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一月 09, 2010

罪法师(第七十六章)

一辆警车在夜色中的僻静小巷中巡逻着,警车中的两人放松地闲聊,他们巡逻的区域属于上层街区,一般来说只会有喝醉找不到家门的青年男女,至于危险人物则是非常少的,不过他们绝不会想到今晚他们会遇到什么,一道人影突然凭空出现在他们警车前,握着方向盘的警察猛地踩下刹车停下了车。“你干什么啊!”另一人摇下车窗探出头大叫着。

“散播痛苦,”痛苦微笑着,一道铁链凭空出现切掉了警车的顶棚,同时也切断了两个警察的上半身,两人的身体和手臂散落在地上,脸上还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好了,让我们奏响痛苦的乐章吧。”随着他的话,一阵阵惨叫从街边的楼中响起,连绵不绝。

“毓珺,刚才有两名巡逻的警察和警察局失去联络了。”电尾头上的灯闪动着。

成毓珺扬起嘴角跨上火轮,随后套上他的骷髅头罩,抬起左臂让电尾跳到他手上,“我们出发吧。”他发动火轮冲出车库,随后化作了一团火焰升上空中。

“我感觉到痛苦的魔法了,完全没有遮掩,这是故意要让我们找到的。”古德曼神父皱起眉头,“毓珺怎么还没来,说好我们一起行动的。”

欧文带上头盔随后把长剑挂在腰间,“我们先去吧,毓珺不是会错过战斗的人,他应该马上就会赶到的。”

“我们走,你们还不了解毓珺么?”这时杰克法师已经摘下眼镜并开始施展传送术了,他站在燃烧的五芒星中扳着脸,“我们都被毓珺耍了,他不是迟到,是早就去了,也就是说……”

“他现在一个人面对痛苦他们。”古德曼神父揉着额头,“我早该想到他会这么做的。”

几条带刺的锁链缠绕着一个孩子悬挂在半空中,血滴从他被刺破的伤口中流淌而出滴落在地上,痛苦慢慢地把手插进他的眼眶,随后挖出他的眼珠,第一颗,第二颗,随后把眼珠穿在自己额头的钉子上,“这样你就能看清楚我对你的做的事了。”他微笑着说,随后微微侧过头看着空中,“我们有客人了。”

一道火焰划过天际照亮了街道,随着巨大的爆炸声那火球落在街上,扫出一道十几米长的散发着阵阵热气的弹痕,火焰散去后正是坐在火轮上的成毓珺。

“啊……”痛苦向前走了几步,“让我猜猜,罪法师?”

成毓珺侧头打量着痛苦,“你看上去比别人描述的好的多了,罗斯呢?还有那个黑龙呢?”

“我就把你的话当作肯定的回答了,”痛苦笑笑,同时动了东手指,缠着那孩子的链条马上缠紧了,随着一阵悠长的尖叫和骨肉碎裂撕拉噪音,那个孩子被绞成了一堆碎肉,“有他在旁边的话会影响我们的谈话,不过,古德曼神父的学徒啊,你还准备继续装成罪法师么?”

“你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成毓珺看起来并不惊讶,当然他带着面罩所以看不出任何表情,“我去罗斯藏心脏的地方么?不过我并没有装成罪法师。”

“你也做好了被我们猜到的准备了吧?那个地方只有我,罗斯和凯特知道,而黑龙看到罪法师带走了凯特,最后却是你去的那地方,并不用太聪明就能知道。不过你说你没有装成罪法师?”

“因为我就是啊,只不过很多人理解错了我称号的意思。”成毓珺耸耸肩,“好了,痛苦你准备和我继续闲聊呢,还是准备干点什么?”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么,罪法师。”痛苦伸手旋转着头上的钉子,“既然你已经击败了凯特,那么我们就缺少了一个成员,我觉得你正好能够接替她的位置,如何?”

“你都知道了我是古德曼神父的学徒还想试图说服我?天哪,我觉得被侮辱了。”

“我说服过看上去比你更好,更坚定的人呢,而你虽然是古德曼神父的学徒但是却并不抗拒黑暗的力量呢,相反你非常擅长各种邪恶的法术,加入我们,我能够带你到古德曼神父不可能去的地方,我能告诉你最黑暗的秘密,将强大的力量展现给你,这比起古德曼神父能给你的要好多了吧?”痛苦诚恳地说。

“你能给我的的确比古德曼能给我的要好很多。”成毓珺抚摸着下巴,“不过很抱歉,我并不喜欢你。”话未说完成毓珺就向着痛苦挥出电鞭,痛苦并没有做什么动作就有一条刺链从空气中凭空出现缠住了电鞭并扯到一旁,此时成毓珺抛出的火球正中痛苦。不过火焰散去后却见皮肉正在痛苦焦黑并钉满钉子的头骨上迅速生长着,痛苦的眼球在没有眼睑的眼眶中转动着,“罪法师你不会真的天真到觉得这种法术能伤到我吧?”

“其实我已经试过内爆,腐烂等各种能直接在正常人身上起效的法术了,可惜对你都没有作用。”成毓珺看了看左右,“说真的,罗斯他们人呢?”

“你在担心我们围攻你么?放心,连黑龙都不会向你开枪的,罪法师,在你决定一个人行动的时候我们也决定了让我单独和你谈,让你成为我们的一员,如果不行的话就动手杀掉你,毕竟你击败了凯特,差点杀死罗斯,并且在黑龙的刺杀下都活了过来,我要确保你的死亡,而那些人都去对付古德曼,杰克和欧文了,我相信他们不会让我失望的,而我也不会让他们失望。”痛苦抬起手,一条条刺链从虚空中出现漂浮在他身边,“准备好了么?罪法师。”

成毓珺手中的闪电忽然由蓝紫色化作黑色,不安地在他掌心躁动着,跳跃着在他身边的路面和建筑上烙出一个个坑洞,“我本来就想和你打一场呢。”

“这可不妙。”古德曼看着面前缓缓走近的罗斯法师和从周围的建筑里爬出的黑袍法师,“他们想把我们和毓珺隔离开来。”

“要隔离你们并不容易,不过我相信欧文会愿意和我交战的,”罗斯抽出长剑,冰霜迅速地以他为中心扩散开来,“而那么多黑袍法师也足够让古德曼和杰克忙一阵了吧?”

银色的双翼在欧文背后展开,同时欧文抽出了长剑双手紧握剑柄指向罗斯,“这次就让我们了结一切吧,父亲,杰克法师,你们当中有一个应该去帮毓珺。”

古德曼猛地一掌击倒了一个黑袍法师,然后挡下袭来的火球,“杰克!”

此时杰克法师已经展开了传送阵,“这里交给你们了!”随后他就消失在燃烧着的五芒星中。

这时欧文和罗斯已经缠斗在一起,这次他们的动作比上次决斗时更快,也更有力,火焰和冰凌就在他们之间爆开,点燃他们周围的一切,或者将那些东西冻裂成碎片,他们的长剑摩擦的金属声甚至震碎了周围建筑的玻璃,除了手中的十字剑之外欧文背后的光翼也不时作为他的盾挡下罗斯的攻击或者射出光之羽翼,相应的罗斯踩过的地方也生长出一条条黑色的刺藤,一朵朵纯黑的玫瑰从藤上冒出,绽开,伸展的枯藤挡下了欧文的光翼,阻挡着他的行动,同时散落的玫瑰花瓣则在空中狂乱地飞舞着,锋利的花瓣撕裂着周围的一切,不过没有任何一片花瓣能够伤到被光翼和铠甲保护着的欧文。

另一边身上闪耀圣光的古德曼神父正同时对付着几个黑袍巫师,也许每一个巫师对于他来说都不算什么对手,不过在一起的时候对于本来就不擅长进攻的古德曼神父来说就有些困难了。“哼,毓珺在这里的话就方便得多了。”他扬手丢出一道圣光将一个黑袍打飞出去。

“希望赶到了。”杰克法师显现在五芒星中。

“很可惜,已经太晚了。”痛苦微笑着,成毓珺被铁链缠着悬挂在他面前,就像一块烂布一样,“放心,他还能看见,”痛苦指了指钉在他额头上的一双黑色的眼珠,“放心,他还没死,你知道我的法术,只要心脏和大脑不被破坏他就能一直活下去。”

“你这个魔鬼,”火焰在杰克法师的眼中燃烧着,随后金色的五芒星显现在他的瞳仁中,“今天就是一切结束的时候了!”

“问题是,这结束是对于我……还是你……”痛苦抬起手,绑着成毓珺的铁链慢慢收紧起来,“至少我们可以确定他的结束了。”

“这点我不敢肯定,”成毓珺扬起嘴角,他的身体一下子分离成几块从锁链里挣脱开来,随后又接合在一起,痛苦正想操纵铁链时杰克法师召唤而出的地狱犬扑向了他,而此时成毓珺身上的伤也迅速恢复了,“你喜欢折磨人的习惯可不怎么好,特别是只在我身上留下皮肉伤绝对是个错误。”成毓珺打了个响指,痛苦钉在自己前额的两颗眼珠猛地炸开了,随后他从衣袋里掏出一个玻璃瓶从里面倒出两颗眼珠塞进自己的眼眶,“恩,”他眨了眨眼,“并不是只有你能够迅速恢复的。”

“这点我没有想到。”痛苦冷冷地说,“更没有想到的是你能忍受的痛苦。”他抬起手,更多的铁链出现在空中,“让我们看看杰克和你会比古德曼和他好多少?”

“你真是不让我放心。”杰克法师拍拍成毓珺的肩,“我还以为你真的不行了呢。”

“告诉你个秘密,我的确打不过他。”成毓珺吐了吐舌头,“不过我们一起可以试试看。”他抬起手,黑色的闪电再一次在他掌心聚集起来。

杰克法师点着头,一个个闪耀着红光的魔法阵从他身体周围的空气中浮现,漂浮着,每一个都蕴含着召唤地狱中魔鬼的力量。

痛苦静静地看着两人,随后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

下一刻成毓珺的头化作了一蓬喷溅的血花,随后他的无头尸身倒在地上。

“这次终于干掉你了。”黑龙从瞄准镜前抬起头,毫无表情的脸上隐隐浮现出一微笑,随后他的微笑凝固了,他听到了脑后扣动扳机的机械声。

“你觉得我会第二次中弹么?”成毓珺站在黑龙身后,手中的左轮手枪抵在他后脑上,“其实在从痛苦的刺链上挣脱之后那个我就已经被替换成塞着猪肉猪脑的人皮偶了,现在,慢慢把头转过来。”

黑龙叹了口气,把手指从扳机上挪开,随后慢慢转过头,他的双眼一下子瞪大了,“你是……”

用枪指着他的是成毓珺的发条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