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一月 10, 2010

罪法师(第七十七章)

随着一声枪响黑龙的后脑勺应声炸开,几片带着皮肤和头发的头盖骨和脑浆一起溅落在地,黑龙缓缓地倒在地上,前额有一个弹孔,脸上还带着惊讶的表情。发条人一脚把黑龙的尸体踢到一旁,随后伏下身检查起架在地上的巨大步枪,“恩,很有意思,不过我想还是先搬走让毓珺检查吧。”

“没那种必要啊齿舌。”烟牙从发条人的头部钻了出来,“我们可以瞄准那个痛苦开几枪,说不定能够帮到毓珺呢。”

“好注意。”发条人趴在地上握紧了枪,“你说我们先打哪个部分好?手还是脚?”

痛苦看着地上那张瘪下去的人皮和散落一地的肉糜,“罪法师,你的确很让人惊讶,我承认你的有些伎俩能骗过我,不过隐身偷袭不包括在其中。我想黑龙应该已经死了吧?”

成毓珺的身影慢慢从痛苦身后的空气中显现,“其实这你要怪黑龙,谁叫他第一个打我的,他应该知道我会做好准备的。”

“他的死在我的预料中,”一条锁链猛地挥舞起来挡住了一颗子弹,“我也不会让史密斯做出能伤害我的东西的。”锁链一挥一颗细长的子弹落在地上。”

“烟牙,齿舌,计划变更,你们去援助古德曼神父和欧文,我这里有电尾和火轮。”成毓珺对着蓝牙耳机说,同时他利索地挥动电鞭挡下一道道袭来的铁链,“说起来痛苦你让我很失望,你的确很强,我所有的法术对你都没有作用,不过刺链是你唯一的进攻方式么?”

“对你很有作用不是么?”痛苦抬起手,一条扑向他的地狱犬在空中化作了骨架散落在地,“对付更强的法师我自然有别的方法。”痛苦猛一挥手五枚生锈的钉子从他的指尖穿出射向杰克法师。杰克法师眼中红光一闪,五颗长钉在空中融化成了铁水溅落在地,随后他抬起手,一个漂浮在他身边的魔法阵立即漂浮到他面前展开,随后他面前的空间就突然扭曲破裂开来,同时撕裂的还有他脚下的地面,一头两人多高,没有皮肤,虬结的肌肉直接裸露在外的魔鬼用手撑开了裂缝钻了出来随后向着痛苦冲去。

变化成机械人的火轮抬起机枪一阵扫射在痛苦挥舞得密不透风的铁链上打出一串火花,电尾则趁隙射出一道道电流,成毓珺在杰克法师赶到前和痛苦的战斗中已经损失了他的大部分法器,现在正用自己的鲜血在地上画着魔法阵,“行了。”他站到魔法阵中央吟诵起咒语,随着他高昂清亮的嗓音划破夜空,地上的血开始散发出青蓝色的光芒,同时痛苦和杰克法师也感觉到了凭空挂起的风,这并不是自然界的风,甚至不能吹动一片落叶,但是对于另一个世界的生物来说这种风的力量却是不可抗拒的,一个个还没有消散或者被死亡天使吞噬的灵魂都被吹到成毓珺周围,在魔法阵上空盘旋着,一起盘旋的还有循着灵魂而来的死亡天使,它们扑打着巨大的黑翼在空中发出嘈杂地嘶叫,就仿佛争夺尸体的秃鹫一般。

“就算为了引我们过来你也不应该在今晚杀掉那么多人的。”法阵中的成毓珺抬起右手,一团青蓝色的火焰在他手上燃烧起来,随着火焰越来越猛烈明亮他的手似乎也慢慢化作了火焰,最后只剩下他的手骨在火焰中闪着诡异的荧光,仿佛成毓珺正把自己的血肉当作灯油,把自己的骨头当作了灯芯,这时空中的灵魂仿佛扑火的飞蛾一般向着成毓珺燃烧的手臂聚拢了过去,随后自己湮灭在火焰中,“这个仪式需要的时间太长了,只有有人替我争取时间的时候才能用。”成毓珺喘着气说,他被火光照耀着的脸浮出一层属于死人的青灰色,看上去非常疲劳的样子。

“你疯了么?用自己的灵魂点燃的魂火召唤别的灵魂,这种火焰会吞噬掉你的!”杰克法师大吼着,“快动手。”说话间他又召唤出几头长得奇形怪状的魔鬼,不过他自己身上也被痛苦伤到了好几处。

“放心,我知道。”成毓珺猛一挥手,一点青色的魂火向着痛苦疾速冲去,同时空中的灵魂追着火焰冲向痛苦,后者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一丝惊慌,他向着冲来的魂火和灵魂抬起手,无数纵横交错的刺链从虚空中出现在他面前组成了一道围墙,魂火和所有的灵魂都在这钢铁荆棘前停了下来,随后第一个灵魂碰到了那点魂火。

一瞬间一点魂火爆发成了一片青色的火海,升腾的火舌甚至烧着了几头靠得太近的死亡天使,它们嚎叫着费劲扑动烧焦的羽翼脱离那些灼热燃烧着的灵魂,而痛苦的刺链也在这青色的火焰中慢慢融化,消散,化为地上流淌的铁水,当灵魂烧尽之后火焰也迅速消散。不过成毓珺却从最后一蓬燃烧的魂火后冲出,大群的灵魂在他周围盘旋着,而他手臂上的火焰已经化作了一把长剑的样子,他就挥舞着这由灵魂铸成的剑直接向痛苦冲去。

一道铁链凭空穿出直接切断了成语句的双腿,他的身体随着飞溅的血花向前冲着倒在地上,此时他向着痛苦掷出了手中的魂火,下一刻他的手臂也被铁切断了,那条燃烧着魂火的手臂掉落在地上迅速就化作了纯白的灰烬。

就在同时几头杰克法师召唤而出的怪物紧紧抱住了痛苦,而成语句最后掷出的魂火和那跟随着魂火的灵魂已经到了他面前,之后痛苦就被冲天的青色火焰笼罩了。

“成功了么?”成毓珺艰难地抬起头看着火焰中的痛苦,杰克法师走到他身边抱起他,“你这个蠢货!被魂火烧掉的身体是古德曼也无法医治的,你知道么?!”

“那我就能实验别的魔法了。”成语句虚弱地笑笑,“快把我的腿和左手给我搬过来,还要去帮古德曼神父和杰克呢。”

“或者可以帮你们自己。”痛苦的嗓音在两人身后响起,两人回过头见痛苦身上的魂火已经熄灭了,不过他也永远失去了一条手臂,同时身上也留下了永久的烧伤,他抬起另一只被烧得白骨嶙峋的手从面目全非的脸上和头上拔出一枚枚铁钉,每一枚钉子被拔出之后他的力量就增加了一分。

“杰克,他的力量在慢慢增加。”

“我知道。”杰克法师小心地把成毓珺放在地上,随后站起身,他眼中的火焰慢慢熄灭,随后化作一片完全的漆黑,不过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眼中那无底的深渊要远比原来燃烧的地狱烈火危险的多,“我要把你完全封闭在别的空间里,一切就到此结束了。”随着杰克法师的目光一个痛苦身后的空间开始旋转起来形成一个漩涡,仿佛什么东西正把周围的空间吸进去,随着那空间旋转得越来越快,一个细小的裂口在痛苦身后出现,只是一两秒的时间那裂口就迅速扩大,展开成一个巨大的圆孔,在圆孔的另一边是一片完全的黑暗和虚空。

“小心,这是连我都无法完全控制的领域了,”杰克法师拉住正慢慢被吸进去的成毓珺,“不过同样应该是痛苦也无法控制的。”

杰克法师说的也许没错,离空间的开口更近的痛苦果然被另一个空间不可抗拒的吸力慢慢拉扯过去,他几乎没什么抵抗就被吸了进去,随后那空间慢慢地合上了,留下半个被完全损毁的街区,所有的人,建筑,一切都连同痛苦一起被吸进了那个黑暗的空间。

“好吧,这太无聊了。”成毓珺看上去竟有些失望的样子,“我本来还期待着他最后会有什么好玩的招数呢,想不到就这么没了。”

“这是好事。”杰克法师白了成毓珺一眼,随后捡起他散落在地上的残肢放在他周围,“小心不要弄掉了。”

成毓珺突然警觉地抬起头,“杰克,你感觉到什么了么?”话音刚落他们面前的空间突然裂了开来,几条铁链从中射出袭向他们,杰克法师抱着成毓珺的身体在最后一刻躲开了刺链滚到一旁,“痛苦!”杰克法师惊讶地抬起头。

“好久不见了。”痛苦法师抬起一只带着刺的铁手朝两人挥了挥,他身体上所有刚才被烧伤的地方都已经钉上了一层铁皮,“啊,对于你们应该只有一分多钟吧,不过杰克你应该清楚在那个空间里已经过了几十年了,足够我对身体修修补补并且恢复刚才失去的力量了。”

“不可能,”杰克法师摇着头,“那个空间只能从这里打开,从那里是不可能打开到这里的通道的,你是不可能回来的。”

“杰克你应该清楚,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是真正不可能的,”虽然他的整张脸都被钉上了铁皮看不出任何表情,不过可以听出他话中自得的笑意, “事实上我的很多秘密都来自于那个空间,”他抬起手,“多谢你了,刚才我已经没有力量自己打开空间裂口了,是你帮忙呢,杰克,那么现在就让你干脆地死去吧。”一条条刺链在他身前缓缓浮现,闪着冷冷的寒光。

“父亲,你感觉到什么了么?”此时古德曼神父已经在烟牙和齿舌的帮助下干掉了所有的黑袍巫师,正和欧文并肩对付罗斯,他点点头,“刚才一瞬间痛苦的气息消失了。”

“但是现在他又出现了,而且更强了。”欧文挡下罗斯的锯齿剑,“杰克法师和毓珺不是现在的他的对手,父亲你应该去帮忙,这里交给我吧。”

“呃……”古德曼神父还在犹豫着。

“快去父亲,你已经帮我消耗掉他的力量了,接下来就交给我。”欧文坚定地说,“快去!”

“不要死。”古德曼神父无奈地点点头,随后就消失在一团白光中。

罗斯面对着欧文垂下了手中的剑,“继续上次的决斗,你是这么想的吧。”

“正是如此。”欧文举起长剑指向前方。

两人对峙着慢慢靠近,每个人都熟知对方的力量和剑术,没有人想先动手,因为在那一刻自己所有的破绽就会暴露在对方的剑刃和法术下,两人都缓慢地挪动着脚步,他们在冰面上的倒影仿佛也被凝聚在了冰面上,然后那两道影子突然跃动起来化作一道,随后欧文的脚踏碎了冰面。

这次没有黑色的玫瑰绽放,也没有光之羽翼展开,两人也都无力使用这些法术了,只有铁与铁的交击,冰与火的碰撞,两人都把所有的力量,所有的经验,以及杀死对方的决心凝聚在手中的长剑上,两人挥剑的时候没有任何虚招和圈套,每一次挥剑都只有一个目的——他的对手,因此只要一个疏漏就会是致命的。

不用呼吸的罗斯的气息慢慢急促了起来,他所有面对眼前年轻骑士的优势都在刚才和父子俩的战斗中被磨去了,现在在两人具有一样力量的时候,他渐渐被压制住了——不会疲劳的罗斯居然觉得自己累了,并不是因为和面前骑士的战斗——事实上那已经是极少的能够让他提起精神的事了,而是这漫长的岁月,当初自己面对死亡的时候却步了,但是之后每多活一天都像磨盘一样慢慢磨去他的精神和灵魂,虽然他不会死也不会老,更不会疲劳,但是岁月确实地从他身上带去了很多东西,而罗斯知道,如果自己再一次站在死亡和永生面前他会改变自己的选择。

罗斯的分心导致了他的剑慢了一拍,随着一阵火花欧文的剑切断了他的双手,不过他并没有进一步攻击,只是举着剑后退了两步。

“不杀了我么?”

“胜负已经分出了。”欧文将长剑收回鞘中,“我还要去帮我父亲他们。”他转过身,这时罗斯向着欧文猛冲过去,同时一颗颗带刺的黑藤从他铠甲的缝隙中生长出来,随后只见银光一闪欧文的长剑已经穿透了罗斯的胸腔。

“做得很好,这样我终于可以安息了,晚了太久了。”罗斯发出一声如释重负地叹息,随后他的躯体就化作一阵冰霜消散只剩下散落在地的铠甲。

欧文收起长剑,在胸口画了个十字,随后消失在一团白光中。

“这是怎么搞的?”古德曼神父刚好赶得上挡下痛苦的刺链,他疑惑地看着形象大变的痛苦,“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么?”

“他去异空间度假了。”被火轮抱着的成毓珺有气无力地说,“差一点就成功了。”杰克法师捂着肩,刚才为了保护成毓珺他的左肩被痛苦的刺链击碎了,而他身边飘着的魔法阵也已经所剩无几,“你留欧文一个人对付罗斯不要紧么?”

“你们更需要帮助。”古德曼神父一挥手展开一道防护罩挡下了痛苦的攻击,杰克法师一挥手几只长着翅膀的魔鬼盘旋着向痛苦冲去。“只能这么看着真是痛苦,齿舌你给我快点!”成毓珺朝正替他治疗手脚的齿舌大叫着。“不要急,接错的话会很麻烦的。”齿舌不紧不慢地说,“不过你的右臂确定不能恢复了。”

“这可不一定。”成毓珺低头看着满是各种被痛苦杀死的人和魔鬼的肢体的地面若有所思地说,这时随着一阵闪光欧文出现在他们身边。

“你们做得很不错啊,居然能够杀死我手下所有的人。”痛苦边说边躲开古德曼神父和杰克法师的攻击,“不过只要我还在,就总是会有更多的人的。”

“那么今天我们四个就为这一切画上句号,痛苦!”古德曼神父大吼着回答。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