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一月 12, 2010

罪法师(第七十九章)

Renesmee哼着歌把饭菜放进微波炉碗里然后把几个微波炉碗叠在一起放进塑料袋,“好了,我要去给毓珺哥哥送饭去了,米娅你去么?”她拎起塑料袋。

“不了,叫他早点回来。”米娅收拾着桌上的餐具,“不过这家伙研究起东西来总是忘记时间,还好有你去送饭给他,否则我怀疑他会饿死在实验室呢。”她把盘子丢进水槽,“安妮,Spernaza又学会什么了?”

“又学了几个单词,别的没什么了。”安妮牵着Spernaza的手,现在她已经能走路了。

“好了,我走了。”Renesmee打开房门却见理查德和他的机器人站在门外,“咦,今天你自己来的啊?”

“我上午去大学旁听讲座了,”理查德探头看了看屋里,“我来找尼克。”

“哦,跟我来,”Renesmee走向SUV,“他换了工作地点了,我正要去送饭,一起去吧。”她拉开车门。

“为什么换地方了?”理查德爬上车坐好后问。

“因为噪音太大。”Renesmee笑了笑。

“哟,理查德啊。”成毓珺放下手中的焊枪,脱下护目镜和耳罩,“已经到了吃饭时间了么?”他捏捏Renesmee的脸随后接过她手里的塑料袋拿出微波炉碗放在桌上打开吃了起来,“找我干什么啊?理查德,你哥哥和罗根最近还好么?佐伊她们呢?”

“都很好,佐伊已经开始上班了,昨晚还和我哥哥约会了,第一次。”理查德笑笑,“罗根他对于你的右臂比较好奇想过来看看。”

“你对我的右臂也比较好奇吧?”成毓珺从工作台上拿过一条机械臂放在理查德面前,“你慢慢研究吧。”然后又埋头狼吞虎咽起来,理查德费力地捧起机械臂看了一会儿随后放下,“如果有设计图的话会更容易理解的。”

“我笔记本里,自己看吧,顺便看看有什么可以改进的。”成毓珺放下饭盒,“你的能力练习的怎么样了?”

“这种通过手术和药物获得的能力基本上是不会增强的,除非进行进一步的手术,你是知道的。”理查德拉过成毓珺的笔记本电脑看起来,“我想过来问问你有什么其他的办法提高我的能力的,或者增强我的机器人,对了,我准备到大学去学心理学了。”

“我讨厌天才。”成毓珺做了个鬼脸,“双胞胎的案子启发了你?”

“不,我只是觉得我们对于大脑的力量还有很多未知的部分,而我可以选择一个角度,况且我还很年轻,如果心理学不行我可以转向医学,说起来你在忙什么呢?”

“法师杀手,”成毓珺几口吃完了饭,然后带上耳罩,丢给理查德一个,“带上,”随后拉开抽屉拿出一个粉红色的绒毛耳罩替一直静静地坐在他身边的Renesmee带上,“造它的人是个天才,当然没有我这么天才否则我现在就死了,不过因为火轮不想在身上装这么一个大家伙,当然也的确会影响它的平衡,所以我不得不对它进行一些该进,然后因为发出的声音太响了所以被这三个女孩子从家里赶出来重新找地方工作了。”他按了几下键盘,放在工作台上差不多两米多长的法师杀手的枪身两侧展开了两小一大三对银色的金属翼,然后金属翼shang的几十个喷嘴喷出一阵阵蓝色的火焰,整把枪慢慢地,平稳地升上半空, “对了,法师杀手这名字好难听,以后就叫它银翼吧。”

“毓珺,银翼杀手的因为原名并不是银翼杀手这点你知道吧?”电尾说。

“我知道,不过这东西的确有银色的翅膀啊,虽然那是钛合金制造的。”成毓珺又按了几下键盘,“实际上让它飞起来并不是问题,控制也不是问题,目前为止就是发射的时候怎么控制后座力。”他按下回车,随着一阵巨响银翼射击了,子弹直接击穿了几层铁块,不过同时巨大的后座力也把银翼整个甩了出去坠落在地。“好吧,”成毓珺挠挠头,“很明显在发射一瞬间发动机加力不够,在不同的发射角度下需要的平衡也不同,是很复杂的问题。”他转向理查德,“把你那天才的大脑借给我用用。”

“好啊。”理查德从挎包里拿出掌上电脑,“你先把设计图给我再说吧。”

“Rene你不要先回去么?”成毓珺又问Renesmee。

Renesmee微笑着摇了摇头,“我就在这等你们好了。”

“恩,你可以看看美剧什么的。”成毓珺俯身亲亲她的前额,“好了,开始工作吧。”他在电脑前坐下抚摸着下巴,“我想想……首先……”

在理查德的帮助下成毓珺只用一个星期就完成了银翼的改造,之后他又回到了自己家中的地下室工作,一切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之后的几个月里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唯一令成毓珺惊讶的是安妮的女儿Spernaza的成长和学习速度,她现在已经能够流利地说话并且能走得很稳当了。

成毓珺小心地用纱布擦着一颗颗细长的银色子弹,随后在桌上整齐地放成一排,这时古德曼神父走进了他的工作间。

“古德曼神父。”成毓珺笑了笑,“每次你来总是没有什么好事,这次又是什么?”

“其实这次并不算是坏事。”古德曼神父拍拍他的肩,“到楼上去吧。”

“好吧,我有不祥的预感了。”成毓珺站起身,“到底有什么事啊?”

等成毓珺,米娅,Renesmee和抱着Spernaza的安妮都坐下后古德曼才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其实没什么特别大的事,只是法师集会快要开始了,而毓珺你成为一个法师也有一年了。”

“已经这么久了么。”成毓珺嘴角露出一丝怀念的微笑,“我自己都没注意啊。”

“我们应该找个机会庆祝一下的。”Renesmee插嘴说,“不如就这个周末?”

“恩,还是先说说集会的事吧。”成毓珺拍拍Renesmee的头,“Rene,安妮和Spernaza都能去吧,这次是在哪里办的集会?”

“当然,你们都应该去。”古德曼神父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放在茶几上,“这次是在你的故乡。”

“上海?”成毓珺扬起眉毛,“中国上海,魔都上海,你说这次集会在上海办?”他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你要知道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城市,我估计有两千多万人口,在那里几乎找不到一个僻静的地方,你们准备怎么隐蔽?”他伸手拿过信封打开,“我们的招待人是榊圭吾?你在开玩笑吧?”

“什么意思?”古德曼神父喝了口茶,“这次有些不同,他们在市中心弄了个重叠的亚空间,所以技术上来说我们是在一个和上海一模一样并且处于同一位置但是又不是上海的地方集会,有什么问题么?”

“这不是问题,”成毓珺晃了晃手中的信纸,“我说的是榊圭吾,他都不说话的啊!”

“没关系啊,你是上海人嘛。”米娅拉着他的手,“我从来没去过上海呢,这次可以带我们逛逛。”

“恩,”成毓珺摸了摸下巴,“我有很久没回去了呢,这样吧,我先回去整理一下,你们可以住在我上海的房子里,等我都弄好了你们过来好了。” 他伸手摆弄着米娅的金发,“我在上海的房子也很大的。”

“这样也好,你可以先和榊圭吾他们联系上。”古德曼神父点点头,“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一早。”成毓珺站起身,“我应该准备东西了,对了,这次我不用戴那什么学徒项链了吧。”

“你早就不是学徒了。”古德曼神父放下茶杯,“你已经是个强大的法师了。”

“多谢夸奖。”

“连银翼都要带去么?”第二天一早安妮抱着Spernaza看着骑在火轮上的成毓珺,银翼身上的六只金属翼优雅地交替起伏挥舞着悬停在他身边,“我记得这集会应该是很平和的。”

“你永远不知道什么事情会发生的。”成毓珺笑了笑,吻了吻米娅,然后捏捏Renesmee的脸,“等我电话吧,走了。”随后他就发动了火轮,化作一道火球冲上了空中,随着一道蓝光银翼也跟了上去。

一道火球突然出现在上海上空,随后是银翼,“怎么了?居然传送不进去么?”成毓珺张开青焰之眼定神看去却见整个上海都被笼罩在半透明的网状魔法防御中,“呃……看来我们有同伴了。”成毓珺抬起头看着前方,一个道士打扮的中年人正御剑而来。

“来着何人?”道士在成毓珺面前停下。

成毓珺脱下骷髅面罩,“成毓珺,我是来参加集会的,我的接待人是榊圭吾。”

“成毓珺么?”那中年剑客上下打量了下成毓珺,“圭吾提起过你,下来吧。”说着他向下一降,空中的防护罩自动打开了一个通道,成毓珺立即驾着火轮跟了上去,两人在黄浦江入海口处的一条邮轮上降落了,成毓珺注意到船上尽是各种打扮的法师,随后他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一回头见面无表情穿着青袍的榊圭吾正向他走来,“圭吾啊,好久不见了。”

榊圭吾并不搭话,只是走到他面前点了点头,同时掏出一个白玉挂坠交给他。

“这是?”成毓珺拿起白玉挂坠打量着,“拜托,好歹说句话吧,总不至于叫我猜?”

“通行证,用来进出防御罩和亚空间。”榊圭吾冷着脸开口了,“你有住的地方?其他人?”

“我有,其他人会晚几天来,我是现在打理住处的。柳青颜师傅还好么?”他把玉坠挂在腰间,“放心,他们应该会通过正常的途径过来,到时候我会去接。”

“拿去看。”榊圭吾把一叠纸递给成毓珺,“遵守。”

“啊……本来以为你的话会多一点的。”成毓珺接过纸看了看,“居然不准我在不用隐身的时候飞?”他抬头看着榊圭吾,不过对方依旧毫无表情,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成毓珺耸耸肩,“我现在能走了么?”榊圭吾点了点头。

“好,集会再见。”成毓珺骑着火轮飞上空中,随后消失在榊圭吾的视线中。

最后他显现在一处别墅区的一栋楼前,明显这里已经很久没人住了,花园中的杂草已经长到了车道上,窗玻璃上积着厚厚的吹尘,门边的邮箱中塞着的广告已经漫了出来,因为是临晨的关系整栋楼看上去就如鬼屋一般。

成毓珺推着摩托走到院子铁门前掏出钥匙开门,不过锁已经完全锈住了,他用力一掰钥匙竟断在了锁里。成毓珺叹了口气念出一句咒语,那锁弹开了,他扯下铁门上的链条推开铁门走到房子前,这次他没有再拿钥匙而是直接用魔法打开了门,随后跨进门试着按了按电灯开关。“不可能还会有电的吧。”电尾小声说,“你到底有多久没来了?”

“办完我父母的葬礼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成毓珺挥出一团魔法之光让它漂浮在房间中,明亮却冰冷的白光照亮了已经发黄看不出原来颜色的墙壁,照亮了积满灰尘的整套红木家具,照亮了放在房间一角的钢琴,也照亮了挂在墙上,放在柜中,还有钢琴上的相框以及其中的一张张合影。

“你们把照片都收起来,我不想看到。”他让火轮它们进门,然后关上门,走到琴边在积满灰的椅子上坐下打开琴盖双手放在琴键上弹起来,那曲子很简单,是那种第一第二天学琴的人弹的,即使如此他还是弹得很生疏。

“你是太久没弹了还是从来就不会?”电尾一边用尾鞭卷去放在钢琴上的相框边问,“还有如果不想看到照片的话你当初就能理掉了。”

“因为理的时候会看到,还有钢琴,是后者,我家母后会弹,不过她只教了我三段。”成毓珺合上琴盖,“算了,不用理了。”他站起身,“我知道附近有家五星级酒店,我们去那里住。”

“你准备让所有人都住酒店么?”火轮抬起头。

“明天就去买一套房子,现在走吧。”成毓珺站起身,“还有,这要对米娅他们保密。”他走出房子深吸了几口气,“好吧,回家的感觉真好。”他扳着脸走出院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