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一月 18, 2010

罪法师(第八十五章)

巨大的图书馆内一片昏暗,只有桌前燃烧的烛焰散发着时明时暗的昏黄光芒,穿着灰色西装的接待人正坐在桌前翻阅着一本厚厚的古卷,每翻一页都扬起一些灰尘,弄得接待人咳嗽不止,他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随后争相放下杯子。

一条闪着蓝色电光的黑色金属鞭击碎了玻璃杯,接待人抬起头,惊讶的神色在脸上一闪而过,随后又恢复了一向的从容,“罪法师么?有何贵干?”

带着骷髅面具的成毓珺从黑暗中走出,“难道你应该问的不是我怎么不让你察觉而发现你的么?”

接待人抬起手似乎在虚空中抚摸着什么似地挥了挥,“利用亚空间屏蔽自己的波纹从而避过我的探知,然后,我会在这里应该是有人告诉你的吧?”

“是凯特,”成毓珺走到接待人面前拿起他正在看的书,“恶魔学么?有意思的东西。”他合起书,“送给我好么?”

“我注意到你带了些朋友过来。”接待人看了看四周,米娅,Renesmee,安妮,榊圭吾和亚历山大也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已经包围了他,“而且用了亚空间封闭保证我不能传送么?罪法师你什么时候和这些法师交朋友了?”

“其实我是古德曼神父的学徒,为什么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惊慌呢?”

“接待人并不能算是个安全的工作,我早就估计有一天会被人干掉了,既然无法避免最终的结果又为什么要惊慌呢?”他整了整领带,“而且我发现和对手好好谈得到的结果往往比动手好很多,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好好配合的话你们应该会让我活着吧?”

“很爽快么?那很好,我们要混入黑巫师的集会。”亚历山大走到他身后伸手搭在他肩上,“这点你能帮忙吧?”

“好吧,事后你们还是杀了我比较好。”接待人摇了摇头,“不过,我想我可以帮你们。”

几个小时之后他们从图书馆走了出来,成毓珺胳膊下夹着几本书,他正用一块丝巾擦去右手上的血迹,他的手腕上挂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

“为什么我觉得你比起我见过的所有黑巫师都更像黑巫师呢?”亚历山大有意无意地离成毓珺远远的,“他叫你杀了他,我想并不包括把他的头割下来回去研究。”

“他也没说不准啊,”成毓珺耸耸肩,“那么我们现在应该分头行动了吧?我这几天会待在弗洛伦萨陪几个女孩子玩,毕竟接下去没我什么事了,需要帮忙的话和我联系吧。”他摸着Renesmee的头说,“Rene是第一次来意大利,我想带她到处转转。”

“我回去禀报师傅。”榊圭吾如此说。

“如果你们还想去法国玩玩的话,可以住到我家族的城堡里。”亚历山大从衣袋里掏出一张羊皮纸递给成毓珺,“即使我不在家,看到这个我家族的人也会好好招待你们的。”他伸出手和成毓珺握了握,“很高兴能够认识你,也很高兴认识你们。”他朝成毓珺身后的米娅等人笑笑,“那么再见了。”他向后退了几步,随后就化作一只蝙蝠振翼消失在夜色中。然后榊圭吾朝他们点了点头,从衣袖中拿出一张道符朝空中一掷,那道符化为一只纸鸢飞了起来,榊圭吾纵身一跃跃上纸鸢随后飞走了。

“那我们是不是要找个落脚的地方?”抱着Spernaza的安妮笑笑,“虽然在这里住的时间没有凯特那么久不过我也知道几个不错的地方,走吧?”

当然晚上成毓珺一直研究接待人的大脑到凌晨,等他揉着眼睛走出自己的房间时大家已经都睡了,米娅因为觉得人脑太恶心了所以去和安妮挤一张床了。他走到厨房准备煮咖啡却发现找不到咖啡壶了,便又走回客厅,咖啡壶正放在茶几上,而穿着金色睡裙的Renesmee则侧卧在沙发上睡着了。沙发旁的立式灯亮着,柔和的灯光均匀地洒在她恬静天使般的面庞上。成毓珺笑了笑拿起一块毯子想给Renesmee披上,不过却只是静静地站着看着Renesmee。短短的睡裙并不能遮盖住她的玉臂,肩膀,半抹酥胸和修长的腿,躺在沙发上的她是如此宁静,美丽,那脸上纯净的样子让人不忍触摸,仿佛只要碰一下就会污染到眼前的美景,却又像一个睡美人那样散发着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仿佛只需要一个吻就能唤醒的公主。

成毓珺小心地把毯子披在她身上,随后伸手把披散在她脸上的碎发拨开,之后坐下给自己倒了杯咖啡边喝边静静地看着睡梦中的Renesmee。咖啡的味道很醇厚,清苦而不带一丝酸味,正是成毓珺喜欢的口味,他能尝出Renesmee的手艺,他放下咖啡杯凑近了Renesmee在她脸上轻轻一吻,随后伸出手指轻抚着她的面庞。

“不是个好主意。”成毓珺猛地回过头见安妮站在身后。

成毓珺靠在沙发上笑笑,“米娅呢?”他小声问。

“还睡得很熟,”安妮侧坐在沙发扶手上替Renesmee掖了掖毯子,“我怎么觉得你最近和米娅不是那么亲热了?”

“我很忙,她能理解的,这和Rene没有关系。”成毓珺挠了挠头,“你觉得我们之间……有问题么?”

“Rene一直把你当作很重要的人,她喜欢你,从你把她从研究所抱出来的那一刻就开始了,当然这是正常的。她对你的那种感觉并不是爱,而是对恩人的仰慕和对亲人的关爱,不过问题在于她已经不是个孩子了,但是无论是心理还是行动都像个粘着大人的孩子,并且她的魅惑能力已经成熟了但却不知道怎么抑制,而且你也应该发现每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她的能力就显现得更厉害,你本来就把他当妹妹,受能力影响后更是另外一回事了。”安妮也倒了杯咖啡喝了口,然后皱着眉头吐回杯子,“也只有你喝得下这么苦的咖啡。”

“恩,我会注意不受Rene影响并且多花时间陪米娅的,多谢你的提醒。”成毓珺不好意思地揉着额头,“但是,”他看着Renesmee, “真的,每次看着她就觉得特别想护着她,保证她不收到任何伤害,Rene受的苦已经够多了,也到了应该被宝贝宝贝的时候了。”他怜爱地摸摸 Renesemee的脸随后小心翼翼地把她抱起来,Renesmee在成毓珺怀中呢喃了几声,不过并没有醒过来,“还是让Rene和你睡吧,我把米娅抱回我房间好了。”

“我改天也应该教教Rene怎么控制自己的魅惑能力了。”安妮替成毓珺推开卧室门。成毓珺把Renesmee轻放在床上,随后走到米娅身边一用鼻尖蹭着她的肌肤,亲吻着她的面颊。米娅微微睁开双眼,“毓珺?”

“恩。”成毓珺抱起米娅,“我们回自己房间吧。”

法国郊外的一栋古堡大殿中,阴冷的烛光闪烁着,映照出几个或坐或站的人影,每个人都有着苍白的皮肤,冷峻的面容,穿着精致的服饰,有几个人手中拿着盛满红色液体的高脚杯啜饮着。

“父亲,母亲,我回来了。”亚历山大从黑暗显现,走向坐在沙发上一位身着黑裙的美丽女士低下头,又朝站在一旁的一位威严的男子点了点头, “接待人那里解决了。”

黑衣女士拿起一杯鲜血递给亚历山大。“那么凯特呢?你确定她不会再作恶了么?”她身边的男子问。

“她已经不是威胁了,如果她再犯的话就算我们不动手成毓珺也会解决掉她的。”亚历山大喝了口血,“虽然觉得很丢脸,但是他的确是个厉害的法师。”他放下杯子,“我接下去的任务是杀死一个称号是‘绅士’的黑巫师并伪装成他。”

“绅士么?”坐在黑衣女子身边的一位金发女郎微微一笑,“这个称号也很适合弟弟你啊,要我帮忙么?亚历山大。”

“不用了,姐姐。”亚历山大的双眼中闪烁着红宝石的光芒,“如果这点事情都做不了的话我也不算是奥古斯汀和阿贝哈的儿子了,不是么?巴菲。”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