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十二月 28, 2009

罪法师(第六十五章)

“我收到保罗的短信了,”成毓珺拿着手机皱着眉头走进安妮的房间,“他居然要我带Spernaza一起去,我觉得这家伙不怀好意。”他抬起头见安妮满脸笑容地抱着Spernaza,古德曼神父和米娅都带着微笑站在他身边,“我错过了什么好事么?”他疑惑地问。

“我和古德曼神父联合施法成功了,把Spernaza治好了。”米娅得意地说,举起手做出一个V字。

“你现在可以取消交易了。”安妮笑着哄着怀里的孩子。

“我同意,”古德曼神父清清嗓子,“我觉得他们要你带Spernaza去不会是什么好事。”

“那干脆将计就计。”成毓珺扬起嘴角,“我可以再去抓几个人回来,等我去准备一下。”他退出房间蹬蹬蹬地一路小跑下楼。

“这小子又想到什么了?”杰克法师探进房间好奇地问,“一脸坏笑的样子。”

“谁知道啊,”米娅耸肩说,“反正肯定又有什么危险的计划了,到时候跟着他做就行了,我去问问他咯。”她伸手捏捏Sperenaza圆嘟嘟的小脸,“反正你好了那他就能放手大干了。”

“他来了么?”怀恩拍拍拿着望远镜正监视着接头地点的马丁。

“来了,骑着摩托车来的。”马丁放下望远镜,其实此时他们已经能听到成毓珺的火轮发出的阵阵巨大的机械转动的声音和蒸汽喷出的吼叫了,“那摩托车真不错。”

“我们走吧。”奈特一挥手张开一道半透明的黑幕,“鲍勃,准备好你的炸弹。”

“知道了。”鲍勃抬起手,一团光芒显现在他掌中,“不过说老实话,有孩子在场的情况下我不想用。”

“希望我们用不到吧。”马丁叹了口气,“走吧。”

那边成毓珺已经停下了摩托车,他让双手被绑在背后嘴上贴着胶布的丹尼走在前面,自己则提着一个提篮跟在后面,“很大的迎接场面啊,我看看,怀恩,奈特,马丁和鲍勃,真给我面子。”

“放了丹尼。”马丁正想往前走时成毓珺抬起了手,一团电光在他掌心狂暴地跳动着,“没那么容易。”成毓珺向前走了几步正好在奈特的黑幕外停了下来,把手中的篮子放在地上,“你先治好他,然后把篮子交给我,我再放了丹尼。”

怀恩走上前拿起篮子退进黑幕中,“不好意思,虽然我自己很不与愿意这么说,但是现在孩子在我手上了,如果你想他活命的话就放了丹尼,并且我希望之后你会帮我们做些事情。”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忧伤和一丝歉意,不过语气却很坚定。

“保罗的主义?”成毓珺脱下眼镜放到兜里。

“你不会想动手吧?”鲍勃抬起手,“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乱动。”

“我把整句话奉还给你。”成毓珺一挥手丹尼的上衣就分开了,露出绑在他身上的炸药,他拿起手机,“只要我按一个键,他就死了。”

“那你的孩子也死了。”怀恩拉开裹在孩子身上的毯子,“这是!”她睁大了眼睛。

“齿舌,你要等到什么时候啊。”成毓珺不耐烦地说。

一团触手从篮子中猛地伸出来缠住了怀恩,蒙住她的脸,怀恩倒在地上挣扎着。这时成毓珺的火轮化为一头机械虎猛地扑倒了冲向成毓珺的马丁,随后化为了机械人把它按在了地上。而成毓珺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过鲍勃丢向他的光球一闪身走进黑幕闪到奈特身后抽出刮刀抵在她的脖子上,“都给我停下!” 他小心地在刀背上略微加了点力,锋利的刀刃陷入奈特雪白的脖颈,一道血滴趟了下来,“虽然我不想这么做,不过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最好也解开你的魔法屏蔽,否则我不会犹豫割断你的脖子的。”

“看起来我们的确不应该和魔法师开战的。”奈特苦笑着收去了黑幕,“告诉我,你真的有个生病的孩子么?”

“我的朋友的孩子,并不是我的。”成毓珺割开手指在她额头画了一颗五芒星,“不过我认识的几个法师治好了他,其实如果你们没有抓他的举动的话我也不会出手的。”他念了巨咒语,“放心,这只是封住你的能力,毕竟你是最麻烦的那个。”随后他对鲍勃和马丁施了同样的魔法,最后他走到倒在地上的怀恩身边,“齿舌,行了,你没中什么毒吧?”齿舌从怀恩身上爬了起来扭动触手卷成一束随后像条蛇似地抬起头,“你以为我是什么?人类么?这个人倒是想毒我来着不过没用啦。”

“很好。”成毓珺拉起怀恩,“你也没事吧,我猜你是排在麦迪逊后面?我可不希望你出事。”

“还活着。”怀恩艰难地爬起身伸手擦去脸上的黏液,随后无奈地让成毓珺在她前额画上魔法阵,“你现在准备拿我们怎么办?”

“说实话我没想好。”成毓珺挠了挠头,“恩,接我们的车来了。”他回过头看着一辆黑色SUV远远驶来。

“我要回去。”

“呃,也许你没注意到,不过现在你是我的俘虏。”

“没错,但是保罗和维克多部长也有一笔交易,他会提供救奥黛丽需要的东西,而我到时候要解除我的能力。”怀恩咽了口口水,随后祈求地看着成毓珺,“所以……能解开我的封印然后放我走么?”

成毓珺没说什么,只是抬起手解开了怀恩的封印,“你走吧,其他人留在我这里,记得保持联系。”

怀恩摇摇头,“你真是个奇怪的人。”

“很多人都这么说了。”

“你为什么放走了一个。”车停下后古德曼神父探出头问。

“联络人吧。”成毓珺耸耸肩。

“她一定长得很漂亮。”米娅笑着拧了下成毓珺的胳膊。

“行了行了,你们都上车。”

“不要不高兴了,我不会真的伤害那个孩子的。”保罗拍拍扳着脸的麦迪逊的肩膀。

“你就真的不在乎把那么多人的生命置于危险中么。”

“要听真相么?我真的不在乎,麦迪逊,我们才是重要的,我们有特别的能力,我们比起他们更强,他们的生命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可以消耗的,如果能让奥黛丽恢复,一千人,两千人又算什么?对于我们来说他们都是渺小无能的生命,更何况是一个婴儿。”

“很遗憾,你的计划失败了。”怀恩走进房间。

“怀恩,你怎么了!”麦迪逊站起身,“其他人呢?”

“那个法师很强,而且很聪明,我们一瞬间就败下阵来了,其他人都被俘虏了,我是他放回来的。”怀恩叹了口气,“保罗,你要考虑下你的战术会不会回火了,而且现在那个魔法师手上有我们四个我们的人了。”

保罗看了看麦迪逊,“你觉得接下去应该怎么办?”

“和维克多的交易照常进行,同时联系那个魔法师,你来打电话?”

“不,还是你来打吧。”保罗向后瘫在沙发中,“他们被抓是我的责任,”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保罗拿起手机,“维克多啊,东西准备好了么?”他捂住麦克风,“是我们定一个地方还是让他们直接过来?”

“叫他们直接过来好了,就算只有我们三个也能对付现在局里大多数阵丈了。”麦迪逊侧头想了想后这么说。

“你们直接过来,地址我会发给你的,不准搞鬼。”保罗说完就挂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维克多和几个搬着各种医疗器械的特工踏进了保罗他们所在的地方,“你胆子真大,居然就躲在天空之塔旁边的办公楼里。”维克多环视了下四周,“其他人呢?在什么地方行动么?”

“这里是你们最不会来找的地方不是么?维克多。”保罗笑了笑,“好久不见,你的手还疼么?”

“很久以前就不痛了。”维克多静静地看着保罗,又看了看怀恩和麦迪逊,“早知道我应该带更多的人来的,其他人不是在行动,而是遇到了麻烦吧?”他身边的特工听到他的话马上掏出了枪。

一道电光当空闪过击倒了那个拔枪的特工,一团闪着电光的液滴悬浮在麦迪逊掌心,“维克多,同做为第一代你应该很清楚现在在这个国家没有什么人能够和我的能力抗衡的,所以我的建议是你乖乖听我们的指示。”幽蓝的电光闪烁着,把她的脸庞映衬得犹如寒冰雕凿出的一般。

“我部里没人,但是我知道至少有一个非常强大的魔法师存在。”维克多缓慢地吐出每一个词语,同时目不转睛地直视着麦迪逊的双眼,“哈,其他人都被他俘虏了么?”

“行了,我们叫你来不是聊天的。”怀恩打断了他,“我们是要治好奥黛丽。”

“是的,所以,你们要听我们的。”保罗坚定地说。

维克多摇摇头,“保罗,你能控制我的手下,你不能控制我,不过我还是会帮忙,看在奥黛丽的份上。”他走到浴缸边看了看躺在冰块中的奥黛丽,现在的肌肉和血管也都变得透明了,整个人就仿佛是一具诡异恐怖的水晶雕像,“你们几个愣着干什么,快过来检查。”维克多朝他带来的人吆喝着。

在成毓珺的别墅内,古德曼神父,杰克法师,米娅,安妮,Renesmee和成毓珺正围坐在餐桌边,布莱恩去医院上班了,理查德因为昨晚没睡好去睡了,成毓珺带回来的人则都被关在了地下室里。

“毓珺啊,你现在到底准备怎么办?虽然有了那么多俘虏,不过你想好要交换什么了么?”古德曼神父喝了口茶。

“呃……”成毓珺揉着下巴,拔下一根胡子茬,“我现在真的不知道,他们造成天空塔的爆炸,那么多人的死亡和病痛,他们应该受到惩罚,但是首先,把他们送去政府机关肯定是不妥当的,但是真的要杀死他们的话……”

“你还不想这么做吧。”米娅伸手握着成毓珺的手,“那就不要急拉,慢慢想吧。”

“不过最后你总是要做出决定的,哪怕你不想那么做。”杰克法师带上墨镜,“对了,不要忘了要他们赔我的车。”

“安妮和Rene有什么建议么?”

“作为Spernaza的妈其实我想说你把他们都杀了好了,不过那是在她生病的时候,现在么随便你好了。”

“我没意见的,毓珺哥哥决定啦。”

“呃……”成毓珺无奈地苦笑着,“为什么连古德曼神父和杰克都没有意见。”

“因为人是你抓的,”古德曼神父站起身,“因为人是你抓的,所以我们就不管了,而且我也不喜欢和那些年青人说话,走了,杰克。”

“恩,”杰克拍拍成毓珺的头,“你的SUV我们就开走了。”

“不要忘了还给我就行了。”成毓珺目送两人出门,“好吧,我想我应该去问问那些人我应该怎么处理他们。”

“恩,Rene你去睡觉吧,今天我来做饭。”安妮拍拍Renesmee的肩。

“我和毓珺一起下去看看那些人会说什么。”米娅站起身跟着成毓珺下楼。

“你说他到底想干什么。”鲍勃抬起手看了看绑着他的绳子,“这是活结,我们完全可以解开绳子然后出去。”

“然后给他们一个杀我们的借口?”奈特冷冷地说,“就算绳子是摆设,封印不是,我已经试过了,擦不掉,而且我的能力完全不能用。”

“他只是想找造成爆炸的人,所以鲍勃你比较麻烦,没我们什么事啦。”丹尼坐在桌上,“相信我,顺着这个魔法师比较好,他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招数呢,而且看起来并不是不可理喻的。”

“但是根据他的‘理喻’我们当中会有一两个人要死吧。”马丁捶了下桌子,“这人比局里更难对付。”

“多谢夸奖。”成毓珺推开门走进房间,“你们要吃点什么么?对了,这是我女朋友,米娅。”

“而且也是个法师。”米娅笑着挥了挥手。

“爆炸不是鲍勃一个人的事。”奈特突然这么说,“我们都有份,鲍勃只是按照计划做的,你不能把人名算在他头上。”

“恩。”成毓珺点了点头,“其实我早就看出这点来了,在我看来你们当中最危险的是保罗,计划和发号施令都是他吧。”

“这也不能怪保罗,奥黛丽病了,我们必须救他,每一步计划他都和我们说过,我们也都同意,”丹尼忙不迭地说,“你也不能只算丹尼的。”

“但是他没有和你们说过第二步行动吧,而且他的‘说服’能力。”米娅接过了话茬,“这应该都是他负责吧?”

“他的能力平时被我封住的,”奈特嘴角微扬,“为了保证能力不会影响我们的决定,而且保罗的计划本意是为了救奥黛丽,并不是为了伤害那么多人,如果要说责任的话,没有能够阻止他的我们都有责任。”

成毓珺和米娅对视了一眼,“很聪明啊。”成毓珺挠了挠头。

“是他,通过共同承担责任,相应每个人的罪行就降低了,其实说到底是为了保证你不会杀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这群人对彼此很不错呢,”米娅拍拍成毓珺,“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我想,或许我们应该先谈谈奥黛丽,现在她怎么样了?”成毓珺用指节揉着额头,“你们找到治疗方法了么?”

“我们上次看见她的时候还在恶化中,我们还没有找到治疗方法,事实上是我们不确定有没有治疗方法。保罗和维克多已经约好见面,维克多会带来一些需要的东西。”奈特说,“你准备帮我们治好奥黛丽么?”

成毓珺沉吟了一会儿,看了看身边的米娅,“维克多……”他摸摸下巴,“米娅,准备东西,我们走一趟。”他走上前解开那些人手臂上的绳子, “我把你们送回去。”

“你忘了我们的SUV被古德曼神父开走了么?”米娅提醒道。

“啊……”成毓珺皱起眉头,“米娅你骑紫电去古德曼神父那里取一下。对了鲍勃,你炸掉了我岳父的车,不管愿不愿意这些你们需要赔。”

“你真是个奇怪的人。”鲍勃活动着手腕疑惑地看着成毓珺,“是吧?”他回头征询他的同伴。

“很多人这么说。”成毓珺笑着点头。

“维克多部长,根据检查,我们认为奥黛丽小姐的情况无法治疗,恐怕她的情况会一直恶化下去。”一个医生走到维克多身边说。

“什么叫无法治疗?!”保罗猛地站了起来。

“她的情况是调制时产生的DNA缺陷造成的,通常在达到某个年龄的时候因为这个缺陷她的细胞性质会迅速转化从而造成现在的症状,身体组织分解,器官衰竭,一般来说这种缺陷可以通过再调制或者脑部手术治愈。”医生说。

“那就治疗啊!有什么问题么!”随着麦迪逊提高了嗓门,一盏灯猛地亮起来,随后随着噼啪一声暗了下去。

“问题是,现在奥黛丽小姐的情况已经十分恶化,无论是再调制或者手术她都撑不过去的,现在治疗只会加速她的死亡过程。”医生摇摇头,“很抱歉。”

“那你们一定有那些有治疗能力的特工的吧,找一个来治疗奥黛丽。”怀恩说。

“治疗能力是很难调制的,第一代那么多人里有几个治疗的你们也知道,”维克多叹了口气,“本来我这里有海尔德,但是她已经被杀了,现在在短时间里我们找不到有治疗能力的人。”

“奥黛丽不能死!”保罗大吼着,“听着,她不能死!不管怎么样你要找出治疗她的方法,治好她!否则那一千多人就只能陪葬了!”

“保罗你必须理智一点,如果有方法的话我一定会救她的,但是现实就是以我们的能力是无法救她的,她会死,区别就是另外一千多个感染了怀恩的病毒的人会不会一起死!”维克多也提高了嗓门。

“我不管!”保罗的双眼中闪过一丝蓝光,“如果奥黛丽会死,那么那一千多人也会!”

“哇,看起来气氛很热烈啊。”一个低沉的声音一下子转移了几人的注意力,保罗和维克多向那声音的方向看去,见一个带着骷髅面具的人站在那里,身边是个带着白色面具的女子,而奈特,丹尼,马丁和鲍勃站在他们后面。

“说到治疗奥黛丽的话,我说不定可以帮上忙。”带着人皮面具的人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