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一月 17, 2010

罪法师(第八十四章)

柳青颜,谷幽兰和穆晓彤在长长的走廊上款款而行,阳光透过绣花的窗格打在她们身上,流淌着,一道道明亮的光斑。越往前走空气就越热,仿佛她们三个正走向一个火炉。柳青颜微微叹了口气,“记得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在百米之外就已经有这么热了。”谷幽兰和穆晓彤并不搭话,不过眉目中都透着一丝忧伤。“师傅,我们进来了。”柳青颜伸手推开厚重高大装饰着兽面的铜门,门打开的一瞬间一股热气铺面而来。

门后是巨大得仿佛已经违反了建筑规则的殿堂,而在殿堂尽头端坐着一位穿着暗红色汉服的中年妇人,“你们都来了啊。”妇人的嗓音低沉坚毅,咋一听上去有些像是个话音稍尖的男人,而妇人的脸咋一看上去更像是个秀气的男子多过女子,不过最惊人的还是那双眼睛,没有眼白和眼黑之分,而完全是两团燃烧在她眼眶中的火焰,“那件事商量得怎么样了?”一条巨大无比仿佛龙一样的红色巨蛇盘在她周围,它身上散发着暗红色的光芒,仿佛红热的金属。巨蛇抬起头,一双血红的眼睛定定地看着进来的三人,燃烧着的信子在嘴中伸缩。

“一切都好,师傅……”柳青颜她们三个都跪坐在地上躬身行礼。她们面前的就是她们门派的掌门人,也是她们的师傅,驾驭着火蛇的林千霞。

柳青颜她们三个都还清楚地记得她们第一次来到这里时见到的景象,那个时候火蛇还没有现在这么大,不过当时即使在平时它的身体也是完全被明亮的火焰所笼罩的,而不是现在的红热状,而林千霞还要年轻上许多,双目中的火焰也更加摄人,仿佛只要目光所及的地方就马上会燃烧起来似的——事实也的确如此,如果没有法术护身任何人只要进入那扇铜门就会立即燃烧起来,而现在她们根本不用做任何防御就能靠近林千霞和她的火蛇了。

事实是去年她大寿的时候已经把所有的事务都交给柳青颜了。她们门派深谙养生之道,这么早交出事务属于稀有,不过林千霞的火最旺的时候无人能挡,但燃烧的却是她自己的光阴。柳青颜的魂蝶,谷幽兰的白鸦和穆晓彤的死蝶都是能探知生死的灵物,其实她们心中早就知道师傅已经时日无多了。

但是从现在殿堂里的热度来看,火焰熄灭的比她们预料的更快,林千霞已经油尽灯枯了。

柳青颜把集会上发生的一切,包括成毓珺的计划娓娓道来,说完后便静静地看着林千霞。

“虽说我这把老骨头快挺不住了,不过至少不会在这几天就死。”林千霞豪爽地一笑,“你们这个计划挺好玩的啊,这个叫成毓珺的小子也有意思,青颜你看起来很赏识他啊?幽兰你觉得那个孩子怎么样?”

“啊?”谷幽兰显然对林千霞会问自己有些惊讶,她顿了顿,“成毓珺的确是年轻一代中少有的强大法师。”

“恩,幽兰应该不会夸大他,那么和圭吾比呢?”

“我家圭吾还是比他强,目前为止。”柳青颜忙不迭地说,“不过年轻一代中我看上去觉得可以的就是我亲自调教的圭吾还有他了,说起来我还教过他一段时间,所以也算我的功劳。”她得意地说。

林千霞微微一笑,“你呀,还是老样子。”她轻咳了两声,然后朝担心地看着她的柳青颜她们笑笑,“放心,我不会咳嗽一下就死的。对了,如果你们这次计划顺利然后需要行动的话,我也要去。”

“不行!”柳青颜她们三人异口同声地叫起来。

“这不是在征求你们的意见,我会以掌门人的身份去!”林千霞虎着脸说。

“那让我护卫师傅你吧。”谷幽兰忙说。

“你和你的白鸦有更好的用场,”林千霞摇摇头,“让晓彤跟着我好了,互相有个照应,我也能教教晓彤真正的战斗是什么样的。”柳青颜还想说什么时她抬起手示意到此为止了,“我现在可还是掌门,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有点困了,你们去忙你们的吧。”

“晓彤,你这两天跟着我和幽兰,一定要在行动前能够完全控制死蝶。”走出大殿后柳青颜这么说。

“我知道。”穆晓彤坚定地点头。

集会一结束成毓珺,米娅,Renesmee和安妮就登上了去意大利的班机,一起的还有榊圭吾和亚历山大。米娅靠在正在看书的成毓珺肩上打盹,安妮抱着孩子静静地睡着,Renesmee正在读小说,不时探头和成毓珺小声说几句话。榊圭吾坐在座位上闭着双眼冥想,而亚历山大自从见到 Renesmee的一刻开始每隔一小段时间就会忍不住偷偷看她一眼,最后他似乎终于决定站起身和她搭讪了。

“看的什么书啊?”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很早的小说了,从毓珺哥哥书架上找到的。”Renesmee晃了晃手里暗红色封面的小说。

“哦,让我看看吧。”亚历山大一副感兴趣的样子。

“我不知道你看得懂中文啊。”Renesmee把书递给亚历山大。

“他看不懂。”闭着双眼的榊圭吾说。

“圭吾你难得主动说话啊,”亚历山大讪讪地坐回自己位子上。

“你第一回合就放弃也很难得。”榊圭吾睁开了双眼,“你没希望的。”

“什么?为什么啊?”

“因为Rene很听她‘毓珺哥哥’的话,而毓珺不会赞成,而且你不是毓珺的对手,还有你说话能不能小声点。”被亚历山大吵醒的安妮没好气地说。

“什么,什么叫我不是毓珺的对手!”亚历山大不满地抱怨着,随后他注意到榊圭吾,安妮和Renesmee投向他的带着“这不是明摆着的么” 意思的眼神,而成毓珺本人似乎就根本不在意他们说的话。

“虽然你是半吸血鬼,天赋应该也不错,但是你应该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在真正的魔法学习上,吸血鬼的天赋仅仅在他们达到一定的年龄之后才有优势,你这么年轻的人觉得面对能打败凯特的毓珺会有机会么?”安妮揉了揉眼睛,“而且魅妖对于魔力的感觉不会错的,现在你不介意的话请安静一会儿,我还想好好睡。”

“好吧……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就单独行动了……”亚历山大无奈地靠在椅背上。一丝淡淡的笑意浮现在他身边的榊圭吾脸上。

等他们从机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当然这是特别为了照顾吸血鬼亚历山大做的准备。“对了,我们怎么过去?”亚历山大拎着一大堆行李跟在成毓珺身后,其他人到都没带什么东西, 成毓珺还是一贯地只背了一个背包,不过其实他的大部分行李都已经由火轮提前带到了,米娅的紫电也是一样,“你已经和凯特联系过了么?”

“联系过了,而且说过我们六个人一起去找她。”成毓珺停下了脚步,身后的亚历山大差点撞到他背上,“虽然稍微有点不高兴的样子,不过她说了回来接我们。”他抬手指了指停在停车场里的一辆黑色SUV,穿着黑色西装的凯特正靠在车上向他们挥手,等他们走近后凯特把手中的烟丢在地上踩灭了,“我记得你上次走的时候说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

“很抱歉,不过看起来还需要你帮忙。”成毓珺伸手和凯特握了握,“我会好好答谢你的。这是米娅,Renesmee和安妮,还有榊圭吾,这位是非常年轻的吸血鬼亚历山大。”成毓珺在介绍的时候专门加重了“年轻”两字。“你能不要取笑我了么?”亚历山大恼火地说,同时因为是在凯特面前所以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

“等毓珺入土之后你就能超过他了,小孩子。”凯特仔细端详着亚历山大,“我们血族的好处就是可以静静地等着对手一个个死去。好了,大家上车吧,我已经在弗洛伦萨最好的店里订了位置了,我们可以边吃边谈。”她招呼着众人。

“好吧,她看上去不像坏人。”米娅凑在成毓珺耳边小声说,而凯特已经和Renesmee和安妮亲热地聊了起来,榊圭吾只是一言不发地拉开车门坐进车里。“把地址给我吧,我开车的时候你可以和他们好好聊聊。”成毓珺把包丢进车里。

“你不会迷路么?”

“那你就有更多时间用来聊天了。”他坐进驾驶座发动了SUV。

凯特毕竟是在弗洛伦萨生活了上百年的血族了,选择的餐厅让所有的人都赞不绝口,而且熟络之后众人发现其实她是个非常亲切健谈的人,完全和 “血腥”两字搭不上边,大家都聊得很高兴,除了几乎不开口的榊圭吾之外。

“好了,”凯特放下刀叉拿起餐巾擦了擦嘴,“毓珺你这次来找我不仅仅是为了吃一顿饭的吧?”

“不是,而且这顿算我的好了。”成毓珺放下酒杯,“想和你谈谈黑巫师集会的接待人的事。”

“接待人啊……”凯特环视了下在场的众人,“毓珺你真是一刻都不停啊,上次刚解决了痛苦他们,这次准备直接对黑巫师集会动手了么?你的胃口还真是越来越大了。”

“不仅有毓珺,很多法师也会一起行动。”榊圭吾终于也开口了。

“好吧,”凯特叹了口气“接待人他自己就是个非常强大的黑巫师……”

凯特和成毓珺他们一直聊到餐厅打烊才结束,“祝你们好运,”她拥抱了下成毓珺,然后又抱了抱米娅,Renesmee和安妮,亲了亲 Spernaza的面颊,最后和榊圭吾还有亚历山大握了握手,“毓珺,对付接待人并不难,你们应该没问题。但是在黑巫师的集会上捣乱可是比你一个人面对痛苦还要危险得多的,你要小心啊。”

“这是我的错觉么?还是你真的在关心我。”成毓珺扬扬眉毛,“我死了你就不用遵守我们的诺言了啊,不过不管怎样还是多谢。”

“说不定我喜欢遵守这个诺言呢。”凯特笑笑,随后上车发动SUV离开了。

成毓珺目送SUV远去,随后转过身看着其他人,“怎么样?开始行动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