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十二月 23, 2009

罪法师(第六十章)

“这是所有逃离天使计划的人员记录么?”安妮拉翻看着手中的名单,“很多呢,这些人足够建立起一个军队了吧?”

“并不是一次逃走的,最早逃走的那批在最前面,后面的有在任务中失踪的,叛逃的,还有不能确定是否已经死亡的,当然我希望那些人已经死了。”

“这个死了。”安吉拉点了点一张照片,“我可以确定。不如你给我所有他们的照片我帮你看看哪些还活着?”

“有照片的并不多,毕竟他们是属于绝密并且非常重要的国家财产。”维克多在掏出笔记本记了下,“不过确定了一个至少是好事。”

“真想找一个来练练手。”杰科比靠在墙边双手盘在胸前,“维克多你把我们叫过来不会就让我们待在指挥车里干等吧?”

“是啊,我们可是战斗单位。”塞蒂抬起手让一只钢笔悬浮在她掌上打着圈子,“我的能力并不是坐着等,还有亨特去哪里了?”

“去医院接约瑟夫了,他已经痊愈了,可惜那是海尔德留下的最后部分血样了。”维克多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我知道你们两位不想等,不过现在既没有他们的线索,而且就算有了我也并不放心让你们去对付他们,就如同我说过的,他们比你们强很多。”

“我讨厌你这么说。”杰科比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同时放在桌上的一个罐头慢慢扭曲,变形,收缩成一了小团金属。

“反正不管怎么样,你们必须先找到他们才能动手,不过现在安吉拉的探知都被屏蔽的话你们也只有等了。”他打开车门,“不好意思,我还要给上级报告,你们就在这里待命吧。”他走下车关上车门。

“我们出去走走?塞蒂,你想去吃点东西么?”杰科比直起身。“好啊。”塞蒂跟着杰科比走出指挥车。

“好了,既然他们都走了。”安吉拉透过车窗看看确定他们走远了,“你怎么想?要找尼克帮忙么?”

“如果这些人真的像部长说的那样的话。那么需要增援是必然的。”约翰从兜里掏出一个玻璃瓶子,瓶中蓝色的药水散发着幽幽的冷光,“说不定要用到这个呢。”

“部长会想到的,不过尼克可能已经找到点东西了吧?”

“而且叫他帮忙比从伦敦总部请求支援容易多了。”约翰喝了口咖啡,“他没有回消息么?”

“回了一句知道了。”

“好奇怪。”理查德推开面前的键盘,“没有理由啊,找不到什么有用的资料。”

“这并不奇怪。”成毓珺正小心的往桌上的的子弹中倒着银色的液体,“并不是所有的资料都有电子存档的,特别是一些早期的资料,如果安吉拉告诉我的情况属实的话这些人是天使计划最早的一批实验品,二十几年前的资料应该是被封存在某个政府机关的档案室而不是在某台联网电脑的硬盘中。”

“那应该怎么办,还有你在弄什么?”

“我特制的药水,配方包括银粉和专门对抗那些有特别治愈能力的人的药水,当然还有一些特别的成分我不想透露。”他小心地用一颗黑色金属封住弹头。

“那你准备怎么找?反正如果我没没有电脑的话是找不到需要的东西的。”

“恩,说不定我应该旧地重游一下,那个研究所的负责人不是天使计划负责人的学生么?”成毓珺站起身拿过背包开始往里面塞东西,“你想去么?”理查德笑着摇了摇头,“我并不想再回忆一遍在那里的经历了。”

“也就是说,你们用魔法治好了我?”佐伊瞪大了双眼狐疑地看着站在布莱恩和罗根身边的米亚和Renesmee,“你想让我相信?”

“你信不信其实我不在乎啦。”米娅做了个鬼脸,拉过Renesmee,“我们走吧。”她拍拍布莱恩的肩,“你继续忙吧,晚上不要忘了过来哦。”说完她就拉着Renesmee离开了。

“布莱恩,在和那个人约会么?”佐伊的脸颊上浮起一阵红晕。

“放心啦你的白马王子依旧单身着,”罗根插了进来,“况且那两个女孩都有主了啊。”

“Rene还没有吧?”

“我告诉你有了就是有了。走吧,还有很多病人需要照顾呢。”

“真是,一路的人都被你解决了,一个都没留给我。”鲍勃踢了踢睡倒在地上的警卫,“看起来上次被不知道谁攻击之后更重视防御了啊。”

“不过还是没用的,这种凡人的防御是无法挡住我们的。”丹尼走到一扇巨大的精钢铁门前停了下来,“好了,这是我无法解决的了。”

鲍勃走到门前抬起右手,一点光芒在他掌心闪现,下一刻随着刺耳的金属扭曲的声音那门就随着爆炸的闪光飞了出去,轰地一声砸在地上,门后是一个堆满了档案箱的房间,“好了,我们找什么档案呢?”他拉开一个抽屉,“所有关于奥黛丽的资料么?”

“还有我们自己的。”丹尼拉开抽屉,“谁知道同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恩,”鲍勃拉开一个抽屉,“你是几号?”

“四十一,我记得奥黛丽是十二号,你是十八号?”他抽出一叠文件,“我找到保罗的了,十三号。”丹尼回过头,“咦?”他转过身,“什么时候……”

不知什么时候档案室外已经被一片丛林所笼罩,原来的走廊,过道,还有倒下的警卫都已经消失了,一只色彩绚烂的鹦鹉扑打着翅膀飞进房间落在档案柜上。鲍勃一伸手随着一阵闪光那鹦鹉化作了几根飘落的羽毛,“这是怎么回事?”鲍勃捡起一根鸟羽,“丹尼你没做什么么?”

“如果我要做什么你必须先要睡着,而且这不是我做的。”他警惕地环视四周,“有别人在这里。”

“局里的特工么?”鲍勃丢出一个光球,闪光过后雨林毫发无伤,同时他们身处的档案室也化为了草地和树木,“好吧,虽然不想这么说,不过丹尼,这个人有一手。”

“幻影总是有他们自己的局限,”丹尼伸手摸索着身边的树木,“触感很真实,说明是个很强的家伙,但是相反的我们还活着……”

“说明什么?他很仁慈么?”鲍勃又丢出一个光球。

“说明他不能直接用幻影杀人,他能够捉弄我们的双眼,我们的耳朵,我们的触觉,但是不能伤害我们,他只是想用这片幻影困住我们,然后……” 丹尼突然倒在地上,“自己攻击我们么?”他擦去嘴角的血,“鲍勃,保持攻击,随便丢你的东西吧,只要不炸到我就行了。”他站起身,“或者,我们来看看谁的幻觉更厉害一点。”说着他闭上双眼。

“我早就做好防备了。”其实此时成毓珺正坐在警戒室透过监视器看着档案室中的两人,手中把玩着一把剃刀,他的脚旁躺着两个昏睡的警卫,“让人昏睡随后让他们做噩梦的能力么?我很想尝试一下,不过还是等我抓到你们之后再说吧。”他的额头的皮肤下闪着红光,形成一个魔法阵的样子。

“妈的,没办法让那人睡着。”丹尼睁开眼骂了句,“那个人能屏蔽我的能力。”

“通常控制精神的人做到这点并不难吧?”鲍勃边说边丢出一个光球,“你能确定他的位置么?”

“我的能力不是这么用的!妈的!”丹尼掏出手机,“而且我觉得这应该是个魔法师,我打电话叫奈特过来。”

“如果是魔法师的话应该已经攻过来了,或者我们可以试试看GPS。”鲍勃从兜里掏出手机,“他能够制造出雨林,不过还不能控制手机的吧?”

“那你们就太小看我了。”成毓珺看着显示屏念出一段咒语。

“看起来他能。”丹尼放下手机,“没讯号了。”

“GPS也一样不能用。”鲍勃摇了摇头,“怎么办?”

“试试看炸出一条直线?”丹尼耸耸肩,“他的控制总有范围限制。”话音刚落他们周围的雨林就消失了,显现出已经被炸得一塌糊涂的研究所。

“为什么要解除幻影呢?”

“他应该一直在监视我们,现在可能觉得放我们走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

“因为可以监视。”成毓珺看着屏幕说出这句话,“这个丹尼比起他旁边的鲍勃聪明些,好了,快走吧。”

“那我们怎么办?”

“没办法,这些资料一定要拿给他们的,我联系奈特和她约个地方见面好了,有她的能力应该就不会被跟踪了。”丹尼把资料夹在胳膊下面,“我们走吧。”

“为什么不干脆把他找出来?干掉他不就解决所有问题了?”

“如果我觉得能够干掉的话早就动手了。”

成毓珺从包里掏出个放着一对眼珠的玻璃瓶把眼珠倒在掌心,随着一段咒语那两颗眼珠漂浮起来,之后慢慢淡化,消散在空气中,“好了,这样应该就差不多了。”他站起身,“烟牙你也去跟着他们,不要被发现就行了。”

“了解,”烟牙从他的身体里窜出来,“你准备干什么?”

“回家。”

成毓珺到家的时候米娅和Renesmee已经在家了,两人都端着盘子正在吃冰激凌,“安妮和理查德呢?”他放下包问。

“散步去了,理查德的机器人跟着他们呢。”米娅舔着勺子,“你发现什么了么?”

“烟牙和我的魔法都跟丢了。”成毓珺坐到米娅和Renesmee中间。烟牙从他的身体里钻了出来,“那不是我的错,对方肯定有个人有屏蔽能力。”成毓珺叹了口气,拿出一根手卷烟点燃了丢在茶几上喂烟牙,“我大意了,应该亲自去跟踪的。”

“喏。”Renesmee勺了一勺冰激凌送到他嘴边,“看你那个用到眼珠的恶心巴拉的魔法呢?”

“还好我没有用自己的眼睛去跟踪,否则那眼睛就会被人踩扁了。”成毓珺没好气地说,不过还是张开嘴吞下Renesmee递来的冰激凌,“香草的?”

“对啊,你喜欢香草的对吧?”

“恩,”成毓珺从包里抽出几叠捆成一团的文件,“现在只能从这里开始了,看看有什么可以帮我们找到线索的。”他拿起一份文件看了起来。米娅侧头看了看文件,“恩,现在我觉得还是看你怎么指挥心脏跳动有趣。”

“我帮你一起看吧。”Renesmee抽出一个文件夹翻开读起来,“这里说他们都很强呢。”她拉拉成毓珺的袖子,“你觉得呢?”

“今天看到的两个没有那么可怕啦。”成毓珺懒洋洋地说,“不过不知道剩下的那些有什么能力,至少我们知道有个叫奈特的人能够屏蔽魔法,弄不好那会是最难对付的,魔法师不能用魔法的话就名不副实了。”他摸着下巴说,“不过我还有枪能用。”

“你们确定已经甩掉了跟踪你们的人?”保罗浏览着丹尼和鲍勃带回来的资料。

“非常确定。”奈特坐在地上看着电视,手里拿着一碗方便面,“对了,下次我回家并且肚子饿的时候你们应该说‘出去吃’或者‘叫外卖’而不是用方便面打发我。”

“知道了。”保罗笑笑,“麦迪逊你还需要保持奥黛丽在冰冻状态,这些资料还不够。”

“你还在瞒着什么么?!”丹尼猛地打了那老者一拳,“还有什么你没说么!”

“不,这应该是所有的资料了。”保罗拉住丹尼,“我们缺的是个真正的医生,丹尼。”

“那很简单,我们都知道医生在哪里,不是么。”一个身材高挑带着墨镜的红发女子走进门,“奈特你不要吃泡面了,我带了外卖回来,Nandos的烤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