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十二月 22, 2009

罪法师(第五十九章)

“你要我们救谁啊?”米娅和Renesmee匆匆忙忙地走进急救室。

“跟我来。”罗根一把拉住他们两个,“如果你们直接在这里把一个重伤的人治好的话就会有成堆的人排队要你们救了,所以布莱恩把她藏起来了。”

“她?”米娅扬起眉毛,“等等,我知道这条路,我来过这……”

“佐伊,这里的一个护士,正在反追布莱恩。”罗根推开一扇门,“欢迎来到停尸房。”

布莱恩抬头看见他们后长舒了口气,“你们总算来了,我都保证不了她的心脏继续跳动了。”

“如果你只需要她的心脏继续跳动的话我应该再找成毓珺过来。”米娅把背包放在验尸台上拿出几瓶金色的药水随后撩起袖子,“布莱恩你把她的血滴到药水里。”她打开瓶盖,随后抽出一把小刀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往瓶子里滴了几滴血,随后那药水沸腾翻滚起来,“好了。”等液面平静下来后米娅拿起瓶子, “布莱恩,口服,静脉注射,肌肉注射,或者剖开她的肚子直接往里倒,越多的药水接触她受伤的组织越好。”布莱恩马上拿出针管抽了一管药水直接注入佐伊的静脉。

“我干什么?”

“罗根你守着门不要让人知道。”米娅挥了挥手让粉红落在她掌心同时拿出一堆烧瓶和药袋子,“我可能还需要配一些药水。”

Renesmee指挥着她的阳光绕着佐伊洒下一阵阵金色的粉末。

“Rene,你知道非魔法伤害的话……”米娅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因为此时佐伊慢慢睁开了她的双眼,“布莱恩,是你么?”

“太好了。”布莱恩握住佐伊的手亲吻着,“太好了!”

佐伊费力地扭转头看了看周围,“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在停尸房么?”

“我们可以等会儿解释,”布莱恩笑笑,“现在我们可以把你送去病房了。”

等罗根和布莱恩把佐伊推出停尸房后米娅拍拍Renesmee的肩,“打电话给毓珺,告诉他可能有法师参与。”

“但那也可能是你的药水发挥了作用啊。”虽然这么说Renesmee还是掏出了手机。

“就算是预感吧。”米娅拉开一扇门,“恩,告诉他肯定有法师参与。”她拉出冰柜中的尸体说。那具尸体上覆盖着一层薄冰,她伸出手指抹去他脸上的冰,过了一会儿一层白霜又尸体脸上凝结起来,“在爆炸现场发现的结冰的尸体,”她掰开这尸体的嘴,“牙齿都碎了,好吧,这个很奇怪。”

“毓珺哥哥,”Renesmee把手机放在耳边甜甜地说,“我们发现了些特别的东西,应该有法师参与在这次事件里。”

“嗯,”成毓珺放下手机,“应该有法师或者像安吉拉这样的能力者参与。”

“你觉得是哪种呢?”安妮抬起头把奶瓶放在一旁。

“能力者。”理查德和成毓珺异口同声地说,理查德抬起头看着靠在椅背上闭着双眼的成毓珺,“为什么?”

“你不是已经知道为什么了么?天才?”成毓珺扬起嘴角。

理查德看了看好奇地看他的安妮,不好意思地清了清嗓子,“根据我和你们接触发现,你,尼克,米娅,Rene,古德曼神父,杰克法师虽然有时候做事很夸张,但是都遵循一些特别的规则,即使是那个圣诞节杀手除了取得他需要的东西之外也是个隐秘的人,你们不希望大众的目光聚集在你们身上,你们不希望自己的世界被暴露,这种大规模的爆炸不符合你们的习惯。”

“能力者不同,”成毓珺接着说了下去,“虽然我只见过三个,你,安吉拉,还有海尔德,但是你们总给我一些感觉,你们希望自己的能力被发现,你们想要展示自己的能力,你们想向这个世界宣告你们的存在,而那个……”他指了指天空之塔,“是很好的宣言。”

“不过讽刺的是,你们法师反而是比较强的那些人。”理查德放下笔记本,“我饿了,你们有想要去买外卖的么?”

“不用。”安妮放下Spernaza从车后拎过一个野餐篮,“带了些吃的过来,理查德你要什么?”

“果汁和鸡肉三明治就行了。”理查德笑笑。

“看看是谁来了?”安吉拉看着走过来的维克多和他身后的三人,“连塞蒂和杰科比这对都找来了,还有亨特,他以前是约瑟夫的搭档吧?”

“安吉拉探员,约翰探员,这三位不用我介绍了。”光头黑人走到他们面前,“他将和你们一起工作,同时保护你们的安全。”

“保护?”约翰不满地皱起双眉,“我不需要保护,别忘了我和你们一样是特别调查员。”

“是啊,但是我们不需要药水,”杰科比脱下银色墨镜,“而且我们两个都能战斗。”

“行了,”塞蒂捶了下杰科比的胸膛,“安吉拉有时候比我们几个加起来还有用呢,安吉你有什么线索么?”

“这次没有。”安吉拉把手里的照片放回文件夹里,“我的感知被屏蔽了。”

“这几乎确定我们面对的会是什么了。”维克多扳着脸,“让我们祈祷不是魔法师吧。”

“爸爸,刚才有人想要探知我们呢。”一个留着短发涂着黑色眼影的女子在老者身边踱着步子,“不过他们找不到我们的,我总是能藏得很好,当时我们逃走的时候我就把所有人都藏好了。”

“保罗你还没有问出来么?”黑人男子不耐烦地摇着椅子,他捏紧拳头弄出一连串骨节的脆响,“我来接手吧。”他抬起长着六指的右手。

“不要急,丹尼。”那个英俊的男人站在老者身后说,“这是爸爸,他对我的能力有点抗力,不要担心,他总是会说的。”

“但是奥黛丽不能等了。”苗条女生看着浴缸中躺在冰块中的,“保罗你不快点的话我也想动手了。”她抬起手,一团发光的蓝色液滴浮现在她掌心。

“知道了,麦迪逊。”保罗无奈地摇摇头,伸出食指指尖点在老者的头顶中心,“爸爸,接下去就不那么好受了。”同时那老者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呻吟。

“米娅说她们要救的人已经救回来了,”安妮放下手机,“她们马上就过来。”

“让她们直接回家。”成毓珺念了一句咒语,他的眼珠出现在掌心,“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了,”他把眼珠塞回眼眶中,“回去之后我们慢慢讨论吧,希望安吉拉和约翰能给我们带来些内部消息。”他转动车钥匙发动了汽车。

这时维克多和五名特别调查员正坐在一辆黑色的厢车中,“在过滤过上面的宴会的宾客名单后我们发现了些特别的东西。”他把几张做着记号的纸递给探员,“我已经把那些名字标出来了。”

“威尔森教授?那不是研究所的负责人么?”塞蒂抬起头,“会不会和上次攻击研究所的事件有关?”

“本来我是这么觉得的,直到发现另一个人的失踪。”维克多从一旁的桌上拿过一个文件夹,封面上夹着的照片正是那个被劫走的老者,“皮特-埃迪-夫曼教授,你们应该听过他的名字吧。”

“天使计划的发起人,我们局里研究能力者时间最长的人,培养了很多能力者。”亨特扫了眼名单,“好几个死者都是当时和他一起工作的人,针对他的?”

“威尔森教授是他的学生。”维克多说。

杰科比把名单丢到一旁,“据说当时他‘制造’出了一大批非常强的能力者,不过同时也已经完全忽视伦理和道德?好像那些人比我们都要强?”

“是的,”维克多点头说,“他的第一批孩子,那些人都叫他‘爸爸’……”

“我可以说变态咩?”塞蒂咕哝着。

“……那些人在某些方面有着和魔法师不相上下的能力,但是因为实验和训练的残酷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有各种心里或者生理问题,事实上有一批孩子逃走了,而剩下的孩子在这几年内陆续自杀或者病死了,我们局里现在已经没有那第一批了,”维克多又拿出几个文件夹,“这具尸体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从爆炸现场搬出来后他的身上马上结了一层薄冰,经过我们测量他的温度为零下四十度,另外我们发现他的牙齿碎裂,应该是连续电击引起的痉挛造成的,我们在当时孩子的数据中查了一下,”他翻开一个文件夹,里面夹着一张留着蓝发的女孩子的正面相片,“麦迪逊,她能够产生控制温度极低的超导液体和极高强度的电流。另外根据安吉拉你无法探测到他们这点我估计还有这个人,”他打开一个黑发女孩的档案,“奈特,能够屏蔽电磁波和红外线以及所知的大部分探知能力。另外考虑到这次的爆炸我们应该再把这个人算在内,”他拿出一个胖男孩的卷宗,“鲍勃,能够制造出无声无息但是破坏力惊人的爆炸。”

“三个对三个么?有意思。”杰科比翘起二郎腿摇着椅子,显然直接忽略了安吉拉和约翰。

“虽然你们都是善于战斗的特别调查员,不过你们没有机会的。”维克多冷冷地说,“当务之急是找出他们的目的,然后决定下一步怎么做。”

“他们的目的不是爆炸么?”

“我认为不是,绑架夫曼教授才是他们的目的,而爆炸只是单纯的报复性行为,不过为什么要绑架夫曼教授呢?”

“知道在哪里了。”保罗抬起手,“丹尼你和鲍勃一起去。”

“好。”丹尼站起身,“走了,鲍勃。”那个胖男人马上跟着他走出房间。

“电尾你找到什么了么?”成毓珺抬起头,他拿起手中的试管晃了晃,“好吧,我不能确定是哪种炸药。”

“我和电尾都没找到什么。”理查德揉了揉眼睛,“不过从你分析不出炸药成分这点也基本能确定不是正常导致的吧?”

“恩……”成毓珺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看看,“安吉拉发来的,要我们查天使计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