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一月 24, 2010

罪法师(第九十一章)

“白枭!”正站在门前掏出钥匙的白枭回头见黑猫正向他走来,走廊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人。

“你没有解决掉米娅。”白枭转过身,“找我什么事?”

“你告诉我的情报也有错。”黑猫气呼呼地说。

白枭把钥匙插进锁孔,“进来谈吧,或许我们可以制定一个更好的计划。”他推开门,随后愣住了。罪法师,骷髅男,死灵师,安妮和 Renesmee都已经在他房里了。

“别愣着了,进去吧。”不知什么时候绅士已经站在了白枭身后一伸手把他推进了门,随后和黑猫一起走进房间,合上门。

白枭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阵白光,随后就已经身处沙漠中了,骷髅男,死灵师,安妮和绅士站在他四周,身上散发出的光芒组成了一个正四面体的结界。白枭默念咒语试着传送却发现没有一点动静,心知不妙。

虽然魔法种类千奇百怪,不过操纵空间和时间的魔法通常被认为属于高难度的,要用法术杀死一个人也许很容易,不过传送一个不愿被传送的法师,并且阻止他自己的传送法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成毓珺他们用来对付接待人,以及刚才传送白枭,现在封住他的亚空间魔方就被认为是非常困难的魔法,事实上像他们这样的法师需要四个才能维持住亚空间魔方,不过除了阻止白枭传送之外还同时屏蔽了差不多所有探知魔法和求助的方式。

“这算是怎么回事?”白枭看着几人,“啊……”他的目光停留在罪法师身上,“我懂了,古德曼神父的学徒。”白枭捏紧了拳头,他知道现在唯一逃脱的方法就是趁机向维持亚空间的四人中的一人攻击破坏魔方随后传送,不过眼前的对手都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罪法师抬起左手,黑色的闪电在他前臂上跳跃着。不过黑猫却抬起手拦住了他,“让我对付吧?”她从身后抽出一把电吉它。罪法师点了点头,向后退了一步,前臂上的电流也慢慢消散了。

随着黑猫伸手拨弦,一道道声波向着白枭袭去,白枭避开了几道,不过还是被最后一道击中了,他猛地向后翻了几圈落在地上,上身的衣服大多已经被音波撕碎了。白枭试着站直,不过却晃了晃倒在地上,两道血流从他的耳中淌出,“我从来不知道黑猫擅长这种法术。”

“也许因为我不是黑猫。”米娅随手一挥一道黑雾在空中化作蛇形向着白枭卷去,白枭向后一跃几只由橙雾组成的飞鸟从背后包抄,随着几声巨响他被爆炸的火球吞没了,火焰散去后他的一身白衣和头套已经差不多都烧尽了,“好像每次和你们打最后都会这样。”白枭摇了摇头,“不过你知道这对我没用的吧?米娅。”

米娅并不说话,只是打了个响指。白枭猛地咳嗽了几声喷出一团团火焰,随后他的身体就发起光来,仿佛身体内部燃烧了起来,他惨叫着倒在地上打着滚,火焰从他的嘴中,鼻孔中,双耳中,最后是眼眶里喷射而出,最后他停止了挣扎,他的身体慢慢化作一堆灰烬,几块残骨。

“呃……干的不错……”成毓珺走到米娅身边拍拍她的肩,“这次这么快就解决了。”

“听你的口气好像不太高兴啊。”米娅抬起头,“是不是觉得我弄死他了你不能研究了?”

“是啊,不过就这样算了吧。”成毓珺俯身捡起一块烧剩的骨头捏碎在掌心,随后将骨灰迎风扬尽,“终于解决了就好,我们回去吧。”他回头朝其他人点了点头,随后一行人传送回了集会所在的镇子。

虽然有人注意到了白枭的消失,不过一个黑巫师忽然消失在集会上也算是正常的,加上有别的东西分散了他们的注意力——一具被大卸八块的尸体一大早被发现放在镇中央,有些突然消失的黑巫师比如白枭这样的人们都心知肚明他们是被杀了,但是像这样公开明目张胆地把尸体放在镇子里就完全是挑衅了,很多黑巫师都聚集在尸体周围讨论着,成毓珺他们也混进了人群中。

“应该是另外那些人做的吧?”莉萨小声嘀咕着,“下手真快,现在才集会第一天而且还是大清早的呢。”

“胆子也很大。”布朗凑近尸体看了看,“这个人生前很强,看来那些人身手的确不错。”

由烟牙控制的接待人很快就出现了,黑巫师们都看着他希望他能够做出一个决断,虽然这里比他更强的人很多,但是集会的事情毕竟是由他组织的。接待人环视了下聚集起来的人群,清了清嗓子,“我知道各位都期待我能说出个解决方案,但是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毕竟我们集会存在的基础之一就是和平誓言,而现在居然有人公开挑战这一规则……”他顿了顿,“请给我一些时间,我会请几位强大的法师帮助我调查出事情的真相,无论是我们中有人违反了这一规则还是外来的法师的作为,真相总是会水落石出的,现在请各位去做自己的事情吧,小心背后,凶手可能就在我们中间。”

黑巫师们慢慢散开了,不过人群中弥漫的气氛显然带着愤怒和不满,还有一丝惶恐,毕竟在集会上杀人并不被发现并不是太容易的事,大多数人也并不满意接待人的说法。成毓珺知道那些最胆小的黑巫师可能会马上离开集会,而剩下的黑巫师中有一些则会用自己的方法试图找出是谁干的,不过还有一些也许根本就不会在意。

“真是无理的行为,不是么?”巴特伊麦阿斯走到成毓珺他们身边,“从来没有哪个人打破过集会时不动手的规则。”

“什么事都有第一次的吧。”布朗接过话茬,“从我对遗体骨骼断口的观察来看那是利器伤,我觉得武士刀比较有可能,并且不是死后造成的。”

“你能查出是谁干的么?”人偶师的人偶问。

“如果接待人让我对遗体使用法术进一步检查的话,也许吧,不过武士刀不武士刀,能够在这么多黑巫师眼皮底下杀人的话一定很擅长隐藏痕迹。” 布朗摆弄着胳膊上的手链,那是一串某种小动物的脊椎骨,“你们两位有什么想法?”

“罪法师,”巴特伊麦阿斯看着成毓珺,随后说出一句在场的人都听不懂的语言。

“你在干什么?”成毓珺心中已经开始默默念咒,并准备好发出求救信号了,不过巴特伊麦阿斯只是摇了摇头,“不,没什么。我还有点事要先离开了。”他说着走开了,然后人偶师也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众人。

“他怀疑你了。”莉萨有些紧张,“没问题吧?”

“没事,那个人的确不是我杀的。”成毓珺不以为然地说,“而且黑猫你应该有能帮忙的法术吧?”

“我们所有人都在我配的无色无味的‘邪恶香水’和‘混淆香水’影响下,我可以确定普通的探测善恶的魔法或者身份探知是没用的。”米娅得意地说。

“恩……亚历山大你去和那几个人联系一下,问问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我们一群人太显眼了。”成毓珺四下看了看,“解散吧,要联系的话用非魔法方法。”他用食指敲了敲右耳,这次他还给所有人配了袖珍的耳机和通话器,“在这里这样更安全些。”

“那我回房间了,装一个男人还真不舒服。”莉萨先脱离了队伍。

布朗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走向一个小店。成毓珺和米娅对视了一眼,“你和狐狸,安妮,Renesmee待在一起。我去找找看有什么目标可以下手。”

“不要自己动手哦。”Renesmee叮嘱着他。

“我知道。”成毓珺点了点头,随后隐没在人群中。

此时巴特伊麦阿斯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随着一句咒语一本带锁的笔记本出现在他手中,随后他又念了一句咒语,笔记本上的锁弹开了,他翻开笔记本,本中并不是纸业,而是一扇木盖,他掀开木盖抽出一本铜面的书放在桌上掀开,书页是银色的,仿佛是用银块锤成的薄片,纸上印着金色的花体字,不过并不是任何一种常见的语言。他坐下阅读着书中的文字,过了一会响起了敲门声。巴特伊麦阿斯念了一句咒语,门自然打开了,人偶师的人偶走进房随后关上了门。

“你刚才用真言问的是什么?”人偶师走到巴特伊麦阿斯身边。

“其实我问了两个问题,人是不是他杀的,还有他是不是罪法师。前者得到了否定的回答,后者是肯定的。”巴特伊麦阿斯合上书,“宇宙是不会说谎的。”

“可惜真言必须要面对那个人才能用,否则我们现在就能知道是谁干的了。”

“因为我还没有掌握真言的真谛,否则的话只要在这里就能用言语解决一切了。“巴特伊麦阿斯的语调没有任何起伏,“罪法师有杀黑巫师的习惯,所以冒着他直接翻脸的危险在他面前用咒,但是我不能随便遇到什么人都用真言问吧。”

“没事,”人偶师拍拍巴特伊麦阿斯的肩,“就算我们不动手也总有人会开始的。”

“不过亲手抓住那人的感觉总是比较好吧。”巴特伊麦阿斯又开始低头看书。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