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二月 20, 2009

罪法师(第五十七章)

当天晚上安吉拉和约翰待到很晚就走,一开始成毓珺他们还都带着些敌视情绪,不过聊了几句之后就发现两人其实很好相处,安吉拉有些大大咧咧的不过人很好,约翰则非常健谈同时看得出是个干练的探员,两人和他们一直聊到十一点多,并且看过克拉夫季的头颅后才离开赞叹着离开。

“他们很有意思啊。”米娅看着两人上车开走后说,Renesmee笑着点头,“毓珺哥哥,你觉得他们可以信任么?”

“我信任任何人,只是不信任他们心中的魔鬼。”成毓珺扶了扶眼镜,“不过现在我更担心的是他们的部长,我要去查查他。”成毓珺走进屋子, “你们先睡吧。”

“我们管这个叫什么?”安妮摇着怀里的孩子,“缺乏安全感?”

“那我们也走了。”杰克亲了亲米娅的前额,“古德曼?”

“恩。”古德曼神父点点头,“你们多保重,还有现在毓珺已经不能再算是我的学徒了,他虽然已经很强了,但是他的脾气往往会让他陷入危险的境地,你们要多照顾他。”

“我知道的。”米娅点点头。

“对了,要我们载你们一程么?”杰克问一旁的罗根等人。

布莱恩掏出车钥匙笑笑,“不用,我们开车来了。”

地下室中漆黑一片,只有正毓珺桌前的台灯亮着洒下柔和的白光,他正敲打着键盘,电尾趴在他的手边头上的蓝灯闪烁着,他面前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着光头黑人的资料,“维克多-路德-金,不知道他和马丁-路德-金有什么关系。”他摸了摸下巴,“真是名副其实的简历啊,居然只有五行,这肯定是伪造的材料,问题就是掩盖的究竟是什么?”

“你究竟准备什么时候让我死啊?”克拉夫季开口了。

“你那么想死么?”成毓珺转过头,“不过,你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死了吧?”

“如果对于死的标准是肉体的消逝的话你说得没错,但是你我都知道肉体只不过是临时的居所,只有灵魂的存在代表了真正的生命。”克拉夫季笑了笑,“不过对我来说也够了,两百六十年的岁月,从来没有一个法师能够伤到我,现在却被一个年龄是我十分之一的孩子束缚在第下室里,只剩下一个头,我还是死了比较好。”

“对于强大的法师不都是这样的么?你能够一直赢,一直赢,直到你输的那天。”他拿起放在克拉夫季脑袋边的剃刀,那就是他用来切割孩子的身体的刮刀,接骨木的刀柄经过长年累月的摩挲已经变得很薄很细,血渍在上面凝结,干燥,常年累月的渗透进去,使整个刀柄蒙上了一层厚实的黑红色光泽,刮刀的刀刃是带着花纹的大马士革钢锻造的,在灯光下薄如蝉翼刀刃闪着让人不敢直视的寒光,仿佛只是看一眼那刀刃就会割伤你。成毓珺小心翼翼地用刀刮去下巴上冒出的胡子茬,不过那锋刃不知不觉间已经咬破了他的下巴,暗红色血液顺着刀刃淌下来。

“想不到这么锋利。”成毓珺拿过一块邦迪贴在下巴上,拿起纸巾拭去刀刃上的血把刀收了起来随后把刀揣进口袋里。

“你喜欢收集战利品。”克拉夫季咯咯地笑起来,“这好像是我们法师都会有的坏习惯。”

“是啊,”成毓珺翻了翻桌上的笔记和书,“恩,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包括你在俄罗斯拥有的几座豪宅。我会杀了你的克拉夫季,但是我还想看些东西。”

“看我怎么死去么?”克拉夫季注意到成毓珺微微扬起的眉毛,“我和死亡打交道的岁月比你长得多,孩子,我早就注意到了,那每杀死一个人之后心中的牵拉感,那慢慢积累的渴望和力量,仿佛那个人的灵魂有一部分转移到了你的身上,他们在你的血管里流淌,冲撞,在你耳边低语,诱惑你去杀下一个人,孩子,你手上的血还不够多,相信我,有一天你会听到的,那死者的呢喃。”

成毓珺并不说话,只是静静地聆听着克拉夫季嘶哑的嗓音在地下室的墙壁间回荡。

“不过这只是开始,一开始似你每杀一个人就获得了些什么,你好像更有精力了,你的魔法增强了,你觉得你能够控制生死,控制命运。但是这种感觉会慢慢消逝,随后你会觉得每杀一个人,他们也带走了你的一部分,好像你的灵魂消逝了一些,随后你会觉得心中缺少了一块,你会想找一些东西去填满那个空隙,于是你就会去杀更多的人,那些空隙会被填满,但只是一会儿,然后那空隙会扩大,好像有什么东西把你的心从胸口剜出来一样,后来我知道了那不仅仅是一种感觉。”克拉夫季两只不对称的眼珠都转向成毓珺,“孩子,你能看到我身别的乱流,不过你能听见羽翼的扑打么?”

“什么?”

“听吧。”克拉夫季望着上方,“带我走吧。”

包裹着克拉夫季的乱流猛地变得强烈起来,仿佛什么东西惊动了它们,随后他隐隐觉得自己听到了巨大的鹰翼拍击的声音,而就在此时克拉夫季的灵魂脱离了他的身体,消散了。

“那是天使,还是恶魔?”成毓珺向后靠在椅背上,“你们听到了么?”

“听到什么?”电尾平静地问。

“没什么。”成毓珺关上灯,抽出刮刀拿在手上慢慢把玩着,电脑屏幕的光线映出一个漆黑的身影。

新年的假期一过安妮就开始成天抱着孩子拉着成毓珺米娅和Renesmee四处买材料装修房子,而布莱恩则每天上班的时候把理查德送到他们家,下班后接走。过了几天之后理查德的机器人就完成了,那是一个面目粗糙的彪型大汉,“有了这个的感觉就好多了。”理查德这么说,不过他的机器人在由成毓珺的人彘控制下的发条人面前只支持了五分钟,“那小子太嫩了。”事后成毓珺得意地说,不过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因为理查德做出的机械人比他的好而施行报复。

“恩,这样就可以了。”两个多月后安妮满意地看着装修一新的别墅说,“毓珺,你准备给我多少报酬啊?”

“恩……”成毓珺摸着下巴,“你要多少?”

“开玩笑的啦。”安妮拍拍他的肩。

“不如我们把古德曼神父,米娅你爸,还有罗根布莱恩他们加上安吉拉和约翰一起叫来吃饭吧。”成毓珺说。

“好啊好啊!我来准备好了。”Renesmee自高奋勇地说。

“那就这么定了。”米娅干脆地说。

“装修的真是不错啊,看来魔法师的经济来源很稳定,我也想当了。”罗根拿着酒杯一只胳膊靠在成毓珺肩上,“不过你邀请我的时候我还以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成毓珺扳着脸冷冷地瞪着罗根,“啊,我现在也后悔这个决定了。”

“罗根你又喝多了。”布莱恩无奈地走过来拉开罗根,“谢谢你招待我们。”

“其实我根本就没做什么,都是Rene在打理。”这时正好Renesmee走了过来,“毓珺哥哥在说我什么呢?”她扑闪着一双大眼睛。成毓珺像个哥哥似的捏捏Renesmee的脸随后亲亲她的额头,“我在说你有多么能干呢,大多数事情都是你准备的。”

“没什么啦,你们开心就好了。”Renesmee侧头甜甜一笑,“咦,米娅姐呢?”

“和杰克法师在花园里聊天呢。”成毓珺朝古德曼法师打了个招呼,“古德曼神父,觉得这个聚会怎么样?”

“东西都很好吃啊。”古德曼神父端着一盘牛排说。

“你犯了暴食的罪呢。”成毓珺做了个鬼脸,“理查德,玩得还开心么?”他看到理查德从地下室走了上来,身后跟着他的机器人,“这次坚持了多久?”

“七分钟。”理查德没好气地拿起一杯果汁一饮而尽,“这不公平,为什么你的人彘都这么强?”

“我还没让火轮直接和你的机器人打呢。”成毓珺得意地扬起嘴角。

“尼克,最近魔法界有什么新动态啊。”约翰拿着酒杯走到他身边,“还是你一直忙着装修房子了。”

“后者,你和安吉拉呢?有遇到什么特别的案子么?”成毓珺晃了晃酒杯。

“没有啦,都是没什么难度的案子。”安吉拉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啜饮着红酒,“真是无聊啊,我想要一个大案子。”她伸了个懒腰张大嘴打了个呵欠。

“那就表示会有人死吧。”约翰啃着一串烤羊肉,“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说不定可以申请去度假什么的。”

“那和你现在的样子有什么区别么?”安吉拉白了约翰一眼。安妮在一旁捂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Spernaza在她怀中开心地挥舞着双手, “我觉得你们两个还是轻松点比较好,是不是啊Spernaza?”她勺起一勺果酱送进她嘴里。

“两个月的孩子能长到这么大么?”安吉拉好奇地看着Spernaza。

“我们并不是人类啊。”安妮抬起头笑着说,“用不了多久她就能走路了,是不是啊Spernaza?”

“Rene你坐一会儿吧,”成毓珺伸手把依旧忙前忙后的Renesmee拉到身边,“喏,”他把手中的杯子递给Renesmee,后者接过酒杯喝了口,“你觉得我弄得好啊?”她蹭到成毓珺身边抱着他的胳膊。

“恩,”成毓珺拍拍她的头,“米娅,杰克法师,过来吃东西吧。”他抬起手招了招,这两人刚从后院走进屋里。

“恩?”约翰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看了看,这时安吉拉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也震动起来。“怎么了?”安吉拉拿起手机翻开翻盖,她的双眉慢慢紧缩在一起。

“怎么了?”成毓珺看到安吉拉站起身。

“在天空之城发生恐怖袭击。”约翰放下手机,“我们要走了,聚会不错。”他和安吉拉匆匆忙忙地走出门。

“我们看起来也要先走一步了。”布莱恩拉着罗根走到成毓珺身边,“医院呼我了,应该会有很多病人。理查德你就待在这里吧。”说完他就扛着罗根离开了。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米娅回过头看着成毓珺,后者已经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天哪!”米娅伸手捂住了嘴。

屏上显示着紧急新闻直播,画面上天空塔上方的一侧破开了一个巨大的洞,火焰看起来还没有熄灭,滚滚黑烟依旧不断升腾起来。

“我想,我们也应该去现场一次了。”成毓珺活动了下手臂,“刚才安吉拉还说想要大案子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