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一月 03, 2010

罪法师(第七十一章)

“那是?”成毓珺抬起头,“电尾,火轮,我看不到任何魔法的痕迹,你们看到什么了么?”

“一个人,”火轮转过头用他的红外摄像头朝子弹射来的方向看去,“武器是半自动步枪。”

“应该是那个黑龙了。火轮,追踪弹。”成毓珺同时拔出一把左轮手枪向着黑龙的方向扣动扳机,黑暗中传来一阵闷哼声,随后枪声停下了。“他跑了!”火轮站起身正准备去追的时候成毓珺叫住了他,“让他去吧,他不过是个普通人,”他拉着凯特的手把她提起来,“我们已经抓到大鱼了,而且他中了跟踪弹。”他朝凯特笑笑,“我想,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

黑龙捂着左臂跌跌撞撞地逃出城堡,他从来没有想到凯特居然会被痛苦或者罗斯之外的人打败,如果他想到的话也许就会提前布置好炸弹而不是手中只有一把步枪了,“啊!”他惨叫了一声,埋在他手臂中的枪弹正一点点地钻入他的体内,他爬进车里发动了车,他知道现在必须马上向痛苦报告这里的情况。

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发生过。

“开始跟踪了。”成毓珺看着手机屏幕显示的地图上闪亮的红点,“很好,我们先回家吧。”他活动了下酸痛的身体,“我想好好吃一顿,也许三分熟的牛排吧。”他从地下室的一角找出一块毯子裹着凯特,“不过在这之先让我搜一下这城堡,所以凯特,如果还有什么机关的话你最好现在就告诉我,否则你也会死。”

安妮饶有兴致地看着米娅和Renesmee买回来的一堆东西“我记得你们是去引诱罪犯的,为什么最后变成在商场血拼了?”

“正好大减价嘛~”米娅在镜前比划着衣服,“就和Rene一起买了几件,然后顺便买了点相配的首饰。”

“还有,我们找到一家很好的寿司店,哪天可以一起去。”Rene坐到沙发上抱起Spernaza摇着,“我还给Spernaza买了几件漂亮的婴儿服。”

理查德敲了敲门走进房里,“坏消息。”

“什么?”几个女生都抬起头。

“又有一对双胞胎失踪了,”理查德把一堆资料放在沙发上,“对了,我哥哥和罗根一声正在往这里来的路上。”

“他们不要上班么?”Renesmee拿起资料,“这次是……这不是上次布莱恩要我和米娅救的女生么?”她抬起头,“你从来没告诉过我她是双胞胎!”

“因为我哥也没告诉我,佐伊是妹妹,她姐姐叫艾米莉,昨晚她们约好了在佐伊下班后一起去吃饭,但是……”

“她们就再也没有回家么?”米娅拿起两人合影的照片,“Rene我们再出去逛街吧?”

“好啊。”Renesmee忙站起身。

“我会继续分析数据的。”理查德叹了口气,“希望她们不会出现在死亡名单上。”

“不会的,”米娅摇摇头拿起一件外套,“我们走了,安妮,理查德,拜。”

“痛苦,罗斯!”黑龙跌跌撞撞地走下石梯,“出大事了!”

“你被凯特咬了么?”痛苦从桌前抬起头,他正在翻看一本厚重的古籍,“不对,你手臂上的应该是枪伤,出什么事了,黑龙?”

“是罪法师,”黑龙撕开伤口处的衣服,“罪法师击败了凯特,把她带走了。”

“什么!”罗斯猛地站了起来,“不可能,无论罪法师有多强他都不可能击败凯特的。”

“罗斯,你应该知道无论多么强大的东西都早晚有消亡的一天,即使是身为死亡骑士的你也能够被杀死,而我的身体也早晚会化作尘土,所以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痛苦站起身缓缓地走到黑龙身边,“不过这样看来罪法师的确是个值得一见的人。至于黑龙,你的手……”他猛地紧紧抓住黑龙的手臂,后者发出一声惨叫,随后痛苦抽出一把刀刺进他的伤口,随着更刺耳的惨叫一颗子弹从他的伤口中被撬了出来落在地上,痛苦捡起那颗子弹。

子弹是用某种黑色金属制成的,表面镶嵌着银色的魔法阵和符文,子弹上有几个突出的倒钩,钩子上挂着几块碎骨。“一击中人体就会钻入身体,并且跟踪功能,还好我的城堡有屏蔽魔法。”他把子弹丢给黑龙,“你去找马克治好你的手,然后把子弹交给史密斯看看,说不定能找出制作手法什么的。”

“还有一个坏消息。”罗斯放下电话,“帕奇死了。”

“谁干的?”

“剑伤,应该是那个圣武士欧文。”寒气在罗斯周围缓缓凝聚起来,“一天里损失两个,痛苦你真的觉得我们不用做什么么?”

“让他们都小心行动,不过我觉得凯特和帕奇的事只是巧合,如果不是的话……”他摆弄着头上的钉子,“如果不是的话我只能说这次古德曼和杰克是有备而来,让所有的人都小心注意点。”

“明白了。”黑龙用纱布稍微裹了裹伤口,随后走上阶梯消失在火光的范围之外。

成毓珺躺在宾馆的大床上用勺子舀起一勺鱼子酱送进嘴里,“恩,能在你的地方找到这些东西真不错,你对你的手下也很不错啊。”他拿起一只龙虾掰开壳大嚼起来,“恩,你喝点吧。”他拿起高脚杯凑到被放在床边的椅子上的凯特唇边。凯特饥渴地喝着杯中的血,等饮尽杯中的血之后她抬手擦去唇边的血, “你现在敢脱下面具了么?你不怕我以后找到你么?”

成毓珺切了一块羊排送进嘴里,“这种可能性很低,凯特,你知道我会杀了你的。”

“那为什么我现在还活着?”

“告诉我关于痛苦和罗斯的一切。”成毓珺抽出刮刀在手里把玩着,“那样我不会让你死得太难看,不过我先说清楚了,我肯定会杀了你的。”

“关于痛苦和罗斯的一切?你觉得你能击败他们么?”凯特笑了起来,“就算抓住我这件事你觉得有多少是运气多少是实力,如果没有十字架和圣水的话你已经死了。我可以告诉你,也许你能够杀死罗斯,因为他有个致命的弱点。但是你无法毁灭痛苦的,因为你无法毁灭痛苦。”

“什么?”成毓珺皱起眉头,“这话是什么意思?”

“痛苦啊,你觉得痛苦真的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么?因为你无法消灭痛苦,所以痛苦也就无法被毁灭。”

“恩……”成毓珺点点头,“好吧,我们就不说痛苦了,告诉我罗斯的致命弱点,”他舀了一勺鱼子酱送到凯特嘴边,“吃点?”

凯特瞥了一眼微笑着的成毓珺,“你对待囚犯还不错么。”

“是啊,”成毓珺做了个鬼脸,“接下去我还需要找个适合的工房修理火轮。”他挠挠头,“不在主场就是不方便啊,我自家的地下室里有所有我需要的设备。”

“你已经小有名气了,没有在这里弄一套么?”

“我会考虑的。”成毓珺掰着手指,“人皮师在美国的房子,吹笛人在法国的房子我都接手了,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房产。”

“让我知道这么多,你不在乎么?”

“你是死人了,我为什么要在乎。”成毓珺耸耸肩舀了一勺鱼子酱大嚼着。

古德曼神父和杰克法师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翻找着,“看起来没人来过。”古德曼神父环视着四周,“你说呢?杰克。”

“看来我们的运气比他们差多了,这两个孩子把帕奇和凯特都解决了呢。”杰克法师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拧开喝了一口。

“……你居然在这里吃东西……”

“嗨,在我们都不在意他家的门锁的时候为什么还要在意他家的食物,而且我渴了。”

“等等……”古德曼神父示意杰克法师安静,随后两人都听到了轻微的,似乎是挤压塑料袋发出的声响,他们循着声音找到了放在厨房中的垃圾筒。

“只是老鼠吧。”杰克法师探头往黑色的垃圾袋里看去。古德曼神父伸手拉开袋子,“天呐!”他捂住嘴摇着头,“天呐……”

“从好的方面想,我们终于找到失踪的联系人了。”虽然这么说,不过杰克法师的脸上没有一丝高兴,反而充满了愤怒,他从垃圾桶中拎起还在动着的垃圾袋,“你能治好他么?”

“我可以回去试试看,不过……”古德曼神父摇摇头。

“那就交给毓珺好了,他说不能能做些什么。”杰克法师拍拍古德曼神父的肩,“走吧古德曼。”

成毓珺面前的桌上铺着塑料的一次性桌布,桌布上放着一根还带着血肉连着头颅的的脊椎,放在一旁的心脏依旧跳动着,同时那骷髅的的嘴还在一动一动的,仿佛想要说什么,不过没有器官,舌头和嘴唇他只能发出阵阵牙齿碰撞的声音。他抬头看看围坐在桌边的古德曼神父,杰克法师和欧文,“好吧,既然你们都这么期待地看着我,你们是想要我进入他的精神问出点东西来?”

“你的伤怎么样了?法力恢复了么?”古德曼神父问,

“伤好了,能力再说吧。”成毓珺看着面前的骷髅,“不过我应该还有足够的法力进入他的精神,其实我更好奇的是他在这种状态下怎么还能活着的。”

“这是痛苦的得意法术,只要心脏和大脑不被破坏他就保持活着,同时他能感受到离开身体的每一部分的痛苦。”杰克法师扶了扶墨镜,“在你进入他精神的时候你也会感受到,所以小心点。”

“我的词典里没有小心。”

“这点我们都知道。”欧文笑了起来,“你把凯特放在你房间里不管就这么过来就是很不小心的。”

“放心,我在她周围设置的魔法阵很强的。”成毓珺脱下眼镜,他的双眼散发着紫色的光芒,“我要进去了。”他把手放在那骷髅脸上,闭上了双眼。

开始一切都很平静,突然间成毓珺惨叫着倒在地上,抽搐着,他的身体猛地完成一个弓形,“啊!啊!!啊!!!”他发出一阵阵另其他人都毛骨悚然的惨叫。

“毓珺,毓珺!”古德曼神父冲到他身边,“怎么了!你感觉到什么了?”

“杀了我!杀了我!快杀了我!”成毓珺大喊着,随后他咬紧了牙关睁开双眼,“他,他说他想死。”欧文举起长剑,“等等,不要破坏他的大脑,我需要他的大脑做分析。”

“你能忍受这种痛苦?”

“习惯了就好。”成毓珺扶着桌子站起来,虽然还在颤抖,不过已经比刚才好了很多,“砍开他的心脏,不过我需要他的大脑。”

欧文手起剑落把那人的心脏砍成了两半,同时成毓珺也恢复了正常。

“很好,”成毓珺抽出刮刀割下连接在脊椎上的头颅,“我只需要这个,其他的随便你们怎么处理。”他把头骨放在桌上用刮刀仔细的清理着头骨上剩下的皮肉,“我真是很想念我的地下室,在那里有全套我需要的东西,包括修理电尾和火轮需要的工作间,有全套仪器的手术室,一个化学实验室用来配药,还有用来培养齿舌的培养槽,而你这里连电线或者电话线都没有。”他朝杰克法师摊开手,“现在我要锯开他的头盖骨,在我家地下室我可以用医用电锯,带现在就算我有那玩意儿也没地方插。”

“如果当时我知道你这么会发牢骚我就不会同意米娅和你在一起了。”杰克法师摇摇头。

“啊……还好我准备了这个。”他从背包里抽出一个卷着刀具的皮套放在桌上摊开抽出一把手锯,调整了一下锯面上的旋钮定好了深度随后开始锯了起来,“上次在集会买的,没用过几次呢,古德曼神父和欧文如果你们看不下去的话可以去别的房间,我一会儿把结果告诉你们。”

“不,我会在这里看着,他是我们的联系人,因我们而死,我应该看着他。”

“好吧。”成毓珺耸耸肩揭下那人的头盖骨放在一旁,随后从背包里拿出一把细密的银针一根根插入露出的大脑,“好吧,因为没有电的关系,我只能用电尾的电力了。”他翻开电尾的甲壳抽出几根电线接在那些针上,随后闭上双眼念出一段咒语。

“那个联络人死了。”痛苦一边挑去烛台上的蜡一边平静地说,“看起来古德曼和杰克去过那人家里了。”

“你就不怕他说出什么?”一旁的罗斯正用一块冰块擦着自己的铠甲。

“据我所知无论是古德曼还是杰克,还有那个欧文都没有阅读别人大脑的能力,而那个联络人并不算能够说话,所以不用担心。”痛苦若无其事地说,“而且就算他们有能读心的人,在承受过那种几乎让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之后他又能知道多少呢?只是那些他们已经知道的。放心把罗斯,他们是无法击败我们的。”

“这次我有不好的预感。”罗斯冷冷地说。

“如果真的有一天我们要被毁灭,你和我会化为灰烬,那也只能说我们遇到了值得尊敬的强大对手,我们可以光荣地死去,这不是作为骑士的你所希望的么?”

成毓珺用手指不耐烦地敲打着桌面,同时拿起高脚杯喝了口,“除了我们已经知道的从联系人哪里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下一步我们应该做什么?”

“根据痛苦的习惯他会来找我们的。”杰克法师摩挲着手中的茶杯,“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应该尽可能解决掉足够多的他们组织的人,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应该一起面对痛苦。”

“我会查一下和帕奇经常联系的人,说不定能再找到一两个。黑龙身上的追踪子弹已经没用了,而且他应该已经把子弹取出来了。”成毓珺飞速敲击着键盘。

“我有一个想法。”欧文突然站起身郑重地说,“父亲,我希望你会同意。”

“为什么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古德曼神父皱起眉头,“说吧。”

“我想向黑玫瑰骑士罗斯发出挑战。”

“什么?你疯了么?”古德曼神父猛地站起身,“你没有可能在一对一的战斗中赢他的!”

“其实我比较好奇的是你准备怎么向他发出挑战?”杰克法师倒了杯威士忌加了两块冰拿在手中摇晃着,“我的意思是,他的名字并不在黄页上,而我们也没有他的地址。”

“通过梵蒂冈教廷,同时我希望成毓珺能在网上发,你应该能查到那个帕奇怎么和他们联系的吧?”

“那个容易,”成毓珺摸着下巴,“我们先不说你怎么对付他吧,因为我已经决定无论你愿不愿意在你不行的时候我肯定会插手所以这个问题不用讨论了。问题是你怎么知道他会接受我发的或者梵蒂冈发出的任何决斗的要求?”

“因为我自己也是个有骑士称号的人,虽然他背弃了神,把自己的灵魂献给了死亡,但是我觉得既然他依旧自称骑士就应该还保留着一些骑士的骄傲,他应该会接受挑战的。”

“简直是疯了,这一定行不通的。”古德曼神父摇着头坐下。

杰克法师喝了口威士忌,“行了古德曼,行不通的话不是最好么,你真的觉得愿意看到欧文一个人面对罗斯么?”

“不是一个人,”成毓珺插了进来,“如果死亡骑士真的出现说不定我会抢在欧文面前出手呢。”

“毓珺,关于死亡骑士,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告诉我们的。”欧文狐疑地看着一脸坏笑的成毓珺,“关于怎么打败他的?”

“没有,”成毓珺做了个鬼脸,“而且我确定就算有的话也不是你想知道的,所以就让我打理一切吧。”他收起电脑和刀具塞进包里,“对不起我要走了,让凯特这么美丽的女子一个人在宾馆房间里待这么久是不礼貌的。”他背起包拉开门离开了。

“父亲,”欧文皱着眉头坐下,“我觉得成毓珺会破坏我的决斗。”

“但是如果你和他合作的话,我觉得一定能杀死罗斯。”杰克法师晃着杯子,“我的女婿办事有他特别的方法。”

“那也要等我决斗之后,骑士间的决斗是神圣的。”欧文冷冷地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