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一月 16, 2010

罪法师(第八十三章)

从会议室出来后成毓珺长舒了口气伸了个懒腰,随后从兜里掏出手机看了看,“Rene和安妮已经回家了,”他抬起头时古德曼神父和杰克法师正推开门走出来,“古德曼神父,杰克,你们街下去准备去哪?”

“我们还要见几个人,你们可以先走了。”显然他们两个对于成毓珺并没有杀死凯特这一点非常不高兴,古德曼神父并没有回答,杰克法师扳着脸这么说了句。

成毓珺耸耸肩,侧头看着身边的米娅,“你不会也不高兴吧?”他亲亲米娅的额头。

“一点点啦,”米娅撅着嘴,“就你不让我知道的那部分稍微有点生气。”

成毓珺伸手刮了下米娅秀气的小鼻子,“以后我不会不告诉你了,现在我们干什么啊?”这时柳青颜,谷幽兰和穆晓彤三人结伴从会议室走了出来,柳青颜拉着两人的手走到成毓珺面前,“我们三个要去师傅那里,晚上就不陪你们玩了哦。”她伸手整了整成毓珺的衣领,“这次去见师傅不知道要多久,也许下次见面就是在黑巫师的集会之前了,所以想对你说,毓珺你已经成为能独当一面的法师了。”她怜爱又欣慰地笑着,“不要忘了是我教你的哦。”

“多谢夸奖,”成毓珺弯腰鞠躬,“我不会忘记青颜师傅的教诲的。”

“趁集会的时候好好玩吧。”谷幽兰脸上依旧带着淡定的浅笑,“之后就有得幸苦了,那么我们先走了,毓珺,米娅。”她肩上的白鸦扇了扇双翼呱呱地叫了两声。

“再见。”穆晓彤最后朝他们挥了挥手,然后随着一阵闪光三人就分别化作成群的魂蛾,白鸦和死蝶飞上空中。成毓珺和米娅抬头目送着她们远去, “恩……我也要弄个类似的法术,这太酷了。”成毓珺摸着下巴嘀咕着。

“哎,给你们的。”布朗和亚历山大走到两人面前。亚历山大掏出两张卡片分别递给成毓珺和米娅,“所有人的联系方式和我们论坛地址,至于凯特的事……”

“我会联系你们的。”成毓珺把卡片放进皮夹,“在这之前让我好好享受集会吧。”

最后只有成毓珺和米娅两人手牵着手走在街上,“记得一年前么?”成毓珺怀念地说,“你拉我去那个夸张到死的聚会。”

“如果你还想去的话我知道他们这次在哪里办,要去么?”米娅一脸坏笑地看着成毓珺。

“不用了,我不希望把今天吃的东西都吐出来。”成毓珺苦笑着挠了挠头。

“不如我们回去好了,”米娅靠在成毓珺肩上,“Rene和安妮还在等我们吧,说不定Rene已经做好饭了呢。”

“嗯。”

成毓珺到家的时候Renesmee的确做好饭了,吃饭的时候成毓珺就把计划向Renesmee和安妮和盘托出了。四人吃过晚饭之后都在客厅坐了下来,成毓珺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并拿出了一堆笔记本翻看着。“这么用功啊。”米娅拿着遥控器不断换着电视频道,“好像没什么好看的电视,你有碟么?”成毓珺飞快地敲打着键盘,“有啊,我包里。这次是大动作,有些东西要好好计划才行,我不希望弄出什么事情来。”

“我以为弄出事情来是你喜欢做的呢。”米娅从成毓珺的背包里找出光盘包打开翻检起DVD来。

“我自己弄出事情来无所谓,别人不行。”

“一般来说对自己不负责的人反而会对别人特别负责。”Renesmee把一大盘切成薄片的西瓜放在茶几上,拿起一片逗着Spernaza, “毓珺哥哥就是这样的。”

“说起来……你在干什么?”成毓珺皱着眉头看着正拿瓶药油往自己腿上均匀涂抹着的安妮,“我不觉得你需要护肤了吧。”成毓珺说得没错,安妮的腿修长匀称,皮肤光洁雪白,宛若少女。

“这可不仅能护肤,还能消除疲劳,收紧肌肉,减缓衰老。”安妮把药瓶递给安妮,“你可以试试看啊,他们家这几代下来做的药油一代比一代好了。”

“这几代?”米娅拿过药瓶闻闻,“对了,我都忘了你都有多大了。”

“事实上我们也不知道你多少岁了。”成毓珺站起身,“Rene你知道么?”

“知道啊,不过我答应过安妮姐不说的。”Renesmee吐了吐舌头,“喂,毓珺哥哥你抽剑干什么啊?逼供么?”

“怎么会呢?”成毓珺笑着走到房间一角挥了挥手中的龙舌剑,“电尾,朝我放电,力量小一点。”电尾朝成毓珺射出一道电流,成毓珺挥着剑试图把它射出的电流反弹回去,不过相反地却是手上一麻,“看来不是那么容易啊。”他皱着眉活动着手臂。

“榊圭吾的剑法不是那么容易学的啊。”安妮把药油均匀地抹在腿上之后开始往手臂上涂抹,“当然,招式很重要,你应该注意到他挥剑时候从肩到肘,到手腕一直到手指的动作了吧?还有他怎么运用剑的弹性的,不过这不是全部,他还把自己的内力灌注在剑上,这样才能反弹那些魔法,这种剑法需要长时间的修炼,不是你一天两天能理解的。”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成毓珺又在电脑前坐下,然后拍拍脑袋,“对啊,你都多少岁了。关于榊圭吾他还有什么情报么?告诉我。”

“没什么特别的啊,他出身在法师世家,或者武林世家,反正是类似的东西,据说非常有天赋,但是目睹了家里所有的被黑巫师杀掉之后就开始寡言少语了,当年是柳青颜出手救了他然后就收他为徒了。”

“这样啊……”成毓珺点头,“恩,这就说得通了。对了,青颜师傅多少岁了?”

安妮哭笑不得地看着成毓珺,“你真的想知道?”后者点了点头,“好吧,她应该比古德曼神父小那么……两轮?”

“那就是四十几岁?”米娅看了看一旁的成毓珺,“还好吧,我一直以为她会更大一些呢。”

“其实谷幽兰也有二三十岁的样子了,这一代她们三个当中只有穆晓彤才是唯一一个外表和年龄相符的人,她们门派对于长寿养生之道很有研究的,她们的师傅现在九十多岁了看上去也就三四十的样子,说起来也只有那些有特别经历的人会被她们门派选中。”

“是么?”连Renesmee的兴趣似乎都被提起来了。

“比如说柳青颜吧,她和她的父母还有另外一些人进山里探险然后迷失在森林里了,最后其他人吃掉了她的父母,最后她用毒蘑菇毒死了那些人,她的师傅发现她的时候她正在烤一条人腿,那个时候她只有八岁。”

成毓珺叹了口气,“恩……吃人……”

“谷幽兰因为她天生的长相而被父母遗弃,一只白虎哺育了还是婴儿的她,之后她就一直生活在林中与虎狼为伴,六岁的时候她骑着白虎在山林中追赶梅花鹿的时候被师傅发现的,而当时一句人话都不会说的她在两天之后就已经能流利说话了。”

“至于穆晓彤的话,她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而当时她也停止了呼吸,她的父亲把两人同棺而葬,但是入土之后居然听到婴儿的哭声,再把棺材起出来之后发现她居然还或者,然后她的师傅听到这传闻就到她家收她为徒了,反正她家人都把她当作不祥之兆。”安妮说完之后拿了块西瓜嚼了起来,“你还想知道什么八卦么?我可是知道很多的。”

“暂时没有,不过我越来越觉得我们的计划没有你和Rene的话太可惜了,你的学识和经验,还有Rene的能力都是非常稀有的,特别是你们还有魅妖的能力。”成毓珺摸着下巴,“说不定会特别有用呢。而且安妮你在很多地方待过做过很多种工作吧?”

“会很多种语言,而且基本上黄页上百分之八九十的工作都能做。”

“安妮姐好像特工哦。”

“就是吧。”米娅正在看一部间谍美剧,“不过你真的叫她们帮忙的话古德曼神父和我爸会更不高兴的吧?”

“那就不要让他知道咯。”成毓珺扬起嘴角这么说。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先去对付哪个?”安妮坐直了身子问。

成毓珺摩挲着下巴上的短胡子茬,“集会结束之后我们直接去找凯特,然后是接待人,之后先把黑猫解决了再说别的好了。”

“我和安妮姐还可以做你的‘货物’进集会啊。”Renesmee如此说,“这样也不用费心找别的黑巫师杀了。”

“恩……而且万一不行动我还可以把你们卖个好价钱,一举两得。唉唉唉不要捶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成毓珺躲闪着Renesmee连珠的粉拳,最后干脆一把抱住她呵着她的胳肢窝。Renesmee是个触痒不禁的,咯咯地大笑着倒在沙发上翻腾着,喘着气。然后安妮拿起了一个沙发垫子向着成毓珺丢过去,米娅看着好玩也拿起枕头加入了他们的大战,一时间房间欢声笑语闹成一团。

当天晚上他们一直熬到很晚才上床睡觉,米娅靠在成毓珺胸前缩在他的臂弯中,“今天很高兴呢,安妮都玩得那么疯。”

“因为集会之后他们要做的事情就不知道结果了吧。”成毓珺定定地看着天花板,“魅妖对于危险的感觉比我们还要灵敏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