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十二月 26, 2009

罪法师(第六十三章)

“五个人全都重伤,约翰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维克多板着脸走进病房,“我已经又向总部要求支援了,这次连他们都奇怪为什么伤亡率会这么高了。”

“这不是我们的错,他们那种等级的……”塞蒂的左手裹着石膏挂在胸前,右手挂着点滴,她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我都奇怪为什么我们还活着。”

“因为他们不想杀死同类,”维克多翻了翻几人的病例,“我并没有在责怪你们,本来就并不期望你们能够挡住他们,我只是一直希望并不是他们而已,那样你们就能够对付了。”

“多谢安慰啊。”杰科比怪声怪气地拉长语调,他的一条腿裹着石膏挂着,“你在告诉我们第一代很强的时候并没有明确说有这么夸张啊。”

“难道还要我给你们的能力和他们的都定一个数值么?”维克多把病例放回床尾,“你们好好休息吧,不要想这件事了。”

“约翰!约翰!”病房门随着安吉拉的叫声被猛地推开,她冲进病房跑到不省人事的约翰身边,“约翰!”她伸出手抚摸着约翰毫无生机的脸庞。

病房中一片寂静,只有安吉拉的抽泣声牵扯着每个人的心,塞蒂抬手揉了揉鼻子,杰科比把脸转向一侧,约瑟夫捏紧了拳头,亨特掰着手指指节,发出一阵咯咯声,过了几分钟,也许是十几分钟,安吉拉猛地站起身冲出了病房。维克多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的背影,随后微微摇了摇头,“我要回部里了,还有一大堆报告要写呢,另外伦敦总部的上级估计还会打电话来训我一顿。”他打开门走了出去。

约瑟夫长叹了口气,“没想到我们居然输得这么惨。”

“是啊,面子都没了。”亨特苦笑着说。

“恩,真希望哪天我们往地下室般的是比较正常的东西。”米娅双手盘在胸前看着理查德指挥他的机器人把丹尼搬进地下室,“还有毓珺你是不是不准备睡了?”

成毓珺带着歉意吻了吻米娅的樱唇,伸手拂过她的长发,“你先去睡吧,我要问他点事情,而且安吉拉刚给我打电话说她要过来。”

“怎么了?”米娅抬起头亲亲成毓珺的嘴唇。

“五个他们部的能力者被几个第一代教训得很惨,约翰现在还在昏迷中,所以她很想找到这些人。”成毓珺用指节揉着额头,“她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很生气,当然这是可以理解的。”

“其实我可以问他啊。”Renesmee自告奋勇地说,“只要一会儿就行了。”

“我知道你可以的,所以就不用了。”成毓珺扶了扶眼镜,“相反,我想在一个让人做梦的人身上试试看我的梦境。”

“好吧好吧你去做你的实验吧,”米娅环抱着成毓珺的脖子亲吻着他,“我要去睡一会儿了。”她说完打着呵欠走上楼。

“杰克法师,古德曼神父你们今晚住在这里吧。”Renesmee回头问两人,“冰箱里还有我做的提拉米苏,你们要尝尝么?”

“不用了,我们需要的东西都在家里。”古德曼神父笑了笑,“不过我们要借毓珺的车了。”

“还有……”杰克法师舔着嘴唇,“那个,提拉米苏我们可以带回去吗?”

“知道了,我给你们装好。”Renesmee笑着走向厨房。

安吉拉走进地下室时成毓珺刚把丹尼绑在椅子上,他一看到安吉拉就立即站起身挡住满脸怒气冲向丹尼的安吉拉,“哇噢,安吉拉,我知道你很想揍这个家伙一顿,不过能不能先等一会儿,让我做完我该做的事?或许你可以尝尝Renesmee做的蛋糕。Rene?”

“来了。”Renesmee从楼上蹬蹬蹬地跑下来,“刚给布莱恩和理查德弄好房间,什么事啊毓珺哥哥?”

成毓珺走到她身边亲亲她的额头,“不好意思让你弄到那么晚,你能照顾下安吉拉么?”

“没事啦。”Renesmee扑闪着长长的睫毛摇摇头,随后走到安吉拉身边挽着她的手,“来,我们上楼吃点东西好么。”她凑在安吉拉耳边轻柔地说,成毓珺感觉到她已经用到了自己天生的媚惑能力,这一招果然很有用,安吉拉马上乖乖地跟着Renesmee上楼了。

“恩,现在可以用我的法术了。”成毓珺抽出刮刀割开自己左手的小指用鲜血在丹尼的额头画了一颗六芒星,随后在六芒星外写了一圈拉丁文,这是为了封住丹尼的梦行能力,随后他舔了舔手指上的血,把双手放在丹尼的太阳穴上。

“丹尼,丹尼。”一个女孩的声音唤醒了丹尼,他翻了个身眯缝着眼看了看那人,“什么事啊,麦迪逊?”他爬起身活动着脖子。

“怎么了?”麦迪逊伸手摸了摸丹尼的脖子,“落枕么?要我帮你冷敷么?”

“别!”丹尼惊慌地躲闪着,“你的手在没用能力的时候怎么也这么冷啊。”

“让我看看嘛~”麦迪逊调皮地咯咯笑着在床上追着东躲西闪的丹尼,“为什么不让我看啊!”

“你上次给马丁冷敷最后严重冻伤他只能让奥黛丽治疗你忘了啊!”丹尼跳下床,“还有,叫我起来什么事啊?”

“怀恩和保罗回来了。”麦迪逊吐了吐舌头从床上爬下来,“走吧?”

两人走下楼,一群人早就聚集在客厅里了,中间是英俊的保罗和有着一头酒红色长发迷人的怀恩,他们身边站着高大的黑人马丁,胖胖地傻笑着的鲍勃,还有一身黑衣娇小的奈特,板着的脸上隐隐浮现着一丝笑意,还有,脸上带着温暖的微笑,有着一双温和的棕色眸子留着栗色卷发的女孩,奥黛丽。她站在圈子一侧,静静地看着大家,“丹尼,麦迪逊。”她注意到从楼上走下的两人,抬头招呼着他们,“丹尼你总算睡醒了啊。”

“你要知道我晚上睡得不多。”

“你少花点时间在别人的梦里窥探的话也许就会多点时间睡觉了。”奈特笑着说。

“我那是公事。”丹尼白了奈特一眼,随后伸手捶了捶保罗的肩。麦迪逊则抱了抱怀恩,“有什么结果?”

“没有找到太多的资料。”保罗摇了摇头,“那两个人从局里退休很久了,而且他们的记忆都被抹掉了,我查过两遍。”“应该是他们自己要求的,想要忘记他们对我们做的那些事吧。”怀特补充道,“又是白跑一趟了。”她撇着嘴耸了耸肩。

“没事的啦,”奥黛丽浅笑着拍拍两人的肩,“重要的不是我们的过去,而是现在的彼此,别忘了这一点,不如我们今天出去吃晚饭?”

“好啊好啊!”鲍勃第一个响应,“我们去上次那家烤肉店吧!”

“我同意。”马丁双手盘在胸前点着头。

“我想去中餐馆。”奈特举起手冷冷地说,“烧烤烟太大了。”

“我想去意大利餐馆。”怀特低头问身边的麦迪逊,“你呢?”

“随便。”麦迪逊无所谓地说,“还是奥黛丽决定吧?”

“恩,”几个人的视线都投向奥黛丽,而处在众人焦点中的她只是温柔地笑了笑,“我知道一家刚开的店,要不我们去试试?”

“好!”众人异口同声地说。

“很温馨的记忆。”成毓珺睁开双眼笑了笑,“我想我现在知道所有的对手了,现在,我要知道你们为什么过来。”他又闭上了眼睛。

“奥黛丽!奥黛丽!你快过来!”麦迪逊惊慌的尖叫惊醒了所有人。“怎么了!”马丁第一个冲进她的房间打开灯,“天哪!”

坐在床上的麦迪逊怀中抱着浑身是血的丹尼,鲜血从他胸前的几个弹孔中不断涌出,染红了麦迪逊的睡衣和大半张床单。“他梦行到总部去打探消息了,然后被打伤了!”麦迪逊六神无主地尖叫着。

“别慌,我来了。”奥黛丽走进房间在丹尼身边跪下,“只要一会儿就好了。”她伸出双手悬浮在丹尼的伤口上方,鲜血涌出来的速度立即放缓了,过了一会儿就停止了流淌,随后三颗子弹慢慢从伤口中被挤了出来,滚落在地,只是几分钟的功夫丹尼的伤口就痊愈了,他的呼吸也恢复了正常。

“呼,又被你救了。”丹尼爬起身,“多谢了,奥黛丽。”

“下次还是我,鲍勃,马丁和麦迪逊直接闯比较好。”奈特冷冷地说,“好了,现在警报解除了我们都能睡觉去了么?”

“奥黛丽,你怎么了?”麦迪逊关切地看着奥黛丽,“等等,奥黛丽,你的手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奥黛丽低头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她的肤色正在渐渐变淡,慢慢显现出皮肤下的血管,肌肉和骨骼,“我觉得,好像有点不舒服……”

“不止是你的手!”怀特走到她身旁,“奥黛丽,你的脸也是!”

“哇!”这时奥黛丽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随后倒在床上。

“奥黛丽!”众人大叫着围到她身边。“奥黛丽!奥黛丽!”丹尼摇晃着昏迷过去的她。“不要动她,让她躺着!”保罗大叫起来,“你这样会加重病情的!”“我叫救护车。”鲍勃掏出手机。“医生没用的!”奈特的声音也夹了进来,一时间众人手忙脚乱,对于他们来说从来没有想过有着治疗能力的奥黛丽生病或者受伤了应该怎么办。

“奈特已经试过解除魔法了,对奥黛丽完全没有作用,”保罗双手插在裤袋中低着头缓缓地说,“怀恩也检查过了,不是任何她所知的毒素,霉菌,细菌或者病毒。现在已经让麦迪逊把她冰冻起来,能够减缓她的恶化速度,我觉得最大的可能性是奥黛丽调制的缺陷现在反映出来了,我们都见过这种情况。”

“是啊,本来一切都好好的,然后突然就……”奈特咬着嘴唇,“我们不能让奥黛丽死。”

“当然不能!”马丁一拳把放在桌上的金属烟灰缸砸扁了,“现在怎么办?”

“通常是我们问奥黛丽‘现在怎么办?'”麦迪逊坐在浴缸旁看着安睡在冰块中的她,“不过我们说好的,奥黛丽之后是保罗,保罗,现在是你决定我们该怎么办了。”

保罗环视了下看着他的众人,“要治好奥黛丽我们必须弄到她所有的医疗资料,调制信息,如果可能的话找到当时所有负责她的研究人员最好了,我想我们必须去找爸爸了。”

“我想,顺便做些报复应该是可以的吧?”鲍勃抬起手,一个光团在他的掌心悬浮着。

“奥黛丽不会喜欢的,”保罗摇了摇头,“不过我想应该可以。”

“现在我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了。”成毓珺缓缓睁开双眼,拿出刮刀在手中摆弄着,“现在让我想想怎么结束这一切。”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