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二月 27, 2009

罪法师(第六十四章)

“啊!”丹尼满头大汗地睁开双眼大口喘着气,他转头看了看周围,然后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捆住他的绳子。

“没用的,以你的力量不可能挣脱的,换成马丁的话或许能行。”成毓珺拉过一把椅子在他面前坐下,“你的梦很有意思,丹尼。”

“看起来你把我们都摸透了。”丹尼怒视着成毓珺,“我比较喜欢做那个让人做梦的,现在你准备怎么办?杀了我?还是把我送到局里?他们应该会给你一笔不小的报酬。”

“前提是他们不要我赔偿上次在研究所造成的破坏,”成毓珺抬起食指晃了晃,“今天抓住你的孩子,他叫理查德,是我从研究所里就出来的。谢谢,Rene。”他接过Renesmee端给他的咖啡,“我要清咖的。”他皱起眉头。

“对胃不好,所以还是给你加了牛奶和糖。”Renesmee转向丹尼,“你要什么么?丹尼先生?”

丹尼愤怒的目光在接触到Renesmee的一瞬间变得柔和了,“呃……一杯水就可以了,如果方便的话。”

“恩,我再给你们做些吃的吧?煎点培根和鸡蛋?”Renesmee微笑着拍拍成毓珺的肩,随后走出房间。

“看来你对精神控制并没有什么抗力,”成毓珺看着扭头向Renesmee背影望去的丹尼笑了,“很有魅力吧?她也是我从研究所救出来的。”

“二十几年来我见过的最美丽的人了。”丹尼甩了甩头,似乎想摆脱Renesee带给他的影响,“她也是被调制出来的?”

“不,Rene是天生的。”成毓珺啜了口咖啡。

“既然你也是和他们对着干的,那我们应该好好合作不是么?”

“别开玩笑了,鲍勃造成的爆炸杀死了多少无辜的人?你现在期望我们好好合作?”成毓珺抽出刮刀,“如果不是看在你并没有造成爆炸,还有奥黛丽的份上我已经割断你的脖子了。”

“你算什么东西?某种‘守护者’?英雄?”丹尼往地上吐了口口水,“你有什么资格来审视我们的对错。”

“我只不过是个有自己原则的人。”成毓珺摸着下巴,“也许我的确没有资格,但是不幸的是我有能力按照我的原则来办事,现在你不如告诉我你们人在哪里然后我可以做一些安排。”

“什么样的安排?”

“比如用你换鲍勃,或者给你们提供一个医生,你们毕竟还是需要医生的吧?”成毓珺掏出手机,“这是你的手机,我是应该打给保罗还是麦迪逊?我猜保罗之后就是她吧,还有你和麦迪逊的关系很不错吧?”

“你没从我脑子里翻出来那些东西?”

“你知道我都看了点什么,要看全所有的东西需要的时间太长了,不过从我看到的几个场景里我差不多能猜出你们当中是谁说了算了,快告诉我他们在哪里,否则我就直接到你脑袋里找了,你知道我能找出来的。”

“你想看就看,但是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丹尼扬起嘴角,“或者你想试试看比较正常的询问方式?拷打?”

“那个在我学会现在的法术之前的确会用,不过现在就算了,不过我估计安吉拉想打你一顿,你们把她的搭档弄昏迷了,不知到能不能醒过来。”成毓珺把咖啡杯放到一旁的器械架上,“你确定不想告诉我?我可是愿意提供医生的,或许还有一点帮助。”

“就算我告诉你,不过我不会,这么久没有我的消息保罗他们应该已经转移了,至于他们会转移到哪里我不知道,而且你有条件的吧,比如鲍勃的命什么的?”丹尼冷笑着,“就算你真的愿意帮奥黛丽,但是我们是一家人,没有人会接受你的条件的。”

成毓珺摇摇头,“奥黛丽的情况正在恶化,而你们手头的东西还不足以救她,你们需要一个医生,对,除了布莱恩之外还有别的医生,但是那样就够了么?你们也不确定,你们也许需要别的东西,而且别忘了,我还能给你们带来很多麻烦,而且现在你们从局里应该也榨不出有用的东西了,你们也许会需要我的帮助,或者你的朋友会意识到他们需要你,最终他们会意识到也许从来就不可能保护你们每一个人,要救奥黛丽需要牺牲别人,但是奥黛丽对你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不是么?你们都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换她的,不是么?而那个时候,也许就会有人愿意接受我的条件了。”成毓珺俯身凑到奥黛丽面前,“你愿意为她死么?”丹尼正想开口说什么,成毓珺向后靠在椅子靠背上,“当然,也许他们能救奥黛丽,也许你已经被放弃了,那也没什么,我只不过会把你杀了然后把尸体放在大街上保证你们的人都能看到罢了。”

“吃的来了,”Renesmee走进房间把双手捧着的托盘放在桌上。

成毓珺站起身亲了亲Renesmee的额头,怜爱地捏捏她的脸,“你去睡会儿吧,害你也忙了一晚上。”

“恩,”睡眼惺忪的Renesmee揉了揉眼睛,“我去睡会咯。”她踮起脚亲亲成毓珺的面颊随后上楼了。成毓珺走到丹尼身边解开了他手脚上的绳子,“吃点东西,你也饿了吧?”

丹尼活动着手脚同时狐疑地看着成毓珺,“你知不知道你是个奇怪的人?”

“很多人都这么说过。”成毓珺往嘴里送了一块培根,“如果要去洗手间的话开门出去左拐。”

“你不怕我逃么?”丹尼拉开门。

“你可以试试。”成毓珺头也不抬地说,“安吉拉正好有朝你开枪的理由了。”

“现在怎么办?”换过地方之后麦迪逊靠坐在浴缸上双手盘在胸前问保罗。

“奈特和鲍勃去找丹尼,怀恩和马丁去找别的医生。”

“等等!”麦迪逊叫住了正准备往外走的众人,“找医生还算了,你们准备去哪里找丹尼?用黄页么?”

“去局里问问吧……”鲍勃挠挠头,“应该是他们抓住了丹尼吧?”

“不像。”奈特面无表情地靠在墙上,“我觉得应该是魔法师,而我们没有任何这方面的线索,或许我们应该和怀恩他们一起去找医生?”

“那丹尼怎么办?”马丁转向麦迪逊,“你不想找到他么?”

“我们都想找到他,只是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怀恩开口打着圆场,她看了看保罗,“保罗,也许应该开始第二步了。”

“第二步?”麦迪逊皱起眉头,“我们没说过什么第二步啊。”

“因为本来没想到会用。”保罗叹了口气,“好吧,怀恩,发动你的能力,开始第二步。”

“等等……”麦迪逊瞪大了眼睛看着怀恩,“你们要用怀恩的能力,等等,我不同意!奥黛丽也不会同意的!”

“现在是我负责,麦迪逊,如果我死了的话你的反对就有用了。”保罗冷冷地说,“怀恩,发动能力,我一个小时之后打电话给局里这个地区的负责人和他谈条件,说不定运气好的话那个抓住丹尼的魔法师都会打电话过来呢。”

麦迪逊瞪了保罗一眼,不说话了。

“维克多部长。”一个特工推开维克多办公室的门,“你应该来看看,有情况。”

维克多站起身整了整领带,“什么情况?”

病床上躺着的病人身上的皮肤已经完全干枯龟裂开来,鲜血慢慢从裂口渗出,护士拿着纱布不断擦去淌下的血滴。“皮肤表面出血还是小问题,很奇怪的是内脏也在脱水,我们已经给所有的病人都输血输液也,但是不知道病因的话我们不能对症下药,而这些病人恐怕……”

“会死么?”维克多的声音中没有一丝语调起伏,“病人中也包括了市里一半的高官要人,都是在爆炸现场的么?”

“是的,病人还包括进入现场的消防和急救人员,警察,还有很多事后靠近现场的平民,我们估计是一种通过空气传播的毒素,不会传染,并且现在已经失去效应了,所以现在接近那个区域是安全的。”

“已知的病人有多少?”

“从各大医院的统计数据来看,一千多人吧,不知道有多少人没有去就诊。”

“这种情况来说如果有症状的话不会不去就诊的,不过一千多个病人的话。”维克多摸了摸光头,对身后跟着的探员说,“联系媒体,我要开一个新闻发布会。”

“说什么?”探员从兜里掏出一本笔记本,抽出只笔。

“解释这次的爆炸和生化攻击。”维克多向病房外走去,“每个医院都派两个探员过去,每半个小时向我报告一次最新情况。”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特别调查部维克多。”

“维克多,我知道你负责这里的时候吃了一惊呢,如果你亲自去保护那些人而不是派出那些没用的手下的话说不定能多支持一会儿呢,不过最终你会输的,还会失去另一只手。”电话那头传来保罗的声音。

“保罗,让怀恩发动生化攻击这招太低级了!”维克多的嗓音中第一次带上了一丝怒气,“快让她停止!”

“我会让她停止的,听着,怀恩这次使用的毒素一般来说十二个小时候才会导致死亡,如果你能满足我所有的条件我就会让她解除能力,否则的话……我现在有多少人质?”

“一千多个病人。”

“那你一定会按照我说的办的吧?维克多,现在听好了,我已经列了一份清单寄到你的邮箱里,准备好之后给我电话。”随后保罗挂了电话。

“这个混蛋。”维克多放下手机按了几下键调出保罗的邮件,“你过来。”他拉住一个探员,“你把这份清单上的东西都准备好,估计要多久?”

“恩,至少需要三个小时。”

“你有一个半。”维克多拍拍探员的肩,“快去办吧。”

“我们不应该让你一起跟去的。”成毓珺看着躺在摇篮中的Spernaza皱紧了眉头,“我刚才问过丹尼了,恩,安吉拉还恨揍了他一顿,这应该是怀恩放出的生化毒素,其实我们到现场的时候应该已经差不多分解了,但是Spernaza的抵抗力比较低所以还是被影响了,古德曼神父和米娅已经在研究治疗方法了,可以肯定的是Rene的能力派不上用场,”他抬手拍拍安妮的肩,“我们会找到方法的,放心吧。”

“你看上去比我还担心呢。”安妮勉强地笑笑,“我相信你们能找到办法的,只是看着Spernaza受苦……”

“她现在不会产生记忆的。”

“魅妖和你们不同,她会有记忆的,不清晰,但是她会记得她生过病的。”安妮抬头看着成毓珺,“接下来你是不是准备建议我使用消除记忆的法术了?”

“魅妖和人类的生理结构不同么?”成毓珺揉了揉下巴,“恩,我要打电话给罗根看看他那里的病人症状和Spernaza,然后……”

“然后?”

“然后打电话给保罗谈条件。”成毓珺掏出手机走出安妮的房间。

“别生气了,麦迪逊,没有人会死的。”保罗翻着书,“维克多会按照我们说的做的,然后怀恩就会解除能力,那些人马上就会痊愈的。”

“但这是不对的,这次行动我们搭上了多少无辜的人的性命?有些事情完全不用这么做的保罗,奥黛丽绝对不会这么做的。”随着麦迪逊颤抖的声音房间中的灯光也不安地闪烁起来。

“现在是我负责,你忘了么?”保罗放下书。

“哼,你还一直奇怪为什么奥黛丽会被我们选做头,这就是为什么,她做的是对的。”

保罗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看看,“丹尼的?”他直接按下了免提,“丹尼?我把你放在免提了,大家都很担心你。”

“保罗,你也从来没跟我说过第二步啊,现在这里有个一岁不到的小孩子生病了!还有,我被俘虏了!”

“我就知道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的!保罗!婴儿是支持不了十二的小时的!”麦迪逊大叫着,“丹尼,你现在还好么?”

“他一切都好,”成毓珺拿起手机,“你们可以叫我尼克,我是个魔法师,问问鲍勃和奈特记不记得和他们在街上打起来的两个魔法师?那是我的导师和岳父。丹尼在我手上,本来我准备拿他和你们谈一些别的条件的,不过要多谢怀恩,我现在只能降价了,我愿意把他交给你们,只要给我解药或者治疗方法,当然,我希望你们能快些点,婴儿并没有十二个小时,地点你们定好了。”

“等准备好了解药我会把接头地点发到你手机上的,除了你和丹尼之外不能有别人来,不要耍花招,我们这边有奈特。”保罗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必须先说清楚,不确定能不能封住魔法师的能力。”奈特冷冷地说。

保罗抬起头注意到其他人投向他的目光都有些不善,“怎么了?你们现在都觉得我做得不对了?”

“我们本来就这么觉得了,只不过现在你自己也应该知道了吧?”马丁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怀恩拿出一个试管,随后割开自己的手指,几滴绿色的血滴滴在试管中,她塞上塞子把试管丢在桌上,“为了安全起见还是鲍勃和奈特去吧。”

鲍勃双手支着下巴沉吟了一会儿,“不,马丁和怀恩也去。”

“为什么?”怀恩疑惑地看着保罗,“等等……”她脸上的表情由疑惑变为了愤怒,“不要告诉我你想要抓住他!你知道和一个魔法师交战有多危险么?”

“如果有一个他关心的婴儿在场束手束脚也许就不危险了,”保罗拿起手机,“只要告诉他必须现场治疗就行了。”

“也就是说你想拿那个婴儿做人质!”麦迪逊看着保罗,随后无奈地摇摇头,“保罗,我都不认识你了。”

“这是为了我们的利益,如果能够得到魔法师的帮助对我们非常有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