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十二月 30, 2009

罪法师(第六十七章)

一只带着黑铁手套的手从原木桌上拿起一个窜着铁链的钩子,扎进躺在桌上的人的肩膀,随着嘶哑的惨叫铁钩深深地刺进他的体内,顶起一边的皮肤又穿了出来。“现在这种艺术已经变成了一种娱乐,你知道么,很多人出钱让人用钩子穿进他们的皮肤把他们挂起来。”桌边坐着一个穿着黑色衬衣的男人,他没有头发,整个头部布满了纵横交错的伤痕,在伤痕的交错处钉着一颗颗钉子,那些钉子显然已经在那里很久了,已经布满了锈痕,“不过他们会选择那些神经比较少的地方,不会很疼,不过我们正好相反,罗斯会选择那些神经比较密集的区域。”过了一会儿穿着黑色全身甲的骑士已经在那人全身都穿上了了钩子,拉动转轮把那人吊了起来。

“你们是谁。”被吊起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在额头上刺着一对张开的翅膀。

“我就是痛苦。”头上扎着钉子的人缓缓地说,他拿起一个杯子走到吊着的身边接了半杯从他伤口中淌出的血拿到嘴边喝了口,“这位是罗斯,一位非常出色的骑士。”

“痛苦法师和黑玫瑰骑士罗斯。”那人朝他脸上啐了口,“你们不会从我这里问到古德曼神父和杰克法师的事的。”

“这点还不一定。”痛苦抬起手,他身边的空气扭曲起来,渐渐变得模糊稠密起来,仿佛一面银镜悬浮在半空中,镜面上显现出一个在公园草坪上玩耍的孩子和他身边的一个中年女士,“你也许能承受现在的痛苦,不过你的妻子和孩子呢?当我用钩子穿过你妻子的舌头的时候她会怎样?当我用钳子拔去你孩子的指甲时他会怎样?”

“其实你根本不在乎古德曼和杰克吧,你在乎的是你造成的痛苦。”那人喘着粗气,“你根本控制不住吧,就算我告诉你怎么找到他们你还是会伤害我的家人的。”

“那么你准备怎么办呢。”痛苦抬起手,一枚枚钉子从他的指尖刺出。

“并不是我准备怎么办,而是古德曼和杰克准备怎么办。”那人笑了起来。

“什么?”痛苦回过头看着空气中的镜面,刚才在镜中的两人已经不在了,“你早就做好预防措施了么?很聪明。”痛苦缓缓回过头,他抬起手把手中的钉子慢慢刺进那人的体内,“没关系,我们只是在你身上造成更大的痛苦罢了。”这时罗斯拔出刀剖开他的肚子,冒着热气的肠子从腹腔中滚落在地上,“对了,放心,你不会很快死去的。”痛苦念出一道咒语,“只要你的心脏还在跳动,只要你的大脑还在运作,你就不会死。”他伸手拉开他的嘴唇,用力撕扯着,直到随着皮肉分离的声音他的嘴唇被扯了下来。他把嘴唇丢在地上,一只狼走到他脚边叼起那块嘴唇咽了下去,“对了,即使离开了你的身体你还是能感觉到那些部分的疼痛。”他用刀撬开那人的嘴,从桌上拿起一把钳子夹住他的牙,随后用力拔了下来,随手把带着血丝和牙肉的牙丢在地上,“罗斯,召集所有的人,估计古德曼和杰克会过来,上次我们几乎要抓到他们了还让他们跑了,还损失了格瑞芬,这次不能有同样的错误。”

“知道了。”随着罗斯沉闷的声音一阵阵雾气从他头盔的缝隙中喷出。这时痛苦已经伸手掀开了那人的面皮,随着撕拉一声他扯下了他的脸,随后伸手挖出他的眼珠插在额头前的两个钉子上,“我想你看着我对你的身体动手会比较好,不是么?”随后他拿起一个钩子钩出他的舌头,拔出刀把舌头连根割了下来, “不过你不需要舌头了。”他把舌头丢给一旁的狼。

地下室中,成毓珺正摆弄着一把刮刀,他身边的解剖台上躺着的男人的颈动脉已经被割开了,鲜血迅速地往外喷涌着,男人的面色在几秒钟内就变得惨白。成毓珺只是闭着双眼静静地听着,希望能够捕捉到零星的死亡留下的轨迹。

死亡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他能感觉到周围温度似乎微微变化了一些,他也能感觉到生命的力量渐渐消失,最后,他听到羽翼拍击的声音,随后一切归于寂静。

“别告诉我你杀了这个人只是为了好玩。”古德曼神父的声音从门旁传来,成毓珺睁开了双眼。“放心吧神父,他该死。”他站起身拿起一块布盖住男人的尸体,“这次找我有什么事么?古德曼神父。”

“不如你先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古德曼神父指了指台上的尸体,“没有解剖,没有实验,只是干脆的割断他的脖子然后等着他死?不想是你的风格。”

“我只是割断了他的血管,不是脖子。”成毓珺把刮刀插进上衣口袋里,“我在体验他死亡的过程。”

“为什么?”

“研究啊研究,研究我自己的法术。”成毓珺抬起食指晃了晃,“我在他的灵魂脱离身体的一瞬间听到扑翼的声音,不过什么都看不到,古德曼神父,你有什么想法么?”

“我想说那是天使,不过对你应该没什么帮助。”古德曼神父摸了摸胸前的十字架,“毓珺,你要小心不要离死亡太近了。”

“我会注意的。”成毓珺笑笑,“古德曼神父,你还没告诉我到底有什么事呢。”

古德曼神父拉过椅子坐下,“记得那次我和杰克把你们留在这里去欧洲办事么?”

“记得,你们最后突围受伤,而我杀掉了人皮师。”成毓珺双手放在脑后向后靠在椅背上,“他们来这里了么?”

“五个小时前我们在欧洲的一个联络人发出了一个特殊的信号,那个信号表示他已经被俘虏了,我和杰克都认为他生还的可能性不大。”古德曼神父一边说一边摆弄着十字架,“三个小时前杰克法师把那个联络人的家人转移到了一处安全的地方,告诉你也不要紧,梵蒂冈。一个半小时前杰克法师发现了上次那些人活动的迹象。”

“你们又要走了?”成毓珺眯起双眼,“需要我帮忙么?”

“实际上,你要和我一起出发。”古德曼神父拍拍他的肩,“去和米娅说吧。”

“她不能一起去么?”

“那种巫师间的战斗对于她来说还残酷了点,而且安妮要照顾孩子,Renesmee的法术还不能说出色,她需要留在这里。”古德曼神父站起身,“你准备一下吧,我会把地点给你的,你先骑火轮去和杰克碰头,我乘飞机随后就到。”

“我准备把齿舌和火轮留在这里看家的。”成毓珺抬头说。

“我们这次要对付的是一群可能是现今最可怕的黑巫,对方的人数还是未知但肯定不止三个,你要带上所有你能带的。”

“知道了。”成毓珺点点头,“你不能叫欧文帮忙么?”

“已经叫了,他会在弗洛伦萨和我们碰面。”

“有意思,欧文你你的儿子,我是杰克法师的女婿。”成毓珺扬起嘴角,“好吧,我去和米娅她们说。”

“真是的,我一直想去欧洲旅行的。”米娅一边替成毓珺整理着行李一边埋怨着,“为什么我不能去啊!”

“你要照顾我们啊。”安妮抱着孩子坐在床边。

成毓珺从后环抱着米娅的腰探头在她耳边吹着气,“好了好了,回来之后我带你再去一次,带你们一起去。”他对Renesmee和安妮说。

“我早就巡游过欧洲了,而且也不想做电灯泡,你们去吧。”安妮说。

“我没去过啊……”Renesmee叠好一件衬衫递给米娅,“你要小心哦,毓珺哥哥。”

“会给你们带手信的。”成毓珺伸手摸摸Renesmee的头。

“现在那里还挺冷的,所以给你准备了厚衣服,还有治疗香水什么的一些比较有用的香水。”米娅拉上背包拉链,“行了,你自己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么?”

“当然了,魔法阵,飞蛙,各种机械小道具,发条人什么都准备好了。”成毓珺举起一个大包随后念了一段咒语,两个包都变小了,他背上背包, “行了,我想应该出发了,很多黑巫师等着被我杀掉呢。”

“你不要死就行了。”米娅环抱着成毓珺的脖子吻了吻他,“对了,还有要把我家老头子带回来。”

“知道了。”成毓珺笑笑,随后伸手摸了摸他的猫,“我走了哦蓝影。”蓝影轻轻地喵了一声。

“一定要小心。”Renesmee紧紧地抱着成毓珺亲了亲他的面颊。成毓珺笑着低头亲吻她的额头,随后又和安妮拥抱了下。

“好了,我走了。”成毓珺骑上火轮向着三个女生挥了挥手,随后发动了机车,随着机械和蒸汽的铿锵火轮化作了一团火球冲上天空消失了。

“不用担心他。”安妮安慰着身边的米娅和Renesmee,“现在的成毓珺已经是一个很强的法师了。”

“但是他的对手也是很强的法师啊。”米娅喃喃道。

深夜,一对双胞胎女生从图书馆里走了出来,她们有着一模一样的娇美面容,阳光般温暖的微笑,一头金发都在脑后扎成一个马尾,除了衣服不同之外两人看起来完全一样。这姐妹俩看起来在校园里很受欢迎,一路上不断有人向她们打招呼,姐妹俩笑着回应,两人慢慢走上了一条几乎没有什么人的小路,一辆吉普慢慢开到她们身边停了下来,一人探出车窗叫住了她们,她们说了几句话之后两姐妹拉开车门上了车。

“你们比我想象的还好骗。”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用剪刀慢慢剪开双胞胎其中一个的上衣,露出粉红色的文胸。姐妹俩都被绑在床上,嘴上贴着胶布,她们的双眼上贴着透明胶,不过是为了让她们的眼睛保持睁开着。男人退下她们的牛仔裤,随后用剪刀剪开她们的文胸和底裤,“不过那是因为你们爱我吧,当然,我也爱你们。”他把头埋进她们的前胸和脖颈贪婪地呼吸着她们的体香,“否则你们为什么要上我的车,否则你们为什么用你们的目光,你们的微笑引诱我?” 他舔着她们光滑的小腹,修长的大腿,“放心,我们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我们会幸福的。”他爬到床上抬起其中一个双胞胎的双腿,“我们会幸福的。”他的腰向猛地前一顶,那女孩发出一声被闷在喉咙中的惨呼,同时把头侧向一旁。“看着我!”男人伸手掰过她的脸,“你们都应该看着我!”他大吼着,“我们是相爱的,承认吧,我们是相爱的!”他俯身疯狂地亲吻着女生的脸,同时身体上下起伏着。女生无助地忍受着男人的凌辱,两行泪水从她的脸庞滑落。

“你来得挺快么?我家米娅没哭鼻子吧?”他们在弗洛伦萨的接头地点是一处属于杰克法师的古宅,杰克法师拍拍成毓珺肩,“过来吧,我们可以一边喝咖啡一边谈。”他领着成毓珺在起居室坐下倒了杯咖啡,“坐吧。”

成毓珺坐下喝了口咖啡,“没哭,她挺好的。”

“如果她知道我们这次的对手说不定就会哭了。”杰克法师拿起放在茶几上的一叠羊皮纸递给成毓珺。

“你们不会用电子邮件什么的么?”成毓珺接过羊皮纸翻看起来,“我们的对手?”

“是的,一个包含黑巫师,堕落骑士,职业杀手等的秘密组织,不过这个组织不像电影或者小说里那样有个很傻或者很酷的名字。”

“还有职业杀手,也就是说并不全是会用魔法的?”成毓珺读着羊皮纸上的内容,“哇,这人的化妆真有创意。”他举起一张羊皮纸,上面的正是满脸伤痕和钉子的巫师的素描。

“他自称‘痛苦’,这群人的首领,很强大的黑巫师,一个喜欢虐待别人和自己的疯子,不过疯狂也是他强大的一个原因,”杰克法师抿了口咖啡, “除了各种黑暗的魔法之外他还有一个能力就是能够直接把别人的痛苦转化成法力,是非常危险的家伙。”

“这个呢?”成毓珺举起一张画着一个披着黑色全身甲的骑士的羊皮纸,那套全身甲上布满了着玫瑰花和刺藤的金属装饰。

“黑玫瑰骑士罗斯,一百年前他是教廷的圣武士,称号是白玫瑰骑士,但是在将死的时候他用他的灵魂换取永生并且化为了一个死亡骑士,对了,主持转化仪式的就是痛苦。罗斯是个非常强大的骑士,并且有传闻说痛苦能够被杀死,不过他不能。”

“那是因为他已经死了吧。”成毓珺冷哼了声,“对了,这么说这个痛苦至少有一百多岁了?”

“至少,”杰克法师点了点头,“罗斯是第二号人物,第三号人物是她,”他伸手指了指一张画着一个穿着红色礼服的美丽贵妇,“血腥夫人凯特,吸血鬼,喜欢在处女的血液中沐浴,不过她最喜欢喝的是英俊男子的血液。”

“听起来挺像李-克斯特伯爵夫人。”成毓珺扬起双眉。

“她就是从那个人身上得到的灵感,”杰克法师接着说,“上次我们和他们交手的时候干掉了格瑞芬,一个擅长弄电脑的法师,你有他的硬盘了。据我所知他们组织里还有一个职业杀手,应该是一个代号黑龙的人,并不会任何法术但是精通武术,枪械,炸弹等等……”杰克法师继续介绍着他们的对手。

“介绍得怎么样了?”古德曼神父和欧文走进起居室,“很高兴见到你。”欧文朝成毓珺点头行礼。

“我也一样,凯瑟琳还好么?”成毓珺站起身。

“她很好,叫我多谢你上次送的十字架,她一直带着不离身呢。”欧文笑着说。

“那是我的荣幸。”

“好了,正题正题,”古德曼神父让大家坐下,“我和杰克追踪这个组织很久了,零零碎碎解决掉组织里的一些人,但是痛苦,罗斯和凯特总是能找到别人拉进他们组织,这次我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干掉他们三个。”

“前提是不被他们干掉。”杰克法师补充道,“你们两个怎么看?”

成毓珺和欧文对视一眼,成毓珺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的微笑,“很有意思啊。”

“斩除邪恶是我的本职。”欧文庄重地说。

“米娅,你看看这个。”安妮把一份报纸放在正在吃麦片的米娅面前。

“什么啊?”正在打毛线的Renesmee探头读起报纸上红笔框出来的新闻,“双胞胎连续失踪案?三对美丽双胞胎失踪?”她抬起头,“安妮姐你觉得这是法师做的?”

“双胞胎之间天生的联系是很好的研究材料,”安妮哄着怀里的Spernaza,“如果毓珺在的话他会感兴趣的。”

“他会对那‘美丽’的部分感兴趣。”米娅放下勺子笑着拿起报纸,“不过安妮说得没错,这案子看起来挺有意思,我们来查一下吧。”

“好啊!”Renesmee放下针线,看起来很有兴致的样子,“那我们从哪里开始?”

“这个时候毓珺会侵入警方的系统看他们的资料,不过我没有他那种水平。”米娅侧头转了转眼珠,“啊,我们可以打电话给安吉拉问她就行了。”

“她不是只要看一眼现场照片就能找到凶手了么?那就不好玩了。”Renesmee撅起嘴。

“那就叫她不要看啊。”米娅掏出手机。

“啊,米娅啊!什么?我现在在伦敦总部啦,”安吉拉边说边耸耸肩,“上次的事情么,总部把我们直接叫过来做报告了,我还要过几天才能回来。你说的那个案子我听说了,部里还不准备介入,一般来说这种案子都是先视为普通人作案经过一道程序之后才会到我们这里的,而且根据我的经验,大多数这样的案子都是普通人做的。为什么?恩……‘信仰超自然的罪恶根源无此必要,人类本身就能胜任于任何邪恶。’我的用户名和密码?好的,我会发给你。”

“信仰超自然的罪恶根源无此必要,人类本身就能胜任于任何邪恶。什么意思啊?”Renesmee娥眉微蹙。

“Joseph Conrad说的。”米娅拿着手机,“收到她的用户名和密码了,先让我们看看警察都查到了些什么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