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二月 24, 2009

罪法师(第六十一章)

此时在市中心的一处小西餐馆中塞蒂和杰科比正坐在桌边大块朵颐。拿刀切开面前的牛排,插起一块粉红的牛肉送进嘴里。塞蒂则用手掰开法式面包蘸着海鲜杂烩汤吃。

“我记得当时维克多就是在这里介绍我们两个见面的。”塞蒂看着角落里一张坐着人的桌子,“记得么?那时候我们坐的是那张桌子。”她托着下巴怀念地说。

杰科比拿了一根薯条嚼着,“恩,那个时候我们点的也是一样的东西,你记得维克多点的什么么?”

“一杯冰水。”塞蒂做了个鬼脸,“对了,这次的事情你怎么看?”

“你知道我不喜欢用脑子想的,告诉我敌人在哪里,然后我们一起去解决掉,这就是我们的办事方法,不过这次居然要我们小心谨慎,这不是我们的风格。”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我是真的想会会那些前辈。”

塞蒂白了杰科比一眼,“这次不要太鲁莽了,第一代人的能力比我们强是事实,如果你还像以前那样的话弄不好会送命的哦。”

“哼!”杰科比低下头用力切着牛排,餐刀在盘子上发出刺耳的刮划声。这时一个带着墨镜穿着皮衣皮裤留着长须的长者在他们身边的桌旁坐下了,抬手招来侍应要了一杯酒,看起来是在等什么人,即使在室内他也没有脱下墨镜,只是摆弄着手指上戴着的骷髅戒指。塞蒂好奇地看了看那人,耸耸肩,“反正现在安吉拉找不到他们,你就安心待着吧。”

“这对我来说比较困难。”杰科比无奈的摇摇头,这时他和塞蒂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有任务么?”他放下刀叉掏出手机。

“是啊,不过不是你喜欢的任务,是要我们去保护一个人。”塞蒂把手机放在桌上,“安吉拉和约翰已经去了,我们吃完饭再去吧。”

“恩,保护人的事情能拖就拖是最好的了。”杰科比苦笑着说,两人都没有注意到旁边的老者脸上露出一丝坏笑。

“要你们保护的是天使计划中几个幸存的科学家,考虑到他们已经劫走了夫曼教授,很可能袭击他们,现在这些人已经被转移到安全屋去了。”坐在车中的维克多把一个文件夹递给坐在对面的约翰和安吉拉,“你们先过去,杰科比和塞蒂吃完饭就会赶过来,亨特和约瑟夫已经在那里了。”

“明白了。”约翰点头打开文件夹看起来,“对了,如果是保护工作的话安吉拉不用去吧?”

“什么意思啊,我会开枪的啊?”安吉拉不满地用力拍了下约翰的肩,“你要去的话我自然要去。”

“不,我也觉得安吉拉留在部里待命比较好。”维克多面无表情地说,“考虑到他们的危险性,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这就表示与其让安吉拉你去保护他们,还是把你作为后备,这样如果他们被劫走可以用你的探知能力找到他们。”

“等等……”安吉拉还想说什么。维克多抬起手,“对不起,这并不是讨论,就这么决定了。”安吉拉合上嘴气鼓鼓地怒视着维克多。

“你们几个看出什么了么?”安妮拿着遥控器无聊地调着电视频道,她身边的成毓珺和Renesmee还有回到家的理查德都在翻看成毓珺从研究所带回来的资料,Spernaza静静地睡在摇篮里,安妮在厨房哼着歌做饭。

“很有意思的研究呢。”成毓珺用指节揉着额头,“有一些我也可以尝试一下,这里的记录非常惊人,通过各种手术和药物调整能够在适合的人身上培养出各种能力,发电,控制火焰,心灵感应等等,这方面的研究资料很详细。”

“第一代的确是最强的,”理查德放下手中的一叠东西,“不过副作用非常明显,暴躁,好斗,抑郁,精神分裂,自闭症等等,还有很多实验体有自杀倾向,而且巨大的能力会给身体带来巨大的负担,很多实验体因多器官衰竭而死亡,我很高兴那些手术和药物没用在我身上。”

“毓珺哥哥,这是你遇到的人吧?”Renesmee把两个文件夹递给成毓珺,“‘梦行者’丹尼,第四十一号,他的能力是催眠并且制造梦境; ‘胖炸弹’鲍勃,第十二号,能力是制造威力巨大的爆炸;另外从你的法术被屏蔽这一点来看肯定还有‘夜幕’奈特,第二十七号,不过她不仅仅能够屏蔽魔法,电磁波也行。”

“加上这个,‘冰电’麦迪逊,你们两个在医院里看到的那具奇怪的尸体应该是她的杰作。”成毓珺抽出一个文件夹,“我估计他们不止这些人,希望安吉拉下次和我联系的时候能带来更详细的情报,这样我们办事也容易。”

“问题是我们干嘛要淌这次浑水啊?”米娅皱起眉头,“让他们自己斗好了,反正都和我们无关。”

“这群家伙在天空之塔上炸了一个大洞造成那么多死伤,怎么可能和我们无关呢?在我们的城里这么玩胆子也太大了点。”成毓珺冷笑着说。

“我们的城?”米娅扬起双眉。

“对,我们的城。”成毓珺嘴角微扬,侧头亲了亲米娅的面颊。

“来吃饭了!”安妮的嗓音从厨房传来,几个人马上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向厨房。安妮正把一盆盆热腾腾的菜端到桌上,“很久没下厨了,你们试试看还是不是和以前一样好吃。”她笑着说。

成毓珺伸手拿了一只虾也不去壳就送进嘴里喀嚓喀嚓地大嚼起来,“恩,比以前的更好吃。”他吮着手指说。几人围着桌子坐下,成毓珺拿了一瓶红酒和几个酒杯放在桌上,倒上酒自己先喝了一口,随后才坐下和其他人谈笑起来。

“来来来,过来一人拍一张照,”安吉拉拿着照相机招呼着安全屋里的人,“这样我可以随时定位你们。”她边说边按下快门,闪光灯闪过后安吉拉把相机放回包里,“好了,那我走了,你们好好玩吧。”

“好好玩?”塞蒂苦笑着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几个科学家,“很面熟啊,我的能力是你调制的?”她一抬手一只苹果从茶几上的果盘中漂浮起来落在她手中,她一张嘴嘎嘣一下啃了一口。

“是的,塞蒂小姐,你和杰科先生比都是我们调制的,约翰先生的药物也是我们调制的。”一位戴着黑框眼镜大概四五十岁的长者点点头,“很感谢你们来保护我们。”

“我是不是应该说很感谢你们给了我能力啊?”杰科比坐在电视机前的地上,他手中并没有遥控器,不过电视频道却自动一个个转换着,“亨特,约瑟夫,你们两个检查过这里的情况了么?”

亨特拿着一块白布擦着抱在怀中的一个连着链子的黑色金属球,并没有搭话。约瑟夫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街道,“检查过了,看起来很安全,不过你们都应该知道什么安全措施对他们来说都不会有什么作用的,说到底我们就是安全措施。”

“放心啦,我们是最好的。”塞蒂拍拍一个棕发女科学家的肩,话音刚落房间的门就呯的一声飞进了房间落在地上。

“是现在最好的吧。”鲍勃笑着走进房间,在他身后一起的还有保罗,一个高大面目冷峻的黑人和一个穿着黑色衬衫和长裤的亚裔女子,“要知道,我们第一代才是最强的。”

“鲍勃,保罗!”中年科学家惊讶的站起身,“还有马丁和奈特!”

“你们准备乖乖地把他们交出来还是和我们打一架?”鲍勃抬起手,一团刺眼的光芒在他掌心中危险地闪烁着,随后一团黑影飞向他面前,他丢出光球,闪光将那黑影弹了出去,那东西重重地落在地上砸出一个凹陷。

亨特一拉链子把黑球拉回掌中,约瑟夫抽出两把砍刀,杰科比扬起嘴角漂浮在空中,无数闪亮的手术刀漂浮在他身边,塞蒂只是看着进来的人继续啃着苹果。

“我建议你们这些比较容易受伤的科学家先坐下。”保罗笑着说,那些科学家马上就坐下了,仿佛被催眠了一般,“好了,看起来你们真的很想和我们打一架,不过能允许我问问为什么么?说起来我们是同一类人,那些科学家并不是,你们为什么要和你们的同类做战呢?”他伸出手,“不如加入我们吧?你们不用听部里的命令,你们可以获得真正的自由。”

“不要想精神控制我们。”杰科比冷笑着说,“对于我来说很简单,从拿到你们的资料开始就一直有人说你们最强最强最强最强弄得我都烦了,所以想和你们打一架。”

“你可以试试看。”鲍勃一挥手一道闪光在几人中间爆开。亨特后退的同时向着保罗挥出黑球,巨大的金属球带着风声袭向保罗面门。那个叫做马丁的黑人一拳打开了黑球把保罗拉到身后,“用脑子的人就到后面去吧。”他一抬手挡住了约瑟夫的砍刀。这时鲍勃一人已经和塞蒂以及杰科比两人斗了起来,才几秒钟的功夫房间里大半的家具都已经被炸毁了,墙上也插满了锋利的小刀。约翰拔出枪指着保罗和奈特扣动了扳机,两人马上闪开了,随后马丁冲到约翰面前一拳把他打了出去,约翰直接撞碎玻璃窗飞出了房间。随后马丁抓住亨特丢过来的铁球拉住链子一扯让他直接撞穿了墙壁,接下来他空手抓住约瑟夫的砍刀,一个头槌把他撞昏在地。

另一边,随着一阵刺耳的闪光杰科比和塞蒂同时被炸了出去,两人重重地撞在墙上倒在地上,都昏了过去。

“果然结束得很快。”保罗笑着向缩在房间一角瑟瑟发抖的三个科学家伸出手,“现在跟我们来吧。”

几人走下楼钻进一辆白色的厢车,发动了车开走了。

“那么轮到我们了。”坐在敞篷跑车中的杰克法师转动钥匙,“我要说我们运气真好,要是我不去那家店坐在那两个孩子桌边的话就找不到他们了。”

“是啊,你告诉毓珺他们了么?”古德曼神父摸了摸胸前的十字架。

“已经通知了。”杰克法师一踩油门,随着一阵轰鸣跑车冲了出去。

“毓珺哥哥,你的手机好像响了呢。”Renesmee用胳膊肘捅了捅成毓珺,“不去看看么?”

成毓珺拿起一枚牡蛎送到嘴里,“吃完饭再看吧,人总是需要放松的嘛,特别是经过今天的事情之后。”

“对了,找到那些人之后你准备怎么办?”理查德抬起头问。

“问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然后杀了他们。”成毓珺平静地回答,“你说呢,米娅?”

“随便你就行了啊。”米娅抬头笑笑,“不是都由你来决定的么?”

布莱恩坐在更衣室的长凳中舒了口气,罗根在他身边坐下,“好长的一天啊。”布莱恩苦笑着摇了摇头,“有三个病人在我的手术台上死了,希望尼克现在已经知道是哪些人干的了。”

“他会找出来的,现在你和我要做的是尽力救回那些还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人,其他的想法都是多余的。”罗根拍拍布莱恩的肩,“对了,佐伊说等你下班后想和你一起喝一杯。”

“知道了。”布莱恩有气无力地回答。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