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一月 02, 2010

罪法师(第七十章)

“真可惜,像你这样的人才。”凯特脸上依旧带着勾魂的媚笑,她做了个手势,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十几个穿着西装面容冷峻的男子冲进大厅,每个人手中都握着一把枪。成毓珺电鞭一挥随着飞溅的血滴最先两个男人的人头滚落在地上,这时枪声响起,他只是抬起手那些子弹就在半空中停了下来,随后霹雳啪啦地落在地上。随后成毓珺猛一挥手向着凯特丢去一个火球,紧跟着一道电光从他指尖射出。凯特只是动了动手指一个男人就跳到她身前挡下了火球和电鞭,他浑身焦黑地倒在地上,而凯特则已经消失在门后。

“混蛋,”成毓珺向后退了一步,那些面无表情的男人已经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慢慢地向他走来。

“对不起了,”成毓珺抬起手一段咒语,“愿你们在地狱中安息。”他面前的两个男人的身体猛地膨胀起来,随着一阵巨响鲜血和人体的碎片四散飞溅,染红了大半个大厅。

“要我叫火轮和齿舌么?”电尾的声音响了起来。

“恩,把他们叫进来。”他向着凯特消失的方向缓缓走去,推开门后眼前是一道长长的走廊,成毓珺合上双眼,再睁开的时候双瞳中已经燃烧着青色的火焰,“恩,没有魔法陷阱。”

“也没有红外警报器之类的东西,不过不排除机械陷阱,最老套也是最难发现的一种陷阱。”电尾补充道,“你还是要小心的。”

“恩,”成毓珺向前跨了一步,随着机械转动的声音地板猛地向两旁裂开,他挥出电尾钉入天花板不料却触发了另一个陷阱,整块天顶掉了下来压在地板上的缺口上,而成毓珺已经落进洞中,随着一阵闷响电尾的尾鞭穿透了那块天顶钉在墙边,随后成毓珺打碎了天顶从洞里爬了出来,“电尾你个乌鸦嘴。”他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看来只能用比较暴力的方法了。”一个红色的光球从他掌心腾起随后飞向前方,巨大的爆炸带着火焰扫过整条走廊,爆炸平静之后留下一片断檐残壁和各种已经被击发的机关陷阱。

“这下差不多了,我讨厌机关。”成毓珺继续向前走去,在走廊的尽头是另一厚重的大门,他抬起手。

“弄不好还是陷阱,我觉得现在最安全的方法是暂时撤退然后和古德曼神父他们一起来吧?”烟牙飘到他耳边,“或者我穿过去看看?”

“现在撤退就失去最好的机会了,无论怎么样一定要现在干掉她,”成毓珺慢慢推开门,“恩……”他走进一个巨大的六角形房间,这个房间没有任何装饰,只是无论是天顶还是地面包括所有的墙都是平整光滑的镜面,“有意思,成毓珺向前走了几步,房门在他身后自动合上随后融入了镜面中,之后几面镜子从地上升起将六边形分割成六个三角形的空间,随后更多的镜子升起将剩下的空间分割成更小的空间,短短的几秒钟后成毓珺就发现自己已经被困在三面镜子中,只能转身,连迈步都不行。

“不错啊,”成毓珺看着自己在镜中的反射,因为三面镜子的关系现在加上自己总共有六个成毓珺。

“你又踏进陷阱了。”电尾平静地说,“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急啊。”

“唉哟!”烟牙一头撞在镜面上,“我穿不过去。”

“我也是这么想的,”成毓珺伸手摸着镜面,“这是施加了魔法的镜子,”他用指节敲了敲,“不过应该很容易打碎,应该还有其他的玄机。”

“比如制造出五个你的分身和你打么?”烟牙嘶嘶着。

“那样的话会留出更大的空间让我们开打的。”成毓珺摸着下巴,“这个机关有别的作用,我猜的话……”他猛地伸手朝镜子上打了一拳,随着细密的玻璃碎裂声镜面上出现一圈裂纹,“啊……”成毓珺捂着自己的胸口吐出一口血,“我猜对了,破坏镜子会伤到我。”

“很好,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继续实验,”成毓珺念了句咒语,一丝丝黑色的烟雾从他指尖冒了出来将面前的镜子熏得漆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次他直接伸手将镜子打成了碎片,“很好,接下来只要把所有的镜面都熏黑然后敲碎就行了。”

“前提是没有别人来打碎镜子吧。”烟牙上下翻飞着,这时从镜子的另一面传来刺耳的玻璃破碎声。

“烟牙你也是个乌鸦嘴。”成毓珺白了烟牙一眼。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毓珺你不快点的话等所有的镜子都被打碎之后我不确定你能不能还活着。”

“那就不要让他们打碎。”成毓珺把手放在镜面上缓缓念出一段咒语,在他的咒语停下后远方传来的玻璃破碎声停下了,化为了了闷沉的匡匡的敲击,“既然我没时间打碎的话就让这些玻璃硬到打不碎就行了。”随后他又开始熏起面前的玻璃。

“不错,”凯特赞赏地透过水晶球看着成毓珺的一举一动,“不过这只是开始。”她转过身,她的身后地面上凿刻着一个巨大的五芒星,五芒星的每一个角里都用锁链锁着一位一丝不挂的少女。五个青年男子用刀割开少女的手腕,让她们血淌进地上的凹槽中,当血液填满五芒星时整个法阵开始散发出妖邪的暗红色光芒。

“开始吧。”凯特走进五芒星的中心抬起双手念出一段咒语,被绑在地上的少女们开始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曼妙的躯体发出一阵阵愉悦的呻吟。“开始吧!”凯特把双手举向空中高喊起来,“开始吧!!”

几个青年男子褪去身上的衣服伏下身骑在地上的少女身上,随着他们的身体像蛇一样起伏着少女们的呻吟变得更响亮了,同时法阵的光芒也更耀眼了。

“就算你能抗拒我,抗拒两个魅妖,你也绝对无法抗拒这个魔法的力量的,对于肉体的渴求是人类的本能。”凯特弯下腰用手指沾了些鲜血放在嘴里吮吸着,“就仿佛流淌在你血管中的鲜血一样,受我的法术影响是你作为一个人类的证明。”

戴着电尾的成毓珺一拳击碎了最后一面镜子并把镜后的男子的脑袋也一起砸碎了,他的面前又出现一道走廊,“我喜欢这城堡。”成毓珺嘀咕着向前走去,“你们猜猜接下去会面对什么?”

“可能是龙吧。”烟牙语气中带着一丝期待。

“反正会比刚才经过的更可怕就对了。”电尾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

“揭晓答案吧。”成毓珺推开门走进下一间房间,“呃……”他显然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好吧,这的确很可怕。”

他面前是一道巨大的铁栏,铁栏后或坐或卧的是一个个衣冠不整脸上带着恐惧的少女。“你们不要怕,我是来救你们出去的。”成毓珺笑了笑走到铁栏前念出一句咒语,只是一瞬间铁栏就变得锈迹斑斑,仿佛只是一碰就会变为一堆铁屑,事实也是这样。成毓珺一伸手推开铁栏大步走进牢中,他已经注意到了另一边的另一扇门。

这时地面忽然亮了起来,一个血红的五芒星出现在牢房的地上。“怎么了?”烟牙飞到成毓珺面前,“毓珺,这是什么啊?”不过成毓珺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看着周围的少女,并没有搭话,反而抖了抖手臂卸下了电尾。“不管是什么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电尾缓缓摆动着尾鞭。成毓珺周围的少女的神态也慢慢发生了变化,对于面前这个男人的渴望替代了对于死亡的恐惧,她们开始慢慢地向成毓珺聚拢过来,并慢慢地褪去身上仅存的几件服饰,她们在她面前风骚地摇摆着身体,诱惑着他,他们抚摸着他的身体,舔舐着他的面具和他面具下露出的脖颈。

“好吧,我们需要干涉一下了。”电尾挥动着尾鞭电倒了几个少女,同时烟牙试图钻进一个少女的身体控制她,不过被弹了出来,“我没办法控制住她们。”

“废话,很明显凯特使用了很强大的控制魔法。”电尾放出一阵电流,它转动头上的摄像头看了看已经拥抱着一个少女亲吻起来的成毓珺,“你去把火轮叫来,另外叫齿舌待在外面。”

“为什么?”

“毓珺一个人对这些女孩搂搂抱抱就算了,如果齿舌也这么玩就恶心了。”电尾又放倒了两个少女。

此时在成毓珺的眼中没有牢房,没有电尾和烟牙,只有一张巨大的玫瑰花床和围拢过来的少女,而在她眼中那些少女的脸庞都化作了米娅的脸,还有 Renesmee和安妮的脸,随后又化作了凯特的诱人的脸庞。

“吻我,抚摸我,给我。”诱人的甜蜜嗓音在他耳边缭绕着,在那一瞬间他几乎要伸手扯下自己的面具了,随后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撞了出去。

“时机掌握的不错。”电尾平静地说。刚才火轮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拳把成毓珺打了出去。

“你在干什么?!”牢房中的成毓珺和正在举行仪式的凯特同时怒吼起来。

“冷静点,”电尾用电鞭戳了下成毓珺,“刚才你几乎就把面罩揭开了,你在想什么啊。”

“啊!”成毓珺站起身摇了摇头,“这种魅惑……”他抽出剃刀割开自己的皮肤,“很难抵御……”

火轮用力捶着门,金铁交击的巨响充溢着整个牢房,不过面前的门却纹丝不动,“这扇门施加了魔法,应该需要特别的方法才能打开。”火轮发出一阵阵蒸汽声,“毓珺,你必须清醒点,过来看看这扇门。”

“知道了,你们挡着这些女孩。”成毓珺站起身走到门前,那是一扇巨大的黑铁门,门正中刻着一颗五芒星,门的周围是一圈他无法理解的文字,成毓珺把自己的血涂抹在五芒星上。

“中计了吧。”凯特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就在成毓珺沾着血的手碰到符文的一瞬间他颤抖着倒在地上,不过他的仿佛被粘住了一样依旧停留在符文上。

“毓珺!”火轮扶起成毓珺,不过似乎不确定应该拿他的手怎么办。成毓珺抽出刮刀干净利落地从铁门上刮下自己的手掌,留下一层带血的皮肤, “那个血腥夫人猜到我会用我的血试的。”他看了看身后的少女,“电尾,她们的血,不要弄伤她们。”

“你的要求很难办到。”

“你知道我的意思的电尾!”

“原来你也有失去幽默感的时候。”电尾挥动尾鞭刺进一个少女的上臂吸了些血,随后喷洒在门上,那魔法阵闪了闪,不过门还是没有打开。成毓珺用力捶了下门,“一个血族居然出了个用血解决不了的问题。”他摇摇头,再次用刀割开自己的手,“或许,只是我并没有用到准确的血?处女血么?”他回头看着那些少女,随后从门旁走开用血在墙上画了一个六芒星,随后他高声吟唱起咒语,随着咒语他身上的纹身一个个闪亮起来,最后墙上的六芒星散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接下来一道黑色的火焰从六芒星中间燃起直接烧穿了墙壁。

“这下就可以了。”成毓珺从洞里爬出牢房,在他踏出的那一刻牢房中的五芒星暗了下来,而那些少女也都恢复了原状——惊恐,瑟瑟发抖。

“我会回来救你们的,如果我还活着的话。”成毓珺摆了摆手,随后继续前行。

“你已经消耗掉太多力量了,现在你的情况并不是太好。”电尾跳上他的手臂伏在他左臂上,“第一个房间的内爆,第二个房间里因为打碎镜子受的伤和固化整个房间的法术,还有刚才被门吸收走的力量和最后的邪炎,你现在并不在能和凯特战斗的状态。”

“只希望没有更多的房间了。”烟牙飘浮在成毓珺身边,“你需要力量的话我们可以给你。”

“暂时不需要。”成毓珺念出一段咒语治好了手上的伤,随后掏出一瓶药水喝了下去,“让齿舌也过来,接下去才是正戏呢。”他停下了脚步。

“上两个走到这里的是痛苦和罗斯。”凯特慢慢走下阶梯,她的腰间挂着一把装饰优美的细剑,她一挥手一道黑色的火焰在空中卷成一条细鞭抽向成毓珺。成毓珺转身闪过黑焰挥出电鞭,凯特抽出剑拨开电鞭,两人你来我往过了几招,“罪法师,你知道一个人类在动作上是无法跟上我们血族的,你觉得这样就能打败我么?”

“战斗?我以为我们在跳舞呢。”成毓珺微微一笑念出一道咒语,一群飞蛙从他的背包中飞了出来,凯特只是一挥手凭空招来一群蝙蝠,随后成毓珺丢出了他的五色骷髅,接下来扯出几张人皮,相应的那些被凯特控制的男子也加入了战斗,虽然他们在战斗力上无法和成毓珺的五色骷髅或者人皮偶相比,但胜在数量优势,过了一会儿飞蛙和蝙蝠都都同归于尽了,五色骷髅和人皮也都落在地上。

“你还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么?”凯特向着成毓珺抛了个媚眼,这时他已经准备好了下一个法术,挥舞着血镰的血骷髅站在他身边,“召唤邪神么?也许对于一般人来说是个不错的法术,但是对我。”凯特轻蔑地一笑,“杀死他!”血骷髅猛地挥起镰刀向着成毓珺劈去,本来他已经使用了过多法力几乎脱力了,这一下更是眼看躲不过去。说是迟那时快,火轮从一旁冲出架住了血镰。

“也好,让我亲自解决你。”凯特抬起手,一道黑色的火焰射向成毓珺胸前,却击中了冲出来的齿舌。燃烧着的齿舌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后静静地不动了。“替你挡剑的还不少么?”这时随着一声巨响火轮倒在地上,血骷髅的血镰从后刺进成毓珺的身体从胸前穿出,成毓珺瘫倒在地,随着施法者倒下血骷髅也消散在空中。

凯特慢慢走到成毓珺身旁用剑刺了刺成毓珺的身体,后者还在微微地喘着气,“还活着么?”

成毓珺眯着双眼看着凯特,现在他几乎已经看不清了,过多的魔法抽走了他的力量,大量的失血则确确实实地让他的生命慢慢流逝,现在他已经能隐隐听到扑翼的声音了,他知道那是死亡的丧钟,“不管是天使还是恶魔,终于能看到你们了。”

“小子你就这么死了么?要知道我的年纪和辈份比眼前这个女鬼大得多呢。”忽然间克拉夫季沙哑的嗓音在他心中响起,“你死的话我都没面子了。”

“你不是死了么?”成毓珺喃喃道。

“你以为你杀的人真正离去了么?你每杀一个人,他的一部分就成为了你的一部分,而我则让这种力量变得更明显,放心,你还是你。”

“不想我死的话就借我点力量,不要废话了。”

凯特踢踢成毓珺的脸,“不要说胡话了,好好听着,我现在再问你一次,“愿不愿意做我的奴隶?”她咬开自己的手腕,“不想死的话就喝下我的血效忠于我吧。”

成毓珺艰难地用双手支撑起身体伸长脖子张开嘴,伸出舌头试图接住从凯特手腕上滴下的血滴,只见他舌上的纹身一阵闪亮,随后一道紫色的闪电猛地穿过房间直接射穿了房顶。“啊!”凯特惨叫着后退几步躲开射下的阳光,她的手落在地上,断落的地方已经被紫雷烧焦了,而凯特从左肩以下的部分也都化作了焦炭,“这个法术很特别,不过你还有多少力量呢?”凯特脸上第一次显现出怒容,“而我只需要一点血就能马上恢复了。”她动了动手指招来两个年青男子,一口咬住了其中一个的脖子。

“你知道我是怎么解决掉你那些男人的么?”成毓珺看着凯特的双眼,从她眼中那恍然大悟后的惊恐中他知道她已经想到了,不过太晚了。

两个男人的身体猛地膨胀起来,随着几乎是同时响起的两声巨响血肉横飞,成毓珺紧闭着双眼让鲜血溅了他一脸,随后缓缓睁开双眼。

凯特躺在地上挣扎着,她的半边身体都被炸没了,两条腿也只剩下半条,另外还剩下拿着剑的右手。“现在是谁占优势啊?血腥夫人?不过你现在的形象很符合你的称号呢。“成毓珺大笑着,随后咳出几口血。

“你等着吧,等我恢复之后你就会知道有什么是比死更可怕的!”凯特用手支撑着自己向前爬着,虽然只有一条手臂但是靠着吸血鬼的力量她还是迅速爬进了一扇门。

“比死更可怕的不是变成你么!”成毓珺大吼着,“好了,我们也应该行动了。电尾你把恢复药水拿出来。齿舌你还活着么?!火轮你还有多少部分能动?烟牙你追上去。”

电尾用尾鞭从背包里卷出一瓶金色的药水洒在成毓珺的伤口上,随后往他嘴里灌着。烟牙一摆尾向着凯特消失的方向追去。“还活着。”一条只有拇指大小粗细的触手从齿舌焦黑的残骸中探出头来,“不过无法战斗了。”一具常人大小的机器人从倒在地上的火轮中站起身,“战斗力只有原来的百分之二十了。”

“都活着就好。”成毓珺苦着脸爬起身,“看看我包里还有什么?”

“几个应该没用的法阵,几瓶古德曼神父给你的圣水,这个不是对吸血鬼很有用么?”电尾翻检着成毓珺的背包。

“对强大的吸血鬼作用有限,而且她速度太快我不一定能丢中她。”成毓珺站了起来摸了摸口袋,“咦?”他从一个衣袋里掏出凯瑟琳送给他的十字架,“恩,虽然不喜欢不过现在带上这个比较好。”他笑着把十字架挂在脖子上随后捡起地上的齿舌放在口袋里,“火轮,扶我一下。”成毓珺靠在火轮身上背起背包向着房间尽头的门走去,电尾跳到他肩上。

门后是一条向下的阶梯,越往下走血腥味就越浓,阶梯尽头是一个巨大幽暗的地下室,几个被切开喉咙的少女倒在地下室中央的血池中,烟牙在血池上方盘旋着,“我追到这里就不见了,我觉得她是躺在血池里。”它飞到成毓珺身边说,这时血池中的血液翻腾了起来,鲜血组成的凯特从血中升起。电尾挥出电鞭,火轮提起机枪一阵扫射,不过子弹和电鞭只是穿过了凯特的身体。

“在这种状态下我是无敌的。”凯特尖笑着,她的食指猛地升长刺穿了成毓珺的肩膀,不过惨叫起来的却是凯特,只见成毓珺胸前的十字架闪着圣洁的光芒,插进成毓珺肩上的手指则渐渐发黑,萎缩,干枯,化为烟尘。

“你的十字架是很虔诚的信徒戴过的吧?不过没关系。”凯特抬起右手,“血液状态下的完全恢复,你还是不可能杀了我。”

“这点不一定。”成毓珺猛地抛出几瓶圣水,随后打了个响指,随着玻璃瓶爆裂的脆响圣水如雨一般洒进血池,“如果你不在血液状态的话我还不保证这能击中你呢。”

圣水立即和血液融合在一起,一瞬间整个血池都燃烧起来,其中的血迅速干涸政法,凯特发出一阵几乎能刺破耳膜的尖利惨叫,挣扎着从血池中爬出来并迅速化为实体,不过她还是赶不上圣火燃烧的速度,等脱离火焰的时候她已经只剩下了上半身。“好疼啊!好疼!”她哀嚎着爬向成毓珺,“救……救救我!救救我!”她拉住成毓珺的裤脚,“我不想死,救救我,给我点血,只要一点点就好了,求求你,救救我。”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杀了我呢。”

“只要几口,不够我恢复的,只要能活着就行了。”凯特抱着成毓珺的小腿,“求求你,只要几口,救救我!”

“小心!”忽然火轮将两人扑到在地压在他们身上,随后一连串子弹在他背后打出阵阵火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