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一月 23, 2010

罪法师(第九十章)

由烟牙控制的假接待人早早就到了集会地点坐起了接待人平时做的工作,成毓珺他们则隐藏在暗处观察着,在他接待了几个黑巫师确定不会出错之后才终于放下心来,因为集会尚未正式开始所以来的黑巫师并不是很多,却给了成毓珺他们足够的时间熟悉环境。集会的小镇和上次的很相似,所有的正常人都已经离开了,现在已经是完完全全的死镇,到来的黑巫师多了些之后那些假扮黑巫师的法师也陆陆续续来到了镇上,除了做为罪法师的成毓珺,米娅装扮的黑猫,由齿舌操纵的假机器狐狸之外还有布朗的骷髅男,莉萨装扮的死灵师,亚历山大的绅士以及另外几个成毓珺刚认识的法师,不过成毓珺并没有试图和他们做太多的交流,根据他掌握的资料他们几个黑巫师之间本来就不熟,如果现在太亲热的话反而会让人怀疑。

不过罪法师,骷髅男,黑猫,绅士和死灵师就是另一回事了,他们的关系似乎还不错,这就让成毓珺他们在集会上能名正言顺地坐在一起商量事情。他们这个小圈子里还有另两个黑巫师——巴特伊麦阿斯和人偶师,很可惜地是无法找到那两人的踪迹。

就像他们现在一起坐在酒吧里一样。成毓珺抿着杯中的苦艾,米娅双手拿着杯子吮吸着果汁,狐狸,安妮和Renesmee面前都放着一杯鸡尾酒,不过狐狸只是拿着,另外两人则真的在喝,他们几个有说有笑的,而布朗和莉萨则坐在一旁一言不发。亚历山大拿着一杯酒走到桌边坐下,“你们知不知道这里有种叫‘处女之血’的酒味道很不错。”

“我和骷髅男可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成毓珺瞟了眼亚历山大,“还有,绅士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和我们这么说无所谓,不要大摇大摆地去问别人。”

“知道了知道了,”亚历山大摇摇头,“你们在聊什么啊?”

“他们在聊,我们只是坐着。”莉萨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这四个居然放松地在讨论什么酒比较好喝,等集会正式开始之后去买什么东西。一点都不像在进行秘密活动的样子。”

“据圭吾说罪法师就是这个样子的。”布朗喝了口酒,“再危险的时候也喜欢开玩笑。”

“圭吾说?”米娅扬起眉毛,“他用了几年啊?”在座的人听了这句话都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成毓珺抬头四下看了看,“讨论正事吧,我事先已经找了些资料,选出了几个候选人,资料已经通过电子邮件和手机短信发给你们了,为了让我们的行为更有效的话在明天集会正式开始之后行动比较好,最好是晚上,这样我们有……”他看了看表,“足有二十四个小时以上来选一个人下手。”

“只是一个么?”安妮侧头看着成毓珺,语调里有些惊讶,“我以为你喜欢冒险呢。”

“在住满黑巫师的镇子里杀掉一个黑巫师还要保证没有任何人知道是我们做的,我觉得已经足够冒险了。”成毓珺抬手挠挠额头,“不过那别那几个。”他指了指坐在吧台一角的另外几个混进来的法师,“他们好像不喜欢和我们一起行动?在他们刚到的时候我联系过他们,结果他们说单干。”

“那些法师都至少比我们大上一辈,法力应该也高强许多,”布朗侧头看了看后说,“不想和我们一起行动是很正常的吧。”

“只希望他们不要破坏毓珺哥哥的行动了。”

成毓珺笑着伸手摸了摸Renesmee的头,“记住了,在这里不能叫我毓珺哥哥。”后者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哦,知道了,罪法师大人。”她凑到成毓珺耳边小声说。

“我真羡慕你,”亚历山大看着Renesmee小声嘀咕着,“居然认识两个魅妖。”

“算上Spernaza是三个。”Renesmee转过头,“你应该知道魅妖会吃掉自己的男人吧?”她咧开嘴舔着自己尖尖的小虎牙。

“我愿意冒这个险。”亚历山大神魂颠倒地说。

“那样的话不用等Rene,我就会杀了你了。”成毓珺把杯中的苦艾一饮而尽。

莉萨轻咳了一声,“我们还是谈正事吧。罪法师,说说我们的目标吧。你想先对谁动手?”

成毓珺抬手又叫了杯酒,“我的名单前两位的是巴特伊麦阿斯和人偶师,他们一直和我们在一起这样就制造了机会,而且考虑到他们和我们的熟悉程度来说他们死了也比较不容易怀疑到我们,不过两个人都有些问题。”

“人偶师即使在集会上出现也是他的人偶,我们对于他的本体没有任何线索。巴特伊麦阿斯精通咒语,不过对于他的能力我们没有具体的了解。两人都不是好下手的目标。”布朗边说边警觉地四下张望,“呃……他们来了。”布朗抬起手招呼着。

带着白色面具的巴特伊麦阿斯和中世纪贵妇装扮的人偶走了过来,“这次你们都来得挺早的啊。”巴特伊麦阿斯走到桌边向众人点了点头,他的眼神似乎在安妮和Renesmee身上多逗留了一会儿,“狐狸你这次似乎找到了很不错的货物啊,我不知道你还能让魅妖上钩。”

“运气好罢了。”狐狸搂着两人的肩呵呵地笑着。安妮和Renesmee都很配合地做出害怕和厌恶的表情,“期待着能卖个好价钱呢。”

“我以为你会把最好的留给自己呢。”人偶发出咯吱的木齿轮咬合声。

“呃……”狐狸眨了眨眼,“当然了,她们还不是最好的呢。”

几人聊了一会后巴特伊麦阿斯和人偶师就先离开了。“好吧,”成毓珺低下头小声说,“这两个家伙对你们假扮的黑巫师太熟悉了,留着他们很容易被发现。”

“那么先对至少知道是真身的巴特伊麦阿斯下手?”亚历山大问。

这时米娅用胳膊肘捅了捅成毓珺,随后向着一个方向指了指。成毓珺回过头去正好见到一个高大的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走进酒吧,他的头上带着雪白的枭形的头罩,“不会吧……”成毓珺捏紧了拳头,随后马上低下头。亚历山大他们都察觉到了他的异状,布朗特别挪了挪椅子用自己的身体遮住了成毓珺。

“怎么了?很难对付的黑巫师?”莉萨好奇地问。

“如果没错的话,那应该是白枭。”成毓珺小声说,“除了比较耐打之外不难对付,当初是米娅和我把他赶出我们城的,问题是……”

“毓珺对付他的时候带着现在的面具……”米娅接着说,“他……应该知道毓珺的身份……”

“我猜我们的计划改变了?现在首先要杀的是白枭吧。”亚历山大晃着酒杯看着杯中红色的液体。

“今晚就动手。”布朗看着走到吧台旁叫酒的白枭冷冷地说,“我们一起。”

“我对这点没意见。”莉萨舒展着身体,“我正想找个人热身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