手上拽过杯子抿了一口,随后伸出舌头哈着气,“搞不懂你怎么会喜欢喝酒,”她皱着眉头抱怨着。“我记得在圣诞的时候你喝蛋奶酒喝得也挺欢的。”成毓珺凑到Renesmee耳边小声说,随后抬手替她叫了杯果汁,“试试看这个,米娅他们呢?”Renesmee拿着吸管吸了口,“米娅在调药水,叫我下来看着你保证你不会喝太多。安妮姐在和Spernaza打电话呢……”这时成毓珺抬手示意Renesmee不要再说了。

“罪法师你又从狐狸那里买到好东西了么?”巴特伊麦阿斯和人偶师走到他们两人身边,“我是猜想着你什么时候会把他带来的魅妖买下来呢。”

“恩,虽说这次不怎么太平不过能买到这两个也算幸运。”成毓珺伸手搂着Renesmee的肩,“魅妖是非常少见的。”

人偶师坐了下来,“罪法师,你对这次的事情有什么看法么?”

“哈……”成毓珺摇晃着酒杯,“这次的事件么?我只能说应该是有组织有计划的行动,目的就是破坏我们的集会,消灭我们的同伴,不过我成为黑巫师的时间并不长所以不知道哪些人比较有嫌疑,不过应该是所有其他法师吧?”

“那些法师中又有能力又有胆量的也没那么多。”巴特伊麦阿斯说,然后看了看周围,“可惜我们当中胆子大的也并不是那么多。”

“面对未知的危险有这种反应也是正常的。”成毓珺喝光了杯里的酒然后又叫了一杯,“不过我觉得留下来也没什么,反正还有一晚上集会就结束了。”

“是啊。”巴特伊麦阿斯长叹了口气。

躺在床上正在看少女漫画的红玉叹了口气,然后拿起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看了看时间,“好无聊啊,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们几个把我彻底忘了么?” 她把漫画丢在地上随后跳下床赤着脚跑进厨房从冰箱里拿了一盒冰激凌然后又拿了一只勺子又一跑回房跳上床,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随后把冰激凌盒放在腿上,一边舀着冰激凌吃一边用左手摆弄着系在右手手腕上的红线,红玉只是一个魔法学徒,不过她的流丝术精通的就是用极少量的法力控制丝线,虽然现在她的法术在战斗中没有什么大用,不过却已经能控制着丝线在镇子周围部下探测阵,因为使用的法力极少而且都凝聚在丝线上,所以几乎无法被探测到。而任何其他法师的法力波动都会牵动丝线,轻微的振动会传到她的手腕上,目前为止一切正常,其实这几天红玉一直期待着从丝线那一头传来些什么动静。

巴特伊麦阿斯和人偶缓缓地踱着步,同时在小心地探测着魔法的同时努力不让自己被感觉到,以免打草惊蛇,“你对这个法师有什么资料么?”巴特伊麦阿斯问身边的人偶。

“一个叫红玉的学徒,使用的是流丝操纵之术,不过不知道到底有多强,应该不会太强吧。”人偶说,“总之小心吧。”

“有你在的话我很放心的。”

“我好感动哦。”那人偶打趣到。

两人就这么走进了镇子,丝毫没有注意到路上的浮土下埋藏着的丝线微微一颤。

那一刻红玉跳了起来,将信将疑地看着自己手腕上颤抖的红线,她有些怀疑那是自己动了还是线动了,随后那红丝又抽动了一下,两下,红玉马上就解读出了这对于别人来说毫无意义的颤动,“两个人,很强大的魔力。”而且从他们靠近的方向来看绝对不是偶尔来到这个镇子,应该已经发现她了。

红玉马上掏出手机找出她早就准备好的短信按下了发送键,随后披上衣服,穿上鞋,背起背包,掏出最后行动之前成毓珺硬塞给她的传送卷轴:“如果被发现了就马上用这个。”当时成毓珺是这么说的。红玉展开卷轴掏出打火机点燃了,卷轴燃烧起来,那火焰是青色的,只要能够烧尽那红玉就会被传送到安全的地方,红玉看着卷轴一点点被火舌吞噬到只剩下一角,这时房间里突然响起一阵咒语,火焰熄灭了。红玉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了,缓缓地转过身。

巴特伊麦阿斯和人偶已经站在了房间里,刚才就是巴特伊麦阿斯的真言熄灭了火焰,“连传送都需要用卷轴么?人偶师你说得没错,她一点都不强。”

“我说的吧。”人偶笑笑,此时红玉惊恐地发现自己完全不能动了,“现在让我看看你来这里干什么,到底知道些什么吧。”她抬起手走向红玉。

红玉敏锐地感觉到也许人偶的接触能够读心,而一旦她成功的话成毓珺他们所有的计划都会被暴露了,自己必须阻止这一点,虽然刚才的短信已经通知了他们,但是她不能成为情报泄露的地方,她小心地试了试自己的魔法,发现她还是能够控制丝线的,而她也知道自己的背包里有一把点二二的左轮手枪,如果用丝线拉动的话应该能击发,问题是选择谁作为目标。

虽然很像真的,不过她还是能看出走近的是个人偶,且不说角度是否足够,一个人偶就算前额中弹也没什么。而至于另一个人应该也不是普通的子弹能够对付的。红玉在心中自嘲地笑笑,“那么结果就只有一个了吧。”她心想,“本来还以为能够约亚历山大一起出去呢。”这时人偶的手已经慢慢向着她的前额靠近,而红玉也小心地操纵丝线调整着背包里左轮的角度。

就在人偶的手碰到红玉前额的一瞬间丝线拉动了扳机,枪声响起,子弹射出,射穿了背包之后射进红玉的后脑勺,之后子弹在红玉的大脑中翻滚着,红玉还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就已经死了,当然,她也没能看见突然包围住她的金色光芒。

枪响的时候人偶本能地缩回了手,随后红玉就消失在一阵金色的光芒中,她侧头看看巴特伊麦阿斯。

“不知道哪个法师把她拉走了,你问道多少了?”巴特伊麦阿斯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知道罪法师是古德曼的学徒么?那个黑猫居然是杰克的女儿扮的。”人偶冷冷地说,“我已经派在镇子上的两个人偶去了,你也快赶回去吧,重要的是让所有人都知道。”

“红玉!红玉!”其实红玉是被古德曼神父拉过去的,这也是成毓珺安排下的保险,在他收到红玉发出的短信后就马上通知了古德曼神父,不过即使古德曼神父动作再快依旧慢了一步,他发现怀中的红玉柔软的不正常,而她流血的后脑说明了原因,“你们所有的法师都传送进去!快!他们暴露了!”古德曼神父小心地把红玉放到地上同时抬头大喊着,“一定要把他们都救出来!”

“放心,你呢。”杰克法师已经站到了传送阵中。

“红玉还有最后一丝希望,我要抓住。”古德曼神父身上闪耀起一阵圣洁的银光。

而成毓珺他们在收到短信的一瞬间就已经开始准备了,安妮和Renesmee都直接传送回家了,成毓珺他们则准备战斗,Renesmee拉着他要一起走的时候他还吐了吐舌头,“走人不是我的性格呢。”

成毓珺他们走出房间时巴特伊麦阿斯和人偶已经守在了走廊中,“你们把红玉怎么了?”成毓珺抬起手,一团黑色的闪电在他掌心中闪烁着。

“自杀了。”人偶冷冷地说,“而你们也马上就要去陪她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