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一月 11, 2010

罪法师(第七十八章)

曾经是一片上层街区的地方在几分中内就化作了一片人间地狱,成片的建筑化为废墟,一个个或冒着火焰或喷出寒气的空间裂口四处打开这,地上满是各种散落的肢体,鲜血如河流一般流淌着。

虽说是四人,不过现在真正战斗的只有古德曼神父,杰克法师和欧文三人,毕竟手脚尽失的成毓珺不能流畅地使用魔法,而即使三人使出浑身解数依旧拿不下痛苦,欧文砍去了他的铁手,古德曼神父的圣光将他身上钉着的铁皮完全融化了,杰克法师召唤的魔鬼也在他身上造成了很多伤口,但是痛苦的力量依旧强大,他的铁链也在那三人身上造成了很多可怕的伤口。

“毓珺,我不确定这是个好主意。”趴在成毓珺肩上的电尾看着火轮用他的血在地上画着巨大魔法阵,“你从来没有使用过这样的法术,而这法术的本质,毓珺,只要弄错一点你就不再是人了,你应该清楚。”

“现在没时间考虑这个了。”成毓珺伸手摸了摸缠在他身上和他的身体融合在一起保持他的生命的齿舌,“我并不在乎我是不是人。”说话间痛苦的的刺链掀去了欧文的头盔并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不过米娅她们估计会抗议。”烟牙飞到他面前,“再考虑一下?”

成毓珺抬起头正看到痛苦挥动刺链攻击古德曼神父和杰克法师,他们两人也已经浑身血污了,“我想我可以冒这个险。”成毓珺深吸了口气,随后念出一段咒语。

地上的一只断手翻了个身,随后舞动五指向着成毓珺爬去,随后一颗眼球滚动着超过了它,所有散落的肢体,或者蠕动,或者爬行,都以成毓珺为中心前行着围拢过去,同时地上的血液也仿佛有了生命一般一条条向他流淌过去。

“我正在纳闷他什么时候会用这个术呢,这是凯特的得意法术。”痛苦看着流向成毓珺的血液和断肢说,同时用铁链挡下一道圣光,“不过他真的有能力驾驭这个法术带来的强大力量么?弄不好被吞噬掉的会是他自己呢。”

这时流淌的血液和肢体已经淹没了,血液剧烈地翻腾着,冒出一个个散发着血腥味的气泡,随后一只手从血液中升起,那是一只魔鬼的右爪,随后被鲜血覆盖着的成毓珺的身体升了起来,不过他的身上已经融合了那些断落在地上的魔鬼的各种部分,也变大了几十倍,现在完全是一头巨兽了,同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他的力量已经恢复了,甚至更强。他抬起爪子向着痛苦一挥,几条铁链被凭空劈断,随后痛苦胸前显现出三道平行的伤口。

“很不错,”痛苦抬起手,“你们总是能让我惊讶。”

成毓珺没有搭话,只是张开融合在他胸前的恶魔之口喷出一道黑色的烈焰,五个人又斗在一起。

成毓珺加入后战局渐渐扭转了,本来痛苦和其他三人处于僵持中,而任何一丝细微的变化都会导致胜利天平的倾斜,更不用说现在加入战斗的是融合了各种魔鬼的肢体和所有牺牲者鲜血的成毓珺,他的铁链一条条被扯断并且再也没有从虚空中出现,他的身体也一点点被摧毁。“痛苦,如果你还有什么招数最好现在就使出来,如果我错过的话会很失望的。”

痛苦冷哼了声,他的双眼一瞬间被无敌的黑色所笼罩,随后一个巨大的空间裂口在古德曼神父他们面前展开,另一个空间的巨大力量贪婪地吞噬着周围的一切,痛苦慢慢地向裂口走去,“我想我要先离开一会儿,所以你们大概有……一分钟的逃离时间……”痛苦笑了笑,“或者……”他身边仅剩的三条铁链突然舞动缠住了猝不及防的欧文,“我可以拖一个回去解决!”他正要跃进空间裂缝时成毓珺猛地跳进了裂缝,不过他的情况有些不同,因为躯体过于庞大的关系他被卡在了裂口,另一个空间巨大的力量不断撕裂他的身体,试图将他扯进去,同时因为魔法的关系向他涌来的血液和肢体却在不断补充,于是他就像塞在下水道的塞子一样堵住了空间裂口,不过其实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他早晚会被另一个空间的力量撕裂整个被吸进那黑暗的深渊,“快解决掉他!他没有力量再打开通道了!”成毓珺向愣着的三人大叫。

欧文猛一用力挣断了缠住他的刺链随后挥剑向着痛苦冲去,虽然痛苦向后一跃避免了直接被斩首,不过胸前已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这时古德曼神父已经闪到了痛苦身后双手一挥一道巨大的白色十字架向着他飞去,这道十字架直接击中了痛苦,随后几条银色的铁链从十字架上伸出将他缠在十字架上,欧文则猛地一剑刺进痛苦的前胸。“古德曼,欧文,闪开!”随着杰克的大喊两人同时向后远远跃开,随后两个巨大的魔法阵分别在痛苦头上和脚下展开,随后又是两个在他面前和背后,最后是他身边,六个魔法阵同时闪烁起来,金色的光芒笼罩着痛苦,他的身体开始慢慢地消散,化作纯白的灰烬。

“就算你们能够毁灭我,你们也无法毁灭痛苦,总有一天还会有像我一样的人出现的!”这是痛苦的最后一句话,随后他就完全化作灰烬消散了。

“终于结束了。”古德曼神父喘了口气。

“喂!我还在这里!”成毓珺不满地大吼着,“你们就准备把我留在这里么?”

“你自己跳进去的吧?”虽然如此说欧文还是走到他身边,“问题是你准备怎么出来?”

“你以为我只是一时脑热么?”成毓珺从一堆魔鬼的肉体中伸出胳膊,“这次我是有计划的,电尾!”电尾猛地挥动尾鞭缠住他的手,随后火轮抓住电尾猛地一拉,把成毓珺从那堆恶魔的肢体中拉了出来,浑身是血的他摔在地上滚了几圈,“好吧,我没有计划过怎么落地。”这时那些魔鬼的身体已经完全被那空间的裂缝吸了进去,随后那裂缝就慢慢闭合了。

“你这个不要命的家伙。”古德曼神父和杰克法师走到成毓珺身边把他扶了起来,“你知道这些伤需要多少治疗么?”

“我需要的是一杯苦艾,”成毓珺咧开嘴笑着,“不过我们解决了他,不是么?”

“是啊。”古德曼神父笑笑,“对于你的右手,我很抱歉。”

成毓珺侧头看着自己的右肩,即使是刚才的魔法也没能够让他的右臂恢复,他知道即使用魔法接上别的手臂也只会是暂时的,那只手会慢慢腐烂,坏死,没有什么能够阻止这点,“没关系,我一直想弄只机械手试试看呢。”

四人都花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才完全恢复过来,在那个时候成毓珺已经给自己装上了机械义肢,除了偶尔会不小心捏碎酒杯之外那手没什么特别的问题。“你们知道么?很多英雄人物都有义肢,”成毓珺一边往机械臂上套上人皮一边说,“比如阿纳金,卢克,钢之炼金术师什么的,”他抬头看着一脸疑惑看着他的三人,“拜托,你们当中谁去买一个DVD机吧?星球大战都没看过么?”他无奈地摇摇头。

“父亲,杰克法师,毓珺,我明天就要回梵蒂冈了,教廷需要我回去。”欧文站起身说,“很高兴能和你并肩作战,成毓珺。”他郑重地低下头。

“能和你作战是我的荣幸。”成毓珺伸出右手和他握了握,“古德曼神父,杰克,你们两个接下去准备做什么?”

“我要和古德曼一起去安排那个联系人的家人之后的生活。”杰克法师放下手里的酒杯,“你可以先回去,米娅她们一定很想你了。”

“恩。”正在看报的古德曼神父点点头。

“啊……我一直想象着他们看到我换了一条右臂之后会有什么反应。”成毓珺用指节揉着眉心,似乎想把皱纹抹平的样子,“恩,我也还有些事情要办,然后再回去吧。”成毓珺终于套好了人皮随后拿起外套披上,“走了哦。”

“什么事?”古德曼神父放下报纸皱着眉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凯特,他还活着。”

“我就知道。”古德曼神父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凯特看到成毓珺的时候似乎放心地舒了口气,这种表情让后者确定自己的伤一定还没完全恢复导致看人的时候眼神模糊了。“看你的样子,连痛苦都死了?还是他逃走了?”凯特走到成毓珺身边伸手抚摸着他的右臂,“看来你还是失去了一些东西的。”她温柔地说。

“恩,他是想跑来着,不过没成功。”成毓珺后退了两步,“我是来解决一些事的。”

“来杀了我么。”凯特落寂地笑笑,“我就知道我的运气不会这么好……”她拿起酒杯啜饮了一口,“也好,我很想见见阳光呢,你能弄得快一点么?”她转过身微笑着面对成毓珺,双眼中浮着一层闪烁的泪光。

成毓珺摸了摸下巴,“你的魔法这次救了我的命,还帮我们解决了痛苦,所以我现在不太想杀你,你并不是真的想见阳光吧?”

凯特瞪大了双眼,“什么?”她摇摇头,仿佛自己在做梦一样,“我,我是想见阳光,我想看日出日落,我想感觉到阳光照在身上的温度……”

“不过你更想活下来。”

“是的,我更想活下来。”

成毓珺挠了挠头,“古德曼神父他们不会喜欢的,米娅她们也不会,不过如果你能保证以后不杀人,不用处女的血沐浴,只喝血袋里的血的话,我不会杀你。”他低下头,“如果不行的话,那么你明天会有机会看日出,然后回房间里,傍晚可以看到日落,然后我会杀了你。”

凯特静静地看着成毓珺,“并不是说我不感激,不过对于一个叫罪法师的人来说你这次手软了。”

“你希望我改变主意么?”成毓珺不好意思地笑笑。

“不,我想我还是在你改变主意之前接受比较好,毕竟没有新鲜的血液还有红酒,没有阳光我还能看到夜空中的群星,”凯特拿起酒杯,“不过你怎么确定我不会违反誓言呢?毕竟我是永生的。”

“你会的。”成毓珺给自己倒了杯酒,“我相信你会的。”两人轻轻碰杯,随后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恩,我明天就会回去。”成毓珺放下酒杯,“一切顺利的话我们今后应该不会再见了。”

“那么,再见。”凯特放下酒杯随后在成毓珺面颊上轻轻一吻,“我还要多谢你彻底干掉了痛苦,否则被他找到的话我的下场肯定很惨。”

“我回来了!”当成毓珺出现在自己家中时马上收到了米娅,Renesmee和安妮三人的热烈拥抱,架上米娅的热吻,然后就是对于他的义肢的大呼小叫,“行了行了。”成毓珺伸手抹去米娅和Renesmee面颊上的泪珠,“我的新手也不错啊。”他抬起手灵活地活动着手指,“对了,我准备了手信!”成毓珺打开背包并且成功地用带回来的各种礼品转移了几个女生的注意力。

成毓珺坐在自己的工作间中用套筒扳手调整着义肢上的螺母,同时活动着手指,他拧了几下后满意地放下扳手抬起右臂,“恩,现在完美了。”他拿起一张人皮套在自己右臂上,“还好,研究过史密斯的枪之后又学到几招,现在用义肢也能正常施法。”

“而且还能加上很多其他功能,这是重点吧。”趴在桌上的电尾说,“不过真的有必要在自己手上装那么多液晶屏幕么?”

“有,”成毓珺站起身打开放在房间角落的一个巨大箱子,那是当初史密斯交给黑龙的法师杀手,他打开箱子把枪身,枪管,支架,瞄准镜等部件一样样取出来放在工作台上,“你们说我是把这些东西装在火轮身上还是怎么办?”

趴在他脚边的火轮警觉地抬起头,“表,这东西好难看,你把我身上现在的枪改进一下就行了。”

“恩……”成毓珺扶了扶眼镜,“好吧,计划二……先拆开再说。”他拿起一旁的扳手。

“希望你之后能再装回去。”烟牙飞到他面前。

“恩……”成毓珺低头拧着螺母,“对了,齿舌你回水族箱里睡一会儿吧,我过几天还要对你做些改进。”

“好啊。”齿舌蠕动着爬出房间,“你好,Rene小姐。”经过门边时它向走进来的Renesmee打招呼。

“啊,Rene,”成毓珺抬起头吸了吸鼻子,“好香。”

Renesmee把手中的盘子放在桌上用筷子夹起盘中的蒸饺送到成毓珺手边,“刚做的,尝尝,小心不要烫了。”

成毓珺一口吞下饺子嚼着,“恩……好吃!”他口齿不清地赞叹着,“回家真好啊。”他伸手捏捏Renesmee的脸。

“你回来就好了。”Renesmee踮起脚亲亲成毓珺的面颊,然后又夹起一只饺子,“来,张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