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一月 07, 2010

罪法师(第七十四章)

成毓珺躺在床上把玩着刮刀,灵巧地让刀在他的五指间迅速地转动翻滚,仿佛在他手上的并不是一把杀人无数的锋刃,而只是一根筷子。

“你在想什么?”凯特躺在他身边,她的身体恢复了许多,现在仅剩下小腿没有长出来了,“还有你应该注意到我的力量在慢慢恢复吧?”

“着就是我带着十字架的原因,虽然我不是信徒,而且你只要试图挣脱绳子就会触动机关,一浴缸的圣水都会泼到你身上。”成毓珺继续摆弄着刮刀,“对了,凯特,你死的时候听到过拍打羽翼的声音么?”

“我死的时候?你问的问题真有意思,我还算活着呢。”凯特拿起放在床头柜的高脚杯啜饮了口。

“是啊,”成毓珺挠挠头,“忘了这点了。”

“不过,我知道你在说什么,那是死亡天使。”凯特侧过头看着成毓珺,“这么年轻就已经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了么?很多法师终其一生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呢。”

“因为他们并不追寻这种力量,而我则都是关于罪与罚,生与死,我到现在杀的人应该比很多法师一辈子杀的都要多了。死亡天使是什么东西?”

“你这么问的话,还不能看到他们?他们掌管那些并不循自然之道的死亡。”

“他们负责引导灵魂?”

“不,他们吃掉那些灵魂,拜托,你相信灵魂会去天堂或者地狱么?”凯特笑了出来。

“我并不是信徒,不过真相是什么?”

“有地狱和天堂,不过能进去的灵魂并不是圣经上说的那么多的。”凯特摇晃着酒杯,看着鲜血在杯壁上留下的淡淡血色,“我还不确定我的灵魂到了下地狱的资格,不过罗斯和痛苦应该够格了;同样能够上天堂的灵魂也不仅仅需要纯洁,还要强大,非常强大,比如古德曼那种强大。大多数灵魂都只能在世间孤独游荡,最后慢慢消散,或者被那些吞噬灵魂的东西吃掉,或者,如果你的灵魂足够强大的话在死后也能继续生存下去,施展法术,实际上很多强大的巫师都是这么办的,不过大多是邪恶的,因为他们打破了生死的禁忌。”

“你觉得我会下地狱么?”成毓珺抚摸着下巴。

凯特咯咯地笑了起来,“你不够格呢,地狱是不会敞开大门欢迎你的,如果你真的想去的话你要自己闯进去。你应该会是那种游魂,关键是在能够选择的时候,你会选择什么?让自己死去,让自己的灵魂消散或者被死亡天使啄食还是继续活下去?”

“等到那一天真正来到了再说吧,死亡天使长什么样的?其他吞噬灵魂的生物又是长什么样的?”

“他们很巨大,如果你真的要个尺寸的话站着应该有三米多高,有着乌鸦的头,黑色的羽翼,猎鹰的爪子,他们不会法术,但是也没有多少法术能伤到他们,一搬来说他们只会攻击那些死者的灵魂。”

“一般来说?”

“有些强大的法师,那些掌握了生死之道法师能够控制一头或者两头,也许更多死亡天使,那能够驱使那些死亡天使去攻击活人,把他们的灵魂从肉体里扯出来。”

“很有意思啊,驾驭死亡天使?痛苦能行么?”

“他能看见,但是他追寻的也不是这种力量。你想掌握这种力量?要先看到他们才行的。”凯特放下杯子,“你不准备杀了我然后慢慢看着我怎么死的,听着他们扑翼的声音,感觉死亡的力量么?”

“你真的想那么快就死么?”成毓珺往凯特手中的杯里倒了些红酒,“前几天你还很想活下去呢。”

“我想当时我并没有体会到整天躺在床上只能喝几杯血还要陪着你聊天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欧,别露出那种受伤的表情,你是个有意思的人,但是我原来可是住在城堡里每天沐浴着处女的鲜血每晚上和英俊男子同床共枕的啊,你每晚上都睡在沙发上。而且每天都在想你什么时候会杀了我并不是一件舒服的事。”

“那你想睡沙发?”成毓珺拍拍凯特的肩,“等我得到了我想得到的东西之后你就会得到你要的死亡了,晚安。”

“这并不是你应该在睡前对一个女生说的话!”

夜幕降临,今晚的的夜色中没有月光,也没有星光,整个弗洛伦萨都被笼罩在乌云中,古德曼神父正缓缓行走在城市中最冷僻幽静的小巷中,忽然他感觉到一股邪恶的力量慢慢逼近,他停下了脚步看着空中,空气突然扭曲了起来,仿佛有人撕破了空间一般空气中突然出现一道裂口,痛苦从裂口中走了出来缓缓落到地面,“好久不见了,古德曼,上次我们见面的时候最后你和杰克逃掉了,想不到这次你能干掉我们三个重要成员,看来你的儿子和学徒果然帮了大忙啊。”

“多谢夸奖。”穿着铠甲的欧文随着一阵白光出现在痛苦身后,随后地面上闪现出一个火焰组成的五芒星,杰克法师随着一阵烈焰出现在五芒星中,最后随着一道青色的火焰成毓珺出现在半空中,双眼中燃烧着青色的火焰。

“看来你们都准备好了啊,上次两个人没法干掉我,这次就是四个么?”痛苦抬起双手,黑色带刺的铁链从空气中凭空出现向四人扫去,四人灵巧地避开铁链,“不过这次我并没有准备和你们开打。”

随着一道火焰罗斯骑着梦魇从半空中出现降落在地上,然后几个披着黑袍的巫师随着一道道黑烟出现在他们周围。

“我想,这次被包围的还是你们。”痛苦从容不迫地说,随后剧烈的爆炸声打断了他的话,痛苦回过头见成毓珺掌中托着一个火球,一个黑袍巫师正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肩上冒着一丝丝热气,“看起来你不喜欢和我聊天?古德曼的学徒?”

“我比较喜欢把对手捆起来再和他们聊。”成毓珺抬起左手,一团闪耀的电光在他掌中噼啪跳跃着,“你是想继续废话呢,还是认真点动手?”

“那么,开始吧。”痛苦这么说。

他话音刚落欧文就猛地向着梦魇上的罗斯冲去,成毓珺猛一挥手一道闪电笼罩了几个黑袍法师,同时杰克法师召唤出了几头地狱犬向着痛苦冲去,而古德曼神父展开一道白光挡住了痛苦的铁链。

“古德曼,杰克,你们叫来的帮手很不错,你们到目前为止的行动也很成功,不过你们还是会失败的,你们觉得欧文和你的学徒能战胜罗斯他们么?”痛苦不慌不忙地挡下古德曼神父和杰克法师的攻击,“而就像上一次那样,你们无法击败我。”

“哼!”成毓珺挥舞着木剑砍下一个黑袍法师的胳膊,“你们不是还有一个人么?血腥夫人凯特呢?”

痛苦并没有搭话,只是朝成毓珺抬起手,一条刺链向着他缠绕过去,在铁链缠到他的一瞬间化作一堆散落的树叶消失了,随后出现在一个黑袍法师身后挥出一道风刃,“欧文!要我帮忙么!?”

欧文吃力地挡下罗斯的剑,“等你解决掉手头的巫师再说。”

“这不会是很难的事。”成毓珺抬手挡下一道黑色的闪电,随着一道电流通过他的手臂一层银色的金属包裹住了他的手,随后他踏前一步一挥手摘下了巫师的脑袋,随后丢出一个火球炸飞了另一个巫师。

“你的学徒不错啊,不过看起来他用的并不是你擅长的能力么?”痛苦挡下古德曼神父射向他的圣光,“还是你根本没有能力教导他?”

“精神导师,就像你引导一个个法师走向魔鬼的道路一样。”古德曼神父一把拽住铁链一下子拉断了,“痛苦,这次我们会干掉你的!”

“这只是你自己不切实际的希望,你无法消灭我,就像你不可能抵御死亡一样。”

成毓珺正想对付最后一个黑袍巫师时那个被他摘下脑袋的巫师爬了起来,在地上摸索着找到自己的头放回脖子上然后站了起来,而其他被他打倒的巫师也纷纷站了起来。“不是吧,”成毓珺叹了口气,“痛苦这是你的法术吧!”

“是啊,只要大脑和心脏不被破坏他们就不会死。”痛苦得意地微笑着,“你慢慢和他们玩吧。”

“只是大脑和心脏么?”成毓珺侧头看着几个正在施法的巫师,“三十秒吧。”这时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迷雾一般罩住了成毓珺,他疑惑地抬起头,感觉周围的一切都慢了下来,仿佛时间之流慢慢停止了,他缓缓转过头,看见从他发梢滴落的汗珠在空中停下,球形的,仿佛是一颗由最好的工匠雕琢而出的水晶珠。

成毓珺忽然就知道——他可能要死了,死亡的阴影如俯冲的蝙蝠,正张开了双翼向他冲来。

时间之河又流淌起来,他猛地转过身向着死亡袭来的方向抬起手,一瞬间他所知的最强的防御魔法的咒语流过他的舌尖,一道银色的半球形屏障在他面前升起,随后那屏障像被子弹击中的玻璃一样碎裂成无数片闪光的碎片。什么东西击穿了他的左手,射进了他的左肩,随后他就倒在了地上。

对于其他人来说着一切几乎是一瞬间发生的,古德曼神父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发生了就看到成毓珺倒在了地上。

“欧文,小心!”古德曼神父急忙扶起成毓珺,欧文避开罗斯的突刺猛一转身,随着金属的铿锵声他的剑被什么东西弹飞了出去。

“我们撤!”杰克拉住欧文的手,同时抬起左手,随着一道咒语欧文的长剑飞回到他手中,随后他们两人消失在地上燃起的五芒星中,这时古德曼神父和成毓珺也消失在一道白光中。

“让他们这么逃走好么?”罗斯走到痛苦身边。

“不用担心,等再次见面的时候就只会有三个人了。”痛苦微笑着,“不过他在最后一刻居然还能使用那种防御法术,的确是个不错的法师呢。”他的笑容从脸上消失了,“可惜他要死了,黑龙做得很不错。”

几千米外的一栋高塔上黑龙正把一把两米多长的枪拆开塞进身边的皮包里。

“来,把他放到床上去!”杰克法师指挥着古德曼神父和欧文,两人搬着成毓珺放在床上,欧文撕开了他的衣服露出他肩上的伤口。古德曼神父看了看他的伤,手掌上的和肩上的伤口周围已经发黑了,“有毒!”他念了段祷词随后把闪着白光的手放在他伤口上。

“你应该知道如果他死了米娅会杀了我的吧。”杰克法师在一旁焦急地摩擦着双手。

“如果你不说话打扰我的话会很有帮助的。”古德曼神父擦了擦头上的汗,“解毒和治疗伤口还好,不过他的情况还在恶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打中他的应该是子弹,可能伤到了血管或者肺,我们应该想办法把子弹取出来。”欧文在一旁建议。

“问题是怎么找到子弹,我不能在他伤口里乱捅吧?”古德曼神父咬着嘴唇,“我们都没有注意到黑龙,一定是他开的枪!”

“毓珺,毓珺!”成毓珺觉得有个温柔的声音在呼唤他,他费力地睁开双眼,那紫发紫瞳的梦中女孩正看着他,双眼中充满了焦急,她伸出玉石般清凉的手抚摸着他的脸庞,“你一定要醒过来!毓珺。”

“我快死了么?”成毓珺抬起手看着掌心的透明窟窿,随后低头看了看肩上的伤口,“这都不是致命伤啊,”突然他觉得胸前一阵剧烈疼痛, “啊!”剧烈的绞痛差点击倒他,不过那个女孩扶住了他,“能够钻入身体直达心脏的子弹么?一定是那个史密斯做的,不过暗算我的是黑龙吧。”他抓着女孩的肩膀站起身,“说起来,现在是不是只有每次我快死的时候你才肯出来,你都很久没出来了。”

“因为只有你快死的时候脑中才会真正空无一物,才有我的空间,”女孩笑笑,“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了!你要快点醒过来!你还不想死吧!快醒过来,把子弹起出来,然后再讨论我的事!”

“那你保证今晚来找我?”

“毓珺,并不是我来找你,而是要你来找我的,现在快醒过来!”女孩在他耳边大叫着。

成毓珺猛地睁开了双眼,古德曼神父的祈祷,杰克法师的叹气一下子钻入了他的耳中,伴随着的还有由远而近,越来月响亮的扑翼声,随后一道模糊而巨大的黑色身影挡住了烛光,一瞬间他能感觉到一股喷在他脸上的热气和夹杂在这喘息中的死亡的气息,“今天赚了呢,居然连你都看到了。”他注视着伏在他身上的死亡天使那深不见底,仿佛蕴含着整个宇宙的双眼,“我还没死,你走开!”他怒斥着。

“毓珺!你醒过来了!”古德曼神父的话中充满了欣喜,“不要乱动!你的伤很重!”

成毓珺从衣袋里抽出刮刀,“那是因为有一个子弹正慢慢向我的心脏移动。”他喘了口气,“电尾,你用电磁波看看子弹在哪里。”电尾马上爬到了他胸前,在一个地方用节肢敲了敲,“就是这里了。”成毓珺马上用刮刀利索地割开自己的皮肤,“啊!”他咬紧牙,伸手探进自己的伤口摸索着,“啊!”他抽出手大口喘着气,“行了,古德曼神父你现在可以治疗我了。”他抬起头面对着死亡天使,“你可以走了,我不会死的。”死亡天使挥挥巨大的双翼,随后飞了出去。

“你在和谁说话?”欧文疑惑地看着成毓珺。

“天使啊。”成毓珺眯起眼看着手中的子弹,那是一颗大约七八公分长的子弹,似乎是用一种完全不会反光的金属制成的,子弹的尖端带着钻头,弹身上雕刻着优美的魔法花纹,“恩,一会儿我会研究的。”他把子弹放在床头柜上,“对不起,古德曼神父,杰克,这次是我失误了。”

“我只是很高兴你还活着,至于黑龙的话既然知道是他放冷枪就很容易对付了,毕竟他不是法师,”杰克坐到床边,“你好好睡一觉吧。”

“呃……”成毓珺艰难地爬起身,“我还要回宾馆。”

“你应该待在这里,你需要休息。”

“我可以在宾馆里听音乐或者看碟,还可以随时点东西,况且凯特还在宾馆里。”他爬下床。

“你还没杀了她!”

“她是个很有用的情报资源。”成毓珺摆了摆手,拉开门走出房间。

古德曼神父长舒了口气,“真是受不了他。”另两人赞同地点点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