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一月 27, 2010

罪法师(第九十四章)

霍金斯,布莱克和布莱尔三人这次突袭的动静不可谓不大,所有的黑巫师都跑了出来,不过此时他们已经隐没在人群中了。

“有多少人受伤!”接待人急急忙忙地跑过来,“魔鬼契约人安然无恙吧?”

“我没事。”魔鬼契约人从化为废墟的仓库中走了出来,“三位巫师阵亡了,一人受伤,”他叹了口气,“这让我想起上两次大战的时候。”成毓珺知道他说的是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在硝烟和战火下支持各自国家的巫师们进行的一场秘密战争。“不过我相信明天一早我就能正常进行召唤仪式了,多谢你们的保护。”他对成毓珺他们说。

“天哪,你的肩膀怎么了?”人偶师的人偶走到撑着成毓珺的巴特伊麦阿斯身边关切地问,“是什么魔法?”

“根本就不是魔法。”虽然受伤了巴特伊麦阿斯的嗓音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平静,“那是子弹,垂直射击的子弹。”

“从特制的魔法枪械中射出的附加魔法的子弹,三颗打在防护罩上,一颗打中了你。”魔鬼契约人走过来查看着巴特伊麦阿斯的伤,“那种东西很危险,但是真正用的人不多,子弹呢?应该能从那上面找到些线索。”

“打在魔法罩上的直接气化了,”一个成毓珺不认识的黑巫师走了过来,“那颗打中巴特伊麦阿斯的在贯穿之后也已经粉碎了,应该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成毓珺舒了口气,子弹在贯穿之后完全粉碎这点是他的设置,因为自己并不能算是黑巫师的关系他去掉了本来设计中子弹上的毒槽,否则的话巴特伊麦阿斯应该已经死了,现在成毓珺正后悔这一点。

“让我来吧。”人偶扶过巴特伊麦阿斯,“今晚你还需要保护么?魔鬼契约人大师。”

“你们都很累了,我会再选则一批人保护我,你们回去好好休息吧。”魔鬼契约人拍拍巴特伊麦阿斯的肩,“大家都散了吧。”

成毓珺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除了接待人之外的所有的人都已经或坐或站等着他了,还包括霍金斯,布莱克和布莱尔三人。霍金斯有着一头金色的卷发和一蓬浓密的胡子,看上去三四十岁的样子,有着一双蓝得惊人的眼睛。布莱克看起来有几分亚洲血统,留着一头黑色长发,有着东方人柔和的面部轮廓,不过一双眼睛却是碧绿色的,就像猫的一样。布莱尔是一个长相娴雅甜美的中年妇女,有着一头棕色卷发和柔和的棕色眼睛,“你今天开的几枪不错啊,可惜没有干掉那个黑巫师。”

“我就把这当作称赞好了,你们也不错,可惜没有干掉魔鬼契约人。”成毓珺坐下倒了杯水,“那个魔鬼契约人明天还准备召唤金眼恶魔呢,没问题吧?”

“放心好了。”霍金斯开口了,他的双眼从刚才开始就没有眨过,只是大睁着,“要成功召唤金眼恶魔这样的魔鬼需要满足很多条件,只要其中一条出错了就无法成功,弄不好还会有严重的后果。”

“反正明天除非发生奇迹,否则到时候从召唤阵中出现的绝对不是金眼的恶魔。”布莱尔笑了笑,“好了,我们走吧。”布莱尔拍拍布莱克的肩, “也让他们几个早点休息。”

“不多坐一会儿么?”米娅问。

“不了,我们都还有各自的事情需要准备。”布莱克这么说着开门走了出去。

等三人都走了之后Renesmee撅着嘴开口了,“他们三个真是一点都不亲切。”成毓珺坐到他身边伸手捏捏她的脸,“脾气怪归怪,不过他们的身手的确是很不错的,安妮,Rene你们刚才都感觉到了吧,这么强大狂乱的魔法波纹不是那么常见的。”

“好吧,现在应该没事了吧?”莉萨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明天见咯。”

成毓珺抬手看了看表,“恩,都解散吧,明天见。”随后他搂着米娅在床上躺下,“我也累了。”

第二天一早众人就聚集到了魔鬼契约人进行召唤仪式的地方,成毓珺自己召唤过一些小恶魔,不过高阶恶魔的召唤仪式还是第一次看到,“好吧,好无聊。”在仪式进行了十五分钟后他凑到米娅耳边小声说。“慢慢等吧。”他身后的安妮轻笑着,“弄不好要一个多小时呢。”成毓珺抬手看了看表,“我正好可以去吃早饭,你们是一起去还是在这里看着。”“一起去吧,我也不想等。”米娅吐了吐舌头跟着成毓珺离开了人群,一起走的还有安妮和Renesmee。半个多小时后他们回来的时候魔鬼契约人依旧在法阵中念着咒语,又过了十几分钟他才停下,随后慢慢退出魔法阵,从腰包中捏出一把闪亮的粉末洒进法阵。一阵诡异的暗红色光芒从法阵中亮起,随后空气拨动了起来,成毓珺他们也能感觉到一阵阵魔法的涟漪拂过,越来越强,越来越强,这时魔鬼契约人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了,又开始大声念起咒语,不过这次似乎是要阻止召唤。“已经来不及了。”安妮小声说,“空间已经开始破裂了,现在不可能把即将降临的魔鬼再赶回去了。”

话音刚落一道空间裂缝结结实实地撕裂了法阵,一只手从裂缝中探了出来撑在裂缝上把那洞撕得更大了一点,然后第二只手伸了出来,撑开了那裂口。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魔鬼。”莉萨惊叹着,“你呢,布朗?”后者并不搭话,只是摇摇头。

这时那魔鬼把头探出了裂缝,它的头上有两只巨大的蝙蝠似的耳朵,一张布满风力獠牙的血盆大口,不过在应该长眼睛的地方除了一层平滑的皮肤之外什么都没有。恶魔整个钻出了裂缝,舒展着背后的巨大肉翼嚎叫着,而此时魔鬼契约人已经退到了人群中。

“很有创意吧?”不知什么时候带着金色面具的霍金斯已经站到了成毓珺他们后面,“在攻击他的时候我让我的幻影在他的魔法阵和药品上做了些手脚,于是召唤出来的就是不是金眼的高阶恶魔,而是无眼的高阶恶魔,对了,我希望你们准备好了……”

“准备好什……”成毓珺才开口就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魔法波动,本能地展开了魔法护罩,随后他就被一阵狂风吹得退后了几步。

“准备好这个。”霍金斯笑着说,他依旧稳稳地站在原地,这时那头召唤出来的恶魔已经向着魔鬼契约人冲去——正常情况下被召唤来的恶魔并不会攻击召唤者,不过在召唤错误的情况下恶魔往往会把召唤者杀之而后快,那头恶魔已经撕碎了保护着魔鬼契约人的恶魔,而周围的黑巫师显然都没有决定应该怎么做 ——和高阶恶魔战斗的死亡系数是很高的,通常它们杀掉召唤者之后就会回去,不过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魔鬼契约人被杀掉似乎也会伤到在场的黑巫师的面子,不过恶魔的动作太快了,在一瞬间的犹豫和几个巫师没什么效果的攻击之后它已经抓住了魔鬼契约人随后撕成了两半,之后就化为一团烟雾消失了。留下了魔鬼契约人的尸体,流淌的鲜血,四散的内脏,这个强大的黑巫师就这样离开了世界。

接待人走到他的尸体旁叹了口气,“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他抬起头面对众人,“看来要奢求这次机会能正常进行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虽然我是接待人但是很惭愧地说我无法保证各位的安全,如果你们想要离开的话是你们的自由,而留下的各位我希望你们依旧你能够遵守机会的规则并帮助我找出到底是谁做了这一切……”

“现在出了这种情况离开的人会更多的吧。”人群散去后布朗这么说,“是不是可以说我们的计划进行得不错?”

“恩……”成毓珺摸着下巴,“如果今晚他们再杀几个人的话这个集会一定会乱套的,现在就已经能嗅得到空气里弥漫的紧张和焦躁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穿着一套带着灯笼状裙摆的礼服的人偶走到巴特伊麦阿斯房间门前敲了敲门,随后推开门走进了房间,“你的肩伤怎么样了?”

“你知道其实我并不是那么擅长治疗的,”巴特伊麦阿斯活动了下手臂,“肩膀还是不怎么能动。找我有什么事么?”

“就在你们这群人都在负责保护今天刚死的魔鬼契约人或者在镇子里找凶手的时候我让我的人偶们在周别的地区调查了一下,然后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人偶师掏出一叠照片,“见到什么你认识的人了么?”

巴特伊麦阿斯拿起照片看了看,“这几个都是那些自以为正义的法师吧。”

“是啊,总是和我们这些自以为邪恶的法师作对。”人偶点头说,“我想他们在周围的镇子住下总不会是巧合的,有兴趣和我一起去看看么?”

“好啊,”巴特伊麦阿斯站起身,“不过我可不希望因为我们两人的离开而被怀疑,或者被当作因为胆小已经离开了。”

“这你不用担心,”人偶撩开灯笼状的及地长裙,露出藏在裙摆中的人偶零件,她把那些零件一件件拿下来组装在一起,“你是唯一一个知道我操纵的人偶有多么好的人。”组装好的人偶站立起来,宛然就是巴特伊麦阿斯,而且一举一动都灵活流畅,就像真人一样,完全没有人偶师自己的人偶那样生涩死板, “好了,你可以传送出镇,我的另外一具人偶已经在镇子外面等你了。至于我么,就和你的这个替身到酒吧喝几杯吧。”那人偶整好了自己的长裙,“你说呢?”

“你总是能给我带来惊喜。”巴特伊麦阿斯这么说,然后随着一阵咒语消失在空气中。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