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二月 31, 2009

罪法师(第六十八章)

“你们真的很漂亮。”男人拿着眉笔替一个少女画着眉毛,“我们很快就会有孩子的,我们的孩子一定像我一样聪明,像你一样漂亮。”他小心地撕下少女嘴上的胶带,拿起一只唇膏,“来。”女孩猛地张口狠狠地咬住男人的手背。“啊!”男人惨叫了声一挥手把她打到一旁,“你干什么!”他捂着流血的手背大吼着。

“你不要痴心妄想了。”少女吐出一块皮肉,“一直听你说什么我们爱你你爱我们的,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爱你的!”

男人怒视着女孩,过了一会他平静了下来,“那么,就让我杀了你,和你姐姐吧。”他狞笑着走向床边。

“等等,等等……”少女还想说什么时男人已经掐住了她的脖子,她美丽的脸庞渐渐变得苍白,因窒息而扭曲起来,她的双腿使劲地蹬着,挣扎着,最后她平静了下来。男人伸手合上她圆睁的充满血丝和绝望的双眼,“不要怕,你姐姐马上就会来陪你的。”男人扑向缩在床角的另一个少女。

古德曼神父,杰克法师,欧文和成毓珺都在起居室坐下后古德曼神父开口了,“你们觉得这次应该怎么行动比较好?”

“先告诉我们你们上一次怎么会失败的吧?”成毓珺伸了个懒腰。

“失败是成功之母。”欧文点头赞同。

杰克法师苦笑着摇摇头,“其实没什么好说的,上次的行动本来很隐秘,但是我们两个和痛苦的战斗拖得太长了,等到罗斯和凯特赶到之后就变得很麻烦,最后我们勉强脱身但是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大致位置并且部下了包围圈。”

“怎样的包围圈?”成毓珺感兴趣地问。

“主动的探知魔法阵,你用过的类似于米娅的烟雾的那种,你应该知道那种探知魔法就算隐藏了自己的法力他们还是能找到你。”古德曼神父说。

“是的,只要一走进探知的范围就会被发现。”欧文点点头,“他们知道我们现在在这里么?”

“他们至少应该知道杰克,我和你都在弗洛伦萨,不过他们不会知道这里,”古德曼神父拿起咖啡杯喝了口,“他们当中有人在政府机关工作,能够查到出入境的人,我和欧文都是通过正常方式过来的所以他们应该已经知道了,不过毓珺你他们应该还不知道,而且我希望保持这种状态,你成为法师没多久,你的不出名和你对于黑魔法的研究是我们的秘密武器。”

“其实我作为罪法师还是比较出名的。”成毓珺得意地掏出面具晃了晃,“不如我以罪法师的身份行动?对了杰克你这里有网络么?如果对方查询出入境记录的话应该会留下些痕迹我说不定能查到。怎么了?”他看看一言不发的杰克法师。

“你没发觉我照明用的都是蜡烛么?为了保持这宅子的格调我这里连电力和煤气都没有。”杰克法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很好,这样我就有非常充分正当的理由搬出去了。”成毓珺收拾起东西来,“我会在附近找家酒店的。”

“你们还有其他想法么?”杰克法师往一旁燃烧着的壁炉里填了些木柴,“毓珺你就算走也吃过饭吧,我准备了鱼子酱和肥鹅肝,还有松露。如果米娅知道你来这里而我连晚饭都不留你吃的话会抓狂的。”

“而且听起来是一顿美餐呢。”成毓珺摩挲着下巴上的胡子茬,“我觉得我们从血腥凯特这里开始调查会比较好,或者黑龙。”

“为什么?”

“黑龙是个职业杀手,他应该有联系方式什么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说要出高价杀人做饵,如果他接任务的话就抓住或者直接干掉,你们没想过这种方法么?”

“我们……”欧文看了看古德曼神父,“并不赞成这种方式。”

“哦,”成毓珺一脸理解的样子,“不过我还是会用这招的。”他拿起画着血腥夫人凯特的羊皮纸,“至于凯特么,她是个吸血鬼,也许平时所喝的能够从……比如说医院里偷到,但是如果她同时还有用处女血沐浴的习惯的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毕竟看血袋是看不出是不是处女的,而且现在处女并不是那么好找的……不要这样看着我好不好,”成毓珺摊开双手,“我只是在陈述事实,我觉得通过这条线索可以找到她。”

“毓珺说得没错。”杰克法师赞同道,“你准备怎么入手?”

“我会上网……”成毓珺特别加重了上网两个字的语气,“进入警方的资料库搜索少女失踪或者被杀的案子,看看能找到什么线索,也许再查查修道院神学院什么的,修女应该很多是处女吧?不要这么瞪着我行不行?”

“恩……”古德曼神父拍拍成毓珺的肩,“带你过来果然是对的,你就按照这些线索查下去。”

“你们呢?”成毓珺躺在沙发中,“对了,杰克你有苦艾酒么?”

“有,”杰克法师站起身,“我替你去拿吧。”

“我应该会出现在比较显眼的地方让他们来找我吧,上次我们就是这样干掉格瑞芬的。”古德曼神父说,“你搬出去之后和我们联系就要小心了,不仅仅是我不希望你被痛苦等人知道,如果你以罪法师的身份被发现和我们联系也是很危险的。”

“我知道。”成毓珺举起食指,“这方面我比你们擅长得多了。”

“那是因为我是个圣武士。”欧文脸上带着自嘲的表情,“父亲,这次有我和毓珺在我们应该可以给这个组织画上一个句号吧?”

“希望如此。”古德曼神父缓缓地说。

“好久不见了啊,痛苦,你的审美观还是那么特别。”随着一道柔腻的仿佛蜂蜜般的嗓音一位穿着红裙胸前带着泪滴状的红宝石挂坠,留着一头黑色卷发,皮肤雪白面容美艳的女子一步一摇地走进昏暗的地下室,她的身后跟着两个穿着西装,面容冷漠的英俊男子。

“你还是喜欢找那些小白脸。”痛苦从一具吊着的已经被剥了皮的人体前转过身,“不过我们的确有些时候不见了。”他放下手中的刀。

“这次召集我们有什么事啊~?”凯特伸出手摸了摸罗斯的面甲,“你好啊,罗斯。”

“你好。”罗斯低沉的嗓音中带着冰渣碎裂的声音,“古德曼和杰克又来了。”

“真是烦人~”凯特撅起血红的双唇,“这次一定要杀了他们~”

“我带来了些你们也许感兴趣的东西。”一个个子瘦小,穿着黑西装戴着黑色礼帽和圆框墨镜人从阴影中无声无息地走出来,“杰克法师早就在弗洛伦萨了这点大家都知道,古德曼是今天入境的。另外有意思的是他的儿子,现在梵蒂冈教廷的圣武士之一欧文-古德曼也在今天入境了,入境之后就失去了他们两个的行踪。”

“圣武士么?”罗斯发出一阵闷沉的笑声,“会很有意思的。”

凯特看了看欧文的照片之后马上圈着罗斯的手臂娇嗲地撒娇,“让给我好不好啊,引诱他堕落一定很有意思的。”

“还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么?”痛苦问。

“我听说古德曼还有一个学徒,那个学徒成为法师一年还不到,我查过和古德曼同一班飞机的乘客了,并没有看起来像是法师的人。”

“一年还不到的学徒么?“痛苦沉吟了一会儿,“可能会有威胁吧,毕竟是古德曼的学徒,你要继续注意。”

“还有一件事,”那人接着说了下去,“你知道我和黑巫师集会的接待人有些联系,你也知道他有些小招数能让他感觉到他认识的黑巫师是不是在附近,几个小时前他告诉我罪法师也到弗洛伦萨了。”

“罪法师?”痛苦伸手摆弄着头上的钉子,“我记得他杀了人皮师和吹笛人。”

“据说失踪的夺命客也是他杀的,不过我们并不确定。”带着墨镜的男人说,“他似乎是个很强并且雄心勃勃的黑巫师,是不是……”

“邀请他?”痛苦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如果真的是那么出色的黑巫师的话并不是那么容易邀请的,不过如果真的是那么出色的黑巫师他也早晚会站在我们面前的。”他拿起刀转过身慢慢开始切下挂着的人手上的肌肉,“你们都去做你们该做的事情吧。”

“不用特别安排什么么?”

“不用,”痛苦继续切割着面前的人体,“无论他们做什么,他们都无法消灭痛苦的。”

“恩,那我就回寝宫洗个澡吧。”凯特慵懒地打了个呵欠随后走上阶梯。

“我会去继续调查古德曼的学徒的。”带着墨镜的男人消失在黑暗中。

米娅坐在电脑前点着鼠标,“第二对双胞胎的尸体被发现了!”她叫来了Renesmee和安妮,“让我们看看。”她点开警方的档案,一张受害人的照片显示在屏幕上,姐妹俩都被化了妆,两人的手臂展开,她们的身体被放置成心型,一丝不挂的身上覆盖着一层血红的玫瑰花瓣,两人的神情都安详恬静仿佛只是静静地睡着了。“尸体被放在公园的草坪上。”

“为什么是第二对被绑架的双胞胎?”Renesmee的话中带着一丝疑惑,“一般来说应该是第一对吧?”

“常理来说是这样的,不过这种疯子在想什么不是我们能猜到的。”安妮看了看警方的资料后转过身,“我还是去做饭带孩子吧,你们继续。”

“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啊?”Renesmee扑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米娅。

“恩……”米娅挠了挠头,随后学着成毓珺的样子摩挲着尖尖的下巴,“晚上我们去发现尸体的现场和警察局看看吧,说不定能找到些线索,还能弄清楚究竟是不是魔法师所为。”

“不过从这种尸体的摆放方式来看不像是魔法师,这是象征性的,比较像是平常人所做的。”Renesmee指着照片说,“不过更多的等我们晚上去过现场再说吧。”

夜色中米娅和Renesmee来到了发现尸体的公园,尸体已经被移走了不过现场周围还是围着警戒线,当然两个女生不会在乎这些的。

“恩,没有魔法的气息留下。”米娅吸了吸鼻子,“恩,倒是有很特别的香水,应该是凶手洒在她们身上的。”

Renesmee睁大了金色的双瞳四下张望着,及时在夜色中她的能看到的也远比常人要多的多,不过她对于敌人并没有成毓珺那么警惕,因此也没有注意到停在路边的一辆吉普车有什么特别之处。

“真可惜啊,”吉普车里的人放下夜视望远镜,“那两个女孩就像是上帝创造的艺术品,太可惜了她们不是双胞胎,否则我们一定会相爱的。”他发动了吉普缓缓驶进夜色中。

“没发现有什么敌人,我们现在去哪里?警察局?”

“是啊,走吧。”米娅拉着Renesmee走出公园,“希望晚上值班的警察不会太多,我身边的迷幻香水不知道够不够。”她掏出一个玻璃瓶晃了晃。

“尸体上同样没有魔法的痕迹,我基本上确定是普通人做的了。”米娅拍拍坐在她肩上的粉红,“看来是白跑一趟了。”

Renesmee翻着两人的验尸报告,“这里说她们的眼皮被粘起来过。”

“为了不让她们看到么?”米娅把两人推进冰库中。

“不,是为了让她们的眼睛保持睁开着,犯人要她们看到,犯人不仅仅在肉体上折磨她们,还要在精神上对她们施加控制,折磨她们,摧残她们,”Renesmee啪地一声合上文件夹,“而且他最后掐死了她们!米娅姐,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这并不能算是我们的事情,毕竟是正常人的事……”米娅侧头想了想,“管他呢,毓珺也经常管不是法师做的事情,我们会把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的。”

“那么,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啊……”米娅看着一脸殷切看着她的Renesmee,讪讪地掏出手机,“我想……打个电话给毓珺应该没关系吧?”

“好啊好啊,我要和毓珺哥哥说话。”Renesmee眉开眼笑地说。

“你们也开始查案子了么?”成毓珺躺在床上敲打着键盘,同时侧头用肩膀夹着手机,“我这里也在查案子,不如这样你们把所有的资料都发给我我帮你们看看,然后我把建议发给你们,哦对了我觉得如果必要还是不要电话联系比较好,发邮件给我吧,对了你爸的厨艺很不错。恩,我知道,我已经搬出来了。” 他笑着说,“恩,我会小心的,我也爱你。Rene也要和我说话?恩,给她吧……”他把手机换到另一边夹着,“Rene啊,你在和米娅一起查案子啊?不错不错,想我了么?好。恩,我会记得给你带礼物的,我也会小心的,你们放心好了。”同时他已经打开了浏览器搜索起新闻来,“等等,你们现在查的是不是双胞胎绑架凶杀案?,第二对被绑架的双胞胎被杀了?恩,我觉得罪人的本意并不是想杀人,而是想把她们留在身边,那两个属于意外,他应该是有收集癖的人,你知道我喜欢收集战利品,而对于他来说美丽的双胞胎就是他所收集的。”

“好变态!”Renesmee一边用笔记着一边说。

“他当然是个变态,不过他不用魔法就表示你们用魔法也很难找到他,想想吧,没有任何魔法痕迹能用来追踪。不过你们可以从另外的线索考虑,他是通过什么渠道接触到这些双胞胎的?网上是不是有什么双胞胎俱乐部什么的?或者,你们可以想办法引诱那个犯人对你们动手,你们绝对可以轻易对付一个普通人的。”

“我们不是双胞胎啊。”

“Rene,”成毓珺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们是法师啊,易容的方法我就知道至少三种,你和米娅扮成双胞胎上街,用上她的香水和你的媚惑,只要罪人看到你们他肯定忍不住对你们动手的,接下来一切就好办了。对啦,我是最聪明的了。”他得意地点点头,“好了,你们早点回家吧,拜拜。”成毓珺挂了电话放下手机,“恩,我这里也有些线索了呢,电尾,这是最近所有的失踪和死亡的符合我的要求的人么?”

“是的。”

“把他们的住址,经常去的地方,最后被看到的地方都标在地图上。”成毓珺按了几下键盘,“我现在要炮制一份可信的悬赏出来,或者……十几份?”他拔下一根胡茬,随后迅速地敲打起键盘来,过了十分种左右电尾平静的电子合成音响了起来,“已经标好了,我还做了进一步处理,你现在要看地图么?”

“恩,”成毓珺仔细看着屏幕上慢慢显现出的地图,“你算过中心点了么?”

“算过了,最大的可能范围已经标出来了。”

“吸血鬼……血腥夫人……李-科思特伯爵夫人……”成毓珺用指节揉着眉心,“贵夫人……电尾你查一下这一片区域里有什么豪宅啦,行宫啦,城堡啦什么空着么……”

“需要检索很多数据库,估计要很久。”

“随便,反正我还在写东西。”成毓珺皱起眉头,“从来都是自己杀人,现在要买凶杀人我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写。”

“你可以上网查一下。”烟牙从他胸口钻了出来,“不过如果你不给我烟吃的话我们找能抽烟的房间有什么意义?”

“知道了。”成毓珺不耐烦地拿出一只烟点燃了放在烟灰缸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