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一月 20, 2010

罪法师(第八十七章)

“对了,米娅你不用去找黑猫么?”一天下午成毓珺坐在宾馆客房的阳台上悠闲地喝着Renesmee泡的红茶,他拿起一块松糕咬了口,“我记得她是你负责的吧?当然我可能记错了。”

“我已经打电话和她说过了,集会的时候我去顶替她。”米娅正修剪着指甲,粉红则拉着她的长发挡着秋千。

“打电话?”成毓珺扬起眉毛,“我不记得你有打电话就能杀死人的魔法。”

Renesmee把一盘点心放在茶几上,“米娅忘了告诉你吧,她和黑猫达成和平协议了,所以现在只要打个电话就行了。”她在成毓珺身边坐下,“很方便吧?其他人办得怎么样了?”

“亚历山大和布朗那里都没有什么问题,一切顺利,其他的也不是我的事,不过在黑巫师集会之前应该能顺利解决掉一批的。”成毓珺打了个呵欠, “好吧,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别的城市了,没有战斗的度假生活真是容易厌倦啊。”他侧头看着城中纵横交错的水道和一座座石桥,“下一站去哪里?”

“梵蒂冈?”安妮抱着孩子走上阳台。

成毓珺皱起眉头,“你知道我讨厌梵蒂冈吧?而且我也不觉得你会喜欢。”

“我是不会喜欢,只是想看看你的反应而已。”安妮腾出一只手摸了摸成毓珺的头,随后拿起一块糕点送进嘴里,“不如我们去法国吧?巴黎?马赛?”

“这或许是个好主意。”成毓珺侧头看看米娅,“你说呢?”

“我们什么时候动身?”米娅放下指甲刀问。

成毓珺打开笔记本,“我会定今晚的机票。”

就在成毓珺他们一家子人在欧洲旅游度假的时候,其他的法师则马不停蹄地在世界各地寻找黑巫师,一个个杀死他们,替代他们,为即将到来的黑巫师大会做准备。而那些黑巫师们似乎都没有察觉到危险的靠近,他们的隐秘生活是他们最好的保护伞,然而也是他们最大的弱点,一个黑巫师死了是没有多少人会知道的,因此他们也就无法从别人的死那里得到预警,就算他们知道谁死了,对于黑巫师来说互相残杀也是正常的事,特别是在集会之前,特别是很多人会选择在集会前解决一些个人恩怨。

“毓珺哥哥,你猜今天我和安妮姐还有米娅在逛街的时候又碰到什么人了?”Renesmee走进房间的时候成毓珺正趴在床上上网,她一下子蹦到床上滚到他身边探头看看电脑屏幕,“你又在干什么啊?”她打开一个塑料袋拿出一包玉米片放在成毓珺面前,然后又打开一瓶姜汁汽水递给他。成毓珺接过姜汁啤酒喝了口,抬头看看正在镜前试衣服的米娅,“又遇到星探了?”

“是啊。”米娅在他身边坐下,“又是看中Rene的。”她的语气酸溜溜的。

成毓珺拍拍米娅的背,“不要妄图和魅妖比了,你被我看中不就够了么?”他低头敲了几下键盘,“在和以前的同学聊天,法师前时代的。”他伸出手,“给我吧。”

“喏,”Renesmee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交给成毓珺,“你又要对星探做背景检查了?”

“为了保护我们家的Rene嘛。”成毓珺捏捏Renesmee的脸,然后拿过名片把上面的号码输入电脑,“免得你给人家拐去什么的。”

“就算真的被人拐走你也会把我救回来的啊。”Renesmee在床上翻了个身伸了个懒腰,“对了,安妮姐呢?”

“去拜访她不知道哪一任丈夫的墓地了。”成毓珺看着电脑屏幕皱起眉头,伸手抚摸着下巴,随手拔下了一两跟胡子碴。他摸摸Renesmee的头,然后捏捏她的脖子,后者像猫一样缩起脖子调皮地“喵”了声,“干什么啊?”

“这个号码不对头,”成毓珺撑起身体坐直了,随后盘起双腿,“我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号码才刚使用了没多久……让我看看通话记录……恩……”他用食指关节揉了揉额头,“我想我们有事做了,警方记录显示和这个号码联系的几个人失踪了。”他爬下床,“假期结束了。”

Renesmee也立即爬了起来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好啊,我也要玩。”米娅把衣服丢在床上摇了摇头,“算了算了,我们也闲够了不是么?”她走到桌边整理起她的香水瓶,“希望这不仅仅是普通的拐卖就好了,否则会很无聊的。”

“电尾你进入警方的系统把所有的失踪者资料都下载下来,然后分析一下共同点。Rene你来帮我把那个星探的样子画出来。”他碰碰 Renesmee的胳膊,“米娅么……”他摸了摸下巴,,“来帮我调查吧。”

“好吧。”米娅撇撇嘴在他身边坐下。成毓珺搂着她在她脸上亲了口,“我们开始。”

一只肥胖的,带着粗短手指的手拿起一只高脚杯凑到两片肥肠般的唇边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那是一个赤裸着上身穿着宽松短裤的光头胖子,他身边左拥右抱着两个只穿着比基尼的妙龄女子,两个女子眼中都带着惊恐的神色,“想不到你会来找我做生意,巴特伊麦阿斯,我从来不知道你有这种兴趣。”

坐在他对面的巴特伊麦阿斯穿着礼服,带着白色的面具,手中也拿着一杯红酒不过看起来一口也没喝,“我只是为了实验法术,不过你为什么不戴面具,狐狸。你戴面具的时候比不戴好看多了,而且你不怕你的真实身份被发现么?”

“我的真实身份就是人口贩子,而且我这种做做生意并且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的黑巫师最没有危险了。”狐狸不在意地耸了耸肩,“说老实话,谁会来找我呢。”

巴特伊麦阿斯把一个大信封放在桌上,随后站起身,“说的也是啊,谁会找你呢。”他转向站在墙边的两个穿着整齐的女子用一种奇怪的语言说了些什么,那两个人马上就毫无抗拒地走到了他身旁。

“真言么?”狐狸诺有所思地看着巴特伊麦阿斯,“现在很少有人用这么古老的法术了。”

“真言是最纯粹,也是宇宙中最原始的魔法力量之一,现在的法师不用是他们的损失。”巴特伊麦阿斯缓缓地说,“我们集会上再见。”

“你新发现的真言,是准备用在谁身上呢?”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反正不是你。”巴特伊麦阿斯的嗓音没有一丝感情起伏,“那么,再见了,狐狸。”随后他又说了一句真言,随着空气一阵波动他和两个女子都从原地消失了。

狐狸从桌上的盘中拿起一颗樱桃放进嘴里嚼了几口,随后吐出樱桃核,“那个孩子很强啊,巴特伊麦阿斯。不过无所谓了。”他拿起桌上散落的照片中的一张,照片上的赫然就是正和米娅一起逛街的Renesmee,“这个女孩真是天仙下凡啊,如果能弄到就好了。”他赞叹着。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