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一月 04, 2010

罪法师(第七十二章)

佐伊是被铁链撞击的叮当声吵醒的,她费力地睁开双眼,转过头见艾米莉正试图挣脱手脚上的铁链,她和艾米莉身上都穿着雪白的婚纱,“姐姐,这里是……?”佐伊四下张望着,她看见了另外几个被绑着的双胞胎,“姐姐,我们是在……”

“恩,”艾米莉点点头,她的嗓音中透着一丝坚强,“我们是在孪生劫持者的老巢里。”她侧头蹭蹭佐伊,“没事的,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姐姐,他杀了两个人啊。”佐伊靠在她肩上小声抽泣着。

“但是我会和你在一起的,你放心。”艾米莉平静地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会和你在一起的,我们是一起出生的,如果最后一起死去不是再好不过的事了么?”

“火轮你把钳子移过来一点,不是这个方向,往上,十二点方向!”成毓珺抬起头,“电尾,你把灯也移一下,看不清了。”

“你的十二点还是我的十二点?”火轮如此说。

“几点方向?”电尾问。

“我的十二点,三点!”成毓珺叹了口气放下电烙铁,“我真的很怀念我的地下室啊!”

“我也怀念。”火轮的本体,也就是机械球鼠妇抬起上半身,“如果在你家的话早就修好了不是么?”

“是啊……而现在如果要回家修理你的话就必须用到你的传输器,讽刺的是你的传输器坏了!”成毓珺拿起放在一旁椅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口,“看起来今天要熬夜了。”

“我猜这是你第一次到自己不熟悉的地方办事?”被放在床上的凯特笑着问。

“上次黑巫师的集会也算,不过上次的时候我还只有烟牙和电尾。”他点了一只烟丢给烟牙,“火轮是那之后,我倒没有仔细考虑过在外面应该怎么修理,不过说到这个……”成毓珺抬起头,“我没仔细问过你,上次被古德曼神父和杰克干掉的那个格瑞芬他自己也会制造这些东西么?”

“他不制造,我们有专门的工匠和医生,”凯特答道,“我告诉你这些东西你能让我多活几天么?”

“可以,告诉我你们组织还有多少人?”

“比较重要的还有一个工匠和一个医生,其实帕奇和格瑞芬对于我们的组织很重要,痛苦,罗斯和我都是老派的法师,这也许和我们的年龄有关。他们两个比较适合现代社会,能够帮我们弄到很多的情报,不过这样的法师很难找,格瑞芬被干掉之后我们一直都没有找到替补。”凯特拿起纸笔,“我把工匠和医生家里还有工作地方的地址给你,另外我们组织里还有很多黑法师,那些人都没有太特别的能力,对于痛苦来说都是消耗品,不过在一起也是很可观的。对了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

“我记得你是被我抓住的?”成毓珺拿过纸看了看,“不过问吧,我不保证回答。”

“你一个刚冒出来的巫师为什么要找上我们?要知道我们是意大利这一块最大的黑巫师组织了,不觉得你有些不自量力么?”

“这就是我自己的事了。”成毓珺笑了笑,“你想吃点什么么?要不要我叫一份牛排?或者两份好了,我也饿了。”他拿起菜单,“或者通心粉和肉丸?恩,这个菜叫什么来着?”他把菜单递到凯特面前,“我不认识这个单词。”

“你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凯特瞟了眼菜单,“这是海鲜杂烩。”她看了看研究菜单的成毓珺,“即使我真的对你一点威胁都没有,平常人是不会对囚犯这么和气的。”

“我对血族没有意见,对杀人也没有意见,实际上我自己也是杀人不眨眼的,你我只是立场不同,并不表示我一定要对你恶狠狠的。”成毓珺坐到床上凯特身边手里拿着火轮的零件摆弄着,“如果你没有做那些事的话我们或许可以成为朋友。”

“现在就不行了么?”

“不行了,”成毓珺抬起手用红热的指尖将几个零件焊好,“我知道你想活下去,不过我告诉你吧,就算我不杀你,我的导师也一定会杀了你的。”

“你的导师一定是个很有名的法师吧?”

“他是很有名,不过我不能告诉你。”成毓珺下床把零件接在火轮的躯干上,“好吧,这样已经恢复百分之五十左右的性能了,不过没有我地下室里的那些工具的话剩下的部分就更难修了。对了刚才你为什么说我是第一次到自己不熟悉的地方办事?”

“因为你牢骚了一晚上了,而且很明显你没有做好后备,要知道在外面办事因为没有资源的支持所以准备好各种东西是很重要的,而你看起像是就准备打一场然后回家的样子,看起来一点经验都没有。”

成毓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你说对了,我以后会注意的。”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成毓珺拿起手机看看,“喂……啊,什么?佐伊什么时候有个叫艾米莉的孪生姐姐了,好吧这下你们应该加快行动速度了,我这里进行的还算顺利,回来?不行,火轮坏了,现在不能传送。”

“那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啊~?”电话那头的米娅抱怨着,“我和Rene都在理查德分析出来的地区逛了好多次了,白天晚上都有,没有人来搭讪。”

“理查德分析的地区是根据所有失踪者的么?”成毓珺在键盘上按了几下调出资料,“这样的范围太大了,你们应该缩小范围。”

“怎么缩小啊~?”

“第一对,在这类案件中第一次作案总是很关键的,罪人应该认识,或者经常能够看到第一对被绑架的双胞胎,我会重新计算之后给你新的地区,恩……”他摸了摸下巴,“恩,我还可以进一步缩小范围,只找那些受害人重叠的活动部分。”

“这很好,你还能做什么么?”

“我接下来能做的也不多了,警方应该已经有了对于罪人的描述,你们去看一下,至于追踪犯人么米娅你应该比我更擅长,你要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好,我也爱你,对了向Rene和安妮问好,拜。”成毓珺挂了电话。

“女朋友?”凯特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

成毓珺并不答话,只是敲打着键盘分析数据。

黑龙走进一间招牌破旧的修车厂,刺耳的切割金属声充满了整个车间,“史密斯!史密斯!”黑龙大喊着。

“什么事啊?”金属切割声停了下来,一个穿着蓝色工装带着耳机的黑人从一辆车下爬了出来,“平时不是都是帕奇来找我的么?”

“帕奇死了,”黑龙冷冷地说,“凯特也死了。”他把子弹从兜里掏出来,“这是罪法师用的追踪弹,痛苦让我带来给你看看能分析出什么么。”

“凯特也死了?”史密斯听到这个消息大为动容,“都是这个叫罪法师的人做的?”

“不,凯特是罪法师做掉的,帕奇是欧文,痛苦觉得是巧合。”他把子弹放到史密斯掌心。

“恩……”史密斯拿起子弹凑到眼前眯着眼看了看,“钨钢的子弹,白银的魔法阵,还有很精密的机械结构能够钻入肉体,骨骼。”他转动子弹, “呃……这跟踪装置是电子的,不是魔法的,制造的非常精密。”

“这表示什么?那人和你一样?”

史密斯把子弹放进口袋摇摇头,“不,连我都做不出这么精密的电子和机械结构。”

“也就是说他比你强。”黑龙皱起眉头,“好吧,这很少见。”

“能打败凯特比我强是肯定的,但是他在子弹上使用的魔法未必比得上我,说到子弹,你要的东西我做好了。”史密斯领着黑龙走进办公室从墙角拎起一个一人多高的黑色皮箱,“拿去,用的时候小心点。”

“多谢了。”黑龙接过皮箱费力地拎着走出车间。

“你想让我们去找医生和工匠?”杰克法师晃着手里的纸,“你不去找他们?”

“我可不想给痛苦我和他们组织对着干的印象,所以虽然我很想会会那个工匠,不过还是你们去吧。”他打着呵欠伸了个懒腰,“杰克,咖啡!”

“给你。”杰克法师递了一杯咖啡给成毓珺,“你是熬夜审讯凯特还是熬夜修理火轮了?”

“没有,熬夜分析米娅给我的案件报告了。”成毓珺揉了揉眼睛,“她们在办一个案子。”

“办案子?你怎么没和我说?”杰克法师在成毓珺对面坐下,“什么案子?”

“放心,是正常人做的,他们不是米娅和Rene的对手。”成毓珺一口将杯中的咖啡喝尽,“如果我的分析没错的话她们很快就能找到那个罪人了。”

“如果分析错了呢?”欧文感兴趣地问。

“被绑架的女孩们,包括我们认识的佐伊和她姐姐艾米莉最终都应该会死,然后米娅和Rene应该会内疚好久,”成毓珺一边说一边看着欧文的脸慢慢拉长,随后笑着挥挥手,“安啦,我的分析不会出错的,倒是你的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

“通过梵蒂冈发公开的挑战书需要时间的,现在还在等教皇批准,估计明天能够出来,你是不是应该回去睡一觉,既然现在没有你太多事情。”

“你应该在我喝咖啡之前提这个建议。”成毓珺苦着脸站起身,“反正人你们去解决好了,我回宾馆修理火轮顺便和凯特聊天去了。”

“你准备什么时候杀了她啊?”古德曼神父对着他的背影问。

“放心,我会杀了她的。”成毓珺摆了摆手拉开门走出房间。

深夜,月明星稀,米娅和Renesmee打扮得花枝招展地走在大学图书馆后的一条小径上,“真是的,那个家伙怎么还没来。”米娅小声嘀咕着,“毓珺的分析到底靠不靠谱啊。”

“毓珺哥哥在这方面很强的啊,相信他就好了,米娅你要耐心点啊。”Renesmee安慰着她。

“我只是担心佐伊和艾米莉。”米娅叹了口气,“而且我讨厌这样闲逛,我想找个人来打啊!”

这时一辆吉普车缓缓地驶到她们身边停下,车窗慢慢地降下。“看来有效果了。”Renesmee凑到米娅耳边小声说。

一个满头金发的英俊男子从车里探出头来,“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逛啊,不知道最近有很多双胞胎失踪了么?我载你们一程吧?”

米娅和Renesmee对视一眼,“好啊。”米娅点点头。两人拉开门坐上后座。“啊!”两人同时叫了一声,Renesmee低头看了看座位,一根针管闪着点点寒光,随后两人就昏了过去。

“你们一定很爱我,居然这么容易就上车了。”男子转身抚摸着两人的面颊,“你们会成为我最美丽的伴侣的,放心吧。”随后他转身发动了汽车,他并没有注意到后座上的两人脸上都浮现出一丝微笑。

“好了,”男子把两人并排放在床上并用锁链锁住了她们的手脚,“现在让我替你们换上衣服吧。”他凑近两人深深吸了口气,这两个女孩身上的香味有些特别,他从来没有闻过如此诱惑撩人的气味,那中气味仿佛能够勾起他心中所有的美好回忆,仿佛能让他拾起长久以来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平静。他抬起头发现两人都已经醒了,其中一位穿着鹅黄色背心的女孩对他微微一笑,她的双眸是金色的,仿佛流淌着融化的金粉,只是一眼他的灵魂就仿佛被吸进了那无底的双瞳中,他仿佛失去了移动的能力,只能静静地站着注视着面前的女孩。

“现在,你要解开我们身上的锁链。”Renesmee如此说,那个男人照办了,随后Renesmee伸手抓住了那人的脖子,她感觉到一丝丝力量从男人的体内流淌进她的身体,这是她第一次使用这种能力,大约过了半分钟后她伸手拉了拉床上的铁链,随着一声脆响铁链直接被扯断了,“不错。”她猛地一挥手,随着咔嚓一声那个男人被打飞了出去昏倒在地,下巴已经歪了。

“不错不错。”米娅跳下床替其他女孩解开铁链,“Rene,你报警。”

“恩,”Rene掏出手机拨起号码,等一切办妥之后两人走出房间,“啊,差点忘了。”米娅掏出一瓶黑色的香水打碎在地上,“现在我们可以走了。”留下一屋子不明所以的女孩互相大眼瞪小眼。

“不错吧?”安妮早就坐在一辆车里等着两人了,“救了这些女孩的感觉。”她回头问坐进车里的两人。

“恩,”米娅晃了晃脑袋解除了易容,“可惜我们还不够快,让一对女孩死了。”

“不要这么想啊。”Renesmee掏出手机,“要想想我们救的那些人,我要告诉毓珺哥哥我们成功了。”

“好啊!”米娅脸上仅剩的一丝抑郁一下子一扫而光。

古德曼神父从一家私人诊所里走了出来关上了身后的门,随后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愿你能安息。”

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和冲天的火光修车厂一下子化为了一片废墟,杰克法师带上了墨镜消失在聚拢围观的人群中。

“情况怎么样?”痛苦慢悠悠地整理着面前的刀具。

“这次他们的行动很迅速有效,马克和史密斯都被干掉了,痛苦,我们应该有所行动了。”罗斯站在痛苦身旁,“另外梵蒂冈教廷今天公开发布了欧文对我的挑战书,看起来他们准备把我们一个个地干掉。”

“你应该会接受挑战的吧,欧文绝对不是你的对手,而如果他们围攻你的话欧文弄不好就会失去圣武士的力量。”痛苦拿起一把匕首试了试刀刃。

“是的,我会接受挑战,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

“罪法师那边么?你怕凯特告诉他你的弱点了?放心,那个地方的守护是很严密的,而且一旦出事你马上就可以传送过去,那个罪法师也不会是你的对手,不过记住能把他拉进来最好。我会召集其他人,现在也应该是反击的时候了。”痛苦慢条斯理地说。

“明白了。”罗斯点点头。

“米娅她们把案子解决了,那个罪人还没碰过佐伊和艾米莉。”成毓珺一走进杰克法师的古宅就说,“听过罗斯接受你的挑战了?欧文。你应该知道他会杀了你吧。”

“那样的话我会光荣地死去。”欧文擦拭着膝上的头盔,“教廷已经把我的铠甲送来了,决斗就在明天。”他抬起头直视着成毓珺的双眼一字一顿地说,“希望你明天不要干扰我们。”

“放心吧,我有事要去办,明天都不能到场呢。”成毓珺看了看表,“我赶时间,先走了。”他说这一阵风似地出门了。

“他没说他要去干什么?”杰克法师看看古德曼神父和欧文,“你们不觉得他这个习惯很不好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