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十二月 29, 2009

罪法师(第六十六章)

“你们回来了!”怀恩跑上前去拥抱着奈特等人,“你们两个为什么带着面具啊。”她问成毓珺。

“因为不想让有些人看到我们的脸。”成毓珺向着一脸警惕盯着他的维克多慢慢踱去,“维克多部长,久仰大名了。”他伸出手。

维克多伸出手握住成毓珺的手,随着一阵骨骼的喀嚓声成毓珺闷哼了一声,左手的电尾猛然挥出。维克多向后一闪,胸前已经被划出了一道血口,成毓珺抬起右手,一道电光射向维克多,后者再次灵巧地避开了,不过却没有躲过从后卷来的电鞭,黑色的金属鞭缠绕在他右手上,随着一道电流闪过维克多被弹了出去倒在地上。

“你们都睡下吧。”同时米娅一挥手扬出一阵紫色的雾气,“睡!”随着她的娇叱在场的几个特工应声昏倒在地,“毓珺你没事吧?”她关切地问。

成毓珺猛地拉回电鞭,那东西撕裂了维克多的衣袖和手上的皮肤,露出下面的金属义肢,“这个可没写在你的档案里,是我大意了。”成毓珺退下右手的人皮手套露出已经被捏得如麻花一样的手,几根骨头穿破皮肤刺了出来,鲜血一滴滴滴落在地板上,“不过为了你的安全考虑我建议你不要轻举妄动,你可以伤到我,但是最终送命的是你。”这时齿舌已经一扭一扭地爬到成毓珺身边伸出触手舔净了滴到地上的血,成毓珺把手伸进齿蛇海葵状的嘴里,“说起来,我可是很有好的治疗方法的啊。”

维克多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你就是攻击研究所,杀死海尔德的人,我何必客气。”

“这是维克多的能力,他能知道你是不是做过他想到的事情。”保罗在一旁解释,“不得不说看到他被你打出去和你被他弄伤一样都让我很高兴。”

“那么他是不能知道我的住址这种他想不到的事情的咯。”成毓珺把手从齿舌嘴里抽了出来,抽出一条丝巾擦去手上的黏液,那手已经恢复如初了, “很好,我不用杀了你了,补充一下,研究所和海尔德的事情是你们自找的。”他活动了一下手指,“不过现在让我们不计前嫌,先关注一下奥黛丽好么?”

维克多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特工,然后看看麦迪逊保罗等人的脸色,知道这次必然讨不到什么好处,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你们想怎么办?”

成毓珺和米娅走到浴缸旁,米娅倒抽了口冷气,成毓珺却低头饶有兴致地看着几乎完全透明的奥黛丽,“你们现在的问题在于她的身体状况无法进行治疗吧?如果我们能让她的身体状况恢复就没问题了吧?”

“你要把她整个人放到你那条东西里么?”麦迪逊双眉微蹙。

“不用,你来吧?”成毓珺转向身边的米娅。

“没问题。”米娅放下背包拿出几个闪耀着白色光芒的瓶子,“你们有生理盐水吧?给她挂上,”她指示着几个医生,“对了,还有呼吸器,把这个放进去。”她晃晃手里的瓶子。

“某种特别的药水么?”奈特走到米娅身边好奇地问。

“这是我的魔法哦魔法,每一瓶药水都用到我和粉红的血才能配置出来的。”米娅指指趴在她肩上的粉红,“不对,你们看得见么?”

“不能说完全看得见,不过很看到轮廓,我和保罗应该能看得更清楚,因为我们的能力的关系。”丹尼说,“大致的轮廓吧。”

这时医生已经替奥黛丽接好了呼吸器和点滴,米娅用针筒把她的药水打进生理盐水中。随着一滴滴闪亮的液滴顺着点滴进入奥黛丽的静脉,她的整个身体也慢慢闪亮起来,散发着柔和纯净的白光,那透明的躯体不再显得可怕了,而仿佛是沉睡的圣女。

“你有多大的把握,要叫古德曼神父过来么?”成毓珺小声问米娅。

“不用,我的香水在这种情况下起效比古德曼神父的起效更快,你看。”她指着冰块中的奥黛丽,她的内脏的颜色已经开始渐渐变深。

“谢谢。”耐特拉着米娅的袖子说,“真的谢谢了。”

“是啊,”鲍勃呵呵地傻笑着。

“她完全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米娅拉了张椅子坐下,“我们要等几个小时吧,这段时间我们干什么?聊天?”

“我想知道,你们要什么作为帮助我们的报酬?”保罗走到成毓珺面前直视着他。这时隐隐的红光从成毓珺面具的前额部分的皮肤下映射而出,“不要对我尝试你的能力,没用的。”他伸手点点前额闪亮的魔法阵,“好吧,目前唯一确定的是你们要赔我岳父的跑车,那辆车大概要五十万,我相信这对你们来说没什么问题,别的等奥黛丽好了之后再说吧。”

“你就不怕一治好奥黛丽我们就逃走么?”保罗低头避开成毓珺的视线。

“你可以试,不过你们不会成功的,而且我的封印并不是谁都能解开的。”成毓珺掏出手机,“我准备叫外卖,你们要吃什么?对了……”他坏笑着看着保罗,“如果我叫奥黛丽决定怎么惩罚你的话,你觉得怎么样?”

“呃……”保罗脸上显现出痛苦的表情,“如果我说她会叫我做两千个小时的社区服务,你觉得怎么样?”

“实际上从你的表情看的话,我很满意,而且这听起来的确像是奥黛丽会想出来的,”成毓珺转向其他人,“你们想吃什么?”

“中餐。”奈特面无表情地说。

“匹萨就可以了。”怀恩伸了个懒腰在沙发上坐下打开电视。

“无所谓,”麦迪逊依旧低头注视着浴缸中的奥黛丽。

过了十分钟之后他们终于讨论好了要吃些什么,成毓珺开始打电话。维克多慢慢地走到米娅面前,“估计我就算问别人他们也不会好好告诉我,不如直接问你们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米娅抬头看着维克多,“我们是魔法师这点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至于我们叫什么的话我还并不想告诉你。我们的目的么,没有什么具体的目的,不过我觉得我们是好人。”

“破坏政府财产,杀害政府特工也算是好人么?”

“当然了,前提是政府做的并不是好事,我想这点维克多你自己也清楚。”米娅冷笑着说。

“叫好了,大概半个小时后送来。”成毓珺把手机放回兜里,“维克多部长,不要觉得你能对我们怎么样,也不要冠冕堂皇地为你们部里所做的事情辩护,你无法说服我,我不想说服你,这件事情过去之后我们互不相犯,只要你不做出太出格的事情我也不会来管你,对了,还有一件事?圣诞节时候那个杀孩子案件你应该谢我的,你的特工都不是他的对手。”他在米娅身边坐下。

维克多注视着成毓珺,过了大概十秒钟后他慢慢点了下头,“是的,我应该谢你的。”

在六个小时的等待之后奥黛丽已经完全恢复了,她慢慢睁开双眼从浴缸里坐了起来,怀恩马上拿了一条毯子给她裹上,“奥黛丽,欢迎你回来。”她的双眼中隐现泪光,而一旁的麦迪逊干脆哭了起来,连鲍勃都在小声抽泣着。众人一下子都围到奥黛丽身边说笑着。成毓珺和米娅依旧坐在沙发上,维克多远远地站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看着一群人。

几分钟的寒暄之后奥黛丽拨开众人向着成毓珺和米娅望过来,“多谢你们两位了。”她的双眼中充满了温暖和关切,虽然奥黛丽并没有任何控制精神的力量成毓珺却在她的双眼中却却实实地感受到了强大的力量,那种力量来自于她的灵魂,那种包容一切,爱着一切的力量。

“这是我们的荣幸。”成毓珺拍拍米娅的肩,“不过你应该谢米娅一个人,她救了你,我正好相反,俘虏了你的人并且封住了他们的能力。”

“多谢你了。”她朝米娅点点头,随后转向维克多,“维克多你还好么?对于你的手我很抱歉,我已经说过马丁了,要我治疗你么?”

维克多冰冷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我很高兴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变,奥黛丽。”他抬起机械手,“不用了治疗了,我想现在需要治疗的是你。”

“那么我们先走了。”成毓珺站了起来挥了挥手念出一句咒语,丹尼,马丁和鲍勃额头上的封印消失了,“我必须封印着奈特保证我能找到你们,不过解开了其他人的,这样我们亲爱的维克多部长不会太容易找你们麻烦。”他拉着米娅的手走向门外,“我有丹尼的手机,我会联系你们的。”

维克多看着成毓珺和米娅远去的背影喃喃道,“他真是个奇怪的人。”

“我们回来了。”成毓珺和米娅进门的时候安妮,Renesmee和安吉拉正坐在客厅里聊天,安吉拉一见他们就猛地蹦起来,“你们能治好约翰的吧?是吧?医生说不知道他会不会醒过来,但是你们能治好他的吧?”她紧紧地拉着米娅的手臂,“你们能办到的吧?”

“或许我们应该改行当医生。”成毓珺低头看着米娅笑笑,“你想办法把我们弄进去就行了。”

“谢谢!”安吉拉一下子抱住了两人。

不过等他们赶到病房时却看见奥黛丽,麦迪逊,保罗和维克多站在约翰的病床边。“嗨,安吉拉,尼克,米娅,你们怎么来了?”

“约翰!”安吉拉马上冲到约翰身边,“你醒了啊!太好了。”

“我并不喜欢在这种情况下和你见面,维克多部长。”显然成毓珺没有预料到他们会在这里,“奥黛丽你已经完全好了么?”

“多谢关心。”奥黛丽点点头,“为了弥补他们的过错我和维克多说好了治疗所有爆炸的伤者,怀恩也已经解除了她的能力,我想我还应该和你谈谈?”

成毓珺只是看着一旁依旧面无表情的维克多,“我觉得我们换一个地方谈比较妥当。”

“不喜欢我见到你的脸么?”维克多摸着下巴。

“不要这么得意,等我们走出房间的时候你就会把这一切都忘了。”米娅晃着手里的黑色香水瓶子,“你记得你的人失忆的事么?”

“干得好。”成毓珺凑到米娅耳边小声说,“那么,维克多部长,我们先失陪了,啊……”他抬起手,一团电光在掌心中跳跃着,“不要试图叫你的部下或者和我动手,那只会增加伤亡率,好了,奥黛丽,麦迪逊,保罗,我们走吧。”

几人走出医院后找了一个小酒吧在角落的一张小圆桌坐了下来,“奈特怎么没来,这样我就可以直接解除她的封印了。”成毓珺掏出丹尼的手机放在桌上,“还给他吧。”他抬起手叫来酒保,“龙舌兰。”

“我也一样。”米娅说,“你要要什么,都算我们的。”

“算我的吧。”奥黛丽微笑着说,“我只要冰水就行了。”

麦迪逊点了杯啤酒,而保罗叫了威士忌。奥黛丽拿起丹尼的手机握在手里摆弄着,“你把手机还给我,是不是表示我们之间的事情已经算了?”

“一会儿我会去解开奈特的封印,当然我希望你们准备好了我岳父跑车的钱,然后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了。”

“为什么?”保罗皱起眉头。

“因为我相信奥黛丽能做对。”成毓珺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不过如果你们下次在这里做出这么夸张的行动的话,我真的会大开杀戒的。”

“我相信,”麦迪逊捏着杯子,一瞬间杯中的啤酒化作了一整块冰块,“不过就算我们是错的你也不要期待我们会束手就擒。”她调皮地说,随着她的话杯中的冰块又碎裂了,随后迅速地融化,冒出阵阵带着啤酒香味的热气。

“我很期待呢。”米娅笑笑,“你们也都是很有意思的人,可以做朋友呢。”

“恩,这件事情过去后我们会回伦敦。”奥黛丽拿出笔在一张便条纸上写下一个号码和邮件地址,“如果你们来伦敦的话可以联系我们。”

“你们居然就躲在伦敦么,很聪明,伦敦总部的人不会想到你们在那里的。”成毓珺把便条纸放进皮夹,“我会把我常用的电话发给你的,至于我的住址你的人都已经知道了。”他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们。”

“认识你们是我的荣幸。”奥黛丽和他握了握手。

“很难得有一次你是没怎么杀人的。”一个多小时后在从奥黛丽他们的地方回家的路上米娅这么说,“这件事情就这么解决了?”

“是啊……”成毓珺打了个呵欠,“回去我要好好睡一觉,眼皮都要粘在一起了。”

“注意路!注意路!”米娅尖叫着。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