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一月 08, 2010

罪法师(第七十五章)

成毓珺走进房间的时候凯特正坐在床上往自己刚长出的脚趾上涂着指甲油,“你回来啦,小帅哥?你应该知道我的能力在慢慢恢复吧?再不动手的话你未必能再赢我了。”

“啊……多谢提醒……”成毓珺捂着胸口似乎很痛苦地坐到床上,“你是从哪里弄到指甲油的啊?”

“叫宾馆的人送上来的,记在你的账上了,希望你不会介意。”凯特侧头看看身边拿起枕头垫在背后的成毓珺,“你受伤了?怎么弄的?”

“为什么我感觉到关心了?”成毓珺拿起一瓶酒就着瓶口喝了口。

“放心,我只是期望你快点死,不过现在还是帮你叫点吃的吧。”凯特笑着拿起电话,“牛排和意面,还是选几样没吃过的?”

“没吃过的好了,”成毓珺掏出从自己身体里挖出来的子弹把玩着,等凯特挂了电话后他把子弹丢给她,“看看,你不是告诉我史密斯没有做好么?那把法师杀手。”

凯特拿起子弹,“天哪,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法师杀手的子弹,那天黑龙在我城堡的时候说史密斯还没做好的啊,一定是在那之后在杰克杀死他之前把枪交给黑龙了,你被击中之后居然还能活下来,你真的很强啊。”

“打碎我的力场,击穿我的手掌,报销了我的肩骨,最后在刺中我的心脏前一刻被我挖出来了,如果没有古德曼神父治疗的话子弹上的毒就能杀了我,”成毓珺心有余悸地说,“的确是件凶器,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了,你知道有什么办法对付那把枪么?”

“那枪就是专门为了让黑龙这样的非魔法师也能轻易射杀法师的,连我都不敢说能防御,你问我怎么对付?”凯特凑到成毓珺身边,“我饿了。”

成毓珺摇摇头抽出刮刀割开自己的手腕拿起一个高脚杯往杯中滴了半杯血递给凯特,随后念了一句咒语止住了血,然后从凯特手中拿过子弹,掏出一个放大镜仔细看起来。

“这种子弹造成的伤并不是古德曼的治疗能解决的,你的肉体也许恢复了,但是疼痛和无力并不是能够治疗的,你现在应该好好休息。”

“你还是希望我不会杀了你么。”成毓珺在笔记本上描绘着子弹上的花纹头也不抬地说,“说老实话我并不讨厌你的性格,除去那些我不喜欢的部分。”

“我也注意到比起古德曼,杰克和欧文你更喜欢和我这个敌人在一起,你说不定会和痛苦聊得很开心的。”凯特小口啜饮着杯中的鲜血,“那么,你到底什么时候杀我?”

成毓珺叹了口气,“我去沙发上睡,晚安。”他艰难地爬下床,“对了,虽然我现在有伤,但是你恢复的力量也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女孩水准,不要尝试什么好玩的东西。”说着他拿起枕头走出房间。

“真冷淡。”凯特幽幽地说。

成毓珺走进杰克法师的古宅时其他人正坐在餐桌旁吃饭,他并没有向他们打招呼,只是直接拿起咖啡壶倒了一杯咖啡喝了一大口,随后坐下揉着额头。

杰克法师把一盘培根和煎蛋推到成毓珺面前,“我见过你几天没睡的,不过还没有这么累,整晚上都在和凯特聊天么?我说过你应该早点杀了她的。”

“其实不关他的事,我昨晚很早就睡了,想和灵卵里的人谈谈,结果做了一晚上奇怪的梦没一点是关于灵卵的,早知道我就应该熬夜研究子弹的,” 他拿叉子叉了一块培根送进嘴里大嚼着,同时从衣袋里掏出子弹放在桌上,“恩,最后我的确爬起来研究子弹了。史密斯的技术非常高超,在制作魔法武器方面绝对是我目前为止见过最高超的了,简直就像个——艺术家,不过在结构和电子方面他应该还不如我。“成毓珺喝了口咖啡,抚摸着下巴,“如果我和他合作制造那把法师杀手的话,那昨晚我就未必能在中弹后活下来了,真想看看那把枪啊。”

“你需要休息,现在的法力你连一个昨晚的那种黑袍法师都对付不了。”古德曼神父放下刀叉拿起餐巾擦了擦嘴,“不要想灵卵,不要想那把枪,也不要想那些事了,回宾馆好好休息几天,等你完全恢复过来再说。”

“不过下次遇到他们的时候怎么办?痛苦,罗斯,加上那些黑袍法师对付起来已经不容易了,黑龙这次没有击中要害毓珺才活下来,下次就很难说了。”欧文皱着眉头,“毓珺,你准备怎么办?”

成毓珺把杯中的咖啡喝尽,站起身又倒了一杯喝了口,“那把枪也许厉害,但是黑龙毕竟只是个普通人,我有信心在他开出第一枪后找到他的位置,然后他就任我宰割了,所以只要第一枪不被杀死就行了。”

“那你准备怎么做到这一点?”杰克法师脱下墨镜,“或者需要我教你几个更有用的法术?”

“我已经想好我的办法了,你们想你们的,不过我觉得如果有机会的话黑龙应该还是会首先射我。”成毓珺晃着叉子,“第一,我看起来比较弱;第二,我没死会伤到他作为职业杀手的自尊心,会让他更想第一个杀了我。”

“恩,看来我不用叫教廷送一块盾牌来了。”欧文笑了笑。

“我不知道你还有幽默感。”成毓珺一口咬下半个荷包蛋。

“相信我,他没有,他的确是认真考虑要不要弄一块盾牌的。”古德曼神父严肃地说。

“好吧,那个有幽默感的是你。”成毓珺又把杯中的咖啡喝尽随后倒了第三杯。

杰克法师站起身从他手上拽过杯子,“咖啡对于休息并没有什么帮助,你还是在这里好好睡一觉吧。”

成毓珺站起身,“好吧,我回宾馆睡。”不过欧文却一把拉住了他,“你回去的话又不会好好休息了,就在这里。”

“好吧好吧,”成毓珺摊开手无奈地说,“我可是要睡双人床的哦。”

“知道,”欧文拉着他走上楼。

痛苦法师握着刀叉慢慢地切着面前盘中的牛排,“幸好史密斯在死之前把枪做好并给你了,你觉得那枪怎么样?黑龙。”

坐在他对面的黑龙喝了口香槟,“除了体积太大之外没什么不好的,那种射程和力量非常惊人,我很想看看用在普通人身上会有什么效果。“

“如果击中身体的话,子弹的冲力和魔法的破坏力能够直接把那个人打成几块,不过即使只是擦破皮也会被毒死。”罗斯缓缓地说,“我们不应该现在就想办法找到他们解决掉他们么?”

“首先,他们传送的时候留下的魔法痕迹并不足以确定他们准确的位置,看起来他们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我们这次不会这么容易用探知魔法包围他们了。其次,我并不觉得我们直接去找他们是个好主意,虽然古德曼的学徒应该死了,但是他和杰克,还有那个欧文都不是好对付的。”说到这里时罗斯点了点头, “如果我们去找他们的话,黑龙就很难找到适合的伏击点,而我们要解决掉他们三个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痛苦你怎么觉得?”

“我觉得……”痛苦伸手捏着头上的钉子转了转,“我们可以学一下古德曼对我们用的方法,在一些地方转转,杀几个人,让他们来找我们,这样黑龙也可以在合适的地方伏击。”

“你恢复得怎样了?”欧文擦着盔甲问身边正在敲打键盘的成毓珺,“有三四天了吧?”

“如果可以以罪法师的身份作战的话赢面会更大,不过应该差不多了,”成毓珺扶了扶眼镜,“我在分析那天我们作战的数据,另外试图用那颗子弹推测是怎样的枪,这样我们对怎么预防他可能有用。”

“听起来很复杂。”欧文看了看成毓珺的电脑屏幕,“我注意到你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凯特呢?”

“我把凯特关到吹笛人的房子里去了,当然现在是我的了。而且现在我不仅把电尾当作电源,而且火轮的发电机也接上了。还有这当然很复杂,从子弹推测一把枪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这些数据有些古怪,至少我知道如果只靠火药的话要推进这么重的子弹那把枪一定非常巨大,即使有魔法的话要达到击中我的时候的那种速度和力量也是很难的,如果我来制造的话,就算把子弹改进成燃料推进的,加上魔法也要三米长……”他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快速敲打起键盘来,“不过,如果我用电磁加速的话……好吧,以我的技术就算造出这把枪也不是随便谁都能扛着跑的,虽然史密斯的侧重和我不同不过结果应该也差不多,我可以确定黑龙射击的时候只能在一个固定地点,并且不是说移动就能移动的。”成毓珺扬了扬眉毛,“这算是好事吧,另外关于那些黑袍法师,根据上次的经验虽然难对付不过也只是炮灰而已,我可以尽快解决掉然后来帮你们,所以关键还是痛苦和罗斯,我觉得如果最后又变成古德曼神父和杰克对痛苦,欧文对罗斯的话估计又要打得没完没了了,就算我去帮欧文的话罗斯也不是一下子能解决的。”

“你怎么想的?”杰克法师正整理着一堆画着魔法阵的羊皮纸。

“既然欧文能和罗斯单挑,好了不要这么看着我,虽然最后被我破坏了但至少你和他交手了。”成毓珺拿起一旁的杯子喝了口水,“我觉得我可以试试看和痛苦打一会儿,你们三个解决其余的,然后我们四个可以把痛苦解决掉。”

古德曼神父无奈地摇了摇头,“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儿子和学徒的,就算你的确和欧文一样强或者在某些方面比他更强,痛苦和罗斯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痛苦主持了罗斯的仪式!你和他的话没多久就会被干掉的!”

成毓珺转了转眼珠,“我又没准备赢他,只要支持到你们解决了其他人就行了,而且你知道我并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啊。”

古德曼神父还想说什么时杰克法师打断了他,“法师战斗的时候任何事都可能发生,到时候毓珺说不定还会和罗斯斗起来呢,估计那个时候欧文又要不满意了。”

“没关系,我会在事后向毓珺发出挑战的。”欧文冷冷地说。

成毓珺笑了笑,随后关上电脑,“我要走了,笔记本要没电了,而且还有些东西需要准备。”

“我记得你一直抱怨这里的设备不够?你还准备什么呢?”杰克法师疑惑地问。

“三天的时间足够我弄到一栋可以用的房子了,更不用说那房子本来是个修车厂。”成毓珺把笔记本放进包里,“否则你以为我是怎么修好火轮的。”他说完就背起包离开了。

“黑龙,你找到合适的伏击点了么?”痛苦把右手放在熊熊火焰中炙烤着,一个个血泡从他手上升起,随后随着浓烈的焦味他的手掌慢慢发黑,裂开,露出红色的血肉,表层的皮肤慢慢破裂,剥落,然后是脂肪和肌肉,最后只剩下焦骨,然后他的手又开始迅速愈合,肌肉和皮肤重新生长出来,之后再一次重复着从手到焦骨的过程。

“选好了。”黑龙点点头。

“罗斯,你呢。”

“我随时都可以战斗的,这一点你知道。”罗斯伸手拿起一枝玫瑰,一层薄冰在玫瑰上慢慢凝结起来,玫瑰的花瓣一片片低垂,散落在桌上。

“很好。”痛苦转向站在他背后的黑袍法师,“当明天夜幕降临的时候就是我们散播痛苦之时。”

成毓珺放下烙铁,他面前的工作台上躺着的正是当初他为烟牙他们制造的发条人,而他身后放着的大水族箱里齿舌正缓缓游动着,已经长到了原来的大小。成毓珺长出口气,“这样,我的力量算是完全恢复了。”他拿起骷髅面罩套在头上,他的双眼透过面具上的眼眶闪烁着青色的火焰,“明天晚上是不是应该故意出去找痛苦的晦气呢。”他侧头看着躺在车间角落打着呵欠的火轮。

“你又准备私自行动?”趴在他左臂上的电尾问。

“这是废话吧。”烟牙窜了出来,“他哪天会乖乖按计划行动才怪。”

杰克法师的古宅中,古德曼神父正在房中低头祈祷着,他的身上闪耀着圣洁的光芒。杰克法师依旧在整理着似乎永远都整理不完的魔法阵,不时在手边的纸上写着什么。而欧文则在另一个房间中挥舞着长剑,汗滴随着他的动作泼洒开来,滴落在地上,散发出阵阵热气。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