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十二月 25, 2009

罪法师(第六十二章)

麦迪逊坐在浴缸边低着头静静地看着埋在冰块中的奥黛丽,她的皮肤已经完全变成了透明的果冻状,能够看见皮肤下的血管,肌肉和骨骼,她的心脏在胸腔中缓慢地跳动着,将维持着她生命的血液送到她全身。麦迪逊伸手小心地拂着她的面颊,“放心吧,奥黛丽,我们一定能够治好你的。”

冰块中的奥黛丽微微睁开双眼,她的眸子是血红色的,“我并不担心。”她虚弱地说,“但是,你们不应该杀那么多人的,那些人是无辜的。”

“别说了,奥黛丽。”麦迪逊伸出手指放在奥黛丽的唇上,“你应该好好休息的,我们会弄好所有的事情的。”

“你们现在的行为,杀了那么多人另说,这样大的行动会吸引很多注意力的,这样对你们来说也会很危险,现在局里一定忙着找你们吧?”奥黛丽微微皱了皱眉头,她那张透明的脸颊一动起来更加触目惊心了。

“局里现在忙着保护他们重要的研究人员呢?”麦迪逊笑着说,“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我们是‘最强’的,局里没有任何特工能够和我们相比的。”

“鲍勃,保罗,马丁和奈特去找那些治疗你需要的研究人员了。”一个红发女子走到浴缸边,“丹尼去找你需要的医生了,布莱恩医生,应该是这个国家里最好的神经外科医生了。”

“你们又要拉扯一个不相干的人进来么?怀恩?”奥黛丽轻轻咳了两声。

“不要紧,等她治好你之后我们会放他走的。”红发女子低头吻了吻奥黛丽的额头,“好好休息吧,马上这一切就都会过去的。”她抬起头伸手温柔地抚摸着奥黛丽的额头,微笑着看她慢慢合上双眼。

“奥黛丽是我们当中心最软的一个呢。”麦迪逊笑着说。

“毕竟她的能力是治疗啊,和我正好相反。”怀恩摇摇头,“我从来没想过会有一天我们需要救她。”

“我们有同伴了,”开车的保罗看了看后视镜,“不像是局里的。”

“不过总是要解决掉的吧。”鲍勃把手伸出车窗,一点闪光从他的掌心升起飞向后面杰克法师和古德曼神父的车。

“来了。”古德曼神父抬起手,一个银色的半透明光球罩住了跑车,闪光过后他们毫发无损地坐在车内,“该你了。”他转向杰克法师,后者抬起左手食指在空中画出一个闪光的五芒星,“奇怪,没有作用。”杰克法师皱起眉头,“魔法屏蔽么?”这时前方的车慢了下来,随后后门打开两个人跳了出来,先落地的鲍勃抬起双掌,刺眼的闪光一下子覆盖了半个街道,闪光散去之后街道上多了一个巨大的凹陷,被炸断的水管向外喷着水,断裂的电缆随着闪亮的电火花发出阵阵噼啪声,杰克法师的车侧停在坑旁被笼罩在一团银色的光芒中。鲍勃和奈特两人都站在坑的另一侧,而他们的厢车已经无影无踪了。

“留下两人挡住我们让同伴能够逃走么?”杰克法师打开车门走下车,“一人一个?”

古德曼神父戴上一双白色的手套,“女孩谁负责?”

杰克法师掏出一枚银币,“头归我。”说着把硬币丢向空中,不过随着一阵闪光那银币碎成了几块溅落在地上。

“我们从来没说过一对一哦。”闪光照亮了鲍勃和奈特的面颊,“不过二对二的话即使是两个魔法师也未必是我们的对手。”奈特双手盘在胸前冷冷地说。

杰克法师抬起手在空中画出一颗六芒星,不过那光芒只是微微闪了闪随后就消散了,这时鲍勃手中的闪光已经向着他袭来,古德曼神父将他扑倒在地躲开了爆炸,“小心点,他们能压制我们的魔法。”

“是她能。”杰克法师爬起来,“不过这种能力总是有限的吧,我就不信一个女孩子能完全压制住我们。”他脱下墨镜,一团火焰在他灰白的右眼中燃起,随后一个金色的六芒星在他瞳仁中闪亮起来。这时古德曼神父抬起手,一个由银光组成的十字架挡下了一个光球,“你的小魔法阵没用,但是地狱火之眼能用,我的十字防御盾也能用,这就表示……”

“……你,我,毓珺和进入香蝶状态的米娅的法术不会被完全屏蔽。”杰克法师往地上一滚躲开一次爆炸,随后抬头向鲍勃和奈特望去,他右眼中的六芒星慢慢变为一个颗芒星,随后转动起来,“不过就让我解决他们两个好了。”

“到我后面去。”奈特闪到鲍勃面前抬起右手,他们周围的空间一下子暗了下来,虽然已经是深夜了,不过笼罩着他们的黑暗比夜幕更暗,更纯粹,仿佛阴影化为了实体一般,“这两个魔法师都很强,你也帮个忙啊!”

“知道了!”鲍勃伸手丢出一串光球逼退古德曼神父和杰克法师,“你的屏障不是能屏蔽所有的能力么?”

“只是对能力者,魔法师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你知道的!”奈特咬着嘴唇慢慢后退着,豆大的汗珠从她的前额一滴滴滑落,“现在要防御也很难了。”

“妈的!”杰克法师骂了一句,“这女孩子的防御能力比我想象的要好,古德曼你有什么建议么?”

“你在进攻方面始终比我强,你说呢?”

杰克法师一挥手,他面前的地面猛然裂了开来,一道道火焰从裂口中碰射而出组成一个五芒星,随后在五芒星中央仿佛有一个小型的火山爆发一样隆起,爆裂,岩浆和火焰从破口中流出,随后一只巨大的血红色的獒犬头从洞口中探了出来,然后是另一只头,最后一只巨大的双头地狱犬从洞中爬了出来冲向奈特和鲍勃,然后是第二只,第三只。鲍勃丢出的光球在街道上爆炸,炸飞了其中的一条地狱犬,不过剩下的两条都向着奈特扑去,不过都被她面前升起的黑影挡住了,不过奈特抬起双手苦苦支撑的样子说明她并不能维持屏障多久了。

这时古德曼神父一跃而起,他双手一抖两条带着十字架的银链从他袖中伸出仿佛活了一样在空中盘绕着卷向奈特和鲍勃。

“鲍勃!爆炸!”奈特尖叫着。

刺眼的白光一瞬间笼罩了整个街道和两边的建筑物,闪光过后在巨大的半球形凹陷中一个银色的半球闪着光,随后那光球碎裂成无数的光点,显现出原本站在光球中的古德曼神父和杰克法师。

“混蛋,我的跑车!”杰克法师狠狠地咒骂着,“那两个小兔崽子呢?!”

“应该是走了吧。”古德曼神父伸手掸去衣服上的灰,“很明显那个黑衣服的女孩是最麻烦的,胖子的爆炸很有威力,但是女孩的能力能让我们束手束脚,而且还能帮助他们隐藏踪迹。”

“等我找到他们,我要他们付出代价的。”杰克法师带上墨镜,“现在怎么办?”

“去毓珺那里吧,如果加上他们几个应该能有办法对付那些家伙。”古德曼神父拍拍杰克法师的肩,“这些孩子打是打不过我们,不过要抓到他们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晚安,理查德。”

“晚安,哥哥。”

布莱恩关上房门随后走进自己的房间让自己瘫倒在床上,今天的爆炸产生的伤员即使对于他这个训练有素的医生来说也多了些,使得他度过了一个很长的下午和夜晚,也就是为什么他尚未脱去衬衣和西裤就陷入了梦乡。

眼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随后一道光芒在远方出现,仿佛是打开了一扇通往光芒的门,一个人影在光芒中出现,慢慢走向他,那人的身影越来越清晰明了,最后那人站在他面前,那是个黑人,嘴角带着一丝坏笑,他抬起手,那掌上长着六只手指。

布莱恩睁开了双眼,他爬起身长出口气,开始解衬衫纽扣。

“不用脱,我们要出门的。”突然响起的低沉嗓音让布莱恩一惊,他伸手打开床头灯见一个黑人站在门边,那正是他在梦中看到的人,而那黑人手上也的确有六只手指。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布莱恩警惕地站起身。

“从你的梦境啊,还能怎么办?”那人向前走了两步,“我叫丹尼,我想请你帮个忙,给我的一个朋友动个手术,随后我就会把你送回来。”

“我想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布莱恩卧室的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悬浮在空中的理查德飘进了房间,“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要叫‘梦行者’了。”他笑了笑。

“想不到这里居然有一个能力者,”丹尼退后一步冷冷地看着理查德,“不过你以为凭你的能力能阻止我么?孩子?”

“我知道你所有能力都需要在别人睡着的时候使用,而现在你对我们来说只是个普通成年人而已。”理查德抬起手,丹尼一下子腾空而起撞在墙壁上随后摔在地上,“我不仅仅要阻止你,还要抓住你。”理查德脸上露出无邪的微笑。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我还准备了这个。”丹尼抽出一把枪指向理查德,后者只是抬起手,一瞬间那把枪就被分解成无数零件散落地。

“对了,介绍下我的朋友。”理查德挥了挥手,他的机器人走进房间重重地一拳打在丹尼腹部,随后在他头上打了一拳把他打昏了过去。

“好了,我们现在去尼克家吧。”理查德缓缓落在地上对瞪大眼睛看着他的布莱恩耸了耸肩,“是你打电话还是我打?”

“所以,古德曼神父你告诉我你们两个久经沙场的法师面对两个能力者不但没抓住对方,而且杰克法师的车都被炸掉了?”成毓珺拿了一根薯条塞到嘴里咯咯地笑了起来。

“鉴于我是你的岳父,所以你应该表示点礼貌。”杰克法师板着脸说。“好了啦爸爸,难免失手又没关系,尝尝Rene做的抹茶蛋糕,喏。”米娅把一个盘子推到杰克法师面前,“试试看咯。”

“不要小看他们,那个女孩的能力很强。”古德曼神父叉了一块蛋糕送进嘴里,“嗯,Rene,这很好吃!”

“谢谢夸奖。”坐在成毓珺身边正在织毛线的Renesmee抬起头笑了笑。

这时成毓珺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放到耳边,“喂,布莱恩?什么事?”过了一会儿他放下手机,“看起来我们还是很幸运的,理查德抓到一个人——‘梦行者’丹尼。”

“他们怎么做到的?”杰克法师皱起眉头,显然对于一个医生和一个少年做到他和古德曼神父没做到的事情不太高兴。

“很显然那些能力者都有自己的限制,那个丹尼只有在别人睡着的时候才能发挥自己的能力,而且他并没有想到布莱恩还有一个有能力的弟弟。”成毓珺嚼着薯条同时倒了一杯姜汁啤酒喝了口,“其实从丹尼一个人去找布莱恩开始就注定了他们的失败,现在布莱恩正把丹尼送过来,然后我可以用我的咒语试试看能问出什么来。”

“丹尼怎么还没回来?”保罗在房间里不安地踱步兜着圈子,“他本来就不应该一个人行动的,他的能力在我们当中是缺陷最大的。”

“但是他的梦行也是最特别也是最方便的,没觉得他会遇到麻烦的。”麦迪逊皱着眉头把手机放回口袋里,“联系不到他。”

“恩……”保罗摸了摸下巴,“大家准备一下东西,我们要转移。”

“保罗,你的意思是丹尼已经被抓住了?”马丁拉住保罗,“你是这么想的吧。”

“马丁,保罗说的没错。”怀恩拿出一个包整理起东西来,“丹尼不是那种拖时间或者不联系的人,他没有按时回来只能说明他死了或者被俘虏了,如果是后者的话我们就要做好我们的地点已经被敌人知道的准备。”

“那丹尼怎么办?他很可能还活着?”马丁提高了嗓门大吼着。

“等转移好之后我和鲍勃去找他好了。”靠在墙边的奈特平静地说,“从今晚我遇到的事情来看以后我们出去的话我跟着比较保险,这样大家都满意了吧。”

“你们也要小心。”奥黛丽忽然开口了,“局里的特工没什么,但是你们并不是魔法师的对手,而且现在我不能治疗你们了。”

“我们知道,奥黛丽,不用担心。”鲍勃点头答应。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