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一月 19, 2010

罪法师(第八十六章)

“你知道么,无论是银月还是星光都无法于你的美丽相比,”一位英俊的男子牵着一位美丽的红衣女郎的手走上天台,他们身后的房间里正举行着一个热闹的慈善派对,“像你这样的人即使在洛杉矶也是百里挑一的。”他抚摸着女子的面颊,“特别是你的眼神——孤独,清高,骄傲。”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接不到戏吧。”女子淡淡一笑,“我不喜欢向别人低头。”

“你不用。”男子的嗓音低沉清澈,仿佛具有某种魔力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相信她,“现在,闭上眼睛吧。”

女子依言闭上了双眼,等待着男人靠近她,吻她,至少这是她觉得对方会做的,她并不知道那个英俊男子从袖中缓缓抽出了一把闪亮的匕首。这时亚历山大从半空中俯冲而下抱住那男子飞出了天台。

女子只觉得一阵冷风拂过,睁开双眼时发现天台上已经只剩下她一人了。

这时亚历山大已经抱着那人飞到千米之外了,两人撞在山上之后分开了,那男子抽出一把暗红色的细剑,剑尖微晃仿佛毒蛇伸缩的信子,“你是?”

“亚历山大,”亚历山大抽出一把装饰华丽不过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实用的匕首,“你应该是绅士吧?不过你要对那位小姐做的并不是那么绅士吧?”

“不用你来多管闲事。”绅士猛地一挥剑一道红色的血光向着亚历山大袭去,亚历山大抬起匕首挡下了红光,同时一挥手。绅士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扼住了他的咽喉,他一抬手解开亚历山大的束缚,随后左手连挥,几只银蓝色的飞镖旋转着向亚历山大飞去,旋转着包围了他,亚历山大只是打了个响指那些飞镖就停下随后落在地上,“听说你是制造武器的高手啊,现在看来并不怎么样啊。”亚历山大轻蔑地笑着,话音刚落他的肩头出现了一道血痕,他侧头看了看伤口, “看不见的刀刃么?”他肩上的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原来是那些堕落到好人一边的吸血鬼么?”绅士一转手臂,他手上的刺剑分成了三叉,“看起来要认真对付了。”不过亚历山大已经闪到了他面前一拳把他打了出去,“不要说得刚才好像是在放水一样,你就算认真了也是打不过我的。”亚历山大眼中闪过一道红光,下一刻他已经站在绅士面前,右手刺穿了他的身体,他拔出手舔了舔指尖的血,随后抽出一块丝巾擦去手上的血,“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黑巫师的,这种水准也太次了吧。”他俯身拎起绅士的身体看了看, “看起来还没死透,正好可以带回去。”说着他就背起他的身体飞上天空消失在夜色中。

而此时在世界的另一端,死灵师和他的骷髅轰然倒地,化为一片破碎的白骨。

“这样你就可以扮成死灵师了。”带着骷髅头骨的布朗转了转手腕,一根骨刺慢慢缩回他的掌心。站在他对面的莉萨笑了笑,挥了挥手驱散了几具她控制的白骨,“你问过毓珺他们接待人那边弄得怎样了么?他们那边不会出错吧?”

布朗蹲在地上拿出一个口袋把碎骨一片片收集起来,“你不信任毓珺?”

“我不信任任何窜得太快的法师,他们要么是运气太好要么是有人罩着。”莉萨拿出一个药盒掬起一捧药粉洒在地上同时念着巫毒教的咒语,“你要收集骨头也等我净化完之后!”

“等你净化完之后这些骨头就没有什么魔法作用了,只能用来玩拼图了。”布朗仔细地收集着碎骨,不放过任何一小片,“毓珺是有些本事的,你放心好了。”他捻起一小块骨头眯起眼看了看,随后放进上衣口袋里,“这是死灵师本人的骨头。”他又拿起一块碎骨检查了下,“他会做好他的事,我们只要做好我们的事就行了。”

莉萨大把大把地洒着药粉,“好吧,你觉得他可以就可以。”她小声咕哝着,“反正我觉得他做法师的时间太短了。”

“啊欠。”成毓珺打了个喷嚏,然后揉了揉鼻子继续在键盘上敲打着。“怎么了?”缩在他怀里的米娅抬起头,“天气不冷啊。”

“我去冲杯热茶好了,”正看碟的Renesmee按下暂停键随后站起身,“还是咖啡?”屏幕定格在《初吻》中十四岁的苏菲玛索纯洁无瑕的笑脸上。

“茶就行了。”成毓珺忙说,“不用太麻烦的。”

“不会啊,”Renesmee微笑着摇头,“对了,安妮姐和米娅要什么么?我可以做点夜宵。”

安妮张大嘴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随后抱起Spernaza,“我还是先去睡觉好了,你们继续。”她走进卧室,“晚安,说起来毓珺你在弄什么啊?”合上门之前她最后这么问。

“为黑巫师集会做准备,分析可能的地点,人数,统计我们能够干掉的黑巫师。另外我还在研究一些新魔法,不过效果不是很好。”他皱眉揉着额头,“Rene你不用陪我们一起的,你和米娅都困了吧?”

“我们也困了。”烟牙在空中有气无力地漂浮着,而火轮已经趴在角落打起了呼噜,一阵阵细微的蒸气随着它身体的起伏从它体内喷出。

“没事,”Renesmee摆弄着热水壶,“我也不困啊,多亏毓珺哥哥你有这么多碟呢。”

“我知道你们困了,看粉红和阳光?”成毓珺说得没错,阳光已经趴在Renesmee头上睡着了,粉红则靠在米娅耳边抓着她的头发低头打瞌睡,“你们去睡吧。”米娅抬头吻了吻成毓珺,“好吧,我在床上等你。”她站起身摸了摸成毓珺的头发随后走进卧室。

“我就把初吻看完好了。”Renesmee蹭到成毓珺身边坐下拿起一包薯片嚼着,不时拿起一片送进成毓珺嘴里。“那时候我也差不多忙完了吧?”成毓珺哭笑不得地摇摇头,然后捏了捏Renesmee的脸,“对了,我从来都不知道你的生日呢,从研究所弄来的资料生日一档也是不明。”

Renesmee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安妮姐说我应该是十六七岁,不过我已经决定了我的生日。”

“哦?”成毓珺扬起眉毛。

“就是毓珺哥哥你把我救出来的那天咯。”Renesmee在他面颊上轻轻一吻,随后站起身去泡茶了,留下成毓珺愣愣地看着她的背影同时抚摸着自己的面颊,“好吧,以后要在身上挂一个防魔罩。”他在心中暗想,不过同时又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温暖的感觉在心中扩散开来,米娅让他感受到了如火的激烈的爱情,而Renesmee给他的感觉则是温柔的,细腻无比的关爱,那种既像一个粘人的小妹妹又像一个会照顾人的姐姐的感觉是成毓珺很久,或许从来就没有体会过的。

“我救你的那天么?”他接过Renesmee递给他的热茶喝了一口,“去睡吧。”他拍拍Renesmee的背,“乖。”

“不好。”Renesmee给自己冲了杯茶双手拿着茶杯坐到成毓珺身边蜷成一团,“我还没看完呢。”她顽皮地做了个鬼脸,随后侧头靠在成毓珺肩上伸手拿起遥控器按下了播放键,《初吻》中温馨的舞曲再次响起,回荡在房间中。

成群闪着银蓝色光芒的死蝶在空中盘旋飞舞着,而穆晓彤则站在花丛中挥舞着衣袖指挥着蝶群。站在她身边的柳青颜则指挥着自己的魂蛾舞动交缠着穆晓彤的死蝶,两种颜色的飞虫在半空中闪耀着,就仿佛是流淌的群星一般。两人操纵着魂蝶和死蝶排出各种阵势形状,大约半个小时后柳青颜先是长袖一挥收回了她所有的魂蝶。随后穆晓彤也扬起袖子收回了死蝶,虽然它们飞得慢一些,不过最后也都飞回了穆晓彤的袖中,两人搜索着天空,这次没有一只死蝶掉队。

“成功了!成功了!”穆晓彤拍着手兴高采烈地大叫着。柳青颜笑着摸摸她的头,“你也终于能自如驾驭灵虫了,恭喜你,小师妹。”

“多谢师姐帮我练习。”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